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只有反抗没有强拆:成田机场钉子户的五十年

2012-11-30 05:50:51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日本成田机场事件并不仅仅是“钉子户拒绝强拆”这一简单的逻辑,而是在日本战后经济迅速发展与社会思潮的复杂背景下,在政府与民众的不断反思与诉求表达中,被一个时代所造就的。

另一面专题:只有反抗没有强拆:成田机场钉子户的五十年

导语:11月28日,日本千叶地方法院拆除了成田机场跑道上的一处“钉子户”,这也是从成田机场于1966年建设计划成立之初就遭当地农民强烈反对,至今仍坚持留在机场二号跑道的7处“钉子户”之一。此新闻被国内官媒解读为“法院强拆钉子户”,事实上此事与国人熟知的“被强拆”着实大相径庭。

民众抗争五十年至今仍没有全部妥协

从纯粹的抗议运动发展到成立行动队的斗争,当地农民要“拼命保住自己亲手开拓的家园”

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初,日本政府决定新建“成田国际机场”以代替原有的“羽田机场”起,即遭到了当时所选地农民的激烈反对,直到1966年此事重新在内阁拍板,新机场所占地除皇室牧场所在地以外的近50%的土地,其余均从成田市三里塚地区的农民手中征收。但由于时任政府并未在决定征地之前与当地农民进行有效沟通,激起了当地农民的极大反感,时年7月20日,三里塚农民成立“三里塚芝山联合机场反对同盟”开始对政府强硬姿态进行以硬碰硬的斗争。

这与三里塚农民多是1945年日本战败原满蒙开拓团的成员有关。二战后,应日本政府要求,这些从中国回来的成员在原是荒芜的土地上开垦十余年,因而更会“拼命要保住自己亲手创造的家园”。他们组成少年行动队、青年行动队乃至妇女行动队开展斗争。

运动初期的二十年间,大小冲突56次死伤近万人,抗议活动带有浓重的左翼运动色彩

此后,从1967年至1978年间,三里塚共爆发了56次冲突,其中4名警察和1名示威者死亡,3,100名警察和5,000 抗议者受伤,1,900 人被逮捕。1971年2月22日,政府第一次施行强制征地行动,反对同盟成员和警察发生冲突。在半年后的第二次强制征地行动中,反对者包括各地赶来的支援者超过5000人,而千叶县出动5300名警察。双方冲突造成3名警察死亡,475名反对者被捕,15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被称为“东峰十字路事件”。

而此时的日本正在中国掀起的一轮轮红色高潮、亚非拉汹涌的独立运动影响下,被左翼运动所笼罩。成田机场的反对同盟与前期的反越战,后期的反对伊拉克战争、冲绳民众反对美军基地活动互相支持,遥相呼应。1978年4月,成田机场即将开业的前夕,爆发了一场由8,000 名学生和农民组成的大规模示威。当14,000名警察赶到时,示威者已用大型平板车上撞开了候机楼大门,他们手持燃烧弹的和铁棒占领了整个机场。这就是著名的“成田机场管制塔占领事件”,其中“新左派活动家”多达4000人。

78年后共有500多起与成田机场有关的“游击事件”;截止2009年,仍有7户“钉子户”死守机场跑道

在平息了管制塔被占领等事件后,成田机场正式投入使用,但强力阻挠依旧没有结束。从1978年至2004年的26年之间,日本全国共发生过900多起针对政府的“游击事件”,其中500多起与成田机场有关。1985年10月20日发生了“10-20成田现地斗争”事件。当天部分反对同盟在三里塚第一公园主持召开全国集会,约3900人参加,日本警视厅派出了四个机动队和机场警备队一起从四面包围了集会场所,引发反对同盟与警察对阵,恶斗持续两个小时,59名警察受伤,其中9人重伤,装甲车3台被严重毁坏。反对同盟241人被逮捕。这也是成田机场启用以来最大规模的冲突。

尽管左翼势力已逐渐冷却,但截至2009年,仍旧有不少“钉子户”、占有共计约4400平米的土地坚守在成田机场,其中,有7户居民还留在机场跑道上。时年4月1日,反对同盟组织了一百多人的游行示威,他们举着“农地死守”“保护森林”的牌子,反对政府为了建机场大量砍伐成田机场周围的东峰森林。

