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司马南:不是“大师”们多高明而是傻子太多

2013-08-17 06:38:56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西安)
0
分享到:
T + -

如果不是楼顶上的“花果山”引发世人瞩目,“大师”张必清或许依然逍遥自在。

如今,“花果山”的拆除正在进行,张必清的“大师”地位也岌岌可危。人们猜测,张“大师”的彻底倒掉只是早晚的事,就像他的“前辈”张悟本、马悦凌、李一他们一样。

“大师”发家有何套路?为何“大师”层出不穷?日前,华商报记者采访了科普作家方舟子和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请他们剖析“大师”们的把戏。

“大师”的传承

为何大师层出不穷?

张必清如今避居云南,宣称在楼顶违建拆除前都“不会再回北京”。他并非是第一个从“神坛”上走下的大师,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从1987年“中华养生益智功”的创始人,到前些年的“神仙道长”李一,再到前段时间的王林,所谓的“大师”们此起彼伏,各显神通,但最终都纷纷倒掉。

华商报:既然“大师”们骗人的套路大同小异,为何各类大师还是层出不穷?

司马南:不是说“大师”们有多高明,而是傻子太多,记忆力太差。虽然这些“大师”在我面前,我打眼一看就知道是骗子,但一般老百姓很难辨识。为什么呢?“大师”们自己忽悠没有用,还要善于借力,狐假虎威,“大师”往往和名流权贵们搅在一起,就像王林,他专门出了本“书”集纳与官员明星们的合影,所以大家知道谁与他有联系。而张必清没有出这种“书”,但也应追问那些去他家“唱歌”的“名人”都是谁,是谁在帮他营造影响力。

“大师”找准管理的漏洞,政府不作为,有关部门不负责任,也让“大师”有机可乘。加上媒体“造神”、“装鬼”,媒体本应该成为质疑、揭露骗局的主力,却有意无意地成为“大师”的帮凶。“大师”们天天在媒体上抛头露面,又是做节目,又是打广告。

公众的热衷,媒体的热捧,有关部门的纵容和保护。在这样的环境下,戳穿“大师”易,杜绝“大师”难,一个“大师”倒下去,肯定还会有“大师”横空出世。所以社会各方参与者都应反思,从政府监管、媒体自律、提高素养方面入手,让所谓的“大师”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

方舟子:因为“大师”生长的土壤很肥沃,这部分与传统有关,我国自古以来就有养生的传统。还有就是现实的原因,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就是就医难、看病贵,还有一些医生没有医德,导致很多人不愿意到医院看病,希望最好有一种办法不让自己生病,靠吃偏方,靠走捷径就可以治好病。还有现代医学是有局限性的,很多的疾病现在还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但这些“大师”敢吹自己什么病都能治,而中国老百姓普遍相信民间有高人,不必经过专业训练也可当“神医”。

另外就是一般的公众科学素养普遍缺乏,很迷信,没有批判、怀疑的精神,“大师”们说什么就信什么,再荒唐的养生理论都会有人信。并且不长记性,同一个地方跌倒还会再摔一跤。所以,还要是大力加强医学的科普。

监管缺失,该管事的部门不管事。“大师”的盛行离不开媒体的推波助澜。像国内媒体往往模糊了广告与新闻报道的界限,把医学讲座、报道做成了“神医”的广告。

“大师”的套路

自封 包装 忽悠

在官方简历上,张必清是诸多“世界级”组织的领导者。在“奇经疗法”官方博客中,有一篇今年4月发表的题为《弘扬中医文化盛世关爱健康—中医药发展的代表人物-张必清》的博文,该文章称张必清为“教授”,并集纳了张必清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雷洁琼、卫生部原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局长佘靖、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王光英等人的合影。在张必清之前,各类“大师”也都有耀眼的光环,但后来均被证明子虚乌有。

华商报:骗子成为“大师”,是否有一套相对固定的套路?

司马南:所有“大师”无一例外都是自封、讹传、金钱包装出的产物。张必清的骗术和王林、严新等“大师”如出一辙,都不高明。过去我们揭露的“神功大师”大多声称有特异功能、气功,现在社会对气功和特异功能大师警惕性比较高,所以“大师”们开始改头换面。他们虽然不说自己有特异功能,但总是有另一种的“神功”。

张必清“神”在:他自己搞了一套独立的“医疗体系”,自己当“学术带头人”,宣称对各种病均有奇效,看病不用诊断,电话里一听描述就能开方子;他本身只有小学文化,但却以“教授”的名号到处招摇,“担任”各种“国际”、“中国”开头的医疗协会、组织的负责人——据我所知,此前有很多人从事这方面的行骗,在香港交5000元即可注册一个机构,写“联合国”开头的都行,分分钟拿执照。

