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谈邪教辨别:“法轮功”就是邪教

2012-12-20 18:31:57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来源:《人民日报》2001年2月22日;作者: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

7月22日,民政部宣布“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其操纵的“法轮功”组织为非法组织,依法予以取缔。那么,“法轮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非法组织呢?

回顾几年来,李洪志何等“神通广大”!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幕后策划,八方串联,一个个密令,一道道经文,役使“法轮功”练习者这里聚集,那里围攻,直至万人围聚中南海。“法轮功”练习者犹如“魔法”加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数以千计的“法轮功”练习者被折腾得妻离子散、精神崩溃,甚至命丧黄泉,还以为“功德圆满”。真相大白后,“法轮功”组织土崩瓦解,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幡然醒悟,但仍有极少数好像着了魔、勾了魂,听不进苦口婆心的劝说,看不见鲜血淋淋的事实,继续听命于李洪志的遥控,继续为他“护法”、殉葬。究竟是什么样的非法组织能有这么大的邪劲,这么大的精神控制能量?

唯有邪教如此。从大量揭露出来的事实看,“法轮功”组织不是一般的非法组织,带有典型的邪教性质。“法轮功”就是邪教。

李洪志对邪教一说讳莫如深,一再辩解“法轮功”“既不邪,也没教,何言邪教”。这恰恰是“此地无银”,心中有鬼。如果剥去其冠冕堂皇的伪装,我们就会看到“法轮功”组织具有邪教的所有重要特征。

一、教主崇拜

邪教的一大特征是教主崇拜,唯教主是从,为教主而生而死。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大卫教”教主考雷什、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等,都把自己吹嘘成神或神的化身。李洪志也一样,吹嘘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有推迟地球爆炸时间的大神通,是“度人去天国”,“把整个人类超度到光明世界中”的救世主。妄称“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人在传正法”,“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他自吹比老子、释迦牟尼、耶稣还高,出言便是“经文”。他要求人们信奉他这个万能的教主,跟着他修炼“法轮功”,是企图从精神上控制修炼“法轮功”的人,从而随心所欲地加以操纵,并从中聚敛钱财。在他的欺骗和蛊惑下,“法轮功”的弟子们对他顶礼膜拜,甘受驱使,一切按他的说教去思想、去行动,直到去送死。

二、精神控制

精神控制是邪教教主为巩固其“神圣”地位,维持其徒众效忠自己的基本手段。李洪志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的过程是步步进逼,三步到位,一是引诱,二是“洗脑”,三是恐吓。李洪志以祛病、健身为诱饵,以“真、善、忍”为幌子,鼓吹修炼“法轮功”不仅能祛病、健身、修性,而且惠及亲友。接着要求练功者不光练功,还要“学法”,反复背诵,反复抄写,必须与其它学说一刀两断,必须把其它念头统统了结,达到非“法轮功”不练、非“法轮大法”不信的痴迷状态。李洪志鼓吹自己“法身”无数,“法身”无处不在,可以出入多层空间,可以对信徒加以保护并监控每个人的思想言行,以使“法轮功”练习者对其产生顺者则昌、逆者则亡的敬畏和恐惧,绝对服从其役使,来求得“圆满”、“成仙”、“脱魔”或消除“业力”的结果。这种精神控制是对练功者进行严密的组织控制和残酷的人身控制的无形枷锁,它使练功者消沉、麻木,失去对社会、对家庭的责任感,但对“修炼”、“弘法”却染上一种病态的执著和疯狂。李洪志欲擒故纵的口头禅是“你想来你就来,你想走你就走”,但他知道,只要给进来者戴上精神枷锁,就只有进得来出不去,谁也别想走,谁也走不了。不但不能走,还要不断“弘法”,不断拉人进来。“弘法”卖力方为“虔诚”,拉人多多才是“圆满”。1998年7月4日,海口“法轮功”修炼者赴三亚“弘法”途中出了车祸,造成7死1伤。李洪志次日便给其中的一位当事人蒋晓君写信说:“大法弟子中只有去法轮世界的才会带转化后的肉身而圆满的。师父知道你们的心,其实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原来,李洪志施展精神控制的邪术,就是这样把“弟子”们推向“带转化后的肉身而圆满”的“法轮世界”的,“法轮功”的瘟疫就是这样蔓延开来的,“法轮功”的组织就是这样“壮大”起来的。

