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礼贤立尊孔文社之主客观因素

2012-09-08 06:01:08 来源: 青岛新闻网-青岛日报(青岛)
0
分享到:
T + -

今年是中德建交4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在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和日趋重要的今天,我们不能不想起一位在中德文化交流史上特别是在中学西播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功臣、被称为“伟大的德意志中国人”的卫礼贤。卫礼贤(1873—1930),原名理查德·韦尔海姆(RichrdWilhem,又译理查德·威廉),到青岛后取名卫希圣,字礼贤。1899年5月受基督教同善会差遣从德国抵达中国青岛,1920年离开青岛回国,第二年受德国政府派遣担任德国驻华公使馆科学顾问,并应蔡元培邀请兼任北京大学教授,1924年回到德国并继续从事汉学教学、研究、著书等事业,终其一生。

卫礼贤在其57年的生涯中,有24年(1899—1920,1921—1924)是在中国度过的,其中在青岛多达21年。卫礼贤在青岛的21年,是其走上汉学研究之路的起始和成熟阶段。他到青岛的第二年就举办礼贤书院,采用“有教无类,一视同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办学方针,教书育人,因成绩突出,被清政府授予四品顶戴。他广结清政府遗老论道中国文化,并与他们成立尊孔文社,在礼贤书院的藏书楼上专门将一可容纳二百人的礼堂辟为尊孔文社活动场所,供诸公研读、活动之用。在藏书楼后面建藏书室,藏书曾多达三万余册。这些,对卫礼贤学习中国文化,翻译《论语》、《孟子》、《道德经》、《列子》、《庄子》、《易经》等中国文化典籍,撰写专著,以及回到德国后的汉学研究工作,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在其从一个不懂汉语的传教士到著名汉学家的质变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卫礼贤立尊孔文社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其中既有当时青岛特殊人文环境的客观影响,也有卫本人对中国文化顶礼膜拜的主观因素。

一、客观环境

辛亥革命后,青岛相对安全,大量富有的中国人包括大批清朝遗老流亡至此,使得作为德国租借地的青岛不仅经济发展,而且中国传统文化氛围得到大幅度提升,卫礼贤在《胶州租借地的晚清官员印象记》中写道:“在青岛,聚集着大臣、总督、巡抚等各种职务的高官、学者和工业家。有教养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在这海滨之地汇合。由于这些人的到来便有了各种文化的和科学的报告会。江浙会馆设备极佳的俱乐部内定期举行聚会。出席的学者们和官员们来自于中华帝国的各个地方,从蒙古利亚到甘肃省,从最西部再到最南端的云南省。这些人成为融汇各种各样文化知识的载体……结果,那时的青岛便提供了一个了解古老文化的特征和典型的机会,像这样的机会在中国任何地方都是不能找到的……来自各地的学者们与政客们汇聚一堂,追溯往事,很多内容堪称是高水平的中国历史。”

1912年的《胶澳年鉴》记载:“1911年秋天爆发的中国革命……青岛在这次革命风暴中最持久地完全保持着安全和平静……中国人也承认这一巨大优越性,把这个德国旗帜下的地区当做绝对安全的逃亡地,抛弃了以前那种对德国殖民地的偏见。”“在本报告年度,有10000—12000名中国人移居青岛。”这对当时只有三、四万人的青岛来说,数目是相当大的。在这众多移居青岛的人员中,有相当数量的商人、文人及官员,“本报告年度,各阵营富有影响、受到教育的中国人流亡到青岛,他们中的很多人已决定在此定居和创办工商业。”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流亡青岛的官吏中,仅学部以上的重臣就有十多位,如京师大学堂总监、学部副大臣劳乃宣,恭亲王溥伟,翰林院编修、学部副大臣刘廷琛,邮传部尚书、军机大臣吴郁生,盛京将军赵尔巽,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王綬等。他们通过“学而优则仕”的途径走上仕途,每个人都有较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和造诣。他们在这里挥毫泼墨、谈史论经、咏诗抒怀,为青岛增添了浓郁的国学风雅。

对卫礼贤及其尊孔文社影响最大的当属劳乃宣。劳乃宣既是清朝的一名有相当影响的官吏,又是近代著名学者,《清史稿》称“乃宣诵服儒先,践履不苟,而于古今政治、四裔情势靡弗洞达,世目为通儒。”劳到青岛后,一方面积极参与复辟活动,另一方面与卫礼贤结为好友,为卫翻译中国典籍尤其是《易经》提供了大量帮助,并主持尊孔文社;1919年起,担任礼贤甲种商业学校(礼贤书院当时易名为礼贤甲种商业学校)监督,直到1921年去世。《胶澳志》记载,劳乃宣“辛亥以后,侨居青岛,曾主德人尉(卫)礼贤所立之尊孔文社,事讲论经义,一时愚公子弟多以就业。”此外,卫礼贤与康有为、辜鸿铭、蔡元培等中国著名学者也有一定的交往。

