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三年处理5600多名警察

2012-12-13 06:49:42 来源: 中国江苏网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重庆市公安局资料显示,在王立军主持重庆工作的3年中,共处理5600名警察,这些民警中有的被撤职、劳教、判刑等。2010年1月4日,重庆警察周文召因与文强交好而被捕,最初的罪名是涉黑,周因拒绝检举文强被刑讯逼供,其后被判非法持有弹药罪获刑3年。

在重获自由后,周文召重返“大安收费站”,看到房间地上遗留的被子。
在重获自由后,周文召重返“大安收费站”,看到房间地上遗留的被子。

这里曾经是重庆市“永川区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
这里曾经是重庆市“永川区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

曾经的审讯点人去楼空,墙上残留“罪名分类表”,包括“受贿罪、诈骗罪、行贿罪”字样。

曾经的审讯点人去楼空,墙上残留“罪名分类表”,包括“受贿罪、诈骗罪、行贿罪”字样。

当57岁的周文召(化名)蜷坐在沙发上讲述过去3年的遭遇时,深灰的面容与其愁苦的表情交缠在一起,让人很难相信他是一名从警超过30年的警察。当他站起身,左腿明显比右腿纤细羸弱,以致走起路来只能一瘸一拐,更凸显出与年龄并不相符的老迈。

在重庆打黑行动中,周文召在2010年1月4日因“非法持有弹药罪”一审被判3年。同年5月28日,重庆一中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因在狱中唱红歌表现突出,周文召获减刑提前出狱。出狱后一直申诉至今。

但他一直隐藏自己的故事,直到上月末,在打黑中被判刑的前律师李庄,接受重庆一中院关于其案件申诉的约谈后,周文召才决定曝光自己的遭遇,让外界了解重庆打黑中从未公开的一面:各类“黑老大”受审入狱的同时,成百上千的重庆警察,也经历了过山车似的命运跌宕。

据悉,目前重庆警方正在启动内部纠错和平反机制。12月11日,重庆市公安局政治部对此表示,市委、市政府、市委政法委对于此事的确极为重视,目前正在研究相关方案,但还没制定出来。

“双指”“明确告诉你,文强被我们抓了。你要把违法犯罪问题向组织交代清楚,然后检举文强。

2009年重庆打黑开始,那年周文召正好从警30年,从一名退伍军人到重庆公安局缉毒总队毒品鉴定中心主任(正处级),一路过来平淡不惊。

2009年8月7日晚上9时,意外不期而至。正在家中看电视的周文召,接到了总队政委电话,大意是查获了一个大的贩毒案件,“需要过来处理一下”。

他略感纳闷,毒品鉴定中心一直有人值班,按说这样的案件他不必到场。赶到政委办公室后,发现政委对面坐着一名陌生人,“也没太在意,就跟政委聊起天来”。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政委除了打过几通“怎么还没过来”的电话,并未谈及“那个大贩毒案件”。

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周文召称,此时政委起身,指着办公桌对面的陌生人介绍,“这是市局纪委的领导”。陌生人站了起来,按例核对身份后,对他宣布:我代表立军局长以及市局党委,对你采取“双指”措施。周文召大感意外,向对方索取文书,遭拒。

这一情节,重庆市公安局“091”专案组在2009年10月10日曾出具说明。“关于周文召私藏弹药一案来源的情况说明”中指出,8月7日,重庆市公安局“091”专案组按市局指示对周文召采取“双指”措施,承办人为“柴超”,但并未提及“双指”原因。

“091”专案组在重庆打黑中可谓赫赫有名,意取“2009年第一要案”,即是针对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曾做过16年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一案,后又侦办一系列打黑大案要案,主要打击保护伞及政府官员。专案组组长郭维国,为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得力干将,后因涉王案被判11年有期徒刑。

2009年8月7日为“091”专案组正式成立之日,也是文强被采取“双规”措施第二天。周文召一案由其侦办,意义不言而喻。但实际上,就南都记者调查所知,后来自感遭遇不公的警察,均有类似遭遇,最开始都是被诸如“091”、“618”、“730”这样因打黑成立并以打黑出名的专案组所查,但最终获刑却与最初“涉黑”指控大相径庭。

在收缴随身物品并搜查完办公室之后,周文召被办案人员带回了家。路上,周文召按照办案人员的要求通知远在綦江的妻子张梅(化名)回家,他称,电话里妻子有些不安:老公,你有啥子事没得?

