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抢救大陆学人计划”破产

2013-09-06 14:53:41 来源: 北方新报(呼和浩特)
0
分享到:
T + -

蒋介石退守台湾前,身边已人才凋零,他不甘心王朝末日的来临,决定拼死做最后一搏,与共产党争夺人才,即着手制定和实施孤注一掷的“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拉走胡适

胡适,是蒋介石拟定的“抢救”名单中的第一人。

1948年1月底,平津形势趋紧。南京方面的朱家骅、傅斯年、蒋经国等人,在蒋介石授意下,开始磋商、谋划“抢救”平津学术教育界知名人士的细节办法。13日,蒋介石专门派大员飞抵北平劝胡适南下,但胡适以正忙着筹备北大50周年校庆为由不肯南下。第二天,蒋介石闻讯后两次亲自发电报催促胡适飞南京,说时间紧迫不容再拖延,并于14日再次派出专机飞北平,实施紧急“抢救计划”。“抢救”对象首先便是胡适、梅贻琦(清华大学校长),其次是平津的知名教授陈寅恪、陈垣、毛子水、钱思亮等。事已至此,胡适这才下了走的决心。

12月15日,陈寅恪、毛子水、钱思亮、英千里等人分乘两架飞机抵南京明故宫机场,王世杰、蒋经国、朱家骅、傅斯年、杭立武等在机场迎接。转天中午,蒋介石便在官邸设午宴为胡适一行接风。

12月17日,北大50周年校庆正值胡适57岁生日,蒋介石夫妇在黄埔路官邸再设寿筵宴请胡适夫妇。蒋介石平日请客从不备酒,那天特为胡适备酒贺寿,可谓破格示敬。也许正是由于蒋介石对他本人的礼敬,胡适不得不从心底里,或者说从文化心理深处,感到有从道义上全力支持蒋介石的义务,尽管他本人对国民党似乎始终没有过好感。

这段时间,共产党方面也未放弃对胡适的争取,至少希望他不要离开北平,不要离开北大。在胡适还没有决定离开北平时,西山一带的共产党广播,已经明确宣布:只要胡适不离开北平,不跟蒋介石走,中共保证北平解放后仍让胡适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和北京图书馆馆长。北大同仁与下属也有劝胡适留下的,但胡适只是摇摇头,还是决定走。

两部长碰壁

在国民党“抢救学人”的计划中,陈寅恪离开北平,并不像胡适离开北平那样有许多政治上的宣示意味,而是由于生活习惯使然。因为他更适合南方气候,抑或怕共产党来了,只能吃小米,或买不到对他的严重失眠症至为重要的进口安眠药。1949年1月,陈寅恪一家搬进了陈序经任校长的岭南大学。

1949年6月,国民党在广州组织了“战时内阁”,其中有两个学人出身的人物担任了此时异常重要的两个职务:一为杭立武任教育部长,一为叶公超代理胡适任“外交部长”。

杭立武一直念念不忘在岭南大学的陈寅恪,他曾多次派人劝说陈序经动员陈寅恪离开大陆,陈序经一直没有答允。杭立武深知二陈的价值,多次碰钉子后退而求其次,力劝二陈先到香港看看情形再说,并说这样可以进退有余。最后,他竟拉着“战时内阁”的财政部长徐堪再一次急匆匆地赶到岭南大学,亲自向校长陈序经摊牌,要陈序经一同前往劝说陈寅恪到香港。杭立武此时已到了哀求的地步,对陈序经说,如果陈寅恪答应去香港,他马上给陈寅恪10万港币及新洋房。陈序经当时抢白道:“你给10万我给15万,我盖新房子给他住。”杭立武带上财政部长一同劝说,大有即时兑现之意。若想离开大陆,陈寅恪随时都有机会,但陈寅恪却始终对这种机会不屑一顾。

老蒋头撞车门框

张伯苓先生是南开大学的创办者,对中国近代教育贡献很大,他为人忠厚谦虚,颇有人缘。张伯苓有爱国激情,但却不懂政治,更不知政情,过于相信蒋介石是能够救中国于贫穷落后的人。在蒋介石山穷水尽之际,他曾天真地愿意助蒋一臂之力,于1948年7月出任国民党考试院院长。但到南京履任后不到一个月,他就离开南京考试院避居重庆,终日深居简出。

