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静寺造像碑(上)“品外之品”灿烂古今(图)

2013-07-05 02:28:06 来源: 东方今报(郑州)
0
分享到:
T + -
禅静寺造像碑(上)“品外之品”灿烂古今

  刻于北朝东魏时期的长葛市禅静寺造像碑(也称“敬史君碑”),距今有1473年的历史。碑文上承魏体之精华,下开唐楷之先河,被书法界公认是魏碑中的精品,是“龙门二十品”之外的“品外之品”。1973年,此碑拓片应邀赴日本展出,从此誉满天下。

  东方今报记者 殷晓章/文图

  老城文脉

  每次从禅静寺造像碑旁走过,78岁的侯昆仑就会有一种近似虔诚的感觉。

  侯昆仑是长葛市老城镇和平村的一位普通村民,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文物保护员,负责禅静寺造像碑的日常巡查和保护。

  上世纪80年代初,侯昆仑开始担任文物保护员,虽然每月工资不高,但他乐此不疲。

  在他看来,他不仅仅是在看护一通珍贵的石碑,也是在守护长葛老城的文脉。

  侯昆仑听村中老人说,清朝时,附近的人进京赶考,在这儿制作一张拓片,拿去一卖,进京的盘缠就有了。

  侯昆仑小时候就看到,静静躺在这里的禅静寺造像碑不乏关注的人,不少人用宣纸和墨汁,将石碑上的文字复制出来。

  “文章千古事,书法万年传。”这通石碑令文人雅士心仪不已,他们能以收藏此碑拓片为荣。

  现在,这通高大的石碑早已与和平村融为一体,成为特殊的一员。

  为了加强对禅静寺造像碑的保护,2006年,长葛市文化局在老城镇初中一角建碑亭一座,并给碑身搭起了一个玻璃保护罩。

  碑亭上方为斗角飞檐,再配以红墙,颇有气势。平时,碑亭朱红大门紧闭,不对外开放。

  如今,这通石碑仿佛看透了世间沧桑和繁华流转,淡定地偏居老城一隅。

  重现

  虽然现在禅静寺造像碑不再公开示人,但是江湖上,关于它的传言未曾中断。

  打开网站一查,上边就有不少出售此碑拓片的信息。

  今年5月份,禅静寺造像碑成为“国保”后,市场上的拓片价格已经上涨。一张拓片最高能卖上万元,少的也得四五千元。民国时期一本线装的影印装,也卖到了1800元。由此可见碑文价值之高。

  那么,禅静寺造像碑有哪些独特的地方呢?

  清乾隆三年(1738年)的一天,和平村一位农民在挖土时,发现了这通高2.5米、宽0.84米、厚0.26米的石碑。碑额上精工雕刻有六条倒首盘龙,供卫着释迦牟尼佛像,碑侧为夔龙纹图案。

  可能是长期掩埋于地下的缘故,碑体保存尚好,平滑如初。1265个字的碑文中,除了几个字被毁坏外,其他的字依然清晰可辨。

  据碑文记载,此碑刻于东魏兴和二年(公元540年),碑文记述了东魏重臣敬显俊(即敬史君)担任地方官时治理有方,勤政爱民的事迹。

  该碑原立于长葛市禅静寺宝刹前面,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掩埋地下。禅静寺造像碑重见天日后,曾被移至当时的长葛陉山书院,建亭保护。

  现在的禅静寺造像碑,就归隐在碑亭中间,通身用玻璃罩着。在远处看,碑体泛着幽光,能照出人影。

  长葛市文管所支部书记崔福军说,这是以前人们制作拓片时所用的油墨所致。

  “品外之品”