差不多在2009年8月8日凌晨1点钟,一行人来到周文召位于重庆江北区的家中。专案组在询问张梅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周文召被带出家门,再次上了车。

“去哪?”“到外地”。

临走时,周文召回望妻子,“过几天就回来”。但夫妻再次团聚,已是两年零7个月之后。这正是张梅的刑期,罪名是“私刻公章与伪证罪”。

实际上,周文召前脚被带走,“很多人又涌了进来”。张梅回忆,当时办案人员要房屋的结构图,她未给,并要对方出示搜查证,对方答:这个你不要管。当晚办案人员对其家进行了详细搜查,很多物品被扣押。

当日凌晨2点过,张梅也被带走,“当时也不知在哪,有四五个人看守”。

这时周文召已经随车在成渝高速永川大安站下道,拐进老成渝公路原“大安收费站”。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戒备森严、灯火通明的阵势,在一横幅白纸上,有“永川区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字样。周文召被带到一栋旧楼的二楼,另外的人接管了他。

据周文召了解,重庆指定的“双指”地点为江北区的石子山上,“这是个私设的场所”。在重新获得自由后,周文召重返这里,从其拍摄的照片可见,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只有墙上残留的“罪名分类表”的“受贿罪、诈骗罪、行贿罪”字样。

部分亲历者和警方人士透露,重庆打黑时类似这种场所有24个之多,著名的铁山坪、沙坪坝榕湖宾馆等都属此列。这些场所的出现,主要是当时抓人太多,人满为患,被迫陆续启用一些新的场所,之后发展成为各个专案组的“外讯基地”。

上述一切在重庆官方的文件中均无从查证。在重庆市公安局“091”专案组2009年10月10日出具的“抓获经过”中,只载有“2009年8月11日22时许,重庆市‘091’专案组侦查员王世平、李彦对犯罪嫌疑人周文召执行拘传至永川市公安局接受审查”。

在周文召的记忆中,8月8日凌晨被带到“永川区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后,当晚开始便有24名武警轮班看守,两人一班、“两小时一班”。第一天晚上在破凳子上一夜无眠后,第二天中午,武警送来了折叠床与军用被褥。此后3天,直至“8月11日晚”,一直无人问津。

张梅此时的经历则悲惨得多。她回忆,被带走后,由于身患甲状腺癌,8月8日白天病情发作,全身抽搐,吃不下饭。到了晚上,被押到特别审讯室,坐上“老虎凳”,戴了脚镣手铐。

“知道文强被抓了么?”“不知道。”“文强已经被抓了,不要靠这棵大树了。”

此后,问题便一直围绕与文强相关的经济问题展开,而是否帮“文强藏东西以及检举文强”则成为问话的重点。从“8月11日晚”开始,周文召也开始了与妻子类似的经历。周文召称,当晚12点左右,七八个人涌了进来,为首正是郭维国。

“知道文强被抓没?”

“不知道。”

“明确告诉你,文强被我们抓了。通过这几天考虑,你要把违法犯罪问题向组织交代清楚,然后检举文强。明确告诉你,抓你是因为你站错队,交错友,跟错人!”

……

查阅周文召以及张梅的案卷,并无记载上述内容的笔录存在。对此,周文召与张梅认为,“从一开始,抓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突破文强,我们最终获罪都与文强无关,这样的内容当然不会出现在笔录里。”

“外训”周文召称,在14天的审讯生活结束时,下肢已经浮肿得根本站不起来,尾椎处皮肉已溃烂撕裂,疼痛难忍。

周家与文强两家关系交好,在重庆市公安局尽人皆知,文强儿子至今仍称周文召夫妇为干爸干妈。周文召对此也并不回避。

所以,当文强在2009年8月6日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周文召也曾想过自己迟早要接受调查,只是没想到会有后来的遭遇。

鲍迪 本文来源:中国江苏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王立军三年处理5600多名警察
  • 第2页:王立军曾掌劈原副局长天灵盖致小便失禁
  • 第3页:重庆警方正在启动内部纠错和平反机制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