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2013年春运 > 正文

党报:铁路春运今年不囧 买票方式多硬件改善

2013-02-14 03:49: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买票长队不见了

“这票我是托成都亲戚在网上买的,然后到遂宁市内的火车票代售点凭流水号取的!”2月12日,大年初三,四川成都火车站第一候车大厅,遂宁籍旅客李伟一边说着一边把4张成都至上海的Z124次硬座票拿给记者看。

李伟已年过五旬,外出打工10多年了。用他的话说,今年通过互联网买到火车票,还是最好的直达列车Z124次的票,着实让他在同行的乡亲们面前“洋盘”了一回。

44岁的冯云,则是用手机买到了票。

冯云是山西永济电机厂的售后服务部门东北片区的组长,出发前一天才决定买从北京到三门峡的票,本来以为根本买不到,可用手机上网一看,居然还有,马上用网银支付了。“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冯云说。

说起以前,李伟则对排队买票的痛苦记忆犹新:人山人海,眼前黑压压的全是人的后脑勺。“我记得有一年,为了防止有人插队,人们都自发前胸贴后背地抱着排队。”

买票的痛苦,卖票的也难说轻松。

郑爽是哈尔滨火车站的一名售票员,她说,以前面对购票的“长龙”,售票员一定要受得了辛苦,忍得住委屈。

“有一次一位大娘在我的窗口买票,反反复复挑车次,改时间,甚至连目的地都一再改动。后面的旅客开始不耐烦地叫嚷起来,甚至有情绪激动的旅客跑到我窗口催问,为啥一张票卖那么久。”

同为售票员的刘明钰说,连续售票,总会觉得嗓子干痛、嘶哑,想多喝点水,又怕总去洗手间耽误旅客购票。

今年,售票窗口内外的人们都感到轻松了许多。网络订票、电话订票的多了,代售网点不断增加,窗口售票压力骤减。

记者在成都铁路局客运处获得这样一组数据:从1月26日起至2月11日,春运17天,旅客通过96006、95105105电话订票、160台自动售票机购票、12306网站和成铁旅行综合服务网购票的数量已占总数的60%。

广铁集团今年在湖南和广东两省所有5万人以上乡镇都设立了火车票代售点,70%左右的高铁售票在各代售点取票,广东各主要火车站售票厅内秩序井然,很少出现排长队现象。

旅途越来越舒适

28岁的冉鹏是D30次动车的列车长,家在哈尔滨,已经在铁路上“跑”了8年。

“8年前的绿皮车和现在的动车没法比。”冉鹏说,“烧煤的车设施和卫生都不行,窗子还漏风,冬天要用胶带封上,就这样还都冻满了冰。现在动车都是电暖气采暖,车厢设计也有现代感。”

越来越“现代感”的不仅是硬件设施,铁路服务理念也在不断“更新换代”。

2月5日晚20时10分,广铁集团首列夜班“红眼”高铁G2554次驶离广州南站,开往一千公里以外的武汉。

夜间起飞的“红眼航班”已渐成常态,但夜间发车的“红眼”高铁却还是“新鲜事物”。为了应对春运客流高峰,京广高铁武广段今年首次在春节前4天增开高峰期夜班高铁,在京广直通跨线高铁增开的14对夜班列车中,广铁集团共有9对。

京广高铁在今年春运前全线开通,其中武广段日均疏导12万旅客,主要为中短途客流,使老京广线有更多的运力疏运往北方的长线客流。今年广铁集团预计发送旅客3260万人,增加运力800多万,疏运效应突出。

高铁的开通不仅解了人们春运回家的燃眉之急,也为一些人带来了便捷和商机。

陈笙是中信证券沈阳营业部的一位部门负责人,自从去年12月份哈大高铁开通运行后,他便成了常客。

“我们公司在哈尔滨到大连多个城市都有业务,高铁建成后,哈尔滨到大连只需3个多小时,当天可以往返,的确方便了很多。春运期间也不拥挤,照常外出跑业务,一点不耽误事。”陈笙说。

方便快捷、周到舒适,让人们的春运旅途全程不“囧”。

出行资讯丰富。成都铁路局官方微博“西南铁路”除了发布临客增开、列车晚点等春运信息,正在变身旅客咨询热线,上百万网友可同步受益。截至目前,“西南铁路”微博共发布温馨提示8560多条,回复网友问题1980多个。

到站服务周全。春运期间自青岛坐火车到南方旅游的68岁的张杏原和64岁的刘桂清老两口,初到广州有些犯“囧”:春运期间火车站不卖站台票,来广州站后又没有人接站,这可如何是好?

在站台等候的广铁“红木棉”志愿服务队解了老人的“困窘”,背行李的背行李,引路的引路,直接把他们送到出站口。老人家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志愿服务队已经回头工作了。

期待购票更容易

高铁和动车在今年春运中的疏运效应明显,但也有人表示了担忧。

“现在动车、高铁多了,老的绿皮车少了,这本来是好事,可高铁的票价还真的不便宜。”冯云说,“和飞机比,肯定是高铁便宜,但是以前绿皮车虽然慢,但大站小站都停,坐起来方便,最关键的是票价便宜。”

在冯云的记忆里,几块钱、十几块钱就能坐上火车跑好远的路,现在有的高铁票价动不动就上百元,“去年从郑州到西安,第一次坐了时速350公里的高铁。要不是请示过厂里可以报销,个人肯定舍不得坐。”

冯云的担忧,在广州打工的王国财夫妇也有。2月7日11时18分 ,广州开往郑州的L32次外来工专列于广州火车站发车。在候车室,回河南老家的王国财夫妇扛着大包小包行李气喘吁吁,40岁开外的老王对记者说,今年运气好,厂里给订了团体票,回去有个座了。

记者问老王,有没有考虑买卧铺票和高铁票回家?老王直摆手,硬座票才169块钱,但卧铺票300多块钱,高铁票听说600多块钱,而且还买不到,他两口子肯定不会坐,只要有个座他们就心满意足。

除了对购票贵的顾虑外,购票难的问题仍然存在。

广铁集团客运处处长黄欣介绍说,今年节前春运期间广铁日均开行客车达到566对,同比去年增长5对;节前共发送旅客1378万人次,同比增长4.8%。但无论广铁集团如何调配运力,运力缺口今年仍然达到一半。加上今年节前春运提前20天预订车票,春运还没开始,节前火车票基本就售卖一空。在挖掘现有运能上已经达到极限,但还是不能解决一票难求的根本问题。

netease 本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天价挂绿荔枝50多万一颗 女子偷摘一把淡定开吃?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