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章近七旬仍卖艺为生(组图)

2013-12-25 18:35:00 来源: 法制晚报
0
分享到:
T + -
郭永章只能“听”手机
郭永章只能“听”手机

郭永章与戏迷在一起唱坠子
郭永章与戏迷在一起唱坠子
好心人为郭永章提供的栖身之地,近期他就在这里休息
好心人为郭永章提供的栖身之地,近期他就在这里休息

  法制晚报讯(深度记者 齐庆涛) 2011年,电影《最爱》在全国上映,电影开头那位用山东方言唱戏的“二骚爷爷”让观众印象深刻。“二骚爷爷”的扮演者就是郭永章。

  郭永章,1945年生于山东省菏泽,1岁多时因病失明。因其在坠子里杂糅了多种地方戏唱腔,自成一派,被戏迷称为“瞎腔”,将其演唱的坠子称为“郭派坠子”。

  阿炳,一个躺下的灵魂,用音乐作魂器,唤醒并叩击众生,走向世界。阿炳才华横溢,却遭遇悲惨。

  郭永章,他有着如阿炳一样的艺术才华,也走着“阿炳式”的路。年近七旬却无徒可授,后继无人,技艺濒临失传的境地,生活仍要靠四处走穴卖艺。

  《法制晚报》记者查询发现,我国曾经活跃的400多个曲艺剧中,如今依然在登台演出的只剩下不到80种,且每年都有曲种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最爱》里 二骚爷爷“很体面”

  2010年,著名导演顾长卫找到了郭永章邀请其参演电影《最爱》。郭永章在片中饰演了“二骚爷爷”一角,虽然只有短短的1分52秒,却着实让郭永章“体面”了一把。

  手拉坠胡,脚打梆子,一人一台戏。《最爱》开篇拉唱的《罗成算卦》就是郭永章的名段之一。其演奏风格俏丽,悲喜咸宜,通过两次改换板式,层次变化丰富,用腔松弛有度,铿锵有力,是郭派坠子的典型唱腔。

  “郭永章演唱时,每一根毫毛每一片皮肤都牵扯到情感的最深处,唱词中的嬉笑怒骂、人情世故,全在脸部的肌肉张合,嘴部的开合吊扯中上演了出来。”有影评人评论郭永章的表演时说。

  顾长卫也毫不吝惜溢美之词,称郭永章“是不可复制的一位大师,他为电影提供了很多唱段”。“郭派坠子”里表现的那种人生无常的奇幻的东西,和电影本身的内容很像。

  《吹牛》中的一句唱词“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你看我体面也不体面”亦贯穿电影之中。片中姜文开着火车,郭富城在铁轨上赶在死亡面前奔跑,后冲着章子怡“得意”地哼唱。倒卖黑血、伐树售棺的“大恶人”濮存昕起身搬家去县城,为去世的儿子办完冥婚后,骑在摩托车上的高歌……

  现实中 “当代阿炳”命运多舛

  郭永章家境贫寒,很小就跟随父母乞讨谋生。在此期间,郭永章接触到了坠子。当时拿不出拜师学艺的钱,买不起一把坠胡,转而去学算命。后跟随师傅前往河南省兰考县讨生活。“一连几天都没有饭吃,师傅把我丢下就走掉了。”郭永章对法晚记者说:“师傅顾不了我了。”

  郭永章再次自学起了坠子。“没有人教我,别人唱我就听,我听到人家的点,就自己锻炼。”

  学习坠子,民间讲究拜师,用郭永章的话就是,“没有老师就是没爹,老百姓就不认你,拜师如拜爹。”后来,他拜了艺人郭殿坤为师,“那个时候,没有工资,一年管两身衣服,一身单,一身棉。”

  1973年,郭永章与同为盲人的赵玉萍结为夫妻并育有4子,三儿子和四儿子因触电和溺水不幸夭亡。如今,大儿子入赘女方,二儿子业已结婚,与郭永章夫妇挤在一处破落的农家院里。

