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打工6年攒钱所盖楼房地震后成危房

2013-04-22 03:53:15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四川雅安地震中受灾的宋正琼夫妇二人打工6年积蓄加上借的钱,花20多万元盖起了一栋二层小楼,打算6月份就搬进新家,但是因为地震,房屋变成危房,宋正琼看着房子泪流满面。

夫妇打工6年攒钱所盖20万元楼房地震后成危房

新房成“危房”,老房子大半都塌了,宋正琼(右)和婆婆在家园前哭泣。晨报特派雅安记者 王颖/摄

路断桥塌,交通受阻。晨报特派雅安的两位记者岳亦雷、王颖一路租摩托、搭便车,赶到受灾最严重的芦山县龙门乡,发回了他们在震区的所见所闻。抢险战士“未经老乡同意,不能私自拿他们的砖”的自觉、自律让我们感动;免费载客、细心提醒记者“抓紧点”的“摩托的哥”让我们感动;花20多万元盖好的新房变成“危房”,一家人除了坚强自救,还志愿捡拾路边滚落碎石,在救援物资分发点主动帮忙维持秩序,也让我们感动……有他们,或许,希望就不会太遥远吧。

亲历讲述

打工6年盖新家 一夜变成“危房”

昨天上午10点,在芦山县通往龙门乡的必经之路旁,宋正琼默默站在路边,看着一辆辆呼啸而过的车辆,眼里满是泪。和受灾最严重的地区相比,宋正琼所在的王家村灾情并不是最严重的,至少,地震发生时,王家村没有人员死亡,只有一些受伤者。但他们同样“有家不能回”。

新房变“危房”

龙门乡王家村距离乡政府驻地十几公里。以前,宋正琼一家4口、妯娌一家3口,再加上公公、婆婆,9口人挤在一栋老屋中。

后来,宋正琼和丈夫张晓华去江苏昆山一家塑胶厂打工,6年的积蓄加上借的钱,从去年初忙到今年1月份,花20多万元盖起了一栋二层小楼,砖瓦房、玻璃窗,厨房盖在小院里,别人都“羡慕得很”。不过,这栋外表挺拔的小楼,没能抵挡得住地震的肆虐。

“你别看外表还挺好的,可里面全都裂开了,顶部的通风管道大块脱落,几乎成了危房,谁还敢住啊。”宋正琼说,前不久她精心挑选了厨具和灶台,打算6月份就搬进新家,没想到,一天还没住的新房竟然成了“危房”,宋正琼看着房子,哭成了泪人。

没被地震打倒

但宋正琼并没有被地震打倒。婆婆、儿子、女儿都平安,打工在外的丈夫也连夜返回,让她感到一丝欣慰,并开始考虑一家人晚上怎么住。

宋正琼壮着胆子去老房中找东西。进去之前,她抱着9岁的女儿嘱咐,“我进去后要是房子塌了,你千万别进去救妈妈啊,我怕把你也砸进去。”说得女儿也跟着一起哭。

最终,宋正琼抢出了一个床垫和两床毯子,在老屋废墟前搭了个棚子,一家4口连同婆婆、妯娌一家和邻居两口都住了进来。“啥都没有了,就剩这些命了”。好在,邻居家有的锅还完好,熬了些粥,让一家人暂时填了一下肚子。

或许是被宋正琼的坚强所感染,18岁的儿子张忠强自发和同村年轻人跑到通往龙门乡的大路上,边走边捡拾路边滚落的碎石,“早一点打通道路,救援车辆就能早日抵达重灾区。”张忠强说。患有腿病的丈夫张晓华也没闲着,跑到村头救援物资分发点,主动承担起维持秩序的职责。

一个普通的家庭,在灾难面前,各自尽着一份力。有他们,或许,希望就不会太遥远吧。

人物特写

“摩托的哥”免费载客

“你们辛苦来报道,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42岁的芦山汉子苟得兵这样说。从昨天早上6点到下午4点半,苟得兵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免费搭载了10位媒体记者和救援人员进出灾区,而他自己家里也受了灾,老房子张开两厘米的裂缝成了危房。

