湖湘文明——湖南大学校园老建筑保存最完美(组图)

2014-03-26 09:47:12 来源: 红网(长沙)
0
分享到:
T + -
(岳麓书院。资料图)
(岳麓书院。资料图)
(大礼堂。资料图)
(大礼堂。资料图)
(七舍。资料图)
(七舍。资料图)
(现在的图书馆。资料图)
(现在的图书馆。资料图)

  滚动新闻记者 斯茅庚 长沙报道

  “纳于大麓、藏之名山”是湖南大学校园的总体形态特征。校园自湘江西岸从古牌楼口到校园自卑亭,至岳麓书院及清风峡,形成一条千年的古文脉。校园沿山麓逶迤展开,与城市有机融合,形成特有的开放型校园。各个历史时期不同风格的建筑尊重山水格局,注重尺度控制,注意对自然质感的材料与共生原则的运用,共同组成了多元化且独具特色的校园风景,“异质”却“同构”。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魏春雨日前出版的专著《异质同构—从岳麓书院到湖南大学》,称湖南大学校园发展的三个时期老建筑保存领先全国各大高校。湖南大学校园的发展历程划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传统岳麓书院时期,学校的主体建筑为岳麓书院建筑群。第二个时期是从1926年更名为湖南大学后,由刘敦桢、柳士英主持规划进行建设的理性的开放时期,这一时期,湖南大学建设了一批高质量的校园建筑,如湖大二院、科技楼、工程馆、大礼堂等。第三个时期则是从改革开放后,进入了新地域校园的建构时期,近年来,学校在天马西麓征地200余亩进行新校区的建设,湖南大学的总体格局基本成型。

  “异质同构”的岳麓书院

  作为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前身可追溯到唐末五代(约958年)智睿等二僧办学。北宋开宝九年(976 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正式创立岳麓书院。嗣后,历经宋、元、明、清各代,至清末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尔后相继改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1926年正式定名为湖南大学。

  岳麓书院位于岳麓山东侧名曰清风峡的山谷之中,与长沙城隔湘江而望。现存建筑大部分为明清遗物,主体建筑有头门、二门、讲堂、半学斋、教学斋、百泉轩、御书楼、湘水校经堂、文庙等。其建筑可分为讲学、藏书、供祀、园林四大部分, 各部分互相连接,合为整体,是一座庭院式砖木结构建筑。书院的空间秩序蕴涵着儒家文化尊卑有序、等级有别、主次鲜明的社会伦理关系。采用中轴对称、纵深多进的院落形式,营造出一种庄严、神妙、幽远的纵深感。主体建筑如头门、大门、二门、讲堂、御书楼等集中于中轴线上,讲堂位于中轴线之中央。斋舍、祭祀专祠等排列于两旁。整个书院建筑群完整地展现了中国古代文人建筑的儒雅气质。中国书院的选址通常避开纷繁芜杂的城市,择清静优美山野之地,更注重人与自然的协调关系和自然环境的心理教育启迪作用,其教育观与儒家理学一脉相承,“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寓意于物,以物比德”。

  南宋乾道三年(公元1167 年),朱熹与张栻在岳麓书院讲堂讲学,“论中庸之义,三昼夜不能合”,“道林三百众,书院一千徒”,“坐不能容”,“饮马池水立涸,与止冠冕塞途”,是为当时之盛况写照。这反映了中国传统书院的开放姿态,并不与世隔绝。

  在20世纪30年代,湖南大学校园曾经一度以书院的建筑为主体,书院的传统建筑群仍然作为现代学校的校舍。

  理性开放的湖南大学

  刘敦桢与柳士英为开创湖南大学建筑学科的两位先贤。1929年,刘敦桢在湖南大学土木系中创立建筑组,这是湖南大学建筑学科的开端。随后刘敦桢应邀去北京参加中国营造学社的工作,邀请其留日师兄柳士英来湖南。柳士英1934年来到湖南大学,聘请蔡泽奉、许推等一批留日、留欧美的学者担任教授,此时有建筑学专业教师十余人,成为一支强大的建筑学专业队伍。1953年院系调整,湖南大学,中山大学,南昌大学,广西大学,武汉大学,云南大学,四川大学的土建与道路, 铁建各专业合并,成立中南土木建筑学院,成为中南地区实力最强的土木类的学院,柳士英任院长。从刘敦桢、柳士英、蔡泽奉等人在20世纪20、30、40年代设计校园建筑开始,到之后杨慎初、黄善言对岳麓书院的修复,直至今日的教学建筑、校园环境设计,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始终进行着对湖南大学校园的设计、改造、保护工作。柳士英先生在湖南大学一直从事教学与设计工作直至1973年逝世,他不仅制定了这一时期湖南大学的校园规划,也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经典的校园建筑作品。因此,湖南大学的校园被深深地打上了柳氏的烙印。