  曾经一度,郭永章的录音磁带、光盘风行鲁豫等地,而郭永章的生活却没有发生任何波动,仍过着窘迫的日子。

  年近七十 为了生活四处卖艺

  郭永章的2013年,有大半时间待在河南省汝州市。

  当地一家企业的董事长为了让集团“有点文化性的东西”,上网“一搜搜到了郭老师,郭老师的唱腔非常高亢,很有磁性”,于是驱车前往菏泽把郭老请到了汝州。

  郭永章在汝州唱了一个多月,此期间还参与录制了河南卫视的《梨园春》节目。郭永章现场讲述了自己参演顾长卫导演的电影《最爱》的故事,演唱了一段《吹牛》。

  在此之前,郭永章的戏迷们在网络上发帖,“希望坠子大师郭永章(在《梨园春》)来一个专场。” 6月9日,专场节目播出之后,网友评论称:“郭永章大师的河南坠子是整个节目最大的亮点。”

  冬季演出淡季来临之前,郭永章还受邀回到山东唱了几天生日专场。

  婚丧嫁娶、红白喜事、祝寿、门市开业、庙会、等各种演出业务都是郭永章承接的范畴。

  “郭派坠子” 要让老百姓“受听”

  台湾著名乐评人马世芳曾这样评说民谣,“民谣的重点,不在乐器形制,不在曲式风格。它的重点,是必须直接从地里长出来。林中的浆果,田里的庄稼,公园的树木,沟里的青苔。形容词和副词不是民谣,感叹词更不是。它们都不是地里长出来的。”

  而郭永章的坠子最大特点,便是土生土长原汁原味,唱腔充满浓郁醇厚的乡土气。杂糅多种地方戏唱腔,唱腔质朴明快,让人百听不厌。

  “一个人,节奏铿锵,演唱激昂,比得上一个乐队。”他的风格并不遵循所谓坠子正统流派的套路。

  “一本正经的坠子,啥调也没有,听起来让人打瞌睡。我的坠子里面有豫剧、曲剧、二夹弦、大平调、山东吕剧、拉魂腔……”,郭永章向记者细数了自己所演唱坠子里杂糅的各种戏曲风格后紧跟一句,“这样老百姓才‘受听’!”

  想办学校 让坠子不失传

  在同本报记者的交流中,对于具体的时间点,郭永章总是记忆混乱且时时混淆。“年轻时,我唱两个小时只休息几分钟。像《罗成算卦》我都是一个多小时一口气唱下来。”“现在老咯—”

  郭永章的铁杆戏迷,网络写手杨神经也嘱咐郭永章,“要减少演出次数,多去养生把身体锻炼好。”他还向记者提及,“现在对郭永章最大的保护是将他的艺术保存下来。”

  郭永章则对记者说,自己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是,想办个学校,招收培养一些学生,让坠子不失传。“可是没有资金咋办?我连住房、吃饭都成问题,你说咋整法?”

  山东菏泽市曲艺家协会主席苏本栋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资金问题,他就算进了我们市曲协,也没有经费。我们曲协就是一个平常组织,啥用也没有。”

  2009年11月,菏泽市的戏迷在看望了郭永章后,为其建立了一个名为“坠子大师郭永章”的博客,“关注民间坠子艺术,关注民间艺人,传承民间文化。”号召戏迷们捐款捐物,提供机会邀请老人演出。

  “有阿炳这样的奇才是一个国度的荣幸和骄傲,但决不能允许‘阿炳式’的遭遇再次出现。只有‘阿炳式’的人物及其艺术得到抢救,才能使更多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的保护。”一位戏迷在郭永章的博客中留言,“如果我们社会没做好工作,让一位艺术家落到这个地步,或许我们才是真正的‘盲人’。”


  《法制晚报》记者查询发现,在我国曾经活跃的400多个曲艺剧中,如今依然在登台演出的只剩下不到80种。其中除了相声、苏州评弹、二人转状况稍好之外,其余曲种都只能算是勉强维持,每年都有曲种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小简介

  “坠子”是源于河南的一种曲艺,因其主要伴奏乐器为“坠子弦”,且用河南方言演唱,故称河南坠子。流行于豫、鲁、津、京、晋等地。而“郭派坠子”在河南坠子曲调的基础上,杂糅多种地方戏唱腔,体裁大多选取传统段子,劝说世人敬老重义行善。如《罗成算卦》,《老来难》、《郭巨埋儿》、《报母恩》等。

  本版统筹/朱顺忠

  文/深度记者 齐庆涛

  作者:齐庆涛

netease 本文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