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父亲:儿子迷恋中医 修炼“禅门丹法真口诀”后看到“蓝光” 通过师傅找胡万林继续“学习”出事 称胡万林故意杀人 将索赔(组图)

2013-10-26 13:22:00 来源: 法制晚报
0
分享到:
T + -
提起儿子,云旭阳的父亲哭了起来
提起儿子,云旭阳的父亲哭了起来 摄/法制晚报特派漯河记者 洪煜

云旭阳的电脑里,存着学员接受胡万林“自然疗法”、服用药汤的图片
  云旭阳的电脑里,存着学员接受胡万林“自然疗法”、服用药汤的图片 摄/法制晚报特派漯河记者 洪煜

云旭阳生前照片
云旭阳生前照片 摄/法制晚报特派漯河记者 洪煜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杨诗凡) 昨天,记者到喝了“神医”胡万林的“五味汤”后死亡的大学生云旭阳家中探访。死者父亲称,儿子迷恋中医到了拒绝谈恋爱的地步,他向一个叫陈永康的人学中医和“禅门丹法真口诀”,称修炼后能看到“一道蓝光”,后与师傅一起找胡万林继续“学习”。

  今天,云旭阳的律师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伟向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家属对警方认定胡万林涉嫌非法行医罪有异议,认为胡万林涉嫌故意杀人,准备委托他写法律意见书提交给新安县公安局,并准备在检方公诉后向胡万林及同伙起诉索赔。

  事件进展

  律师:胡万林涉嫌故意杀人

  张伟告诉记者,胡万林是因涉嫌非法行医罪被批捕的,他此前因非法行医被判刑,出狱后应当知道芒硝对人身体有害,属于明知故犯。他对一个健康的人大量使用芒硝,在其出现呕吐等不良反应后阻止宾馆工作人员探望,称其喝醉了,使云旭阳失去了最后一次得到救助的机会,涉嫌故意杀人。

  张伟表示,他对司法机关给胡万林的罪名定性为非法行医罪表示异议,“我认为应该是故意杀人罪,我准备写一份法律意见书,对案件的定性进行陈述,提交给新安县公安局。”

  他说,在侦查结束后,警方对案件的定性将最后确定,并体现在起诉意见书中,“在这之前,对于案件定性的分歧,我会提出律师意见。”

  “检察机关在对胡万林等人提起公诉后,我们将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向胡万林及其同伙索赔。”张伟说。

  家中探访

  云家房内 挂着针灸穴位图

  驱车近一小时,记者从河南漯河市火车站赶到云旭阳位于漯河临颍县瓦店镇云庄村的家中。

  云家的房子是七八年前新盖的平房,在云旭阳的房间里,进门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搭在架子上的两面锦旗。

  “妙手回春针到病除”、“针到病除三十年顽疾”,云旭阳的父亲说,送锦旗的是被云旭阳治好病的两位乡邻。

  墙壁上贴着两张人体针灸穴位图,架子上摆放着银针、火罐、药水等。

  拜师学中医 大学生退学回家开店

  在家中,云旭阳的家人接受了记者采访。

  2011年,还在郑州黄河科技学院上大二的云旭阳称想学中医,原因是同学打篮球崴了脚,怎么治都治不好,找到一家康复理疗店,很快治好了,他觉得中医很神奇,便拜给同学治好病的孟大夫为师。

  学了半年后,一次,年迈的奶奶突然闪了腰,云旭阳赶回家中给奶奶扎针灸。扎了3次后,奶奶的腰不疼了,能直起来了。

  他还给父亲扎针灸治胃疼,“当时一扎针,我感觉像触电了一样,胃里随后有一股气流逐渐散开,就不疼了。”儿子给父亲治病的场景,在云父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2012年,云旭阳放弃了大学的建筑专业,退学回到家乡开了中医理疗店,给乡邻治病,一月收入有三四千元。

  父亲说,云旭阳白天在理疗店治病,晚上就在家中学习中医。 他说,儿子长相不寒碜,这几年上门提亲的没有100户也有80户,“他总跟我说,爸爸,我学中医的时间都不够呢。”

