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潋紫:写活清宫大戏的80后(图)

2012-07-27 09:13:00 来源: 天津网-天津日报(天津)
0
分享到:
T + -
流潋紫
流潋紫:写活清宫大戏的80后图
流潋紫

  流潋紫,本名吴雪岚,1984年生,浙江湖州人,现居杭州。国内类型小说名家、知名新生代编剧,代表作小说《后宫·甄嬛传》、《后宫·如懿传》,电视剧《甄嬛传》。2007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杭州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委会副主任,杭州江南实验学校教师。《后宫·甄嬛传》获第二届腾讯网作家杯原创大赛冠军、浙江省优秀青年作品奖,被誉为“后宫小说巅峰之作”。

  印象:热爱写作的时尚女教师

  “斩断情丝心犹乱,千头万绪仍纠缠。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天机算不尽,交织悲与欢,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每当这婉转缠绵的片头曲响起的时候,一群各怀心事、衣着艳丽的后宫女子便依次登场,这部长达76集的清宫大戏《甄嬛传》已成为2012年最热门的电视剧。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写出这样一部历史题材巨著的作者竟然是一个80后女孩,她便是以笔名流潋紫出道的女教师吴雪岚。

  随着电视剧《甄嬛传》的火爆,身为原著作者的她也一举成名,记者拨通她的电话与她交谈时,她的声音听上去温和而淡定,她慢慢回忆6年前自己开始创作这本小说时的往事,那同样也是一段互联网的传奇网事。

  2006年寒假,大学生吴雪岚(流潋紫的本名)在家看电视剧《金枝欲孽》,看完后觉得还不过瘾,便决定自己也写一个后宫故事。她在电脑文档中写下了第一句话:“我初进宫的那一天,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她讲述后宫中那群如花女子的故事,并要通过这些故事表达自己对古代后宫的理解:真正的宫廷不是只有锦衣玉食和荣华富贵,历史上女人之间的斗争是最残酷的斗争,而后宫,是残酷的密集地。

  2007年,《后宫·甄嬛传》获得了腾讯网“作家杯”原创大赛的一等奖,这本书在新浪博客的关注度超过了《明朝那些事儿》。“魔铁文化”总裁、著名出版人沈浩波直接联系到流潋紫,最终以10万册首印、10%版税的天价以及一整套全面系统的宣传方案赢得了该作品的出版权。

  签约国内一流图书公司的流潋紫仍坚持在线写作,免费供网友阅读。不知不觉中三年过去,她写完了100多万字,被数百家网站转载,《甄嬛传》被誉为“后宫小说的巅峰”。这段时间,流潋紫大学毕业,她并没有选择以写作的方式养活自己,而是到杭州江南实验学校应聘当了一名普通的语文老师。

  著名导演郑晓龙的妻子王小平也是《甄嬛传》的粉丝,她希望丈夫将这本小说拍成电视剧。《甄嬛传》的剧本流潋紫写了一年半,出了十几个版本,经历了无数次修改。写小说可以天马行空,但剧本有很多局限,必须考虑合理性、可行性。电视剧播出后火得一塌糊涂,但流潋紫却不为名利所动,她每天正常上下班,以教书育人为己任。在杭州江南实验学校官方网站“教师风采”一栏中,翻到第五便可以找到吴雪岚老师,她被评为“最受学生喜欢的老师”,学生满意率百分百,对她来说比拿了稿酬还要高兴,“因为钱是死的,孩子们的心是最纯真的”。

  成名后,流潋紫加入了浙江省作家协会,并担任了杭州市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委会副主任。她与同在杭州的南派三叔、沧月等新锐作家都成了好朋友。作协没有给他们这些年轻作家设置人为的束缚,而是努力给他们创造一个宽松的创作氛围,鼓励他们创作更多的作品。

  住在杭州,流潋紫偶尔去西湖探访。当年见证乌拉那拉氏皇后命运急转直下的“蕉石鸣琴”遗迹犹在,而乌拉那拉氏被弃的千古谜团,却如同西湖激荡千年的波浪随波逐流。于是,她开始写自己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如懿传》,她想让笔下的“如懿”去重构乌拉那拉氏皇后寂寥落寞的一生。

