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社会党的浮与沉

2012-05-07 01:05:47 来源: 网易探索
0
分享到:
T + -

不管5月6日的法国大选第二轮投票,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是否能成为笑到最后的人,法国社会党这个欧洲老牌中左政党都可以自豪地举起手臂宣告:我们回来了。的确,在第一轮大选投票中夺取“杆位”,并一路领先对手、现任总统萨科奇直到第二轮投票前最后一次民调,这对于自2002年以来声势大减的社会党而言无疑是一针强心剂。不仅如此,此次大选社会党内部各派系团结一致,整个“泛左翼”在第一轮投票后也迅速凝聚共识,这对于党外有党、党内有派,一盘散沙惯了的左翼而言,同样是个久违的奇迹。

谈祖先一言难尽 论沉浮满腹辛酸

法国是欧洲社会主义思想的发源地之一,也是传统的欧洲左翼重镇,其社会主义思潮的第一个高涨,是1871年的巴黎公社,这场后来被称为“无产阶级革命”的起义,其主要发起者和骨干,却是以布朗基派为代表的法国社会主义者,但当时这些社会主义者(他们的无政府主义或激进共产主义盟友也一样)并未组党。

巴黎公社被镇压后,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左翼思潮一度陷于低谷。但此时的法国已是个工人阶级力量雄厚,左翼知识分子思维活跃的城市化国家,主张“温和变革”的中左人士很快在1879年组建了第一个中左政党“法兰西社会主义工人联盟”(FTSF),这个政党主张社会改良,反对暴力革命,被认为是今天的法国社会党前身。

然而派系斗争和分裂第一时间便与左翼政党纠缠在一起:1882年,主张革命的法国工人党(POF)从FTSF中分裂;1890年前后,比POF更激进的革命社会主义法国工人党(POSR)和比FTSF更温和的中央革命委员会(CRC)先后成立。

随着大工业时代的到来和劳资矛盾的尖锐化,法国社会主义运动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进入第二个高潮,1899年,隶属于“泛左翼”但未加入任何政党的亚历山大.米勒兰AlexandreMillerand进入皮埃尔.瓦尔德克.卢梭Pierre Waldeck-Rousseau内阁,先后出任商务部长和劳工部长,他在任期间推动法国贸易、通讯和工业发展,注重改善劳工条件,并在1904年成功推行了8小时工作制,巩固了法国工会的地位,1905年,让养老金成为法定福利,这些今天被认为是泛左翼所取得的第一批实实在在的社会成就,但在当年却引发整个左翼阵营“该不该和资本主义政府合作”的大辩论,和泛左翼阵营的又一次大分化。

1902年,泛左翼各党中支持“议会斗争”和“加入政府”的派系重组为法国社会党(PSF),这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个以“社会党”名称命名的左翼政党,而坚持“不合作”的派系则在不久成立了另一个左翼政党——名字是一模一样的“法国社会党”。好在这种乱糟糟的局面只维持了3年,1905年,两党重又合并,成为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又回到“不合作”路线,而继续坚持“合作”的一派成立“共和社会主义党”(PRS),社会党的名字暂时从法国政坛消失,而那位引发这一切的米勒兰则被逐出泛左翼联盟,尽管他日后仍自称“社会主义者”,并先后当选过总理、总统,但实际上已与左翼无关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本就四分五裂的法国左翼继续分化为“支持战争派”和“反对战争派”,在战时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下,支持战争的一派成为主流(尽管这不符合传统社会主义“反对一切帝国主义战争”理论),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在1920年图尔大会分崩离析,反对的一派愤而独立成立共产国际法国支部,这就是后来泛左翼另一大力量——法国共产党的前身,而留下的人则与其他左翼政党重新组建了工人党国际支部,回到“合作”路线,并被非正式地叫做“社会党”。

一战结束后,法国社会党与自由派政党激进党(CDG)结盟,但随即该党又围绕“入阁合作”和“不入阁合作”发生激烈纷争,并在30年代再次分裂为多个小党。

此时在苏联授意下,法共提出“人民阵线”(Front populaire)主张,即团结左翼,共同参加选举。1936年,法共、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社会共和联盟党USR和激进党组成的“人民阵线”在大选中获胜,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的莱昂.布鲁姆Léon Blum被推举组阁,成为第一个出任法国总理的社会党人。是为法国左翼运动第三次高潮。但好景不长,随着法国经济崩溃,和人民阵线在西班牙内战问题上的观点对立,左翼内阁仅维持1年便分崩离析。