二、主观因素

卫礼贤十分喜爱汉学,尤其尊崇孔子,对儒家学说佩服不已。在他看来,康德是西方圣人,孔子是东方圣人。《礼贤中学二十五周年纪念册》中记载:“湖北义起,清帝禅让,其故旧遗老,王侯将相下逮督抚提镇司道府州县诸公纷纷过海,多于江南名士。卫君优礼欢迎,敬爱臻至,尝曰:德国康德为西方圣人,孔子为东方圣人。”卫礼贤还说,“孔子居亚洲之中原,于春秋颠乱时局中,荟萃中国上古之文化,传之后世,至秦汉而渐及于远,渐而化及四夷,近且遍及海外,百余年后必可普及世界。其所以受世界之欢迎者,盖其以德服人之功,较欧洲各国以国体强弱定文化之远近,倜乎远矣。”(《历代尊孔记孔教外论合刊》)据王世维先生从《孔教会杂志》摘录的材料,卫礼贤曾于1913年到上海拜访过孔教会,对孔教会的人极言仰慕孔教之意,并表示愿在青岛建立支会。

孔教会是北洋军阀时期的一个尊孔社团, 1913年2月在上海成立,发行《孔教会杂志》。1913年9月,总会由上海迁到北京,并在上海、曲阜、广州设总会事务所。会长为康有为,主事者为其门徒陈焕章等人。孔教会以昌明孔教、救济社会为宗旨,凡诚心信奉孔教,无论何教何种何国皆得填具愿书,由介绍人介绍入会。“五四”运动后孔教会日趋瓦解。

1913年阴历四月初九,孔教会刚成立两个月左右,卫礼贤就到上海拜访孔教会负责人沈曾植、陈焕章,卫礼贤对沈、陈二人“极言孔教之不可不保存,且述仰慕之意”,他认为“中国近日学校废止读经,实为莫大之祸。”在阅读孔教会会章以后,当即表示愿在青岛组织支会,并交给陈焕章二十元钱,为其入会常年费及订阅《孔教会杂志》之资,且表示要参加是年秋季孔教会在曲阜举行的祭孔大会。陈焕章送给卫礼贤《孔教会杂志》二册,沈曾植送给卫礼贤《孔教论》四册。《孔教会杂志》在其第一卷第三号“本会记事·总会”栏刊登通讯,报道了卫礼贤的上海之行。通讯中写道:“卫礼贤君,德之神道学博士也,旅华十余年,在青岛创办礼贤书院,成绩久著。卫君精研孔教,曾将《论语》、《孟子》译成德文。孔教行欧洲大陆之机,将以卫君为先导矣。此次来沪,欲于本会有所尽力,特订期与沈乙庵君(沈曾植)、陈重远君(陈焕章)相见。本月初九,卫君如约至沈宅,极言孔教之不可不保存,且述仰慕之意。乙庵询以礼贤书院之课程,卫君以上午教德文,下午教中文,而以四书五经为主。且言中国近日废止读经,实为莫大之祸。乙庵因以中国旧日之教育与今日之教育比,而指其利害得失大要,则注重于学校之读经,卫君极以为然。……卫谓陈阅:‘吴辈久欲得条举孔教大义之书,译作德文,以供德人研究,而苦于无善本,今得君《孔教论》,可偿素(夙)愿矣。吾当译之,以传播于德国也。’卫君又言彼将译《大学》、《中庸》及《礼记》云……”

关于成立尊孔文社的目的,卫礼贤在《青岛的故人们》一书中曾这样记述:“我们的想法是为了将来,挽救已处于极度危险境地的中国文化财富。我们希望通过翻译、讲座和出版的方式,在东西方文化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康德的著作被翻译成了中文,中国的经典也被翻译成了德语。我们希望在远离中国革命风暴、位于山海之间、风景如画、寂静的青岛做一些建议性的工作”。卫礼贤担心辛亥革命后内地“焚书坑儒”,遂学孔子后裔将“圣人之书之可贵者藏之山岩屋壁之间”的做法,在藏书楼后面建藏书室,将圣经贤传之精、子史百家之富,萃集起来,以使将来“人道之晦复明,绝而复续。”劳乃宣在《尊孔文社建藏书楼记》中做了记载:“缄诸铁函,埋之基下,以为千百世后久远之征。”

作为一名德国传教士,卫礼贤在中国的传教行为史无记载,而对中国文化的学习却勤劬不倦,“卫君最好学,手不停挥,目不停览,虽炎夏不避,危坐译读晏如也,是故精通华语及文义。”(《礼贤中学校二十五周年纪念册》)他翻译的20多部中国典籍在西方广为传播,为东学西渐作出了重要贡献。尊孔文社既是一个研究儒学的机构、学习汉学的最佳场所,又是卫礼贤联系流亡到青岛的清朝学者和德国在青人士的组织,也是20世纪20年代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

netease 本文来源:青岛新闻网-青岛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