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对弱者的态度耐人寻味(图)

2014-03-21 03:48:23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白日焰火》:对弱者的态度耐人寻味

  观众如若在观影过程中感觉到胸闷、压抑,是很正常的,这是普通人的情感遭到电影冒犯之后所激起的反应。按照商业片的创作规律,真相必然大白,罪犯必然遭到惩罚,弱者的胜利带来影片的高潮(就像《被解放的姜戈》结尾那样),但不是所有故事都要靠迎合观众来获得认同的,《白日焰火》这次走上了反向。

  *关键词:电影《白日焰火》

  韩浩月

  这是一个适合发生于冰天雪地里的故事,冰刀划过雪地所发出的刺耳声音,是这部电影最好的配乐,每个人都被寒冷逼迫着蜷缩成一团,真实的人性也被驱赶出体外,于寒风中展览。试想,若是在暖风微醺的南方,这个故事很可能就不成立了。

  《白日焰火》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故事,却被拍摄得悬念丛生,也许只有导演与编剧为同一人,才会为它撑开一个庞大的表现空间,它之所以获奖,或是评委们看中了银幕上那些流动的情绪,欲念的不可自控,人心的挣扎,凶猛与柔情的撕扯,在这部台词很少的电影里得到了展现。

  它甚至不算像一部地道的中国电影,它的气质游荡在台词、潜台词与故事核心之间,清晰可见,但不好捕捉,它既不像某些国产片那样,生怕观众看不懂,把结局给你抖个底朝天,也不像某些国产片那样,装深沉装得令人不知所云。在内地院线里,它没有可循的例子拿来进行对比。

  寓言性质与实验色彩是《白日焰火》的特点。白天怎么会有人放焰火呢?除了小孩子,孩子们对美丽的事物有着童真的期待,他们来不及等到夜晚,要欣赏焰火的美,尽管这美打了折扣,可仍然是美的。廖凡饰演的警察其实就是白天放焰火的孩子。

  警察和杀人犯有过爱情吗,对此要抱有高度的怀疑心。如果有的话,那也不过是男人对好看女人的那种本能欲望在涌动,是一名警察的捕猎与控制本能在作祟。桂纶镁在摩天轮上主动亲吻廖凡,很容易被误认为是爱情,但那根本不是,那是一种微妙的情绪,五味杂陈,我更认为那是一种原始的本能冲动—与欲望无关,类似于蜥蜴断尾。

  观众如若在观影过程中感觉到胸闷、压抑,是很正常的,这是普通人的情感遭到电影冒犯之后所激起的反应。按照商业片的创作规律,真相必然大白,罪犯必然遭到惩罚,弱者的胜利带来影片的高潮(就像《被解放的姜戈》结尾那样),但不是所有故事都要靠迎合观众来获得认同的,《白日焰火》这次走上了反向。

  廖凡的片中警察形象,其实和桂纶镁一样是个弱者,不修边幅,酗酒,这可以解释为办案过程中同事被杀对他的刺激太大,也可以解释为他天性善良,在追求真相时又不忍揭露真相。影片对廖凡的不忍有着诸多的表现镜头,他根本不像一个作为执法机器的警察(电影里其他警察也不像),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活里的人。在舞厅,廖凡扭着难看的肢体跳了一段长长的舞蹈,这段镜头会让观众心头积累的压抑得以宣泄,也是故事走向的一大拐点。

  电影中,桂纶镁与王学兵之间的夫妻关系,也难说是爱情,这段关系里,有占有,有恐惧,有背叛,有逃离……王学兵也是一个习惯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弱者。弱者和弱者不应该相爱,因为他们不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很难在他们那里看到皆大欢喜的结局。

  剧情框架存在有待商榷的地方:桂纶镁是在被威胁、强暴的时候失手杀人,王学兵顶了罪后成了“活死人”,他们本可以就此安静地生活,此后的杀人动机如果仅仅是因为桂纶镁变心或被其他男人骚扰,在可信度方面要差许多铺垫,这或是电影最让观众感到困惑的地方,毕竟这对夫妻不是杀人狂魔。


  《天注定》对弱者持有完全同情的态度,并对弱者的暴力给予了同情与美化,与之相比,《白日焰火》的处理方式更耐人寻味,廖凡本可以放过桂纶镁,两人心照不宣地相爱,成为普通夫妻,这样的处理似乎更接近人性。但廖凡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个警察。因此,这个电影还是贴近善恶有报这个主旋律的。

  在雪光映照的白天,廖凡躲在烂尾楼的房顶点燃了一枚枚焰火,那会儿令人不忍看他的脸庞,因为那里藏着一名弱者才有的说不好是笑意还是痛苦的表情。一枚枚焰火迷惑了故事中人,也会让观众恍惚间模糊了对与错的界限。

netease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