此时背靠第三国际的法共声势浩大,成为法国左翼的主流,“社会党”则继续分化,其左翼独立为“工农社会党”(PSOP),“老社会党”势力继续边缘化。

二战期间法共最初因共产国际的反战而短暂沉沦,但很快崛起并成为法国国内最大政治势力,战后法共党员数量高达50万,而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则只能随附骥尾,充当左翼联盟的小角色,并连续参加4届内阁。1947年5月,社会党籍总理保罗.拉马迪PaulRamadier和共产党人发生矛盾,愤而开除全体共产党籍部长,引发左翼大分裂,其结果,不仅左翼联盟崩溃,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也再次分割为几派,其中主流派领袖莫勒(Guy Mollet)和中右党派建立“共和阵线”(PR),并在1954年成功组成少数派政府,莫勒出任总理,这被称作法国左翼运动第四次高潮。

但这次高潮水分很大:“社会党”在左翼中影响力和基础都远不如法共,更不能凝聚泛左翼共识,而是靠和戴高乐派结盟才勉强“上位”。不久,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爆发,法共在苏联影响下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而“社会党”则认定阿尔及利亚是法国领土,双方彻底决裂,自己内部也再次分裂(分出更左倾的统一社会党PSU)。

1958年,法国军队在阿尔及利亚发动兵变,法国国内社会一片混乱,戴高乐趁机“逼宫”,推翻第四共和,成立第五共和国,自己当选第一任总统,“社会党”是积极支持者。然而次年9月,戴高乐重组内阁,却毫不留情地将“社会党”踢出,“共和阵线”这种跨左右翼组建的政党联盟,从此再未出现过。

此时的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已沦为影响力微弱的小党,甚至不敢在1965年大选中推举总统候选人,而是支持一名自称社会党人的独立政治家参选,此人的名字叫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Mitterrand)。

密特朗时代:法国社会党的黄金期

这位密特朗原本非但不是社会党人,甚至左翼——二战前他是法国反犹太组织的积极分子,算得上“极右翼”。二战期间他一度与维希伪政权合作,但暗中加入戴高乐的自由法国运动,战后曾在第四共和的戴高乐内阁里出任多个部长要职,在此期间思想逐渐左倾。

因为密特朗自称左翼且行政经验丰富,病急乱投医的“社会党人”便推举他参选,结果他意外地进入第二轮投票,并在第二轮中得票近45%。

1968年5月,法国乃至欧洲战后最大规模的反战和左翼思想、社会运动——五月风暴爆发,这次运动本意是“向中国革命学习”,却意外引发了左翼大反思,激进左翼从此盛极而衰:1969年的总统大选,法共候选人雅克.杜克罗斯获得21.27%选票,成为法共候选人在第五共和历史上最高得票率,而“社会党”候选人德费尔(Gaston Defferre)得票率只有可怜的5%,这再次刺激了左翼分化组合,1969年,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和中左的左派重建俱乐部联盟(UCRG)、社会主义团体与俱乐部联盟(UGCS)合并,组建新的法国社会党(PS),也就是今天的这个“法国社会党”。

此时的社会党主席是UCRG领导人萨瓦利(Alain Savary),实权掌握在萨瓦利-德费尔联盟手中。但许多社会党人对这个领导核心并无多少信心,认为他们无法战胜法共,更不可能领导社会党夺取选战胜利。他们中意的领袖是密特朗,而此时密特朗并不是社会党人,而是一个小社团“共和机构协会”(CIR)的负责人。

在一些社会党元老的推动下,1971年社会党埃皮奈大会吸纳CIR入党,密特朗被推举为第一书记,他一面和共产党等左翼党派组建选举同盟,一面公开喊出“和共产党争夺300-500万支持者”口号。

