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鄄城确认冀中星在东莞被治安员打残

2013-07-22 02:25:40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昨日,鄄城县公安局通报称,事件发生后对疑犯家人进行安抚。网络截图
昨日,鄄城县公安局通报称,事件发生后对疑犯家人进行安抚。网络截图

昨日,东莞市政府在其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网络截图
昨日,东莞市政府在其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网络截图

另一面:联防队“以匪治民” 难保一方平安

新京报讯 20日晚18时24分,一残疾男子在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B出口外引爆自制炸药,经确认,该男子为山东菏泽人冀中星。昨日,北京警方确认已对嫌疑人冀中星正式刑拘。

粤鲁两地通报有出入

昨日,广东东莞方面及冀中星原籍山东鄄城方面分别对外通报,确认2005年6月冀中星在东莞打工期间受伤致残、并因此多年上访一事。然而就冀中星受伤原因及东莞方面曾向冀中星支付的10万元钱,两方通报有出入。

据介绍,东莞市委市政府于20日连夜成立专案组,对冀中星反映的情况重新全面核查,争取尽快查清事实,依法处理。记者21日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东莞市中院相关负责人已调出当年的案卷,组织法官进行核查。核查清楚后将进一步通报有关情况。

另据记者从山东菏泽市有关部门获悉,鄄城县委、县政府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安排做好安抚等相关工作。

首都机场提高安检级别

昨日,北京警方透露,7月20日首都机场爆炸案嫌疑人已被刑拘。警方已对嫌疑人进行讯问,就其如何来京、如何到达机场、是否有人协同作案、爆炸物在来京前还是来京后制作等问题,警方称案件尚处侦查阶段,不方便透露细节。

首都机场警方表示,案发地点属于开放区域,不需要安检,但在此次事件发生后,首都机场3个航站楼已经启动了防爆安检预案,在出发大厅、到达大厅等处派特警携警犬巡逻防爆,严格查处携带藏匿危险品等行为;机场的安检部门也提高了安检级别,但未出现旅客因安检加强而滞留的情况。

焦点

1 是否因殴打致残?

2006年9月5日,冀中星在某博客网站上发表博文。博文写道,“2005年6月28日2时许,我骑摩托车搭一乘客龚涛去厚街新塘,途中遇到警察巡逻查车。警车一直将我追到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这时,门口早已有七八名治安队员在那里守候。看到我后,一名治安队员冲上前来猛地将我及乘客龚涛打得摔下车来,我当即昏迷不醒。经医院诊断查明,治安队员们的暴力殴打致我身体多处重伤,尤其是腰椎体暴裂性骨折导致完全性瘫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鄄城

冀中星被殴打致残

昨日,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政府通报称,冀中星曾在广东东莞市打工,以开“摩的”为业,2005年6月拉客在经过东莞市厚街镇新塘村治安队门口时,冀中星和其所拉的客人龚涛遭到新塘村治安队队员殴打,致使冀中星脊椎粉碎性骨折、下肢瘫痪。冀中星多次向东莞市政府上访,均未得到明确答复及相关赔偿。

东莞

无证据证明曾遭殴打

东莞市政府21日发布通报称,经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6月28日凌晨2时至3时,冀中星在厚街从事摩托车载客,当时载着乘客龚涛,行驶至厚街新塘村治安队门口附近,与在路上巡逻的治安队员陈汉华、陈梅庄发生碰撞,陈梅庄因跳上花槽避免了受伤,陈汉华被摩托车撞上,与冀中星及乘客龚涛三人倒地,并相继受伤。

冀中星曾两次在东莞市当地法院起诉,关于致残的过程和原因一直是争议焦点。由于没有充足的人证物证,当地法院判冀中星败诉。

东莞厚街公安分局表示,至今仍没有证据证明治安队员殴打冀中星、龚涛的情况。

疑犯家属

东莞的声明是撒谎

昨日,对东莞方面发布声明无证据证明冀中星是被治安人员殴打致残,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表示,对方声明完全是撒谎。

2 10万是否为赔偿?

