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三星堆归来

2012-05-16 05:33:00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成都)
0
分享到:
T + -

当历史翻阅到2012年这个特殊的年份,三星堆再次“复活”,呈现出她古老而青春的魅力。有两个标志性的时间及事件可供佐证

5月12日,一场由联合国计划开发署主持的国际论坛在德阳汉旺举办,主题便是“全球防灾、救灾与可持续发展”,此次论坛,因为灾难而神秘失踪的三星堆王国,再次引人注目并成为主角。

3月5日,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美国之鹰”电子显示屏上,首次出现四川三星堆金面人头像、青铜神树、纵目面具、大立人像等一批三星堆文化代表器物。

在这个世界十字路口上,每天播放6次,每小时1次,每次播放30秒。古老的三星堆神秘面对世界。

“三星堆时代”再次到来

好比三星堆是个美女,但只露出一个眼睛,而我们又能确定这是个美女。所以进一步考古挖掘处理不好,就是一个对三星堆的亵渎。

好莱坞电影《指环王》中,有个高于人类智慧角色的面具就是使用了三星堆文物的面相。中国历史悠久,为什么不能建一个主题公园,把古文化展示出来?

2012年3月5日。2012年5月12日。

让我们一一解读这两个意义非凡的时间节点

“汉旺论坛”上,一位四川汉子走上讲坛,沉着稳定,侃侃而谈,各种肤色的听者,无不点头称是……他,便是广汉市委常委、三星堆管委会主任王居中。

我们不禁好奇,在这个特殊的论坛上,王居中究竟说了些什么?

“作为一个国家级专业性极强的博物馆,三星堆下一步打造主要是处理好三个关系。”面对行内学者和专家,王居中开宗明义,直陈主题

一是文物保护与发展旅游的关系。两者关系特别重要,目前来三星堆旅游的90%都是散客,文物保护是基础,保护好的基础上再科学高水平的规划、发展才能保持两者兼顾。由于一直立足于文物保护,目前也没有怎么发掘,所以保护得也比较好。

二是历史文化内涵发掘与新旅游产品等衍生品之间的关系。单单靠博物馆,打造不出什么,观光、旅游都首选自然景观,而不是到博物馆,博物馆必须发掘,有新的东西出来,这样游客就不会来一次就不来了。美国的历史很短,但迪斯尼的互动性、参与性很强,所以游客多。三星堆博物馆没有互动性,必须要有衍生品。但是衍生品必须表现出三星堆的内涵。目前,三星堆遗址发掘面积不足遗址的百分之一,好比三星堆是个美女,但只露出一个眼睛,而我们又能确定这是个美女。所以进一步考古挖掘处理不好,就是一个对三星堆的亵渎。

三是景点自身打造与周边环境打造的关系。景点自身有个规划,在德阳也要有个规划,四川有一个规划,这样融在一起,进行宣传、营销才能有好的发展。

对于三星堆博物馆,王居中有着极其深刻而清晰的思路。虽然他的发言更多的是将文物与旅游紧密联系在一起,看似与一个博物馆工作者有些游离,但更加让听者兴趣盎然。

显然,王居中的声音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共鸣,他们纷纷建议,期望德阳能通过汉旺论坛建立古文化的交流平台,以打造成古文化的聚焦中心。

不知是偶遇还是巧合,“5·12”汶川地震4周年之际在“三星堆景区”举办这样一次国际论坛,真可谓意义深远。三星堆王国怎样远离我们视线?个中谜团一直成为学者们不懈孜孜以求……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首席顾问林天强介绍,人类33种文明形态,大部分已经消亡,主题公园可以展示消亡的古文明,更是为了人类今天的行为对未来的影响,对人类命运有一个警示。西班牙埃斯特拉马杜拉自治大区文化参事林德也表示,此次通过汉旺论坛这个机会进行交流、合作,非常有意义,如果通过产业和项目的形式,打造古文化主题公园,将影响人类心灵,真正做到传承文化。

好在,汉旺论坛已被联合国计划开发署定为战略合作项目,作为永久性的论坛,将每年在德阳举办一届。三星堆这个话题,会不会一直成为论坛的“主题词”?因为古蜀王国的历史,一直系于三星堆文明……

论坛之上,甚至有学者呼吁,在好莱坞电影《指环王》中,有个高于人类智慧角色的面具就是使用了三星堆文物的面相。中国历史悠久,为什么不能建一个主题公园,通过汉旺论坛,把古文化展示出来?通过论坛把可以做的体现、落实。

无疑,三星堆是个示范,如何吸引人,让人们明白历史的价值,是我们要做的。

期待中的“三星堆小镇”

