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浙大讲史人气爆棚

2013-11-17 02:24:08 来源: 青年时报(杭州)
0
分享到:
T + -

哪里有易中天,哪里就有人气。本月初,“学术超男”在武汉大学开讲,超过1万名同学“围观”,没拿到票的同学,“男生爬墙,女生急得直哭”。

昨天下午,类似的情况在浙大紫金港校区再次上演。为了一睹易中天的风采,本能容纳400多人的临水报告厅挤进将近600人,若不是组织方后来有所限制,人数只会更多。

像以往一样,易中天的讲座模式依然不拘一格。“战国是知识分子最好的时代”“我们现在只有土豪,哪有贵族?”“想成为一个有灵魂的女性,最好去读中华史。”一连串精彩话语,让在场的观众大呼过瘾。

最爱历史上的“春秋时期”

昨天下午,浙大紫金港校区临水报告厅“很热”。1点刚过,就有一些同学开始排队领取入场券;1点40分,报告厅400多个座位全部坐满;2点左右,报告厅左右两边和中间已经站满了人。

他们来到这儿,就是冲着一个人—易中天。自从2005年凭着讲三国走红于“百家讲坛”,这位大学教授就成了家喻户晓的“学术超男”。此次来到浙大,他带来了新作《易中天中华史之从春秋到战国》,讲座的主题,也叫“从春秋到战国”。

“如果用人来比喻,春秋是君子,战国就是小人,春秋是贵族,战国就是平民。”既然是易中天开讲,历史也变得活灵活现。他告诉大家,春秋时期的战争全是车战,很讲游戏规则,战国时期的战争却是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为目的,用孟子的话说是“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

这不是易中天第一次表达对“春秋”的喜爱。早在今年8月《易中天中华史之青春志》首发时,他就表示,“春秋”就是中华民族的青春时代,有它的特色和“精气神”,也是他最想回去的时代。至于战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变,诸侯争霸,反而成了知识分子最好的时代。

“知识分子就是毛,要附在皮上。战国皮多啊,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易中天短短几句话,就说明了战国时期知识分子的地位。

虽说是讲历史,易中天的“讲”可不限于“说话”。为了介绍《诗经》里描写古代“三月三”男女约会的情景,他还现场清唱了几句《花儿与少年》,赢得了满堂喝彩。

最痛恨培优、励志和成功学

昨天的讲座上,相当一批人都是“浙大学子”。面对这些“90后学霸”,易中天毫不客气,不仅抨击了当下的应试教育,还对现在很流行的“成功学”表达不满。

“学校里三分之二的课程是不该上的,马克思说,教育是要让人全面自由发展,现在只讲全面发展,不讲自由发展。”在他看来,学习的终极目的是让人快乐,苦学反而让学习失去本义。

当台下有同学问他对培优的看法时,易中天表示:“最痛恨培优、励志和成功学,这是家长迫害儿童的武器。”为此,他还拿了历史上两个著名的“励志典故”举例说明。

“苏秦头悬梁、锥刺股,那是因为他刚开始什么都不行,家人瞧不上他。”对于这种有些“功利性”的奋斗,易中天不以为然。

至于另一个“励志代表”越王勾践,他更是不太认可。他认为,越王勾践可以“卧薪尝胆”,却是一个“可以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人。

勾践灭掉吴国后,他的两个重臣范蠡和文种,一个提前意识到隐患,留下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便去“下海经商”。文种没有走,等来的就是这句话,“先生交给寡人七种杀人的办法,寡人只用了三种就把吴国灭了,还剩下四种没有地方用,是不是就在先生身上试一试呢?”

易中天的精彩回答让现场观众的提问更为踊跃,原定的5个问题翻倍不止。五花八门的提问中,一位坐在前排的女生让易中天有点犯难—她的问题是,怎样成为一个有灵魂的女性。

“我是男的啊,这个我怎么知道?”易中天摸摸头发,看起来有些无奈。他先是半开玩笑地说,“最好去读中华史。”最后又很认真地讲了一个故事,通过“女人最想要的是主宰自己的命运”这个意味深长的寓意给出答案。

“中华史系列”年底推出“礼盒装”

其实,作为一位“学术明星”,大家对易中天的兴趣早就不限于“历史”。早在讲座前一天下午,易中天接受了杭州媒体的访问,聊天内容也是“天马行空”。

比如大家会好奇,多达36卷、计划5-8年才能完成的“中华史系列”会不会因为工作量太大,写起来很痛苦?易中天表示,这要看状态,“写不出来就不写,去看书。”这时,坐在一旁的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小声感慨:“所以我们编辑从来不敢催稿。”

写书最花心思的是什么呢?“选材,资料众多,必须学会取舍。”他坦言,写书是个需要天赋的行当,比如写历史,既要尊重史诗,又要把故事讲得精彩,这就到了考验“选材能力”的时候。

写书进度如何?易中天透露,下一卷《百家争鸣》已完稿,会在今年12月“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时首发。届时,今年的写作任务就算完成,已出版的7卷“中华史系列”会发行“礼盒装”,里面不仅有7本书,还会有他亲自填写的“满江红”,作为送给读者的一份礼物。

除了写作,易中天平时喜欢读什么书呢?“我爱读侦探小说,对逻辑分析有好处。”这个回答让大家有些吃惊。原来,在他欣赏的几个国内学者中,哲学有邓晓芒,法学有贺卫方,历史学有吴思,文学却一个都没有,原因就是搞文学的人“不讲逻辑”。

“我喜欢的文学家,首先要读过康德的‘三大批判’,二要平面几何学得好。”说到这里,易中天不失幽默地来一句,“我中学是几何课代表,就是那个给老师替尺子的。”语气里,透着小小的骄傲。

netease 本文来源:青年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