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厉害:今后看到被扔掉的孩子还是忍不住会捡

2013-01-10 07:07:00 来源: 大洋网-广州日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火灾过后,袁厉害一脸憔悴与茫然。CFP供图
火灾过后,袁厉害一脸憔悴与茫然。CFP供图

有人说她收养牟利

有人说她大爱无私

她到底是个什么人

因为收养孤儿,20多年间,袁厉害成了闻名全国的“爱心妈妈”,她是100多名孩子的“妈妈”。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袁厉害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她甚至面临着被审判的风险。

有人说她非法收养,也有人说,袁厉害把所有心血都花在收养的孩子身上。还有人说“自己不做好事就算了,别人做了好事还有人在那里说风凉话,实在让人寒心。”

自己说:怕看到弃婴还忍不住想捡

记者:这些年你一共收养了多少小孩?

袁厉害:我大概从1989年开始收养弃婴。有时候我早上起来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小孩,不忍心孩子死掉,就放在家里养着。有的因为有病,养着养着就夭折了。有死有活,还有的农村人家里没小孩,就给他们了。这些年收养的孩子,连死带活,加上送人,估计有百来个吧。

记者:为什么要收养小孩?

袁厉害:我是苦日子过来的人,心肠也软,就是看到那些孩子被丢在医院怪可怜的,收养了一个,后来都往我这边送。这些孩子要是被扔到大街上,眼看着死了不心疼得慌吗?有时遇到困难,我去向政府要点钱,要点东西,他们知道我的困难,也会帮我。

记者:政府是啥态度?

袁厉害:这么多年,这么多小孩送过来,当地政府也是知道的。不过兰考是个穷地方,没有福利院。到了六一儿童节,也有官员过来看望,给我送点米面油,给点钱。也有些孩子被移交给政府部门了。不依靠政府,自己实在照顾不过来,我也是有心无力。政府还给有的孩子上了户口,3年前还给部分孩子办了低保,以前每个月有50元,现在有80多元。

记者:为何不把孩子交给政府呢?

袁厉害:如果政府能解决,就不用送到我这里来了。如果这些孩子们愿意,政府能给他们好一点生活,我也乐意,不过多少有点舍不得。其实这些年来已陆续把一些孩子送到其他福利院,有些孩子如果有家庭愿意接收,我去看看,如果人家好,也有给接走的。

记者:有人说你用小孩骗低保?

袁厉害:别人怎么说我管不着。我没干过这事。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邻居们都看得到。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有必要骗低保吗?

记者:发生火灾后你什么心情?

袁厉害:我的心里,难受得没法说,光想着没法活了。我一头栽倒在那,眼都黑了。看着从屋里抬出来一个又一个孩子,我的心里恨不得自己钻到火里去,我恨不得被烧的人是我。这些孩子都是跟着我长大的,这么多年感情……

记者:你前几天说以后不再收养小孩了。

袁厉害:的确,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我怕以后再在街上看到被扔掉的孩子我还是忍不住会捡回来。那么小的孩子被饿死,冻死,我心痛得慌。

养子说:除了孩子,她一无所有

曾经被袁厉害收养过的男子陈飞(化名)告诉记者,袁厉害收养的小孩,多数是患有脑瘫、白化病、小儿麻痹、聋哑等疾病,多数都是弃婴。20多年来,袁厉害收养过的此类小孩,至少也有一百多个。

一开始,袁厉害的家人对她收养孤儿持反对态度。“家里人后来还是退让了。因为收养小孩,她和老公有一二十年都没住在一起了。”

在陈飞看来,袁厉害碰到的最大难题还是缺钱。那么多张嘴,每天都要吃东西。尤其是有些弃婴,刚收养时只有一两岁,身体还有病。收养弃婴“高峰期”,袁厉害家有十多个小孩,从早到晚都是一片哭闹声,一个月光尿不湿都能用几箱,一个月起码需要2000多元的支出。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时候,当时还没能申请到低保,所有的支出都要靠袁厉害一个人摆地摊或捡破烂来负担。

尽管日子过得苦点,但身材微胖的袁厉害十分乐观,一见有这么多孩子叫她“妈妈”,她乐得嘴都合不拢。有一次一个孩子说长大了要给妈妈盖一个大房子,把其他小兄弟们都搬进去住,袁厉害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此前曾有知情者透露,袁厉害捡回来的孤儿死亡率很高,陈飞也表示认同。他说,因为捡回来的很多婴儿都是有先天性疾病,比如地贫、兔唇、白化病,这些病本来就需要医院治疗。但这些孩子被送到医院,根本没人愿意收。所以有些小孩被收养一两年后死亡,并不奇怪。至于孩子死后的处理方式,陈飞说,一般是找个偏僻的地方埋了,多数是埋在庄稼地里。“也不敢跟人说,被人知道了,人家肯定不让埋的。”