昨天,本报记者耗时三个小时赶赴地震中心芦山县龙门乡,但因震区尚未恢复通信,采访完毕后,记者不得不返回芦山县发稿。

因为上午从雅安去龙门乡时被“摩托的哥”要了300元,下午返回时,记者已经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当苟得兵说出“不要钱”时,记者吃了一惊。“你为啥不要钱?”记者有些怀疑。苟得兵看了看记者的背包,淡淡说道:“你是记者吧。”“你们能大老远过来报道,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哪里还能要你们的钱?再说这是我自己的摩托车,上来吧。”

芦山县是此次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而相距22公里之外的龙门乡正是震源所在,也是受灾最严重的乡镇之一。昨天一大早,大批救援人员进入后,因道路资源有限,开始实施管控。记者起初所开的小轿车被禁行,换成摩托车后可以放行。天上直升机飞,地上摩托车跑,也成了昨天龙门乡大救援的一景。

虽然只有短短22公里,但蜿蜒且并不宽敞的山路,再加上运送救援物资的大型车辆来回穿梭,摩托每前进一点都非常惊心。“抓紧点。”苟师傅小声说。

半小时后,苟师傅终于将记者送到芦山县城。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区,他说自己就住那里。

原来,苟师傅家里也受灾了,房子在地震中开裂,口子足有两厘米宽。苟得兵告诉记者,从早上6点出门,他先是来回两趟雅安,之后来回三次在芦山和龙门之间搭载乘客,记者是其第10位乘客,“大家都在抗震救灾,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回到芦山县,记者从一些同行口中得知,像苟得兵这样的免费“的哥”不少。

现场见闻

房子都塌了 走也要走回去

4月20日晚上11点,按照预定计划,记者从成都出发赶赴灾区芦山县城,但直到次日凌晨3点,记者还是未能通过重重“关卡”到达芦山县城。“前方车辆太多,导致道路拥堵,不能再走了。”交警说。

“关卡”卡住了车辆,但阻挡不了归乡人的迫切心情。在夜色中,一个个身影从远处走来,三五成群,他们是远在重庆打工的受灾群众家属。听说家乡地震了,他们要连夜赶回去看看。

“先是乘火车到了成都,然后包车到了雅安。”返乡者郭师傅告诉记者,在雅安他们就听说所有去往家乡芦山的道路已经封闭,但“家里的房子都塌了,走也要走回去”。“给家里打电话了,但是不通,着急啊。”郭师傅说出了所有返乡者的心声。

一位老乡告诉记者,从雅安到芦山县城有近30公里,而从县城到村里,还有十几公里到几十公里不等的路。

余震不间断 房屋几无幸免

昨天上午,记者租来一辆摩托车,赶赴受灾最严重的龙门乡。

在乡政府驻地,刚建好的商业一条街还没有显出应有的繁华,就遭受了一次重大创伤,部分新的玻璃门破碎,一些大块水泥块掉落道路中央,好在大部分房子并没出售或出租。一些提前入驻的商家则损失惨重。

做化妆品生意的杨玉萍店铺中,各类化妆品散落一地,天花板的装修也坠落下来,“大概损失8万元。”杨玉萍透露,此前她省下钱都没装修自己住的房子,而是全部投到了商铺里,没想到这下全打了水漂儿。

在商业街后面,记者注意到所有村民家中房屋几乎无一幸免,不是全部坍塌,就是部分倒塌。在不远处的青龙村,因为地震和不断的余震,村里大多数房子都不再完整,灰色的瓦片散落下来,有的屋顶整个落了下来,砸伤了不少村民。“我们村好几千人,当天就砸死一个正在睡觉的村民,还有不少被砸伤”。

在一所小学操场,成都军区战士给受灾群众连夜搭建起临时帐篷,并分发食物和水。“帐篷现在是没问题,但如果一下雨就会被淹,能否想想办法给弄一些砖头,我们把帐篷底部垫高?”一位战士跑到龙门乡抗震救灾指挥部报告说,村里房子坍塌后倒是有不少砖头,“但我们未经老乡同意,不能私自拿他们的砖”。指挥部领导听后表示会尽力协调。

李宏达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王颖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辽宁铁岭一居民楼内惊现2亿元钞票 用坏3台点钞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