  在云旭阳卧室的桌子上仍摆放着《黄帝内经》、《杏林薪传—一位中医师的不传之秘》、《中医基础理论》以及一些介绍灸法的理论书籍。

  《自由能源 一个人的暗战》这本书显得很特别,书的封皮上写着“天才发明家约翰·瑟尔用梦想拯救世界”。

  云旭阳的母亲拿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反复摩挲,这是云旭阳抄写的《黄帝内经》,“孩子学中医可勤奋了,除了看书,还常在网上看视频,去外地拜师学艺。”

  另找师傅 QQ里询问人生疑惑

  今年春节过后,云旭阳告诉父母,他要到武汉跟一个叫陈永康的人学中医,学费2000元,母亲取出4500元给他。

  4天后儿子回来,情绪高涨,兴奋地告诉父亲自己找对了师傅,肯定能学好中医。

  在云旭阳家中,父亲从他常上网的电脑中调出了一份他与陈永康的QQ聊天记录。

  云旭阳经常在线向陈永康询问对中医、对人生等的疑惑。他向陈永康倾诉,每次和父亲接触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和父亲气场不合。

  陈永康建议他“您多亲近他,没有父亲不爱儿子的”。云旭阳答应:“可以改。”

  追随师傅 一起找胡万林“学习”

  “老师你打算去哪里学习?”云旭阳问陈永康。

  “胡大师那里。”陈永康回答。

  “到时候一起吧。”云旭阳说,陈永康满口答应,并告诉他需要1万元的学费,还出主意让他找父亲想办法。

  云旭阳还提到学佛,“没有你,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接触这个东西。”

  为了给云旭阳“解惑”,陈永康发给他一份禅门丹法真口诀。

  “欲界定就是心静久了,目前出现一幕幕朦胧的图像。”云旭阳称他试过这份口诀,“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云旭阳接着跟陈永康说:“我是睁着眼的,写了字条放在手中,刚开始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慢慢消失,最后什么也看不到,出现了一个大块绿石头,2秒,瞬间消失。一个人应站在山上,瞬间消失。一道绿光,瞬间消失。一座城市,瞬间消失。”

  “不是绿光,是蓝光。”云旭阳纠正道,并告诉陈永康:“虽然没感知到字,但看到的景象蛮奇怪的。”

  陈永康夸赞他:“已经很不错啦。”并鼓励其继续努力。

  在这次聊天中,云旭阳还向陈永康表达了“我想出家”的念头。

  陈永康也向他推荐胡万林的自然疗法,并介绍胡万林的徒弟秦昌武等人。秦昌武曾邀请他学习胡大师教的自然大法,称7天即能学好,并称:“胡大师很忙,很难得收徒。”

  “癌症几天就好。”秦昌武称。

  也就是在这次的网上聊天中,云旭阳与秦昌武、陈永康等人敲定了去见胡万林学习的时间地点。

  儿子去世 父亲称天天做噩梦

  8月30日清晨,云旭阳一边叮嘱父亲干活要小心,一边拿着母亲给他取的钱出发了,他要赶往200公里之外的洛阳,与秦昌武等人集合,一起参加胡万林组织的中医研讨会,“进山林学习。”

  临行前,母亲嘱咐说,到了地方要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当天即到达洛阳市新安县龙潭峡风景区,下午云旭阳打电话给母亲,正在地里干活的母亲的手机放在家里充电,并未接着。

  31日早晨,母亲才发现儿子的未接来电,回拨过去无人接听。

  当晚大约10时左右,村委会主任急匆匆赶过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噩耗。

  村委会主任称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云旭阳喝了药水不治身亡。

  家人次日一早赶到新安县,在县医院的停尸房,见到了儿子的遗体。

  云父看到儿子的头部、四肢等部位均有外伤,“像是磕伤的。”但是至今,警方也未告诉他外伤形成的原因。


  “儿子没了,多少钱都换不回来。”事发已近两个月,这个家庭仍笼罩在丧子的巨大悲痛中。

  提到云旭阳,村里的人无人不识,乡亲们扼腕叹息:老云家失去这么一个热心肠的儿子,太可惜了!街坊们对云旭阳的评价是心肠好,乐于给乡亲们治病,“只收基本的药费”。

  “儿子走了50多天了,我们一天安稳觉都没睡过,天天做噩梦。”说到动情处, 云旭阳的父亲云文超声泪俱下。

  文/特派漯河记者 杨诗凡

  本版摄/特派漯河记者 洪煜

  (下转a08版)

  作者:杨诗凡

netease 本文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拍出刷爆朋友圈美照 一部手机就够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