三、编造邪说

编造歪理邪说是一切邪教教主蒙骗坑害群众的伎俩。李洪志为了发展“法轮功”组织,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编造了“世界末日论”、“地球爆炸论”等一套歪理邪说,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使练习者狂热、盲目地追随他。李洪志编造说,“人类社会在史前时期每次不同周期毁灭时,都是人类处于道德极其败坏的情况下发生的……”,攻击人类“堕落”、“不可救药”,散布“人类大劫难”和“末世即将来临”的谎言。李洪志还编造说,“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宣称地球现又要爆炸,唯有他才能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唯有他才能度人上天,唯有“法轮大法”才是拯救全人类的“超常大法”。近年来,“法轮功”练习者受“世界末日论”和“地球爆炸论”的恐吓自杀身亡或造成精神失常者多有发生,有的还残害亲友和他人。李洪志虽然对宗教和现代科学一窍不通,却窃取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宗教和现代科技的一些名词概念,胡拼乱凑,胡乱发挥,以售其奸。

世界上的邪教林林总总、五花八门,无不在老百姓日常最为关注的健康、祛病问题上打主意,做文章。有的以“包治百病”起家,有的靠巫术咒语驱病,有的搞“医病赶鬼”发财,可谓巧舌如簧,机关算尽。但不管骗人的花样如何翻新,毕竟还要打一打“治病驱病”的幌子。李洪志信奉“不说大点没人信”的骗子哲学,既然吹嘘“三巴掌治好罗锅”骗不了人,就索性编造一套练“法轮功”、得“法轮大法”不用就医吃药的邪说,以“死活不吃药不治病”代替相形见绌的“治病驱病”巫术。同时授意信徒编造“万人调查”的假报告,杜撰“功到病除”的假案例,怂恿修炼者天天交流“信则灵、练就行”的假心得。受这套邪说的蛊惑欺骗,一些修炼者有病而自以为“感觉良好”自欺欺人;一些修炼者有病而不就医吃药,迷之为“消业”;不少人因拒绝医治或延误医治而魂断“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因修炼“法轮功”致死1400多人,仅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省、市的7家医疗机构收治的因修炼“法轮功”导致精神障碍的就有100多例。可怜这些受害者,他们为了健康参加“修炼”,却把健康权、生命权交于鼓吹“法轮功”邪说、玩弄“法轮功”巫术的李洪志的股掌之中。李洪志编造的这套邪说让人致病致疯致残致死,血债累累,人命关天,难道还不算犯罪?邪教之尤,以此为甚,邪说之害,以此为烈!

四、敛取钱财

现代邪教的教主大都是非法敛取钱财的暴发户。李洪志及其核心成员宣称“法轮功”组织不图钱、不谋利,实际是欲盖弥彰。“法轮功”组织为攫取信徒钱财,大量组织书籍、画像、音像制品、练功服、徽章、练功垫等“法轮功”系列产品的非法出版和生产、销售。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的核心人物,靠盘剥“法轮功”练习者的血汗钱,偷逃国家税收,聚敛巨额财富,成为暴发户。他们置别墅、购轿车、办护照、买绿卡,出入国外色情赌博场所,恣意挥霍。据有关部门初步查证,1992年5月至1994年底,李洪志伙同他人办了56期“法轮功”学习班,收费300万元以上。“法轮功”武汉总站负责人开办的武汉深深集团公司,非法出版有关“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资料,得书款9000余万元,按照合同,除支付李洪志稿费、校对费外,还要将总码洋的8%交李洪志个人。仅最近查出的这个案子和另两个“法轮功”非法产业案,非法经营额初步测算就达16000万元,非法获利4000多万元。现已查明李洪志在海外银行有巨额存款。

五、秘密结社

邪教一般都有以教主为核心的严密组织,进行诡秘活动。李洪志一再声称“大道无形”,“法轮功”没有组织,只是“练习者的自发集合”。实际上,以李洪志为总头目的“法轮大法研究会”组织严密,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总站39个、辅导站1900个、练功点28263个,曾一度控制210万练习者。“法轮功”组织体系有完备的组织制度,李洪志制定了《中国法轮功章程》,随后又制定了《对法轮大法辅导站的要求》、《法轮大法弟子传法传功规定》、《法轮大法修炼者须知》;有明确的内部分工,“法轮大法研究会”设有对外联络组、功理功法组、翻译组、办事组,还专门建立了一个“老干部活动组”;有严格的管理控制,包括由“法轮大法研究会”审批各地总站的建立、合并、撤消,总站站长、副站长的考核、任免。李洪志规定,辅导站的站长必须是参加过李洪志所办的培训班的人。“法轮功”组织诡秘、联络诡秘、活动诡秘、策划闹事诡秘,不仅外界难窥其里,一般“法轮功”练习者也不得其详。李洪志在国外发一道秘密“指令”,几天内就能传达到所有“法轮功”练习者,既是借助于国际互联网等现代通讯手段,更是借助于这种严密的组织体系。“法轮功”组织的为首分子和骨干采用反侦查的特务手段,故意坐在行驶的汽车中密谋重要事情,以避免被公安机关侦控。在策划围攻党政机关非法活动中,更是精心组织,各地不相识的“法轮功”练习者凭借胸戴“法轮功”徽章或手中的“法轮功”书籍为暗号,不需言语,就可接站带路,按序站位。