此外,媒体也参与“造神”,张必清在广播中问诊、上电视节目宣传“医术”,报纸上也都是他的广告,甚至他办的一些活动,政府工作人员也会出席,为他撑场子。

方舟子:“大师”们的套路大同小异。首先是要“敢吹”,和张悟本、刘弘章等一样,张必清也很善于包装自己,他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也没进行过系统的医学学习,但却自称“教授”,自封“主治医师”、自吹“国宝级中医药大师”,还有许多“国际”协会的负责人名号,我去查过,根本不存在。这些头衔有的是他买的,有的直接就是自己胡编的,目的就是把草莽出身的自己包装得光环笼罩。

其次是要迎合市场的需求,投其所好,我国的传统是讲究养生,即使是穷人也知道要“进补”,但人们讲究养生时并不是讲科学的方法,而是想走捷径,希望有一种快捷有效的方法,只要照做就能不生病或什么病都能治。张必清等“大师”们其实就是利用人们的投机心理,推行他的“奇经”。

只是吹还不够,还要能提出一个标新立异的观点吸引人,最主要的就是要把人吓唬住。所以张必清也提出许多概念,什么“病从颈生,治病从颈”、“有胃病要治胆”等,就是为了耸人听闻。

再加上背后的推手,形成产业链,一个个“大师”就是这样产生的。 本报记者刘苗

那些年倒掉的大师

严新

1977年严大师于中医学院毕业,赶上顾涵森引领的“群众性学练气功高潮”,在重庆治好几个病人后便被相关人士请到北京为邓稼先治疗晚期癌症……1987年大兴安岭发生森林大火。严新收到来自沈阳军区司令部办公室关于用气功支援灭火的紧急邀请。严新发功并预测:三天后,火势开始缓解。败露

1995年《工人日报》发表批判严新“伪科学”的文章。尔后严大师便逐渐销声匿迹,据称其如今旅居美国或加拿大,行踪不明。

闫芳

因网上流传的一段拍摄于2012年6月24日视频为人所知,被称为“最强太极推手”,掌风能击倒人。2012年9月,闫芳回应记者时称,这种情形只适用于练了太极拳并有一定功力的人,普通人达不到那样的效果。

败露

2012年10月,河北太极拳李经梧门下弟子声明“闫芳并不配做李经梧大师的弟子”。

王林

尽管王林的香港居民身份证上写着出生于1952年,这位气功师仍然声称,自己今年66岁,江西萍乡人,以“表演隔空取物”见长,自称“气功大师”。

败露

2013年8月5日,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大师”王林被警方立案调查,但尚未涉及诈骗及非法行医。

张宝胜

上世纪90年代初,一本名为《奇人张宝胜》的小册子风靡全国,详细介绍了其“火云掌”“耳朵识字”“药片穿瓶”等众多“特异功能”。

败露

1988年,张大师表演被发现破绽,特别是《“超人”张宝胜败走麦城记》一文的发表,引起轩然大波,此后张大师发功屡次失败,逐渐退出人们视野。

胡万林

事情要追溯到1995年,从那年起,中国突然出现了一个“盖世华佗”,据说包治百病,在“神医”的手下治愈率可达90%,这位“神医”名叫胡万林。

败露

1999年1月,胡从神坛上坠落,他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逮捕。

林光常

1963年1月出生于台湾高雄旗津,人称“排毒教父”、“地瓜王子”,写有畅销书《无毒一身轻》,风靡一时;宣称吃地瓜可治百病——包括癌症。

败露

2008年8月,非法行医的他向癌症病患者兜售“排毒餐”,并令其“不必化疗”,最终致死,被司法机关判刑两年半。

张宏堡

1987年创办“中华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张还在西安设立西安麒麟文化大学,在青城山设立“国际生命科学院”,曾于1989年与1990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表演“特异功能”。

败露

1995年逃往泰国,1998年又辗转美国,曾因殴打弟子被起诉,2006年7月车祸身亡。

马悦凌

2007年,马悦凌凭借一本《不生病的智慧》走红,2011年上半年,媒体曝出100多人因“生吃泥鳅”导致中毒,将“养生教母”马悦凌推到质疑的风口浪尖。

败露

2011年7月,卫生局调查称,未发现马悦凌的护士执业注册信息,但未发现其非法行医证据,此后马悦凌的“奇迹”到此宣告结束。

张悟本

张悟本绰号“绿豆小王子”。1997年下岗,曾学习看手相治病,被聘开讲座后走上成名之路,曾著有《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等畅销书籍,参加湖南卫视《百科全说》录制之后开始红遍全国。

败露

随后其学历、行医资质、专家资质都被指出涉嫌造假,其所经营的“悟本堂”也遭警方突查。

李一

重庆人,生于1960年,为缙云山绍龙观住持,号称身怀“驾驭220伏电”的绝技。但其利用电流断症、治癌的特别“医术”,引发了网友热议。

败露

一系列丑闻爆出,包括履历造假、养生秘诀为假、与女弟子“采阴补阳”等,“一代名道”就此没落。

(原标题:“大师”的把戏)

王义铭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传前女首富花200亿港元买和平分手:身价缩水近半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