紧紧围绕三星堆“打造一个观光小镇”。

怎样将一个看似冷冰冰的博物馆,使其“热”起来,给南来北往的游客一个全新的概念,原来博物馆也可以是“这样的”。

考古与发展,发展与传承,传承与保护……无不考验着参与者、决策者的勇气和决心。

王居中是学历史科班出身,毕业的时候就带着浓厚的兴趣去过西安兵马俑。

很多年前,兵马俑亮点留给他的印象就非常深,“兵马俑看千古一帝秦始皇,亮点非常多,可看性很强,不但能留住‘看门道’的专家学者,也能留住一般‘看热闹’的普通游客。”王居中坦陈,“相比之下,我们三星堆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

陕西以人文历史景观为主,四川以自然景观为主,去陕西的游客就是奔着兵马俑去的,来四川的游客也主要以九寨沟等自然景观为主。王居中和他的同事们努力的目标,就是要让来四川的游客,是“奔”着三星堆而来……

就眼下三星堆的具体情况而论,因为展馆的呈现方式所限,游客来三星堆一般只有半天或一天的“兴奋期”,不可能住几天。

“我觉得兵马俑展示的方式很好,如果不是在坑里,而是摆着展示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震撼,三星堆做一个园林、一个公园可能比较合适。”

于是乎,紧紧围绕三星堆“打造一个观光小镇”的想法,便自然而然地浮上心头。

“三星堆历史价值应该高于西安兵马俑,但三星堆的国内外知名度,影响力,旅游人数,都还不及故宫和兵马俑。”王居中如是分析道,“仅仅一个三星堆博物馆受众有限,怎样将博物馆这个‘点’发散到一个‘面’,再形成一个立体的旅游活动……让各种不同层次的来访者都能找到自己可以参与进去的兴奋点。”

显然,身居博物馆的王居中,是在更高的层面思考问题。那就是,怎样将一个看似冷冰冰的博物馆,使其“热”起来,给南来北往的游客一个全新的概念,原来博物馆也可以是“这样的”。王居中是想颠覆传统的“博物馆概念”和“理念”。

因为,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站在今天对古人的种种神秘感,把古人的生活和活动,通过某种呈现,展现在今人面前,让“今人”与“古人”对话,并积极地参与进去进行互动,不但可以让今天的人们更丰富更形象地了解古蜀那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过往,更可以普及文物和文化知识,是一种最佳的宣传模式……

虽然初到三星堆工作半年,但言谈举止都不难看出王居中的理想与抱负,他说想把三星堆发掘、发展作为终身事业来做。

因为老祖宗留下如此丰厚的资源,在文化产业大发展的今天,这是一张极具比较优势且独一无二的“牌”,怎样打好这张“牌”?就像一把“双刃剑”,哪怕有一丝丝动作,都会引来无数围观,评论如潮可谓万众瞩目,谨小慎微。

回顾三星堆博物馆的历程,到任半年有余的王居中印象深刻:“三星堆1997年开馆,当时只有一个馆。2004年又开了一个馆,占地800亩,古城区6000亩土地,这几年发掘量很小。”对于名气越来越大的三星堆,中外专家学者也都在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王居中颇为小心翼翼地比喻道,“对于这里的一切,以前工作是要拳拳到位,现在是要学打太极,先务虚,想好怎么弄,再落到实处。”

考古与发展,发展与传承,传承与保护……无不考验着参与者、决策者的勇气和决心。

还是为了在保护中有效地开发。他透露,三星堆博物馆新建了文物保护中心,预计下半年对外开放。为了适应发展的需要,这两年还新修了游客接待中心和购物中心。

“三星堆论坛”所彰显的历史责任

中国先秦史泰斗李学勤在开幕式上所言:“三星堆文化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得到世界的充分承认,如果此事发生在西方国家,早已轰动世界。”

三星堆青铜文明源远流长,三星堆的崛起、兴盛、衰亡,充满了神秘色彩,三星堆灿烂的青铜文化及其所体现出来的高度发达的文明,与“南方丝绸之路”有着密切的关系。

作为三星堆的掌门人,王居中对三星堆另一个深刻认识,便是三星堆所承载的“长江流域历史文化”之责任。这一危机意识,在五年前三星堆举办的一次论坛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2007年5月,李学勤、高大伦、王仁湘、孙华、段渝、林向、李绍明等国内知名的史学界专家莅临三星堆博物馆,特地参加“三星堆与南方丝绸之路青铜文化学术研讨会”,作为南方丝绸之路的“文化龙头”,三星堆收获颇丰。也如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先秦史泰斗李学勤在开幕式上所言:“三星堆文化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得到世界的充分承认,如果此事发生在西方国家,早已轰动世界。”

成都平原是起点,经云南,入缅甸,抵印度“三星堆文化曾通过南方丝绸之路,远播海内外,一路走来,对我国西南地区文化的发展也形成了影响。”