  岳麓书院自建立之初就形成了一条明显的中轴线,它自上而下经自卑亭、牌楼口、一直延伸到湘江边。这在规划中是非常重要的一条轴线,但柳士英力图避开这条轴线,以理性、开放的思想建构理想中的新型校园,但与此同时,对旧的文脉与形式却保持了最大的尊重。他根据校园的地形地貌特征提出四个同心圆的规划理念,核心的圆为体育活动区,第二个圆为教学区,第三个圆为学生活动区,第四个圆圈为教职工生活区。最外层为岳麓山景区。体育区在最中心方便师生集合,教职工生活区接近公园景区, 成为师生课余休憩之地。美丽的岳麓山环绕校园四周,形成了以广场、运动场、绿地、大型公共教学楼为主的开放型校园。

  湖南大学在中国的大学校园中具有非同一般的独特性,那就是她的“开放性”。一直以来,湖大没有围墙,甚至没有校门,市政道路、公共交通及岳麓山的游客穿行相间。在这样的校园中,校内与校外,社会与大学的区别被模糊了,古与今的界限也被模糊了。

  文脉轴与教学轴垂直

  20世纪60到80年代学校的建筑量并不大,这一时期建成的有化工楼、电气楼、中楼、东楼等一批较朴实的校园建筑。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起,由于学校迅速的发展,校园面积不断扩大,故而在原有校园中心区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幅的改造、扩建及新建。这是校园的第二次传承与变异, 书院仍然是湖南大学的文化中心,校园的文脉与特色得以保留。现代设计师选择将原有中心区南移, 在天马山西麓新征用地进行教学建设,将校园的发展引向南面。于是形成了相互垂直的两条轴线:一条为文脉轴,起始于岳麓书院,垂直于岳麓山,收于湘江畔牌楼口, 所谓“藏之名山”;另一条为新的轴线,设计师称之为教学轴,平行于岳麓山,新老校区通过轴线结合,该轴线在运动场处进行了扭转,形成一个完整而又富于变化的空间序列,所谓“纳于大麓”。

  从岳麓书院到湖南大学,校园在变化的过程中仍然保持了文脉与空间形态的整体传承,这不是简单的同质复制过程。校园不断地受到新的外部因素的影响与导入,呈现跳跃式、片段式的发展模式,所以它不是一个简单、封闭的过程, 而是与内外因素共生的结果。校园建筑的形态与功能都存在巨大差异,但对一些原则的共同尊重,使他们呈现出“同构”的表象。

  岳麓书院能够延续千年是因为它是一个“活”的教育场所。如果仅仅作为一个观光游览之地,它就如同一潭死水无法与现代大学的功能融合。而要与之同构,则应关注环境文脉肌理延续、空间尺度协调、严格的空间序列、人文精神传承等方面的融合。

  形成湖南大学校园建筑多样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涉及学科设置,功能变异,环境变迁,建造技术更新,新材料应用等因素。而校园空间与之相应,城市与教学场所混合,各个年代、各种风格的建筑并置,他们之间在空间尺度、空间特质、造型语汇,功能构成,材料构成等方面亦存在许多差异。

  湖南大学历史建筑介绍

  二院 建于1925年。湖南大学二院是中国早期著名建筑师刘敦桢先生少数实现的建筑作品之一,并且是刘敦桢先生刚开始从事建筑设计时的作品。刘先生一直从事大量的理论研究,几乎没有留下几栋建筑作品。因此,这栋建筑的价值不仅在于其富有个性的设计,更多的是它的历史和学术价值。二院原为教学楼,有西洋式屋顶,平面呈“山”字形,门窗形式统一,富有特点;砖的砌法考究,并有多种预制砖。1988年,加建两堵外墙,山字形平面的两处凹进空间被纳入室内,扩建为物理实验室。

  原图书馆 建于1934年。1933年9月国立湖南大学图书馆竣工,当时为长江以南最大的图书馆,馆址在原道林寺。图书馆面积1026平方米。屋顶建有八方塔,作观象台用。采用古罗马爱奥尼式花岗石柱,中央穹顶,有欧洲文艺复兴建筑风格。1938 年被日本飞机炸毁,现仅存少量石柱。

