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安徽镇政府赊账5万20年后兑现 曾称打五折就还

2014-01-15 00:24:09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节目导视)

解说:一个饭馆,一堆白条。

孙玉芳:

政府来哪有现钱,谁掏谁贴。

解说:

5万欠款,20年未兑现。

孙玉芳:

又去要,又没钱,后来又换一届,又要也没钱,一直拖到现在。

解说:

一个新书记,一堆旧账单。

宋刚:

我们开会,班子要研究一下子,定个还款计划。

解说:

要账的饭馆老板,还账的党委书记,两个人谁也不容易。

宋刚:

这个钱从我们的办公经费挤出来啊。

解说:

经费2万,欠款300万,《新闻1+1》今日关注,旧账必须要清,新账不能再欠。

评论员 欧阳夏丹:

各位好,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新闻1+1》。

欠债还钱,这是我们大家都明白的一个道理,但是非常的无奈,在现实的生活当中,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现象,就是欠了钱的人,像大爷一样置之不理,而讨债的人像孙子一样步步皆难。

这一次我们央视《走基层百姓心声》系列节目当中,就发现并且报道了这样一个事情,这一次欠债的是镇政府,而且一欠就是20年。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原因,我们先来看看债主孙玉芳的遭遇。

解说:

孙玉芳,安徽省利辛县程家集镇人,1990年她在镇上办起了第一家饭店,并成为镇政府的定点饭店。生意一度非常火爆,但到2005年因为饭店欠账太多,难以为继,孙玉芳的饭店因此关门,而欠账的不是别人,正是镇政府。

孙玉芳

我讲你先给钱,不给钱不给吃,说马上给钱,好,就给他炒4个菜,后来结果也没有给钱。

解说:

孙玉芳她家床下始终压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面有29张欠条,有的早已发黄,连上面的回形针也都锈迹斑斑。而这,就是她在镇上开饭店期间,镇政府尚未结清的5万多元赊账凭证。每张欠条上全都有镇政府的公章,而单据上的签字有4、5个名字他们都是历任的镇领导。

孙玉芳:

(镇领导)都换几届了,去问他要,他说没钱,他调走了,换届了,又去要又没钱,后来又换一届又要,也没钱,一直拖到现在。

解说:

孙玉芳一度也想过放弃讨债,但2007年发生了一场家庭变故,却让她不得不重走讨债这条路。她的丈夫因糖尿病并发心脏病,转到上海治病,当时家里花的一分钱不剩,只能靠接济度日。

孙玉芳:

每一天,不低于三个、四个人来问我要账,没有要到,我得面对好给人家,人家来这再发脾气,我都得面对。

解说:

镇政府也曾承诺,只要她把所有的欠条打五折,政府就兑现,孙玉芳同意了,但镇政府还是没有给钱。

孙玉芳:

打折,打给三万,说打三万,结果这三万也没有给。

记者:

打了折也没有给钱?

孙玉芳:

打折也没给钱。

解说:

2009年直至孙玉芳丈夫病逝,她都没能看到这笔欠款归还。今年1月,孙玉芳要账的事被安徽省内媒体进行了报道,但没过两天,好久没联系的儿子却从上海给孙玉芳打来了电话。

孙玉芳:

你气死了,你气啥?那个时候你能不知道,你们都吃不上饭,从早晨卖到黑,你都吃不上饭,我问人要钱,你气啥?

解说:

在儿子看来,孙玉芳讨债的举动在这个平静的小镇里是是出格的行为。电话最后儿子以不回家过年相要挟,要求孙玉芳别在讨债。

孙玉芳:

其实我睡在这后面屋里,我看过的很,我一看电视,看人一家子团团圆圆的搁一块,我就哭,我就蒙着被哭,哭完了我还看,我比谁哭得都多。

解说:

儿子的反对并没动摇孙玉芳讨债的决心,这一次她决定镇政府门口等着现任党委书记宋刚要账,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宋刚提出分批对这笔欠款进行偿还,然而有了过去的教训,孙玉芳不敢在轻信镇政府的话了。

孙玉芳:

我再也不敢相信你了,这样的,我真的不敢再相信了。

宋刚:

你坐,你坐。

孙玉芳:

要一回要不着,要一回要不着,要我可有时间天天跑。

解说:

最新的情况是,因为媒体介入,那笔被拖延了20年的欠款昨天由政府归还给了孙玉芳。当我们询问她拿到钱的感受时,她没有多说,更多的是在忧虑儿子们,今年是否会回家过年。

(电话采访)孙玉芳:

儿子打电话,吵架了,过春节都不回家了。现在都没有在家,就我一个人在家,他觉得要钱得罪不少人。

范威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孙玉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44年前存入银行1200元 如今取出2684.04元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