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真话应用酒香

曝红会要求重伤男子捐器官 以停呼吸机要挟家属(全文)

男子重伤昏迷被要求捐器官 不同意就停呼吸机
张光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一旁的妻子小心翼翼地照顾着

本报宝鸡讯 7月26日晚,一列火车行驶经过宝鸡时,一中年男子突然从车窗坠落,重伤昏迷、生命垂危,因救治的医院没有呼吸机,7月31日,一女子借来一台呼吸机供患者使用,但要求患者家属同意患者捐献器官,否则随时会带走呼吸机。

家属为难“感觉在威胁我们”

“呼吸机没了,人也就没了。”病床上的张光兴双腿及头部被纱布包裹,喉结处插着管子,管子的另一头连接着一台小型呼吸机,守在一旁的妻子周春梅和儿子张帆左右为难,“害怕他们把呼吸机带走,但又不想捐献器官”。

家属介绍,在新疆打工的张光兴(43岁)因患胆结石,乘坐火车准备回四川老家治疗,半路却出了意外。

7月27日,周春梅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列车途经宝鸡时,她丈夫突然从车窗跳了下来。她和儿子及几名亲属赶到宝鸡市陈仓医院,救治急需用呼吸机,但该医院没有。宝鸡市陈仓医院医生说,患者重度昏迷,为“脑死亡”状态,因为该院没有呼吸机,便向其他医院借了呼吸机。

7月31日,自称是“陕西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刘林娟,提供了一台呼吸机给患者张光兴用,但要求家属签字同意捐献患者器官,当日家属未同意,对方则说,如果不同意,呼吸机可能随时被带走。

“本来还挺感激人家的,后来提捐献器官的事儿,感觉在威胁我们,心里很不舒服。”家属心里觉得很别扭。

若愿捐献“给你们10万”

昨日上午,张帆致电刘林娟,再次商量呼吸机的事。

刘林娟说,他们只有一台呼吸机,也要给其他病人使用,因此不能让张帆的父亲用太长时间,“如果你和你母亲同意患者捐献器官,则可以一直使用到你爸爸心脏停止跳动。但是我们只能给你们10万元,再多不可能,这是国家规定。”双方约定下午见面详谈。

昨日下午,就“器官捐献”一事,双方再次进行协商。

据刘林娟介绍,她是“陕西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的职工。其出示的工作证印有“陕西省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证”字样,“证号N0:E610002”,编号为手写,证件没有任何印章。对此,她解释说,因为国家颁发的正式工作证到期,暂时用这个证。刘林娟表示,“陕西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是“陕西省红十字会”的下设机构。昨日,省红十字会相关人员向记者确认该办公室确实为其下设机构。

随后刘林娟提供了办公室的固定电话及“科长苏晓东、主任刘耀堂”的手机号。记者登录陕西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官网——陕西省人体器官捐献网,在公告栏中,有苏晓东的名字及联系方式。他向记者表示,刘林娟的确是办公室的正式员工,为器官捐献协调员。

对于器官捐献,苏晓东说,一般主张家属无偿捐献,如果家庭特别困难的,会给予一定补偿,钱数没有具体规定。

“还和其他人在谈器官捐献”

与刘林娟同行的还有一男子,她介绍是西安交大一附院教授田小辉。刘林娟说,这台呼吸机便是从田小辉处借来的。记者随后从西安交大一附院宣传部获悉,田小辉确为该院肾移植科医生。

田小辉向家属解释了脑死亡及器官捐献方面的知识,谈到给予家属的10万元时,田小辉说:“器官捐献是正大光明的事儿,不是买卖器官,10万元是给予家属的补偿费,我们不要在这里讨价还价,伤感情。”田小辉说,这是一台便携式呼吸机,专门用于器官移植的病患,价值一二十万。他们医院科室目前只有一台,他们还在和其他医院的一名重症患者家属协商器官捐献,如果对方同意捐献,意味着也要使用这台呼吸机,他们也不想将呼吸机带走,但很为难。

张光兴的家属表示要再商量商量,商谈并未有结果。

器官捐献遵循自愿

原则

卫生部明确器官捐献的伦理原则即:自愿、无偿、知情同意。

流程

公民可以通过书面向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申请登记,或由协调员在医疗机构发现潜在捐献者,如果其本人或配偶、成年子女等有捐献意愿,帮助完成捐献。

张苗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NN131
0人参与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 1997-2014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