  流潋紫已跻身一流畅销书作家之列,但她仍坚持做普通的80后女孩。她爱时尚,爱网购,爱旅游,爱看电影,爱K歌。不久前她被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迷得七荤八素,一边流口水一边计划着下次旅行要去的地方,譬如有肉夹馍的西安,有猪肉炖粉条的东北,一定都要去狠狠吃一回。“吃货”本性终于暴露在微博上。

  她还是一个爱幻想的女子,渴望远离尘嚣的生活。她希望家周围宁静而不喧闹,有间大大的书房,装满落地玻璃,明亮而清澈;有一个大大的院子种满各种新鲜瓜果蔬菜,如果能养几只鸡鸭,每天早起去捡几个鸡蛋,那就更好了。

  写作是一种特别的历练

  记者:在《甄嬛传》之前,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流潋紫:读大学的时候我开始写博客,并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写写小文章。到了2005年下半年吧,那时我大学三年级,把之前写的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些短篇小说修改整理后投稿给杂志,希望能赚点稿费,贴补自己大学的生活费。2006年我第一次靠一篇题为《鸭架粥》的小说获得了自己的第一笔稿费,只有两三百块钱,却很是高兴。当时的感受是,希望自己能像张爱玲、亦舒那样以才华供养自己,也可以活得很随性和潇洒。流潋紫的笔名也是从那时候来的,我当时正在用一款雅芳的叫流潋紫的唇膏。

  记者:是什么样的动机让你动笔写《甄嬛传》这本书的呢?

  流潋紫:我开始写《甄嬛传》的时候是2006年,那时候看电视剧《金枝欲孽》,喜欢里面的如妃,觉得她能看透女人的感情,懂得取舍。我就想自己写一个聪明人在感情里糊涂的故事。后来面临毕业和就业,断断续续写了三年多。我是一个懒人,现在回头来看,写《甄嬛传》就像是一个意外,我不觉得我有这样的毅力坚持下来,很大程度上真的要感谢我的网友们,因为我是在线写作,被读者逼着写了七部,直到2009年才写完。

  记者:现在平时写作时的状态是怎样,一天能写多少字?还会遇到写不下去的时候吗?

  流潋紫:我平时都是半靠在床上,膝上架起一台电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写,不允许身边有人靠近,也不希望听见任何响声。每天写作量不定,我也没有给自己规定写作的配额,写作比较随性,有时不写一字,有时候最多一天写过一万多字,但感觉非常累。写过文章的人都会有卡住的时候,我当然也不例外啊。记得那时候有一段时间,每天只要一做梦就会想到后宫里的情节,生活已经被套牢了,我就给自己放一段假。

  记者:感觉你的想象力非常强大。这种力量是怎么形成的?在写作的时候如何开动你的想象力?

  流潋紫:写小说确实需要想象力,如何开动想象力这个问题也确实让我很难回答,我觉得想象应该是大脑的一种复杂活动吧,我很难说得清楚。

  记者:写作对你的性格有什么影响?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流潋紫:写作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我想应该对我自己是一种特别的历练吧。写作对我的生活没有特别明显的改变或影响,只是社会对我的作品的关注度更高了,也不断有媒体来联系采访,让我感到略有些不适应,并产生了把自己“藏起来、躲起来”的想法。此外,通过《甄嬛传》我认识了许多好朋友,如郑晓龙导演、演员孙俪、蔡少芬、陈建斌、张晓龙,漫画家陈柏言等人,我很感激《甄嬛传》带给我的生活上的改变。

  《红楼梦》给我文学启蒙

  记者:你的语言特点非常鲜明,我觉得不太可能通过训练和学习获得,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流潋紫:应该是在长期的阅读中潜移默化而成的吧。其实,我自己也很难说得清楚,因为这种变化的发生耗费时间很长,而且缓慢。

  记者:你说过《红楼梦》和张爱玲的作品对你产生了深刻影响,你觉得从她们的作品中获得的最大的力量是什么?

  流潋紫:《红楼梦》对我的影响很深也很重要,算是我的文学启蒙之书,让我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小时候放假时,父母上班前担心我到处乱跑,就把我锁在屋子里,家里只有《红楼梦》,就一遍遍地看。后来潜移默化中慢慢发现自己的语言风格越来越接近“红楼体”。我也一直很喜欢张爱玲的小说,尤其对《十八春》记忆深刻,让我在描写感情的时候更多地带有现实的因素,也让我的作品呈现一定的悲剧色彩。

  记者:以你强大的想象力,有没有想过自己或许是她们故事中的人物穿越而来?你对现在穿越剧的热潮怎么看?