  二舍 1935年设计。现代主义风格,同时受维也纳分离派风格影响,入口处为半圆形柱敦和挑檐,墙面上用长长的水平线条连接窗台或檐口最后绕成一个圆窗结束,更是具有他独特的风格,即整体上的静止稳定和局部的变化流动,导致了特别偏爱曲线和圆形母题的运用,被人们成为“柳式圆圈”

  科技楼 建成于1937年。最先由当时土木系的蔡泽奉教授设计,1933年开始兴建,到1935年建成。建筑占地面积1854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213平方米。采用砖混结构、西洋古典风格,檐口、拱券形大门等处均为典型的古典复兴样式,具有完美的比例,均衡的体量,细腻的大样还有相得益彰的阴影效果。原建筑为二层,北面主入口处塔楼为三层高,1948年由柳士英主持加建了一层,保留了原有塔楼和女儿墙及檐口,将原有的平屋顶找平作为第三层楼板,而后加上了琉璃瓦的西洋式坡屋顶。很好地延续了原有建筑的风格和气质,浑然一体,成为柳士英一大杰作。然而科学馆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其建筑艺术上的成就,还在于其历史价值。

  在那个国难当头的时代,湖南大学刚由省立改为国立(1937年7月),抗日战争就爆发了,湖南大学也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劫难。在日机的狂轰滥炸中,科学馆亦不能幸免于难,身挂重彩。八年抗战中,湖南大学留下了断壁残垣的悲壮,但也有同仇敌忾的豪迈与“燕然勒石”的喜悦。正是这幢大楼,荣幸地见证了日军投降的历史性一刻。1945年9月15日,湖南地区受降仪式即在楼里的一间教室举行。当时这幢楼门口的牌楼用松枝围成,并用红绸挽成一个象征胜利的V字形体。在庄严的军乐声中,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将军接受了日军第20军司令官板西一良的投降,标志着抗战中最为惨烈的湖南战场迎来了最彻底的胜利。这幢楼因而成为一座凯旋之楼。追溯这座楼的历史变迁,透过楼的外表而深入到她的内部气质,我们不仅仅切身感受到她透散出来的古典风格和古朴之美,也不仅仅是重温她身上历尽劫难后浴火重生的英雄精神,更重要的是,我们追寻的是一种悠久的大学传统,一种暂时遗失了的历史先声。

  九舍 建成于1946年。湖南大学第九宿舍位于湖南大学北部,今女生15舍东,电气院西北.是一栋青瓦清水青砖墙的两层建筑。其色调清雅朴素,建筑空间与柳士英同时期在湖南大学所设计的胜利斋、一舍等相近。日字形平面,与外部空间相对隔绝,而在内部制造两个庭院,建筑内部形成日字形回廊,内部空间融汇开敞。内部廊道采用两层高的拱券结构,别有风味,带来通畅明亮的空间感受。建筑在南面和东面各有一出口,立面大致以出口对称。建筑朴实无华,仅用其标志性手法,即使用线条、圆圈等元素给建筑造成动势,形成简单的装饰。建筑物整体风格明朗大方,漫步建筑中,处处可发现令人惊叹的细部,如著名的柳式圆窗采用了两种细部处理手法;建筑的门则采用了叠加三角形几何形装饰纹样,与圆窗中的一种形式相呼应;阳台底部的收束.有限的装饰及精致的细部使建筑沉浸在典雅硬朗的气氛中.

  七舍 建于1951年。七舍最大的特征是南立面那极富表现主义色彩的牌楼。曲线的母题贯穿整个牌楼,从底层拱门及上方的曲面浮雕,到上部并列的三个圆窗,再以圆弧封顶。中部则用竖向长窗贯通,在提供楼梯间大面积采光的同时成为立面简洁的构图元素。七舍“7”字的八角形底板也与拱门左右两个八角形窗形成呼应。七舍南立面上也运用了与工程馆相似的手法,将窗间墙塑造成三角形截面以形成阴影,由于窗下墙使用了与清水砖墙不同的材质,突出的窗间墙形成了竖向的完整线条,凸显了分离派的特点。

  胜利斋 建于1950年。胜利斋是柳士英先生宿舍作品中的代表作。依据地形整合出四个不等大的庭院,尺度非常宜人,十字形廊也很好的丰富了内部空间的纵深感。建筑西面靠山,因此平面没有设计成完全对称的形式,而是将食堂部分相对独立的置于西侧,功能分区非常明确。庭院内部的内廊在北立面巧妙地过渡成了外廊,在保证完整流线的同时丰富了正立面的元素。正立面依然保留着柳氏圆圈,一层圆窗使得正立面充满活力与动感。胜利斋是柳士英先生手法与观念都表达得非常明晰的现代主义杰作。

