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应重视案例研究

2014-03-10 04:16:23 来源: 北京日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刘作翔

再高深的法学问题诸如像法的价值问题,我们都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对照

就中国法学的现状尤其是法理学的现状来看,包括案例研究在内的实证研究还很缺乏。有些人甚至提出,这样一种经验性研究—实则是实践性研究对中国法学能带来些什么新的东西,并认为在中国这种经验性研究超前了。但据我从事法学研究30年的观察和体验,中国法学研究中,对包括案例研究在内的实践性问题的实证研究,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我们才刚刚步入法学研究的一种转型,这种转型是由空洞抽象的、漫无边际的、天马行空式的所谓理论研究,转到实实在在的案例研究上。我曾比较过两个案例:一个是发生在北京的案例,一家企业在企业规章中规定,如果夫妻双方中的一方请求调走,则另一方也应限期调走。这个规定在法律上是明显不合适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企业规章却让女职工在劳动仲裁中败诉。女职工起诉到东城区法院,一审、二审均败诉,法院认为企业规章没有问题,认为企业有自主权。这样的法官明显不具有法的价值的理念。另一个是我看到上海发生的一个案例,一女职工从希尔顿酒店辞职,应聘到另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又正好位于酒店内。当她去新公司上班时,酒店提出,其员工手册第9条规定,辞职的员工6个月内不得踏入该酒店,据此拒绝让其入内。女职工起诉至法院,法院认定企业自制规章违反法律,限制了人身自由,剥夺了劳动权,所以判决企业应当排除妨害人身自由的行为。

同样案件在不同的法官手里,由于价值观念的不同结果会有不同,抽象的法的价值问题在实际案例中是非常实在、具体的。我从中得到启发:再高深的法学问题诸如像法的价值问题,我们都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对照。一个具有法的价值理念的法官与没有法的价值理念的法官作出的裁决会不一样,由此我觉得,再高深的理论都离不开其生长的实实在在的土壤。生活中的大量实践问题是值得我们去观察的,这样的实践性研究以及实证性研究应该被看作是中国法学的一个转向。

法学研究者要培养一种研究中国问题的意识,高度重视实证研究,但也要警惕实证研究的“陷阱”

我不同意有些人所说的“经验性研究在中国已经很超前了”的看法。其实在中国法学界尤其是法理学界,这种研究还很少。我们要从生活中去发现问题,要培养一种研究中国问题的意识。中国正处于发展转型阶段,问题层出不穷。如果我们的法学研究者没有自觉意识,就不会有所发现。中国每一天都会产生大量的案例,同一个案例对于具有不同发现能力的人来讲,其作用不一样。比如当年浙江医科大学关于禁止招收吸烟学生的那个决定,我看到以后觉得里面有问题,因为这一规定直接涉及受教育权的问题,但很多人看过以后却认为这是件好事情。因此,案例是需要去发现的,而发现案例是需要发现者具备发现的能力的,这种能力包括发现者的知识储备、敏锐性、观察力以及持之以恒的韧性。

同时,在高度重视实证研究的前提下,我们还要警惕实证研究的“陷阱”。这个陷阱就是不容易跳出来,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从事法律研究的,看到的尽是案例中的黑暗面,这样一种来自职业的局限性会容易形成对整个社会情势的误判,会认为我们这个社会是一团糟的。我们要高度警惕这个现象,因为我们关注的对象仅仅是整个社会的很小一部分。我曾经参加过一位博士后研究报告的评审,他介绍福柯的学说。福柯的理论是将监狱放大,强调监狱对人的奴役,对人的精神摧残。我当时就提出一个问题,在我们普通人群中,进监狱和精神病院的人很少,将这种理论放大化,放大到整个社会生活中有没有合理依据。当然福柯也讲到学校、工厂、幼儿园,他认为这些都是奴化人的场所,但至少我们觉得将监狱作为普适化的参照对象是有问题的。用很个别的点来观察整个人类,会不会造成一种片面的理解?

转变中国法学研究中“只见林不见树”的虚空局面,使法学问题、法学研究及对法律、政治、社会问题的研究真正地扎下根来

因此我认为,中国法学研究以及法理学研究的这种转向,还仅仅是个开始。而且,这个转向是要具备一定条件的,也就是说研究者必须具备一定的素质,这种素质要求有理论观察力、实践观察力,研究者必须要有能力驾驭这些。如果没有一定的理论修养、理论素质,遇到一个事件就没有观察力。理论不是空洞的存在,观念也不是空洞的存在,观念必须建立在知识的基础上。因此,我们要重视知识教育。我也不主张所有的人都要去做这样包括案例研究在内的实证研究,研究本身是有分工的,研究方向是学者自己的选择,我还是主张多元化。

《权利冲突:案例、理论与解决机制》(即将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是我在研究方法上作的一个大胆尝试:所有的理论命题都是建立在现实的案例基础之上;所有的对理论命题的解说和分析都是建立在对现实案例的分析基础之上。这是我多年想达致的一个研究目标和方法论转变的尝试,也想通过这样一种努力和实践,转变中国法学研究中“只见林不见树”甚至连林都不见的虚空局面,使法学问题、法学研究及对法律、政治、社会问题的研究真正地扎下根来。

最后,我想套用一句已经不算时尚的话结尾:将案例研究进行到底!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南京"精日"曝光者:被人肉很坦然 对烈士要懂感恩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