  流潋紫: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从不希望或幻想通过穿越来摆脱可能遇到的烦恼或痛苦,我认为勇敢面对风雨之后必见彩虹。《甄嬛传》也是一部有历史感和真实感的历史小说,我希望我的写作能够打破一些既往作品带给部分年轻人古代很美好的梦幻,希望能帮他们摆脱穿越剧给他们带来的穿越避世情怀和幻想,而要活在当下。

  记者:除了曹雪芹和张爱玲,你比较欣赏的作家还有谁?

  流潋紫:我最为欣赏和喜爱的是曹雪芹、金庸、亦舒、张爱玲。在《甄嬛传》中的浣碧、流朱这两个名字,就是因为我喜欢《天龙八部》里面的朱碧双姝而得来的。

  记者:你会一直写下去吗?想过写其他题材吗?

  流潋紫:我会坚持我所喜爱的文学写作。将来或许我会写一些现代都市类题材的言情小说,我比较喜欢看侦探小说,悬疑吸引你看下去。我觉得各种小说都是相通的,能让人看下去的就是一部好小说。但如果让我跨界写盗墓或悬疑,可能我会把自己先吓坏。记得有一次,一家杂志社约我写恐怖小说,没写完一半,先把自己吓得整晚不敢睡觉,只好罢笔。

  写多种爱情,多种浪漫

  记者:对清代宫廷的知识最初是从何而来?

  流潋紫:最初对清代宫廷的了解一定是来自小时候看的那些电视剧,我想这可以说是对我们这一代人影响至深的。我其实并不太了解清朝。是因为将小说《甄嬛传》改编为电视剧需要将时代背景设定为清朝,我才去恶补了一些清代的历史知识。而且,因为写作需要,我也仅仅是非专业、非系统性地抓了一些有效信息,所以我觉得自己对清史的了解非常粗浅。

  记者:你的这种虚构性的历史写作,与真实的历史会形成一种怎样的关联?

  流潋紫:我是比较喜欢读史书,《二十四史》我都看,也喜欢看野史。中国人的史书偏向对于帝王将相的描述,女性的历史存在显得特别单薄,往往是一笔带过。但是面对这种简短,我就想它的背后一定隐藏着非常多的故事。所以我特别想去写一些后宫生存在逆境之中、特殊环境之中的普通女人。我写的这些小说,不是说要告诉别人古代是多么美好,而是告诉人们那样的环境下每个人生存得都非常艰辛。

  记者:你比较喜欢中国历史的哪一个朝代?

  流潋紫:最喜欢唐代。那个时代的女性可以和男子一样活得畅快恣意,那是一个女权相对昌盛的年代,有歌有酒有飞扬的盛世文化,可以把酒吟诗往来唱和。

  记者:《甄嬛传》里你写到甄嬛对爱情的期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现代爱情与古代爱情相比,你更愿意接受哪种?历史对于我们认识现代社会有什么帮助吗?

  流潋紫:毋庸置疑,我肯定会选现代爱情,虽然古代也有被千古传唱的刻骨铭心的爱情,但现代女子活得更有自由和尊严。作为现代人,我们可以自由地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应学会珍惜。我在小说中所描写的残酷的古代宫廷是对历史的一种浓缩和艺术化,所秉承的是对历史的尊重,相信所有人看过这部作品后,应会庆幸自己活在当下,庆幸扭曲摧毁人性的罪恶制度和社会已经被我们的先驱们破除了。《甄嬛传》里我写过许多种爱情。其中的很多浪漫,往往是在彼此心眼相对的一瞬的感觉,而在生活中细水长流才是更美好的境界。

  《甄嬛传》后又写《如懿传》

  记者:《甄嬛传》之后,为什么想到要写这样一部《如懿传》?