据了解,2009年9月,冀中星进京赴中央政法委上访。这次上访后,东莞市公安局曾支付冀中星10万元钱。但这10万元究竟是“赔偿款”还是“救助金”疑犯家属与东莞官方有分歧。

鄄城

称为赔偿款无不妥

鄄城昨日通报称,冀中星多次向东莞市有关部门上访。富春乡党委、政府得知冀中星上访事件后,派出专人赶赴东莞,了解情况并协助调查。后经多方协商,2010年,东莞市公安局给了冀中星10万元。

鄄城县参与协调此事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2010年支付这笔钱时,东莞在名义上仍不承认殴打冀中星的事实,但县里和乡里考虑到冀中星的情绪,就说这笔钱是东莞方面的“赔偿款”。鄄城县政府熟悉此事的人士认为,称这笔钱为赔偿款无任何不妥。该人士透露,协调此事过程中,对方曾透露这笔钱是当地的扶贫款。

东莞

10万元钱为“救助款”

东莞市政府昨日发布通报称这10万块钱为“救助款”,是“考虑到冀家庭困难,经市公安局协调,由厚街镇公安分局救助冀中星10万元”,并称当场与冀签订保证书,要求保证此后不再因此事上访。

疑犯家属

我们觉得被骗

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昨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不识字,就签了,当时是先签的字,后拿的钱,“他们(东莞市公安局)说10万块钱是救济金,是援助,我们觉得被骗了。他和我们说这个钱拿了就别再闹事了,再闹事一切后果由你们负,你们也签字了,也录音了。”

冀中吉回忆,弟弟2005年出事后,在广东做完手术已经欠了老家几万元债务,那笔“救济金”都用来还债了,几年下来,冀中星打针、吃药、治病,10万块钱早已花光,还欠了好几万的债。

追问

疑犯如何到达北京?

据鄄城县政府工作人员透露,首都机场爆炸案发生后,政府部门即派人员赶到冀中星家中了解情况。据其透露,冀中星一直未娶妻,在家中和62岁的父亲冀大荣相依为命。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远在内蒙古打工。

该工作人员介绍,冀中星残疾之后,富春乡政府为冀中星和他的父亲办理了低保,勉强能维持父子俩的日常开销。

另据山东当地媒体报道,7月19日晚上,冀中星尚在家中。20日一早,冀大荣发现儿子离家,便马上拨打他的手机。冀中星在电话中称“凌晨4点多时有事外出”,但没说明因何事外出、去哪里。

昨日,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在电话中表示,自己是在20日晚10点后知道弟弟出事的。

昨天,北京警方和机场公安方面表示,疑犯如何抵达首都机场以及爆炸物从何获得,目前正在调查。但据业内人士分析,基本可以排除冀中星乘坐地铁或者公交抵达首都机场。

冀中星致残后的8年

2005年

6月28日

冀中星摩托车载客时,在东莞厚街新塘村治安队门口受伤。冀中星认为其受伤是村委会治安队员殴打所致。

2005年

7月8日

冀中星到厚街镇公安分局上访。

2007年

1月31日

冀中星向东莞市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新塘村委会赔偿其人身损害赔偿金人民币338266.99元。

2007年

7月26日

经东莞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冀中星的举证不足,事实不符,驳回了冀中星的诉求,判其败诉。

2008年

1月31日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9年

9月

冀中星进京到中央政法委上访。中央政法委转交东莞市政法委办理,市委政法委将该案转市公安局办理。

2010年

3月30日

厚街镇公安分局救助冀中星10万元,冀中星当场签订了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上访。

2013年

7月17日


东莞市信访局收到国家信访局转来冀中星在国家信访局网上的投诉信。

延伸阅读:山东鄄城:冀中星与东莞治安员冲突受伤致残

冀中星在北京机场引爆炸药后,山东鄄城发通报称,在菏泽市有关部门调查后介绍,冀中星曾在广东东莞市打工,以开“摩的”为业。2005年6月29日,在驾驶一辆摩托三轮拉客时,冀中星和其所拉的客人龚涛与新塘村治安队队员发生冲突,冀中星受伤致脊椎粉碎性骨折、下肢瘫痪。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