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液池到烂尾楼(组图)

2013-10-08 04:02:04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宣武区滨河公园金中都大安殿遗址上的金中都纪念阙。
宣武区滨河公园金中都大安殿遗址上的金中都纪念阙。
鱼藻池是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如今,一座座烂尾楼盘踞其中。
鱼藻池是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如今,一座座烂尾楼盘踞其中。

  到今年,北京建都整整860周年。这个860年的起头儿在1153年,金朝皇帝完颜亮一把火烧了皇宫,断了众臣的退路,从黑龙江迁都北京,在今天的广安门一带建立了金国首都—中都。虽然金中都只有短短63年的历史,却开启了北京作为首都的大幕。近日,记者寻访金中都的遗迹,在鸭子桥北里社区,80岁的郭春梅悠悠地告诉记者,我以前的家就建在皇帝理朝的大殿上,我的儿女在皇宫的太液池里游过泳。遗憾的是,往昔的太液池,如今是一片烂尾楼。专家呼吁尽早建立金中都皇家园林遗址公园,给子孙后代留个千年古都的念想。

  寻根之讲述

  广安门一带是金朝的皇宫

  郭春梅1965年当上菜户营公社大队的书记,是当时丰台区唯一一位女公社大队书记。

  “菜户营以种菜出名,行政管理归宣武区,可宣武区没有管农业的机构,就划归给了丰台。”这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郭家一家9口住一个屋檐,5个城市户口、4个农业户口。“大儿子、小儿子跟他爸吃商品粮,我带着闺女和二儿子吃公社食堂。因为户口不同,4个孩子上学、分配工作的待遇也不一样。”

  郭春梅说,菜户营是个风水宝地。“1953年就种草莓,卖一小篮草莓能买一台缝纫机!那时候摘草莓都用鸡翎子弹土,后来又种小西红柿,叫乌兰巴托。”

  郭家原来就住在广安门二环路上。这位老公社大队书记并不知道这里曾经是金代皇宫。80万民工、40万士兵日夜兼程,以辽燕京城为基础,按着大宋汴梁城的规制,建成了金中都。

  金中都城池的位置包括今天的羊坊店、马连道、万泉寺、凤凰嘴到宣外大街一带,“会城门”就是金中都的一个城门。历史考证,金代皇宫建在广安门南侧,皇城里有中轴线,位于今天广安门立交桥南的二环路一线。中轴线穿过皇帝办公的太安大殿—相当于故宫的太和殿。

  1990年,修建二环路时,白纸坊桥北靠东出土了“铜辟邪”—一种若狮若虎有双翼头上生角的坐兽。城南专家李金龙告诉记者,铜辟邪是金代独有,是皇宫殿前平台上所设的幄帐顶上的饰物。由此推断,这里即为完颜亮的皇宫大殿。在完颜亮指点江山800年后的1965年,同一片土地上,女生产队长郭春梅正带着她的社员用鸡翎子弹草莓上的土。

  金中都遗址上曾是养鸭场

  “10多年前才听说广安门一带是金朝的皇宫。我儿子还跟我掰扯呢,‘咱这儿不是乱坟岗子吗,怎么又成了皇宫了。’可不是,白纸坊民国时是‘江苏义地’—江苏会馆里死的人运不回老家,就埋在白纸坊一带。”

  “江苏义地”白纸坊,离郭春梅的家鸭子桥,隔着一条二环路,换句话说,隔着金朝皇帝的办公室。岁月悠悠800年,丰满了老人80岁的人生,“我没见过中国的皇上,可我见过外国的皇子。”

  菜户营一带不仅种菜,历史上更以养鸭子出名。“我们的鸭场有几万只鸭子,从孵化到出厂一条龙服务。养的鸭子直接过关去深圳,所以菜户营的农民1980年就有护照了。养鸭是机器填食,叫填鸭。鸭子运过来,用中指一卡鸭嘴,机器直接往鸭脖子里压食,鸭嗉子眼瞅着就鼓起来。有一回赶上西哈努克的儿子来参观鸭场。看到这一幕,吓得‘嗖’地一蹿身,就跳上了养鸭池的围墙。”