  流潋紫:《甄嬛传》剧组在横店拍摄时我去探班,恰好拍摄甄嬛去探望深陷绝望的皇后乌拉那拉氏那场戏,蔡少芬演绎出的那种被深爱的人厌弃至死的绝望,让我感触很深。以前也特别喜欢蔡少芬,我就想写一个故事,希望将乌拉那拉氏的血脉延续下去,将来或许还有机会由我喜欢的蔡少芬来主演。如懿的历史原型是乾隆废后乌拉那拉氏,她留下了一个因何被废的千古谜团,我将试图用自己的想象在小说中演绎出一种答案。

  记者:《如懿传》与《甄嬛传》相比,差异点有哪些?

  流潋紫:首先是两部书在情节和人物性格上并不存在延续性。《如懿传》以真实的历史背景为依靠,女主角如懿历史上确有其人,不同于《甄嬛传》架空时代的天马行空。另外,《如懿传》的女主角如懿是一早便深陷在权谋斗争中,一开始并不懵懂,而是忍辱负重、坚强生存在后宫的。她是一个在经历世事波折后,希望保有自己性格中仅有的属于自我的东西,却最后失败的女人。小说的视角会更广阔,涉及的人物也将会更加丰满和立体。

  记者:写作《如懿传》的时候还是在线写作吗?现在网友随时对你的新书做出的评价,还会影响到作品的走向吗?

  流潋紫:这次因为对网络盗版及侵权的顾虑,《如懿传》是在实体书出版上市后才开始在网络上连载的。网友对已经连载文章内容的评论以及对后期发展的一些期待或多或少会对我的写作产生一定影响。比如许多读者希望小说里能出现一个“容嬷嬷”,我个人觉得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安排,便在第二卷里设定了这样一个姓容的宫女。假以时日,她便将成为“容嬷嬷”了。

  写作是兴趣,教师是职业

  记者:简单说一下你的成长经历吧。童年到少年的成长记忆给你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什么?

  流潋紫:我生长在浙江湖州一个叫练市的小镇,那里离现在全国知名的乌镇非常近。直到读大学,我才离开家乡。没有谁不爱自己的家乡,我也一样。我的家乡水网密布,我家住在京杭大运河边,我是听着轮船的马达声、吃着运河的鱼虾蟹长大的,那是江南的一个很小的普通小镇,简单而平凡。童年的夏天,最多的记忆是在运河里嬉戏中度过的,游泳摸螺蛳,或在水沟里钓小龙虾。那样的快乐,我想是现在城市长大的孩子绝对无法体会的。

  记者:你对文学的喜爱是受家人影响吗?

  流潋紫:我父母是双职工,很早便双双下岗,家境并不好也无过多的藏书。父母的文化程度虽不高,但很注重家庭教育,培养了我自强、自立的性格,也培养了我良好的阅读习惯。小时候花钱买书是被父母所肯定的,但通常没有更多的钱来买书,都是站在新华书店中快快读完的。

  记者:本来毕业前你的书就已经卖得很火了,为什么没有选择专职写作,而是去当了老师?

  流潋紫:当老师是我的理想,而且我来杭州还可以和我先生(当时的男朋友)在一起。当时,我现在的学校要招一位语文老师兼学校文学社指导老师,他们对我的写作经历比较满意,可以说《甄嬛传》帮我获得了这份工作。

  记者:谈谈你现在的日常生活状态。

  流潋紫:平时安心上课,闲暇写写小说,偶尔出去旅游,喜欢网购。因为教的是主课语文,有早读课我就要六点半起床,七点多到学校。如果轮到晚自习坐班,就得晚上九点多才能回到家,过的是一个普通中学语文老师的生活。我现在的学生已经初二了。今年没有当班主任,但继续担任学校文学社的指导老师,顾名思义就是开设写作培训课,指导有文学写作特长或爱好的学生写好作文。


  记者:写作会影响你的工作吗?这之间有没有矛盾?

  流潋紫:我的写作时间基本上是在睡前或周末,以及寒暑假,我绝不会让写作影响我的工作的。因为,我首先是希望自己成为一名称职的老师。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因为需要投入很多的精力在学校教学工作上,我写作的速度和产量肯定是受到一定影响的。但我从不认为它们存在矛盾,因为写作对我来说仅仅是兴趣爱好,而教师职业则是我喜爱并愿意去坚守的事业,我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而改变人生的职业选择。可能跟我的星座也有关系,天秤座是追求平衡的人。

  作者:何玉新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