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富商指使弟兄8年杀8人 贿赂警方帮其脱罪

2013-01-11 02:34:34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北京商人夏克明身价千万,8年时间内,他指使自己的弟兄杀死自己的情人和竞争对手等共8人,并勾结北京市公安局人员汪浩、天津海关缉私处原副处长胡丛华试图摆脱法律制裁。近日,夏克明团伙4人被法院终审判处死刑。

夏克明右一等4名被告人在法庭上受审,夏克明闭着眼睛。法院通讯员
夏克明(右一)等4名被告人在法庭上受审。

“要干活儿”、“租个房子”……这些都是夏家兄弟的杀人暗号。勒死、碎尸、抛尸,对于他们都已习以为常,“不是什么难事”。8年内犯8条命案,北京商人夏克明勾结北京市公安局人员汪浩、天津海关缉私处原副处长胡丛华试图摆脱法律制裁。近日,一个4人团伙被法院终审判处死刑。

2012年12月18日,朝阳春秀路旁的一处老旧小区内,夏家的防盗门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纱窗也结满蜘蛛网,早已无人居住。

这里很难看出曾是千万富商的家,身背八条人命的夏家兄弟,在邻居眼中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就外出闯荡,偶尔回来看望父母,“话不多,看上去挺文气”。

深圳淘金回京发展

夏克明、夏克治两兄弟,相差4岁。

现年48岁的夏克明,妻子是海淀一所知名大学的哲学系老师,儿子在海外留学。

年轻时,夏克明混迹于某机关,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因投机倒把罪被判处3年徒刑。出狱后,他到深圳等地做生意,上世纪90年代就赚得第一桶金几十万,打道回京从事外贸生意。

因业务上的往来,1996年夏克明认识了办公司的女老板杜某。各自有家的两人,发展成为情人关系,“我们之间有过真感情。”夏克明在供述中说。

杜某出身教师之家,父母都是教师,丈夫的家世也很普通。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杜某与夏克明认识时还不到三十岁,但是交际能力、业务能力极强,尤其在政府机关都有很深的人脉,一些职能部门的负责人都与其熟识,深深吸引了“憋着一口气想要成功”的夏克明。

夏克明供述,上世纪末,杜某面临经营困难,公司几乎快要解体。他将自己赚得的第一桶金拿给杜某补窟窿。之后,二人越走越近,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10年有余。

看守所内遥控杀人

在杜某帮助下,夏克明来到北京地级通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下简称地级通公司)担任业务部经理,负责公司外贸业务。

在这家公司,夏克明开始了“杀人之旅”。

刘某是夏克明投机倒把坐牢时的狱友,当时地级通公司需要从国外进口一批电缆线及接插件,刘某在其中帮忙。但这笔货物被海关查扣,夏克明也因涉嫌走私被天津海关缉私局拘留。

夏克明担心刘某会供出自己更多的事情,就想让刘某人间蒸发,“我在天津一个看守所时,杜某找了一个所长,安排一个警察把手机给我,我拿手机和弟弟夏克治联系”。

“父亲没得早,家里的事都听哥哥的。”夏克治说,他也曾先后三次被判刑入狱,身边的朋友杨辉、陶纯都是有案底的人。

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12月间,夏克治纠集杨辉、陶纯等人,将刘某挟持并关押数日后带到房山区十渡镇附近。杨辉采用勒颈的方法将刘某杀害并焚尸,后将尸体运到丰台区一间单元房内碎尸,最后将尸体碎块抛至南戴河海域及附近树林。

杨辉供述,三人开车将刘某带到房山十渡的山林中,杀人、焚尸、碎尸、抛尸,“再开车到北戴河,顺着海边走边扔(尸块),开到出南戴河的桥时已基本扔完”。

为此,夏克明支付了10万元作为报酬。

杀女老板碎尸抛尸

2000年4月27日凌晨1时许,海淀区冠城园小区,保安看到女业主李某进了电梯,等电梯到五六层时突然尖叫起来。“叫了大约1分钟后电梯停在了21层。”保安回忆,他赶紧摁电梯,等再回到一层时,电梯间里只剩下一双鞋子和地面上有擦蹭痕迹。李某是地级通公司老板,夏克明的上司。

夏克明被海关查了半年,交了180万罚款恢复自由。后来他听说海关把这笔钱退给地级通公司,就找公司女老板李某要钱。李某给了100万后就以各种理由搪塞,夏克明又想到用杀人解决问题。

据法院查明,夏克明与李某发生经济纠纷,指使夏克治、杨辉、陶纯绑架并杀害李某。他们事先在李某租住的小区另行租用了一套房间,2000年4月27日凌晨1时许,夏克明等人跟踪李某到小区后,杨辉等人将李某挟持到事先租好的房间,挟持李某到京沈高速公路将其勒死,后碎尸、抛尸到潮白河内。

“在第一起杀刘某时,夏克明等人有过犹豫。后来他们觉得做一起也是死刑、再做一起还是个死,索性更无所顾忌。”夏克明的一位指定辩护人说,“四个人的命运已经绑在了一起,思维性格早已变异,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分利不均杀合作伙伴

夏克明胆子越来越大,杀人像是上瘾。

陶纯在供述中也曾经提到,有时夏克治给他打电话说“要干活了”,或者杨辉说夏克明让他们在某处租个房子,他就知道夏总又要杀人了。

工程师米某是夏克明杀的第三个人。

据夏克明供述,他跟米某认识不久,商量建设别墅。事先谈好分成,事后米某又想多分一杯羹,“越想越生气”,他就指使夏克治纠集杨辉、陶纯等人将米某做掉。

卷宗显示,夏克明生意涉足领域包括别墅、进出口,甚至在“非典”时期还抓住时机搞了300台呼吸机和10台CT机,“他很有经济头脑,自己也特别渴望成功。”知情人说。

夏克明供述,“非典”前,他跟生意伙伴吴某成立过一家公司,通过这个平台进行诈骗,几笔生意下来公司积累了两三千万资金。后来吴某想要回这笔钱,当时钱已被夏克明的情人杜某拿到港澳地区买债券。夏克明就想索性干掉吴某及其女友高某了事。

“你没干过,不是特难的事儿。”杨辉曾对辩护律师说,杀人过程中,往往都是夏克明出头将被害人约到一个地方,然后由夏克治带人具体实施,

杀害吴某和高某时,夏克明将两人约到一个地方,毫无提防的高某和吴某刚跟夏克明打声招呼“夏总”,就被身后一根绳索活活勒死。

夏克明供述手下兄弟行为时,曾称“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反正都是按照同一个模式勒死、碎尸、抛尸”。

随着杀人数量增多,夏克明积累的财富也越来越多,几十万元的第一桶金变成投资资本9900万的医疗公司。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