六、危害社会

邪教之害,主要表现在用极端的手段与现实社会相对抗。邪教“教主”大都有政治野心,有的一开始就有明确的政治图谋,有的则是在势力壮大后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他们不满足于在“秘密王国”实行神权加教权的统治,还要在全国甚至全人类实行神权加政权的统治。为了实现其政治野心,他们或者以教徒的生命作为牺牲品和政治赌注,或者以反社会、反人类的疯狂之举来震惊世界。“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通过组织邪教试图实现其政治主张,在丑行败露后,竟诱迫900多名信徒集体自杀。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试图通过选举进入日本政治中枢的图谋受挫后,竟在东京地铁施放毒气进行疯狂报复,导致5500人伤亡。李洪志把“法轮功”练习者诱进他的“王国”中,逐步从思想上、行动上与现实主流社会隔离,然后走上与社会对抗的道路。从1996年8月李洪志指挥“法轮功”组织围攻光明日报社以来,聚集300人以上的非法示威事件就达78起。“4·25”事件是李洪志迫不及待地妄图实现政治野心的一次大表演,是对党和政府的一次赤裸裸的挑战和示威,与国外敌对势力掀起的反华浊流遥相呼应,干了他们想干而干不了的事。围聚中南海,说是为了“讨一个说法”,实际上是另有图谋。“法轮功”组织的核心骨干在传达李洪志的“经文”时赤裸裸地说,“流点血才好呢”。他们不惜让普通练功者去流血,哪里只是要“讨一个说法”。

大量事实证明,“法轮功”组织绝不像李洪志说的,“既不邪,也没教”。“法轮功”讲的是歪理邪说,行的是歪门邪道,聚集起来是邪恶势力,既是彻头彻尾的非法组织,又是彻头彻尾的邪教。

邪教的“教”不是指宗教的“教”,而是特指一类邪恶的说教,邪恶的势力。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盗用某些宗教、气功的词语概念,但又不敢称就是宗教或气功。这种非党、非教、非气功的性质及其严重危害,恰恰证明“法轮功”组织就是邪教。我们必须将“法轮功”与宗教、气功的正常组织区别开来。对于“法轮功”组织的活动和产生的恶果,广大公众、科学家和宗教界人士都是坚决反对的。

本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西方国家邪教组织不断出现,活动猖獗,制造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事件,对社会构成严重危害,要求打击取缔邪教的呼声日益高涨。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听任邪教危害人民的生命安全,破坏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政府对邪教决不姑息。因为,对于邪教组织的仁慈,就是对公民人权的践踏。

邪教通过非法组织的形式进行传播,非法组织借助邪教势力扩大影响,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性质,才能加深人们对“法轮功”这个非法组织危害性的认识,从而进一步认识中央关于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重大意义,认识这场斗争的重要性、复杂性、尖锐性和长期性,提高警惕,除恶务尽,夺取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

与邪教“法轮功”作斗争,要始终坚持严格依法办事,严格区别不同性质的矛盾,十分注意政策界限,最大限度地团结大多数,孤立极少数。在这场斗争刚刚开始的时候,中央就提出注意政策,注意区别,要求团结大多数,教育大多数,转化大多数,解脱大多数,孤立和打击极少数。点明“法轮功”的邪教性质以后,我们仍要贯彻落实中央的政策,尽可能团结大多数,坚决依法打击极少数。对于那些至今仍然坚持顽固立场继续追随李洪志,与人民、与法律对抗到底,甘当邪教徒的极少数“法轮功”幕后策划者、组织者、骨干分子,必须依法严惩,决不能任其恣意妄为。对于那些与“法轮功”划清界限的绝大多数练功者,因其过去不知其邪,是受骗者、受害者,各级政府宣布将他们从“法轮功”组织中解脱出来,是认真的、算数的,决不要把他们与邪教牵连在一起。由于他们过去在“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下,身心受到摧残,即使有人思想一时不能完全转弯,也不能视之为邪教徒,歧视、冷落他们,要继续伸出热情之手去帮助他们,耐心地说服教育他们。同时我们也热忱希望他们尽快吸取教训,看清“法轮功”的邪教真面目,坚决彻底与它划清界限,和我们一起防止它再出来害人害己。

许秋里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跟异性聊天法则,千万别说:看看照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