  “那时候我们公社还是‘中罗友好’公社。好像是1970年,听说齐奥塞斯库要来鸭场参观。一夜之间,鸭场门口就修好了一条马路。但是第二天人家没来。”

  住在太液池里的德国人

  其实鸭子桥的农民,也都知道广安门一带不一般。郭春梅的家往东50米是二环路,往西50米就是青年湖。青年湖的门口镶嵌着铜牌子,上书“金中都太液池遗址”,牌子上还写着“1984年公布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只有皇宫里的池子才能叫“太液池”。金中都的太液池又叫鱼藻池,就在今天的广安门鸭子桥青年湖一带—北京市现存唯一金代皇宫遗址!

  “我1951年嫁过来。那时青年湖的湖水是马蹄形的,有芦苇,有水鸟。马蹄形的湖水中间就是人家,种着苹果树、李子树,人们趟着湖水去偷苹果。当时住着一位德国人,姓洪,我们都叫‘老洪’。老洪高大精神,好像是大学教授。每天清早,都有三轮车来接他上班。大概过了一两年,老洪就看不见了。”

  据北京史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平研究员的调查,这位老洪叫洪生涛,是位律师。1915年北京最早的啤酒厂“双合盛”在广安门外建厂,专门在鱼藻池湖心岛给外国专家修建了2层小洋楼。上个世纪30年代,德国律师洪生涛以其学生王有德的名义购得小楼。王有德参加抗战,下落不明。1949年,北京市房管局专门登报寻找王有德,没有回音。1952年,老洪被驱逐出境。

  郭老太太告诉记者,1958年大跃进,组织青年学生疏通鱼藻池,因此得名“青年湖”,1965年建成露天游泳场,上世纪80年代又辟出网球场和棒球场。“广外一带,家家的孩子都在这里游过泳,可谁也不知道,800多年前这是帝王家。如今你去看看,都是烂尾楼,小20年了,就这么荒着。原来窗户都是安好的,后来被人们偷去烧火了。现在鸭子桥一带的居民不一定知道皇宫,可一准儿都知道这有一片‘鬼楼’。”

  寻根之地点

  最早皇家园林成烂尾

  据专家考证,金中都太液池并非是金朝的产物,考虑到完颜亮是在辽代陪都燕京城的基础上扩建金中都,因此,鱼藻池大约有近千年历史,是辽金两代皇帝、后宫妃子、太子游玩、宴请大臣的地方,应该是北京市最早的皇家园林遗址。

  记者近日探访千年太液池,拨开一人多高的荒草,近20座3层烂尾楼露出狰狞面目,残垣断壁、窗洞漆黑,似乎要把人吞掉。青年湖被高墙围起,内被荒草湮没。南北大约四五百米,东西大约二三百米,一座座烂尾楼盘踞其中,都是两三层的别墅,没有湖水,不见人迹,更无鸟声,一抓一把蚊子。荒草深处,可见近2米深的沟壑,因被荒草覆盖,很容易跌落。在门口位置,有一片简易楼,最外一户可见冰箱厨具、自行车和酱菜坛子。楼门口贴着一张纸,上书“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保安拒绝向记者透露任何消息,只说已在此处当差几年,并表示“有什么害怕的?这地方谁敢进?!”

  寻根之点评

  应像对待圆明园

  一样保护鱼藻池


  上世纪90年代青年湖从体育场变身房地产项目。2002年北京晨报以《都市里的一片‘鬼楼’》率先披露千年故都遗址、市级文保单位变身烂尾楼的情况,有北京“申遗”第一人之称的侯仁之院士特委托学生朱祖希致信北京晨报,称鱼藻池的千年文物是京城最早的“生命印记”之一,建议把“鬼楼”开辟成鱼藻池公园。2004年,93岁高龄的侯仁之探望青年湖,面对烂尾楼痛心疾首。2010年,朱祖希先生还表示将继续呼吁拆除烂尾楼,修建鱼藻池遗址公园。

  北京史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平研究员更是撰文指出,“应该像保护圆明园遗址公园一样对待鱼藻池。将鱼藻池遗址确定为‘金中都皇家园林遗址公园’,拆除违建,恢复水面”,给子孙后代留个千年古都的念想。

  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文并摄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