三星堆描绘“南方丝绸之路”线路图。三星堆在南方丝绸之路起点上,“丝绸之路”是指中国丝绸西运罗马的交通道路。长期以来,它一直被认为是唯一的中西交流通道,它由长安出发,西经河西走廊,出西域,至中亚,然后抵达罗马帝国。

南方丝绸之路的概念,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由著名学者童恩正、李绍明等正式提出的。据考证,作为中国古代的国际交通大动脉之一,南方丝绸之路早在先秦时期就已初步开通,它以成都平原为起点,经云南,入缅甸,抵印度,是中国古代与南亚、中亚、西亚以及东南亚贸易交往的国际交通线。南方丝绸之路与北方丝绸之路一样,同为古代将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联系起来的国际交通线,而且其使用年代明显早于北方丝绸之路。特别是三星堆遗址发掘后,其具有多元文化来源的复合型文明引人注目。

在多民族地大物博的中国版图上,黄河文明几乎主导了中国文明,黄河文明的历史在一些专家眼里就是中华文明的历史,其余的似乎都是旁门左道。

因此,李学勤先生虽一言九鼎,但也难免有曲高和寡之嫌,在学术界派别林立的今天,这样的会议呈一边倒现象,也就在所难免了。

这也难怪,当年三星堆出土文物的怪异之所以震惊中国,轰动世界,甚至有专家大胆设想是“有外星人存在”……就在于它与传统中华民族的“另类”和“意外”。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段渝指出,“在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出土的齿货贝,只产于印度洋深海水域,而在云南大理、禄丰、昆明、楚雄、曲靖以及四川凉山等地均有发现。把这些出土海贝的地点连接起来,恰是南方丝绸之路,三星堆刚刚在起点上。”

三星堆青铜文明源远流长,三星堆的崛起、兴盛、衰亡,充满了神秘色彩,三星堆灿烂的青铜文化及其所体现出来的高度发达的文明,与“南方丝绸之路”有着密切的关系。

1986年,三星堆出土了913件青铜器,造型独特,风格完全不同于巴蜀本土文化与中原地区的青铜文明。它们到底来自哪里?

考古学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以西亚为首的近东地区。据介绍,美索不达米亚是世界青铜铸造技术起源最早的地区,并由此向古埃及、巴尔干、古希腊、印度河方向发展传播,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与世界这些地区青铜器风格一致、功能相同,在年代上也相对较晚,而考古学证据更表明,巴蜀文明与近东文明的接触、交流在公元前14至15世纪就已经存在了,并且正是经由“南方丝绸之路”。段渝认为,“这正说明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文明是一个开放、包容、多元的古文明。”

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一位副会长更是肯定地认为,对于三星堆,很多人都不太了解,不像其他遗产那么著名,不像长城、故宫。但是三星堆在历史文化价值上不亚于长城。考古研究发现,中国除了黄河流域的文化传承,还有长江流域文化的传承。

三星堆古遗址是迄今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同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请三星堆与我们“近距离对话”

告诉全世界,三星堆古遗址是迄今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同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我们不禁慨叹:我们并不都是站在古人的肩膀上,而常常是在他们的脚下。

在黄河文明主导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里,这些怪异无疑让一些专家“失语”。确凿的证据面前,即使再伟大的专家也不得不承认,三星堆文明是中华文明史上一个惊人的发现。当中原各地出土的象征封建帝王将相王权的钟、鼎等文物时,而三星堆出土的金杖、金面具、还有大量的海贝饰品、纵目铜人……无一不证明,在3500多年前,令人惊叹的古蜀国高度文明和对外开放的意识。人们有理由承认,3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已经处于当时世界最文明的时代,与他们相往来和对话的,同样是世界最繁荣最文明的地区《圣经》上所描述的中亚、南亚和西亚。于是乎,才有了20世纪80年代四川三位学者的“南方丝绸之路”之说。

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任乃强、童恩正和李绍明。只可惜此说一度被淹没,一首“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古诗,也让偏安一隅的四川官员缺乏自信“我们的祖先有那么优秀吗”?

年过七旬的李学勤先生不愧为学者前辈,他一语破的点醒了许多人:“像三星堆这种相对独立的区域文化,要在更大的文化背景下来考证,才可能看得更清楚。而不是只考证三星堆文化的本身。”三星堆文明究竟“古”到什么程度?李先生也提出了中国古代文明年表和古埃及年表相对比。他把古埃及31个王朝分为“古王国”、“中王国”和“新王国”,并与中国历史上的商代、夏代和五帝时期相对照,结果发现,这些谱系看似毫不相干,文明的路径却惊人的一致,彼此竟只相差几十年。而三星堆文化繁盛时期是商代晚期,也即古埃及新王国时期,此时期都是两种文化的“极盛期”,因此三星堆文明不是偶然的,也绝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