  从东魏兴和二年至今,1473年过去了,虽历经风雨,辗转多地,但禅静寺造像碑依然光彩夺目。

  走近细看,碑文开头是“禅静寺刹前铭敬史君之碑”字样,由于“史君”是“使君”的异写,有人称为“敬使君碑”;由于碑上有造像,又被称为“禅静寺造像碑”。

  崔福军说,一般的石碑是一个名字,而这通石碑是“禅静寺刹前铭”和“敬史君之碑”两个名字合为一体,非常独特。

  此碑书法结体近方,笔画略呈弧形,方中带圆,笔画短促而明快,具有独特的风格。

  公元439年,鲜卑拓跋氏建立的北魏统一了北方,史称北朝。北朝历经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作为北朝时期的一个地方性政权,东魏从公元534年到公元550年,仅存在了16年。

  北朝的书体,是沿袭汉碑分隶而来,其碑刻书法,以北魏、东魏最精。前者以《张猛龙碑》为首,后者以《敬使君碑》为代表。

  魏碑是北朝文字刻石的通称,魏碑上承汉隶传统,下启唐楷新风,兼有隶楷两体之神韵。历代的书法家在创新变革中也多汲取其精髓,是今天书法界备受推崇的一种书体。

  禅静寺造像碑字体扁而匀称,圆润含蓄,古厚精劲,既继承了张玄墓志之遗风,又开了唐楷之先河。

  刻于北魏普泰元年的张玄墓志,集雄健、轻灵秀逸、含蓄为一体。其书法峻宕朴茂,结体扁方,既有北魏的神韵,又有唐楷的法度,其艺术水平之高,鲜有匹敌。康有为说:“凡魏碑,随取一家,皆足成体。尽合诸家,则为具美。”

  北朝的精品碑版很多,以造像记来说,当数洛阳龙门石窟的二十品,世称“龙门二十品”,它是魏碑书法的代表。而中外书法界公认,禅静寺造像碑是“龙门二十品”之外的“品外之品”。

  迷人的光芒

  朴厚灵动、舒畅流丽的禅静寺造像碑碑文,洋溢着峻厚洒脱之美和婉雅朴厚之美,美得摄人心扉。

  清朝时,造诣卓著的书法大家康有为、沈曾植,学者杨守敬等人,对禅静寺造像碑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康有为编著的《广艺舟双楫》中,把禅静寺造像碑列为碑品中的“逸品上”、“静密茂穆之宗”,并一再称道:圆劲遒厚,以浑逸开生面,若闲鸥飞凫游戏汀渚,实即石如(邓石如)楷书所从出。

  北宋时,一度将“逸品”列为最高规格,因为逸是飘洒自如的风神的再现,是一种自由精神的发挥。

  “逸品上”中的“逸”,一是圆;一是厚。圆,指拉大了与多数魏碑以方见长的距离,圆易婉通,但易致媚,然此碑无,实为可贵。厚,是笔道厚实,无浮夸之笔,用笔精雅而圆融,显示出了成熟期魏碑书法的独特魅力。


  清末书法家沈曾植对敬史君碑也情有独钟,他写道:“东魏书人,始变隶风,渐传南法……此碑不独可证《兰亭》,亦可证《黄庭》,倦游翁(包世臣)楷法,胎源于是。门下诸公,乃竟无敢问津者,得非门庭峻绝,不可轻犯耶?”“盖南北会通,隶楷裁制,古今嬗变,胥在于此。而巅崖峻绝,无路可跻……每展此帖,辄为沉思数日。”

  清代学者杨守敬也说:“余谓六朝正书多隶体,独此有篆意,古意精劲,不肯作一姿媚之笔,自是老成典型……”

  禅静寺造像碑的背面,留存有乾隆十七年移置时的一段铭文,文中对碑刻的书法艺术也大为推崇:“书则自晋趋唐,为欧褚(指唐代书法家欧阳询和褚遂良)前驱。”

  让人遗憾的是,和北朝时期大多数造像题记一样,禅静寺造像碑上没有书写者姓名。但是,这些精心书写的碑文与精工雕琢的造像相互辉映,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碑额精美的造像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今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