此间,蒋介石曾三番两次到张伯苓住地,催促他回任考试院院长,后又要求他尽快离开重庆,去台湾和美国均可,夫人和儿媳都可以随行。后来蒋氏又派张群和蒋经国来劝行,他都婉言谢绝了。

蒋介石第二次来,态度极为“恳切”,只要张伯苓肯走,什么条件都答应。张伯苓低头不语,主宾对坐无言,室中出现僵局,还是张夫人打破了沉默,对蒋说:“蒋先生!他老了,又有病,做不了什么事啦!也该退休了!你让他辞职吧!”蒋答说:“老先生要退休,到美国去休养,夫人、儿子和孙子,全家都去,不更好吗?去台湾也可以,无论去哪儿,生活上的一切,都由我给想办法!”张夫人答:“我们的3个儿子都在北方,我们哪儿也不去,他舍不得儿孙。”蒋介石沉默了一会儿,起身告辞。张伯苓送到门外,又站了好半晌,两人仍是相对无言。蒋介石上汽车时,因心慌意乱,一头撞在了车门框上。

千呼万唤没人理

吴有训是当时中国最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后的庆功会上,一半以上参与其中的科技精英都是他当年任教的西南联大、中央大学物理系的学生。1948年下半年,吴出任中央大学校长。

一天,国民党教育部长杭立武找到吴有训家中。杭立武先取出一大叠银元和金圆券,让他尽快飞抵台湾。吴有训什么时候想走就挂个电话给他,他可以帮助办理一切手续,并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住址告诉了吴有训。我地下党得知这一情况后,忙和吴有训取得联系,嘱咐他赶快更换住址,并尽量不要外出,住处也不要告诉别人,尽量不接待来客。在紧张的气氛中度过了两个月后,1949年5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攻克上海,吴有训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带着子女,走出家门,汇入到欢迎解放军的行列中。

当天晚上,在收听国民党中央电台广播时,女播音员所播的一段话使他怔住了:“吴有训先生,你在哪里?听到广播后请你马上启程赴厦门,那里有人接你……”寻人启事连续播了好几遍,之后,每天都能听到这一广播,直到厦门解放为止。

“又一个人留给共产党了”

1949年5月15日,一个身穿军装、手持公文包的军官引领茅以升走进一间大厅晋见蒋介石。不等客人说话,蒋介石抢先开口:“茅博士,坐、坐,召你来是商谈就任上海市秘书长一职之事。上海战火已起,人心思乱,政局不稳,迫切需要在教育界、工程界享有声誉的一位科学家出任秘书长,以安定人心。”

茅以升面露病容,为难地答道:“我近日患胃病已住进医院,遵照医嘱需长期治疗。”看着茅以升匆忙离去的背影,蒋介石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声:“又一个人留给共产党了。”

茅以升从蒋介石处回到医院后,我地下党负责人得知蒋介石要任命茅以升为上海市秘书长,赶忙派人通知他可以出任,并让他利用这一职位为保卫上海做件紧急工作,阻止汤恩伯在灭亡之前炸毁工厂。

就这样,从5月16日到25日上海解放,茅以升做了整整10天的上海市秘书长。茅以升针对汤恩伯惧怕洋大人的弱点想了一条妙计,他利用上海市政府秘书长的身份,在外国驻沪领事馆游说了一番,说服外国领事团起草了一份照会,禁止汤恩伯施行他的焦土政策,破坏外国在沪开设的工厂。这份照会措辞相当强硬,汤看后大吃一惊,盘算偌大的上海,洋人工厂和国人工厂交错在一起,要是士兵放火一烧,哪里分得清是谁的工厂,只得下令不得破坏上海工厂。

1949年6月,蒋介石的“抢救大陆学人计划”终于破产了。据统计,除了胡适、梅贻琦等十几人之外,原国民党中央研究院的80余位院士中,有60余位留在了大陆。各研究所、大学的图书资料、实验仪器则近乎百分之百地保存了下来。新中国也由于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抉择而保留下了文化的元气。(据《中外书摘》)

作者:据《中外书摘》

netease 本文来源:北方新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