在这样厚重的文明大背景下,李学勤先生认为,南方丝绸之路不能仅仅作为简单的丝绸之路来理解,而是一门新型学科(即欧亚学科)的起点。他主张作为一个体系来研究,因为这是目前人文领域最前沿的学科把欧亚大陆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而不是欧洲人认为的“自我中心论”。

因为无数的文物和文化事件表明,在中国的西南地区,有一条通往国际的通道,是确信无疑的。还因为古蜀丝绸文化的西传,丰富了南亚、中亚、西亚和欧洲地中海文明的内容,并使南方丝绸之路向欧洲延伸。四川师大巴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段渝断言:“从这个意义上不能不说,巴蜀文化是一个开放型的文化体系,对于世界古代文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我们不禁慨叹:我们并不都是站在古人的肩膀上,而常常是在他们的脚下。

也难怪,在谈及三星堆与时代广场的姻缘,王居中一语中的,旨在通过视频短片宣传推广中国文化,主题为“传承·绽放·绘中国”的这一三星堆短片。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三星堆古遗址是迄今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同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王居中所要的效果,就是在形象片中,古老与现代,神秘与时尚……完美地融为一体。

于是,他是这样解读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的三星堆形象片的创意的,采用“与文物近距离对话”的展示手段,围绕“复活的神秘王国见证蜀人历史”这一主题,通过展现独具文化特色的三星堆金面人头像、世界最大的青铜器青铜神树、世界最大的面具三星堆青铜纵目面具、三星堆王者之尊三星堆青铜大立人等一批三星堆国宝重器,引领观众走进神秘的三星堆王国,感受世界青铜文明的奇迹所带来的心灵震撼。

三星堆博物馆简介

三星堆博物馆(Sanxingdui Museum)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星堆遗址东北角,地处历史文化名城四川省广汉市城西鸭子河畔,南距成都38公里,北距德阳26公里,是我国一座大型现代化的专题性遗址博物馆。博物馆于1992年8月奠基,1997年10月正式开放。

三星堆古遗址分布面积12平方公里,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历史,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现有保存最完整的东、西、南城墙和月亮湾内城墙。三星堆古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三星堆文物是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在中国浩如烟海蔚为壮观的文物群体中,属最具历史科学文化艺术价值和最富观赏性的文物群体之一。在这批古蜀秘宝中,有许多光怪陆离奇异诡谲的青铜造型,有高2.62米的青铜大立人、有宽1.38米的青铜面具、更有高达3.95米的青铜神树等,均堪称独一无二的旷世神品。而以流光溢彩的金杖为代表的金器,以满饰图案的边璋为代表的玉石器,亦多属前所未见的稀世之珍。

三星堆博物馆现有两个展馆,其展示面积近12000平方米,分为第一展馆(综合馆,陈列金、铜、玉、石、陶等类文物)和第二展馆(青铜专馆)。两大展馆陈列规模宏大,布局考究,内容与展线节奏动静结合,波澜起伏,以其融知识性、故事性、观赏性、趣味性于一炉的诠释方式,有力地揭示了三星堆文物的深刻内涵,集中反映了三星堆文明的辉煌灿烂,给人以身临其境、故国神游的感觉。《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陈列》为展厅基本陈列,共有9个陈列单元。通过连续递进的场景组合,全面系统地展示三星堆遗址及遗址内一、二号商代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玉石器、金器以及陶器、骨器等千余件珍贵文物。该陈列荣获首届全国文博系统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三星堆博物馆占地面积约33公顷,绿化面积达80%以上,馆区内环境优美、布局动静得宜,曲径敞道,垂柳依依、古蜀奇葩、湖光岛影无处不体现了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飘逸自然、浑然天成的川西园林特色。博物馆主体建筑外形追求与地貌、史迹及文物造型艺术相结合的神韵,融原始意味和现代气息为一体。一展馆建筑为半弧形斜坡生态式建筑,张扬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人文精神,二展馆建筑为三部一体的变形螺旋式建筑,其整体具有“堆列三星”与“人类历史演进历程”的双重象征,馆外还有气势恢宏的仿古祭祀台和供现代文体活动的大型表演场与展馆建筑遥相呼应,表达了三星堆文化苍古雄浑、博大精深的历史意蕴。

自1997年10月三星堆博物馆(现二展馆)建成开馆以来,先后接待了国内外游客600多万人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三星堆文物已多次出国巡展,从1993年起,先后在瑞士、德国、英国、丹麦、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等国展出,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强烈震撼。

三星堆博物馆以其文物、建筑、陈列、园林之突出特色,成为享誉中外的文化旅游胜地,四川省对外重点推出的五大旅游景区之一,首批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中国最值得外国人去的50个地方”之一、全国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世界首家通过“绿色环球21”旅行旅游业可持续发展标准及ISO9001:2000质量管理体系标准认证的博物馆。

netease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多久没睡好觉了?80%国人睡眠不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