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泼辣子一道菜(图)

2013-02-17 05:09:18 来源: 西安晚报(西安)
0
分享到:
T + -
商子雍
商子雍

  只须瞥一眼秦人手持热蒸馍夹油泼辣子大口咬嚼之行状,你无疑就会明白,陕西八大怪里所说的“油泼辣子一道菜”,其实只是外地人的眼中之怪,对陕西本地人而言,则早已是司空见惯寻常事了。

  以油泼辣子充菜,我以为最初是秦人的一种无奈不像天府之国一般四时皆产菜蔬,也不似江南水乡那样到处都有鱼虾,所以就只好把辣椒晒干捣碎后长年用来下饭;在那个时候,“油泼辣子”岂止是秦人的“一道菜”,而且还是“一道主菜”呢!

  但是,嗜辣却并非秦人专利,有道是“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贵州人怕不辣。”可见起码还有蜀人、湘人、黔人在热爱辣椒上和秦人是同党。然而此三地百姓嗜辣的原因却有别于秦人。贵州“天无三日晴……”,四川多雾,自古就有“蜀犬吠日”之谓,辣椒成为当地人饮食中重要元素,显然和驱赶寒湿之气的生存需要有关;而湘人嗜辣,则好像和那里的强悍民风难脱干系,籍贯湖南湘潭的毛泽东,不是就曾声称“越辣越革命”吗?

  不过,遍览各地对辣椒的食用方法,秦人的手段却堪称独出心裁第一步令辣椒由湿变干,去掉水分,辣味更烈;第二步粉碎辣椒使其成为辣椒面,为烹制时能够达到充分这么一种境界做好准备;第三步用滚烫的油泼向掺和有少量精盐的辣椒面,将辣椒的本味、真味充分激出。普天之下,还有哪种对辣椒的炮制之法,能如此简单明了,又如此淋漓尽致,从而使人之朵颐得以大快呢?

  当然,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新鲜蔬菜、生猛海鲜可以一年四季都出现在秦人的厨房里,于是,“油泼辣子”尽管仍然是秦人的“一道菜”,却已经不复为“主菜”。眼下的秦人餐饮中,油泼辣子已经降格为调料使用了。但即就是如此,油泼辣子对秦人而言,依旧是须臾不可或缺。因为倘若少了它,那羊血泡馍、辣子蒜羊血、卤汁凉粉、酸汤水饺、臊子面、凉粉、面皮等诸多秦地小吃,不就立马会少了姿色、缺了风味吗?

  很长时间里,在我的下意识里中,总觉得嗜辣应该是中国人的专利;至于辣椒此物是国粹抑或舶来,就更是不曾作为一个问题在我脑海中出现。而最终帮助我对辣椒这个物事大开了眼界的,是在泰国的所见所闻、所经所历。

  泰国地处东南亚,一年到头大都是那种像我这样的中国北方人很难适应的湿热天气。在这种境况下,和中国的蜀人、黔人一样,当地人嗜食辣椒,也是一种驱除湿气的生存必须。泰国人自称“没有辣椒不吃饭”,以我在那里的观察体验来判断,此言绝非虚妄之语。比如有一天,我们在曼谷湄公河泛舟,临近的一艘卖水果的小船上,一位白发老妪(年龄当是七十大几)正在进餐。一口辣椒,一口白饭,她吃得酣畅淋漓,我则看得目瞪口呆。

  还有一天,参观鳄鱼养殖场以后,在一个很大的餐厅里吃自助餐。导游特意警告我们,有一种特别辣的辣椒,吃的时候千万不可造次。我心想,这种警告,对那些常吃清淡甜腻食物的中国江南人说说还可以,吾等来自嗜辣的中国秦地,岂有怕辣之理!于是专门盛了一调羹。还好,第一口只吃了半调羹,但就这半调羹,已经辣得我嘴里除了麻木全无感觉,直到第二天还感到不得劲儿。回国后查了一下资料,得知当地最辣的辣椒名曰“泰国蝎子”。不知道那天吃的是不是这玩意儿,若是,我对它的辣心悦诚服,若不是,则要暗暗道一声:“侥幸!”


  一个嗜辣的西安人居然在泰国被辣倒,这倒刺激了我的好奇心,又翻书,又上网,对辣椒的前世今生,总算有了一点儿粗浅了解。据国外学者考证,辣椒的祖籍是南美洲热带地区,印第安人是辣椒的最早培植者。辣椒传入中国的时间,国内学界的普遍看法是明代前半期。鉴于郑和下西洋时的随行翻译马欢在他的《瀛崖胜览》一书中,曾详细记载了辣椒在苏门答腊的种植和交易情况,有人推断说,很可能就是此人把辣椒带到中国来的。不管历史真相究竟怎样,我们倒是都要感谢把辣椒引进到中国的人;当然,更要感谢最早培植辣椒的南美印第安人。是他们的辛劳,才使得今天的我们口福得享。

  辣椒传入中国不过五六百年,但如今的中国,已经成为辣椒产品的出口大国,而我们陕西省,则是中国五大辣椒出口省份之一(另四个省是湖南、四川、云南、贵州)。另外,中国的辣椒培育技术,也被外国纷纷引进,像一种个体硕大的甜椒,在美国就被尊称为“中国巨人”,走俏市场。所有这些,应该算是中国人对整个人类社会的一点儿贡献吧!

netease 本文来源:西安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