陈飞说,这些夭折的孩子,袁厉害一般也不会向当地民政局汇报,因为她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对这些孩子的去向说不清,反倒会惹来麻烦。“人在做,天在看”。她的想法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也没做犯法的事,没什么好怕的。

“这些孩子如果没被妈妈捡回来,估计活不了那么久,估计当时就死了。”陈飞说,袁厉害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可以说,除了孩子,她一无所有。

患有佝偻病的袁松也是袁厉害多年前收养的一个弃婴,袁厉害一直供他读到高二。袁松昨天告诉记者,这几天他看到网上对母亲的评论,网上甚至有传言说袁厉害利用婴儿赚钱,这让他觉得很寒心。“说母亲非法收养简直没良心,她不是那样的人。”袁松略带愤怒地说:“自己不做好事就算了,别人做了好事还有人在那里说风凉话,实在让人寒心。”

邻居说:对送上门的弃婴从不拒绝

袁厉害的邻居马嫂介绍,袁厉害是个热心肠的人,她对孩子们真的是一片真心。由于家里经常有一堆孩子,袁厉害家总是乱糟糟的,衣服、袜子满地都是。

大家觉得袁厉害心眼好,也时常有人上来帮手收拾家里。袁厉害的邻居、朋友们时常救济她,给孩子们送菜、送面、送煤,家里有旧衣服也会拿过来给她,之前还有好心人给她送过奶粉。袁厉害也曾将一些孩子送给条件好的人家收养。

马嫂说,袁厉害对送上门的弃婴从不拒绝,比如这次受伤的袁小十,原本是兰考县农民王玉梅在路边捡来的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孩子。王玉梅收养三年后,丈夫去世,无力再供养,便送到了袁厉害家中。

兰考县民政局近年来给她办理了20个低保,每个低保每月87元,之前每个人只有50元,每个月也就1000元收入,要养活十多个孩子。

袁厉害的另外一位邻居也表示,由于袁厉害收养小孩,家里人反对,她已经有几十年没和家人一起住了。袁厉害对年迈的父母也鲜有照顾。

女婿说:她几乎没抱过自己的亲孙女

袁厉害的亲生子女觉得母亲“偏心”。“她对收养的孩子好,对自己的孩子反倒像抱养”。尤其是小儿子杜鸣,1989年刚出生就被送回河北邢台老家,直至12岁时大伯与爷爷去世,才回到生母身边。

袁厉害给女儿杜鹃的解释是:“你们是正常人,不缺吃不缺穿。”

女婿郭海洋说,岳母整天抱着捡来的孩子,但自己的亲孙女快四岁了,也几乎没有抱过。

1月4日晚,兰考县民政局局长杨佩民表示,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此前,河南省民政厅对她的定性也是“非法收养”。杨佩民说,2007年以来,兰考县、开封市民政局及市福利院领导多次找到袁厉害,明确要求其不得再收养弃婴。2011年9月,再次要求袁厉害交出收养的儿童,由政府统一收养。

这一说法引发袁厉害家属的不满,他们认为,这种说法让人寒心。杜鹃表示,母亲做的事情实际上原本是由政府来做的,以前,经常有派出所的人把被人扔在路边无人收养的小孩送过来,而母亲心肠又软,见到有小孩送过来,一般都会收养。

郭海洋说:“说俺妈非法收养,都有派出所的人把孩子往这里送,还叫非法收养?俺妈收养小孩这么多年,难道当地政府不知道?”

民政部:61.5万孤儿 政府收养不到11万

据新华社电 (记者卫敏丽)民政部有关负责人9日表示,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漏洞。就民政部门而言,将从中吸取深刻教训。

数据显示,我国现有失去父母、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即“孤儿”)61.5万名,这个数字是动态的,每年都会增加新出现的,每年又有一批被收养的。

这位负责人说,我国孤儿收养主体目前有政府、个人、社会组织。其中,民政部门儿童福利机构养育的孤儿有10.9万名,由亲属养育、其他监护人抚养和一些个人、民间机构抚养的孤儿有50多万名。

netease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作者:肖欢欢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卡在手人在睡觉2万存款仅剩8块 开户行这样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