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微博彩票车险真话应用酒香

兰考官员:7名孤儿生命若换来救助体系完善值了

2013-01-09 15:43:25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0人参与
快速发贴

核心提示:日前,河南兰考县民政局长等6人因袁厉害收养家庭火灾事件被停职,官方称火灾因住宅内儿童玩火所致。河南兰考县宣传部官员表示,“7个孩子的生命,6名干部的担责,若能换来孤儿救助体系完善及社会进步,我感觉值了”。

中新网开封1月9日电 “7名孤儿生命和6名干部责任担当若能换来孤儿救助体系完善及社会进步,我感觉值了!”河南兰考县宣传部一名官员对记者说。兰考县7死1伤的火灾事故相关责任人已经被停职,该起事故原因系住宅内儿童玩火所致。

“爱心妈妈”袁厉害收养弃婴曾受质疑

袁厉害,从1987年起至今已收养的弃婴超过一百多名,大的工作结婚离开了,袁厉害因自费收养这些先天性残疾的弃婴获得了“爱心妈妈”的美誉。但也有人说她“拿弃婴骗低保”、“利用孩子拢财”,不断向政府部门“伸手”提条件包揽工程等,被公众指责为拿弃婴当作摇钱树敛财,袁厉害是“办好事走了样。”

2011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袁厉害的弃婴“收养处”脏乱差,四处洒落着破旧袜、鞋子和衣物;厨房内放置发黄的馒头和玉米,上面爬满了虫子。附近的村民当时评价说,“袁厉害忙着做生意挣钱,拾来的孩子哭了没人搂、没人哄。

据报道,袁厉害对群众干工程赚钱的事直言不讳,“县里3条路都是我带领着修的,赚钱为养活这些孩子。”袁厉害当时对还媒体说,她一个有20个孩子上了户口,一个季度能领4000元,但一个月孩子光奶粉就吃五六千。

那么,养不起为什么不把孩子送福利院呢?袁厉害解释,开始人家送到她那儿,她就先养着,养几天有感情了就舍不得送走了,“早年去开封送过,孬(病较重)的都不收,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收。”

政府部门曾让她移交监护权

兰考县民政局长杨佩民及兰考县民政局主管救助工作的副书记李美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民政局为了不让袁厉害收养弃婴,特意在救助站设点收养弃婴,但袁厉害就是不同意,县民政部局、公安局、城关镇政府曾联合执法找袁厉害谈话,但始终没有移交这些孩子。

杨佩民说,他们多次找袁厉害让她放弃监护权,袁厉害多次公开诉苦说,“孩子们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孩子们。”

杨佩民认为,有机构和政策上的难题。他说,2012年底,国家民政部才批准兰考建设儿童福利中心,至今,孩子们都得送到开封市儿童福利院。兰考县民政局社救股股长冯杰曾表示,开封市福利院一度因为条件限制,不接受开封以外的弃婴。

在政策上,2008年几部委曾对公民私自收养做出规定,可当时只规定不符合条件的应移交福利院,“如果当事人拒绝移交,法律没有规定该怎么办。”杨佩民说。

此外,还有人传言,袁厉害涉嫌利用弃婴揽工程挣钱等。对此,杨佩民表示,民政部门没有调查过,无从考证。

弃婴收养所发生火灾6名官员被停止检查

1月4日,袁厉害的私人弃婴收养所发生火灾事故,造成7名被收养者罹难,1名受伤。火灾后,除当时现场死伤的8名孩童,其他10名孩童事发后被官方进行妥善安置。

目前,伤者仍处于浅昏迷状态,不过生命体征趋于平稳。因为气道损伤严重,这名伤者仍处于危险期。医院有关人士表示,将继续对其加强呼吸道护理,进行“对症支持治疗”。而被妥善安置在开封市儿童福利院的其他孩子们,也已逐渐熟悉了周围的生活

但是,在事发后的几天里,相关部门人员在遇到记者采访时闪烁其词,不是说非常时期,就是说等事故原因的结果。不过,均表示愿意承担责任。该县公安局宣传科黄科长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给袁厉害收养的弃婴入户时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我们已经做好了接受处理的准备。”

在1月5日新闻发布会上,该县副县长吴长胜也表示,公安部门给部分被收养人员办理了户籍手续,这些做法有不符合有关规定的地方。

然而,在8日上午“1.4”事故被停止的6名人员中,并没有公部门的人员。这6名被停职检查的责任人分别是:兰考县民政局局长杨佩民,民政局党组副书记李美姣,民政局副主任科员、社救股股长冯俊杰,兰考县城关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金卫东,城关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张建议,城关镇民政所所长耿彩虹。

此次火灾后,袁厉害名下究竟有多少名孩童入了户籍,按照什么规定进行入户的?兰考县公安局对此拒绝提供。

河南省民政厅:火灾有必然性

河南省民政厅向媒体出具了一份书面回应,表达痛心的同时,对兰考“1·4”大火表达了一个基本态度:此次事件表面是偶发事件,但深层次思考有其必然性,反映出了民间社会力量收留孤儿弃婴和儿童福利方面的许多漏洞、缺失和不足,反映出我国儿童福利保障体系存在着与群众对儿童福利的新需求、新期待不相适应的问题,必须要深刻反思。在兰考火灾事件中,涉及到的问题前后延续25年,涉及许多部门和社会因素,原因非常复杂。面对此类事件,基层民政部门的处境将非常尴尬,因为这不是对或错、是或非的问题,在操作层面具体环节上,都面临着许多两难选择。传统观念、民间习俗、法律的沿袭、体制、政策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让任何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基层民政部门来承担,是不够客观的。

初步推断,每年河南省大约有几千甚至上万弃婴,而合法途径收养的仅有约2000人,剩下的都是在社会的角角落落被“消化”。只有正式儿童福利机构的孩子,监护人才明确是民政部门。

大火暴露出散落在社会各处的遗弃孤残儿童这样一个庞大的存在。他们的群体到底有多大?从何而来?本该到何处去?这中间有何缺失?公众的巨大疑问,同时也在拷问着人们的良知。

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关于解决国内公民私自收养子女有关问题的通知》对私自收养行为提出了加以规范的意见,但这仅仅作为规范性文件,无权规定对拒不履行者的行政强制措施。面对这种情况,《通知》里要求当地政府做的,是“动员”。

目前,对袁厉害“不具备这个能力”的判断,都出于人们的主观。什么样才算“有能力”?没有标准,也难以评估。据法律人士介绍,即使判定了某某“不具备抚养能力”,现有的法律里,也没有政府部门出面“剥夺监护权”的情况。

兰考官员:7名孤儿生命换来救助体系完善,值了!

河南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副处长董辉坦言,由于我们孤儿的保障制度刚刚建立,还有很多的孩子需要纳入我们的保障体系。弃婴的源头得不到遏制,基础设施建设的严重不足,法律制度的滞后和不完善,执行中的清理两难,都是现实的问题,都值得反思。

下一步,除了排查摸清情况,首要能做的是督促加快各地县级福利中心建设,希望得到各地政府支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为儿童得到妥善安置提供基础设施条件。

兰考县宣传部的一名官员说,事故原因不是该事件的重要环节,作为“爱心妈妈”袁厉害,如果将来因此事件牵涉到什么责任,确实不太人性化了。

这名官员认为,社会在进步,体制也需要不断地加强完善,一些条条框框不能成为制约草根慈善的紧箍咒。“这次,7个孩子的生命,6名干部的担责,若能换来孤儿救助体系完善及社会进步,我感觉值了。”该官员说。(完)

郭东岳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齐永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 1997-2014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