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将无星--记新疆军区原司令员刘海清(四)

2012-07-18 09:15:00 来源: 人民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将军额头能跑马

五次战役啃掉联合国军无数硬骨头的刘师长竟被一位连长打坏一颗门牙

公元2007年春,已是85岁高龄的刘海清,在病床上收到一封由两位美国老人写来的信。信是英文写的,女儿念给他听,大意是:“我们曾是美国开国元勋师——美骑一师的士兵。1950年随联合国军参加‘韩战’,在朝鲜三所里地区与将军的部队发生战事,我们成为将军的战俘。岁月流逝,今天,57年后,我们来到中国北京,请求拜见将军阁下,以表达我们对您的敬意。我们希望成为您永远的朋友! ”

听罢信,刘老微闭双眼陷入沉思。沉思许久的老人慢慢睁开眼睛,用手摸了摸插在脖颈上的输液管,对女儿说:“你就代我给那两位美国老兵写封信吧,谢谢他们这么远来中国看我,一定要见到他们,请他们吃全聚德的烤鸭,要到‘和平门’的那一家,最正宗。”女儿懂得父亲的心,她知道父亲一辈子注重仪表军容,他是不愿意让曾经的对手见到他现在的样子。

抗美援朝战争历时3年,中国人民志愿军与以美国为首的由16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进行了5次战役。刘海清作为113师的副师长、师长历经全部战役过程。他曾率领113师338团跨越崇山峻岭,冒着敌军炮火以14个小时强行军145华里的速度,先于美军5分钟抢占了三所里阵地,关死了美军南逃的“闸门”。之后,又果断分兵,率337团直插龙源里,卡住了美军北援之路,为实现毛主席提出的“以歼灭美军第一、第二、第二十五师的主力为战斗目标”的决心意图,为扭转战局起到了关键作用。

彭德怀司令员在他那份“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的亲笔电文中,还重重写下了如下字句:

尤以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

三所里阻击战后不久,志司首长指定刘海清在中朝两军高级干部联席会议上介绍作战经验。还像上次那样他不愿到会上去讲什么,他在日记中写到:“说老实话,到志司开会我真不愿意去,打了那么一个小小战斗,有什么可报告的呢?”这篇日记连同他在坚守汉江、两守西海岸等战斗中写下的199篇战地日记,在他去世后,竟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可以说,抗美援朝战争是刘海清军事生涯中最为辉煌的岁月,那份由他整理的三所里阻击战经验介绍,成为我军各级指挥院校必学的经典战例教材。1953年7月4日,师长刘海清与他的战友满载着光荣登上回国的列车。临别时,金日成向刘海清赠予一枚朝鲜二级国旗勋章。

刘海清有一颗门牙是黑色的,那牙的根断了,神经死了,是他当师长时,被一位连长打坏的。一次篮球赛,他带球过猛把工兵连长撞倒在地,连长火了,爬起来追上师长夺过球,朝着师长的脸就是一胳膊肘,师长嘴上顿时开花,全场大哗,裁判员急吹暂停。刘海清看了一眼连长,吐出两口血水,抱着衣服气冲冲走了。连长后悔,不知师长该怎么收拾他。晚上连长被师长叫到宿舍,但见桌子上摆着几碟小菜、一瓶白酒,该不是“鸿门宴”?连长立正等待“挨刀”。“是我不对,撞你在先,请你喝酒。一是道歉,二是压惊,三是咱俩的友谊酒。”师长和连长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握手言和。

1980年初,已在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岗位上工作了整整7年的刘海清,平职调到新疆部队,先后担任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新疆军区司令员。他在这块西北热土上,又工作了整整8年。

花甲之年的刘海清是带着妻子、儿女一起来到天山脚下的。他曾自豪地对儿女们谈到,祖国有“三北”,东北、华北、西北,这“三北”他都待过了。作为一名老兵,最使他骄傲的是能来新疆为祖国戍边守防。在父亲的影响下,儿子刘健至今仍在新疆,他创办的文化公司经30年的艰辛努力,拍摄出3000多个小时的人文风情影像资料,图片达10余万张。女儿刘小坤,十年前从美国引进开心果种植技术,在南疆疏附县种植这种可以生存挂果200年的果树。刘老80岁那年,专程到南疆看女儿的开心果,夸她为民族群众做了一件好事。

胸襟豁达的刘海清,在晚年遇到了一件让他揪心牵魂的事。哥哥刘河清73岁那年,执意要来北京看弟弟。恰逢过春节,在广元火车站他没挤上车,老伴和儿子先到了北京。10天后,刘海清接到哥哥的信,说已再次上路来京,但等了十几天也不见人影。刘海清带着家人赶回老家,四处寻人无果。他看着老哥哥一直保存着的半截竹筐泪水一劲儿往下落。1年后,刘海清再次回乡为哥哥修了一个衣冠冢,以示纪念。

刘老最后一次回家乡是他83岁那年。乡亲们在村口打起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老红军刘海清将军”。他停下脚步让乡亲们收起横幅,站在村头好一会儿不说话。晚上和乡亲们吃饭,刘老端起家乡的米酒洒在了地上,他对乡亲们说:“你们不要叫我啥子将军喽,叫我正娃子好喽,当年我们通江不过20万人口,闹红时有48000多幺娃子和我一道参加了红军,后来只剩下不到4000人,我能活下来看到胜利、回到家乡,就足够了!可他们连这碗米酒都没得喝。”刘老是含着泪水说这番话的。我想,或许这正是一位饱经沧桑、历久弥坚的老战士对个人功名的一种态度吧。

辍笔之际,我又一次打开互联网,点击“刘海清”这位战将的名字,我未曾搜索到“将军刘海清”这5个字,却从近百个关于他的词条中,寻觅出一条用闪亮的红星串起的红线。我整理出如下的记述:

1955年,我军首次实行军衔制,时任38军113师师长、年仅33岁的刘海清被国防部授予大校军衔。

1964年,我军实行军衔制9年后,进行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军衔调整,时任38军参谋长的刘海清,按规定应晋升少将,但他却主动让衔,一年后我军取消军衔制。

1988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我军恢复中断24年之久的军衔制。此时,已在大军区副职岗位工作了16年的新疆军区司令员刘海清,按新的军衔条例,应被授予中将军衔。遗憾的是,他因年龄到线,又一次与肩上的金星失之交臂。

7年前,我从北京调到新疆工作,因刘老曾是我在北京军区工作时的老首长,我想有机会能去拜见一下老人,不曾想,刘老于2007年初秋在北京溘然长逝。可谓——

斯人已逝,浩气长存。

战将作古,铁血重生。 (李卫平)

(来源:解放军报)

netease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