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中的天津盐业变迁(组图)

2013-08-06 08:51:00 来源: 天津网-城市快报(天津)
0
分享到:
T + -
将海水导入盐池的风车,也称“八卦帆”
将海水导入盐池的风车,也称“八卦帆”
塘沽的盐池
塘沽的盐池
正在工作的盐工
正在工作的盐工

  “八卦帆”的由来

  据史料记载,清同治十年(1871年),塘沽一名贡生仿造江苏沿海的风力水车,利用风车的原理,设计制作了有多面风帆的风力原动机,并称之为“八卦帆”。“八卦帆”取材方便、结构巧妙,分八帆、六帆、四帆三种,可控制风帆高度以调节转速,用来抽取海水注入盐田晒盐,经过蒸发结晶形成海盐,是当时盐田主要的生产设备之一。

  一直以来,在天津市档案馆中留存有许多旧时照片,作为天津城市发展难得的见证和珍贵史料,这些照片从新中国成立之后陆续汇集到这里,到2007年天津市档案馆将它们进行系统整理,经历了几年的时间,几万张照片已经不仅仅是一张张简单的图像,而是渐渐升华成为城市历史的鲜活见证,为我们诉说着关于这座城市过去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从即日起,本报与天津市档案馆联合推出“老照片”栏目,定期为读者展现这些馆藏照片中的光影,为您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本报广泛征集更多老照片,如果您手中藏有珍贵的历史影像,如果您了解那些泛黄照片背后的故事,请@城市快报的认证微博,或发送邮件至lzpkb@sina.com,让我们一起见证那些逝去的人物与时光。

  在天津,盐不仅是生活必需品,也是一种文化。悠久的产盐历史和优质的盐场,让这座城市从经济发展到日常生活都与盐形影不离。就连我们常说的俏皮话儿里也有不少和“盐”有关的,比如“坛子里的咸菜有盐(言)在先”“咸菜缸里的秤砣一盐(言)难进(尽)”……盐情盐俗,已经潜移默化地渗透到天津人的细胞中。

  但归根结底,和盐有关的一切都来源于那产盐的盐场和辛苦劳作的盐工。在天津市档案馆就有几张拍摄于上世纪中期的老照片,从这些老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多年前一粒盐诞生的故事,从海水到盐,这里有风雨、汗水、历史,还有一座城市的变迁。

  从人工劳作到“八卦帆”

  在天津市档案馆提供的一张盐场老照片中,可以看到由堤坝围出的方形盐池,它是在一片滩涂上经人工平整成的。据天津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马锦玲介绍,这张照片拍摄于1945年。

  天津地处沿海地带,海岸线曲折、地势平坦、滩涂广阔,有利于引海水开辟盐场。从气候来看,风多雨少、日照充足、蒸发旺盛,有利于海水浓缩。所以天津的长芦盐场便成为当年我国海盐产量最大的盐场,占全国海盐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其中以位于塘沽的盐场规模最大,老照片中的盐池便属于塘沽盐场。

  清康熙前的历代,制盐工艺为“锅煎成盐”。康熙年间,制盐工艺由“锅煎成盐”改为“滩晒成盐”,盐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渤海沿岸是理想的晒盐宝地,取海水便捷,设盐池方便。

  每年的春秋两季是晒盐的最好时节,强劲的春风和秋风使盐池的水分迅速蒸发,海水浓度加大,一般情况下三五天便可结晶成一池盐。有亲眼见过晒盐的市民形容:“那场景很是诱人,远远望去,好像亮闪闪的水晶铺地,又似一夜白皑皑的冬雪降临。”

  晒盐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但劳动总是能产生智慧。在另一张老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将海水导入盐池的风车,这便是从前盐工们重要的晒盐设备。马锦玲介绍,在盐池中,这些转动着的风车利用风速不停地吸水、排水,加速海水的蒸发,从而晒制海盐。

  这样的风车叫做“八卦帆”,它曾是盐业历史上的“功臣”,因为它将盐工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利用机械的原理,实现盐的晾晒。

  盐工的衣服被盐浸得很硬

  无论是壮观的盐池,还是奇妙的“八卦帆”,它们所凝结的都是盐场人的智慧与劳动。

  有盐场的地方就有盐工,他们是普通的劳动者,也是伟大的制造者。在老照片中,也留下了他们劳动的身影。

  在一张老照片中,记录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正在工作的盐工,他们站在盐池边,头顶烈日,辛勤劳作。天津的盐工是非常有智慧的,他们善于利用湿度、温度、风速等有利因素晒盐,具有丰富的经验。

  在过去,盐场的劳动力被称为“灶丁”。在清末的教科书中,曾有“灶丁”制盐的图画一个由苇子搭建的穹庐式罩棚,棚内有一个方形大灶,烟筒从棚顶伸出,一人执桶向锅里倒水,一人烧芦苇架火煮盐,棚外有两人在海岸边用脚踏着水车,海水由沟渠注入罩棚前的坑塘……

  从古至今,制盐都是盐工的生活方式,这种方式在有些盐工身上,则变成了生命的延续。在寻找盐工老照片的过程中,记者遇到了一位“盐二代”塘沽盐场的盐工“小李”。“小李”其实并不小了,今年已经47岁,他的父亲“老李”从前便是一名盐工。在盐场生活长大的“小李”从小就熟悉盐,他经常跟父亲顺着盐场的路走上大半天,每经过一座小山似的盐堆时,父亲都告诉他,这些盐堆都是盐工人力堆起来的。他的童年记忆里,全是海边咸咸的风夹杂着的海盐味道,还有父亲每日脱下来的衣服上带着盐水的汗味。

  “小李”说,那时他的父亲每日从盐场回来,都要把厚厚的衣服洗一遍。他曾在十几岁时给父亲洗过工作服,只记得把衣服放进水盆里时,就会出现了一层灰白色的盐渍,衣服很硬,用手搓洗的时候,会有一种刺痛的感觉。


  父亲“老李”一生制盐,却没有留下一张在盐场工作的照片。他去世后,“小李”继续着父亲生前的工作。如今随着机械化程度的提高,盐工的工作强度已远不像从前那样繁重,“我父亲那个年代,机械化程度低翻盐靠手,运盐也靠人抬,但我们现在大多数工序都是机械作业了。”

  即便是机械作业,盐工的工作仍是繁重和枯燥的,但“小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从几十年前照片上赤膊劳作的盐工,到新世纪的工人们,正是这些辛勤的劳动者缔造了盐场上的传奇。

  本组撰文 本报记者 苏莉鹏

  照片由天津市档案馆提供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