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大护法”邵天任(图)

2012-09-07 05:43: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京)
0
分享到:
T + -
邵天任
邵天任

  邵天任是新中国外交条法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他从事外交条法工作长达50余年,与许崇德、萧蔚云、吴建璠三位先生被媒体并称为《基本法》“四大护法”。

  邵老痛恨外来侵略,年轻时发下“习律报国”的宏愿,早年曾参加东北义勇军,后奔赴延安,一生始终坚定跟党走。1982年,邵老在澳门参观普济禅院,禅院里面有一张石桌相传为《中美望厦条约》签订地,邵老有感而发,赋诗一首:“驱车闹市过禅林,道是当年望厦村。石几犹存人世改,低徊往事亦怆神。”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受命参加香港、澳门两部《基本法》起草和特区筹备工作时,他已年逾80,家人和朋友都劝他“悠着点”,以身体为重。邵老幽默地说,我年轻时身体不好,总是生病,从没想到自己能活到80岁,已经“够本”了,没有理由不努力工作啊。邵老凭借深厚的法律功底和多年外交实践,在香港、澳门回归的法律问题上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建议。

  1983年中英谈判开始后,关于香港回归祖国的表述有各种不同提法,包括“主权移交”、“主权回归”等。邵老指出,香港的主权一直在中国,英国人从来没有拥有香港主权,所以不存在“主权回归”问题,而应该是“恢复行使主权”。这一提法既符合我一贯不承认英方通过三个不平等条约攫取香港和新界的立场,也照顾到了香港现实,很快得到中央认可,后成为标准表述,沿用至今。


  又如,关于中英会谈成果文件的名称,邵老建议使用“联合声明”。他说,在新形势下必须采用新的法律形式记录双方的讨论成果,割断与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三个旧条约的一切联系。邵老认为,“联合声明”是一种公认的、有效的国际协议形式,它可以在不失原则的前提下灵活地反映各自的立场。这个建议也得到了中央采纳。

  由于内地与香港属于不同法系,加之两地委员在历史、文化、教育、文字表述等各个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每遇内部意见分歧,邵老总能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他的带领下,法律小组在两年半内完成了对600余条原有法例和千余条附属法例的审议,受到了广泛赞誉。

  今年4月29日,邵老离开了我们。斯人已去,风范长存。愿老人家一路走好。

netease 本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