政府只得坚持谈判一度被迫放弃

日本土地征用需由“征用委员会”进行是否属于公共利益的裁定,且土地所有人有权进行诉讼

在日本,建设公共设施所用土地,原则上要向土地所有人购买。2001年修改的《土地征用法》还规定,为使收购顺利进行,事前必须召开事业说明会、听证会,阐述建设理由、目的,说明设施概要、工期、用地补偿额等,由独立的“征用委员会”进行裁定,主要认定该项目是否属于公共利益而需征收。在确实无法与土地所有者达成协议时,才能考虑补偿后强制征用土地。

在“土地征用委员会”定夺期间,反对征用的土地所有人可以向当地的土地征用委员会提出申请或进行诉讼。由于征用土地的前提是工程必须为公共事业,因此土地所有人向法院提交诉讼要求取消政府的公共事业认定而获胜的例子并不鲜见。成田机场开发商新国际空港公团从1969年9月至当年12月为止,就398块地段申请征收裁决。但是,千叶县征收委员会直至1970年12月26日为止只裁定了6块地。 

1995年,日本首相向反对同盟谢罪,为避免暴力行为,当局一度放弃谈判以求民众运动的平息

1971年,反对者在写给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的题为《白骨的怨恨》的信中,表达了他们的这种愤怒。他们表示他们的目的不在于经济补偿,“如果你能够让我信服…就是不要补偿,我也会高高兴兴的把自己的土地财产拱手相让”。而1988年,征用委员会会长小川彰因激进分子的袭击造成浑身多处骨折,并于2003年不堪后遗症之苦自杀身亡。迫于恐吓,1988年征用委员会委员全体辞职,直到2004年仍旧处于瘫痪状态。即便2004年重建委员会后,为避免暴力行为,委员会的职能也不再涉及成田机场用地问题。 

1995年,当时的日本首相村山富市接受了学者们的建议,向机场反对同盟成员谢罪,这一怀柔之策最终使得反对同盟内部瓦解,反对机场运动暂时得以平息。1999年,迫于2002年世界杯的压力,当局宁愿选择避开“钉子户”地皮,重新向北修建跑道。

到2005年1月11日,才开始与2号跑道南边的7户居民重新开始谈判,居民拒绝做出妥协。4月30日,日本国土交通大臣日北侧一雄宣布:“如果居民还是不同意收购土地,我们就向北侧延长,今后不再进行用地谈判。”最终,政府还是决定放弃谈判,跑道向北延伸,并于去年10月完工。

此次拆除完全与“政府强拆”无关

此次法院执行拆除的建筑,是由于房屋所有者与“反对同盟运动”成员的法律纠纷

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斗争之后,最终依旧留在机场跑道上的7户居民成为日本乃至全世界著名的“钉子户”。而最近的这则“法院强拆”的新闻则并非当局与反对者之前的问题,据媒体报道,此次被拆除的房屋占地500平方米,包括平房和二层楼房共三座小屋,是当年反对运动的根据地之一,是现年64岁的土地所有者的父亲当初为“热田派”反对同盟免费提供的。

2000年开始就要求小屋居住者归还土地而提起诉讼,并于2003年胜诉。但是居住者未给出回应。于是所有者2009年再次向“三里塚芝山联合机场反对同盟”的“热田派”提起诉讼,2012年4月再一次在东京高等法院获得胜诉。屋内居住者以及其他机场反对派在10月时即被通告,搬离并让出此块土地。 

其余部分“钉子户”同意转让使用权给政府并退出抗争,也是当局多年坚持对话的结果

根据《日本新华侨报》2011年8月29日报道称,成田国际机场公司向千叶县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土地所有权人约70人出让其所有权。8月28日,机场相关人员向外界透露了案件的最新进展,称已经与反对同盟“热田派”的一名土地所有权人取得和解意向,并将于9月正式和解。

这名土地所有权人拥有约160平米的土地部分所有权。这一地块在1978年成田机场投入使用前后,建造了“东峰东方团结小屋”,并由一名支持反对派的男性搬入居住。今年8月下旬,该男子搬离,之后,小屋被拆除。面对这种反对派主动撤离并拆除的罕见做法,机场相关人员称:“可见通过对话方式解决用地问题取得了很大进展。”

结语:日本成田机场事件并不仅仅是“钉子户拒绝强拆”这一简单的逻辑,而是在日本战后经济迅速发展与社会思潮的复杂背景下,在政府与民众的不断反思与诉求表达中,被一个时代所造就的。(出品:网易另一面,编辑:沈燕妮)

沈燕妮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泽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二宝妈到港大博士,她逆袭30+人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