  原六舍 抗战时期湖南大学迁往湘西,校舍遭到日军轰炸、焚烧,损失惨重。柳士英主持设计了一批新的宿舍建筑,都是采用木屋架、木楼板、青砖、青瓦、清水墙面,清一色的地方材料,因地制宜,在当时那样困难的条件下,教工学生宿舍能建成这样水平,凝结了柳先生不少心血。原六舍就属于这一时期的作品,建设时值抗日战争胜利不久。六舍为砖木结构,也设有庭院,而且平面与九舍极为相似,均为单面外廊组合四合院,建筑内部形成日字形回廊,用红砖砌筑花样作为走廊的栏杆。但较之九舍更加朴实,简洁,少了很多细部,如九舍的券廊和门上的细部等。建筑立面造型简洁,重点处理入口部位,入口朴实大方,转折进入豁然开朗的庭院;入口平面呈弧形环抱之势,设立半圆柱以及弧形的入口雨棚。

  教学北楼 建成于1953年。湖南大学工程馆(现为教学北楼)是柳士英先生现代主义风格最典型的代表作。一方面,建筑为砌体建构,表面部分涂刷素混凝土;另一方面,未用任何细小装饰,把细小线条变成了面的延续。平屋顶高低错落。建筑楼梯间的圆弧形墙体,墙面上通长的水平线条,以及圆弧形窗檐,窗台和窗口墙体,都具有典型的德国表现主义流动线条的造型特征。而各种曲线面处理的承前启后,有起有落,体现了他将这些独立的元素通通揉进建筑肌体之中的设计方式。凡线条应有所交代,找到归宿之处,兼有“起,承,转,合,让”节奏变换。工程馆背立面原本平整连续的墙柱做成三角形的轻微波浪形状,使墙柱形成一阴一阳的对比,从而突出了建筑的主体形象,增强立体感。立面正中垂直通窗体现了分离派的审美取向,即歌颂现代社会的速度美。长长的条窗与间隙突出的柱子形成了一种向上感,是高速生产力水平发展在建筑的意向投射。

  大礼堂 建成与1951年。大礼堂在经济困难条件下仓促上马,为了求得以最经济的办法,最快的速度和最大容量建造,采取了大跨度木屋架、最经济的钢筋混凝土构件断面、普通水泥粉刷、尽量减少辅助面积等措施,仅费旧币25亿元(人民币25万),体现千年学府传统的庄重典雅造型。

  大礼堂以圆形装饰为题,舞台原有圆形框饰以增强人流动感,而两球之间的花饰,和舞台上部三组圆圈的边饰,外圆窗的花饰线条等又起到稳定作用,使之“动中有静”。以及波形,折形墙面的处理,诸多刚柔动静的表现手法,都独具匠心。

  大礼堂采用官式绿色琉璃大屋顶,但又不拘泥于法式做法,力求淡雅,明快,礼堂装修采用国漆红黑色主调,点缀金饰,既存湖南楚汉文物的艺术特色,又颇具现代意味。外墙粉刷以普通水泥掺和黄泥石灰碎玻璃等,达到了经久耐用的目的和较好的彩色效果。平凡显新意,清谈求深情,正是其创作的独到之处。


  图书馆 1946年开工修复遗址,1948年竣工,1951年扩建,1954年竣工完成。图书馆所处位置较为特别。 沿岳麓山清风峡而下,经岳麓书院,这里是被读书人称为“风水宝地”的地方,形成了湖南大学建筑的第一根中轴线。在这根中轴线上,建有三座图书馆:岳麓书院御书楼、老图书馆和现在的图书馆。由建筑大师柳士英设计建造的老图书馆,1948年竣工,有书库三层,目录厅和办公房若干。碧瓦红砖,飞檐画栋,形式古朴。1947年馆藏图书79182册。该馆曾于1951年扩建,总面积达2300多平方米。她与岳麓书院前的大礼堂组成了极富民族特色的仿古建筑群,成为湖大校园建筑的“经典”。

  这个建筑为砌体结构,中国传统大屋顶式样,采用官式绿色琉璃瓦,色彩淡雅,明快;建筑造型中加入西方早期现代主义手法,特别是正立面上通贯多层的竖向长窗,是典型的维也纳分离派的造型特征。檐下、墙壁等细部装饰部分又具有浓郁的中国风格,使之成为东西合璧的优秀建筑。建筑两翼以洞门小井联系,适应长沙气候条件,以利分流。整个建筑实用典雅,与大礼堂组成的建筑群为《中国现代建筑史》所载入的湖南四处建筑之一,也是近现代保护建筑。

netease 本文来源:红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聊天最伤人的10种行为,你做过几个?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