此时法国社会结构已悄然巨变,产业工人队伍萎缩,中产阶级劳动者成为社会主流,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不再受青睐,中左翼的“福利国家”、“社会平等”理念则深入人心,社会党逐渐在左翼成长为主流政党,而法共则在1972年乔治.马歇上台后节节式微,影响力逐渐衰弱。

1973年,密特朗率领社会党在议会选举中收复大片左翼失地;1974年法国总统蓬皮杜去世,密特朗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匆忙上阵,再次进入第二轮,并仅以49.2%对50.8%的微弱劣势负于吉斯卡尔.德斯坦。

7年后,卷土重来的密特朗再度与德斯坦对决,初选中德斯坦领先,但在决选中密特朗奇迹般地翻盘成功,获得51.8%的支持票,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社会党暨左翼总统,他也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历史上唯一在第二轮对现任总统翻盘成功的总统候选人。

此时正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和福利国家概念风靡全球的时代,社会党也进入执政黄金期,密特朗连任两届,当了14年法国总统。他在任期间,对外沿用右翼戴高乐的独立自主理论,既从属于西方阵营,又和东方阵营保持密切关系,同时不惜工本在非洲维持“法语圈”,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法语文化,抵抗美国-英语文化的入侵,对内,他推行福利主义,延长法国假期,改善住房条件,大力推行私企国有化,扩大社会保障范围,提高公共支出,实行从小学到大学的全面学区制,征收“财富团结税”(ISF),对书籍限价,等等,这些被称为“110提案”,是迄今欧洲最后一次由民选领导人发起的社会主义改革。1981年10月9日,法国废除死刑,从而结束了自1791年以来延续190年的死刑存废之争,让古老的断头台永远进入博物馆。

1982年,一次严峻的考验横在密特朗和社会党面前:左翼联盟就欧洲一体化问题发生严重分歧,共产党坚决反对欧洲一体化,主张继续进行社会主义改革,而密特朗则务实地选择了向欧洲靠拢,并在1984年宣布不再采取更多社会主义措施,这导致左翼联盟瓦解,在1986年法国国民议会选举中,右翼政党“戴高乐党”——保卫共和联盟在雅克.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率领下夺取议会多数,当时法国总统和总理任期不一致,总统7年,总理5年,希拉克的获胜令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进入史无前例的左右共治时代。

严酷的现实迫使密特朗“向右转”,他提出“温和法国”口号,和中右翼抢夺支持率,1988年,他在第二轮总统大选投票中获得54%的高支持率连任总统,不久米歇尔.罗卡尔Michel Rocard击败希拉克,率领社会党团队在国民议会中战胜希拉克,结束了左右共治时代。

第二任期的密特朗将重心放在外交、尤其欧洲上,促进了法德核心的完善,并在1991年底推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署,从而诞生了欧盟,这被认为是密特朗时代最重要的外交成就。

在内政方面,密特朗放手交给总理,但他此时年事已高且体弱多病,总理罗卡尔立场比他更右倾,且意在取而代之,两人配合逐渐出现问题。1991年罗卡尔下台,此后党内派系斗争加剧,1993年法国议会选举,原有260个议席的社会党仅剩53席,不得不让保卫共和联盟的朱佩(Alain Marie Juppé,现任法国外长)出任总理,是为第五共和国第二次左右共治。1994年,社会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惨败。这一系列惨败的原因如出一辙:党内派系斗争相互拆台。

1995年5月,密特朗任满离任,此时他已患前列腺癌晚期,次年1月便与世长辞,法国左翼运动第五次高潮,即“社会党黄金14年”就此画上句号。

社会党和“泛左翼”的沉沦

事实上在密特朗时代晚期,社会党已露败象:老总统精力衰竭,把注意力集中到在欧洲谋取口碑,和竭力隐瞒病情坐满任期上,而社会党内部派系林立,元老宿将众多,早已呈分崩离析态势。

当时社会党分为几派?说出来吓人一跳——8派。

势力最大的是左派,也称“民主社会主义派”,这派的思想比较接近于老的工人党国际法国支部,主张比较正统的传统民主社会主义路线,但也支持密特朗的施政方针,创始人为社会党元老、3任总理的莫鲁瓦Pierre Mauroy,如今则由社会党第一书记、本次大选曾与奥朗德竞争党内提名的奥布里Martine Aubry接任;

第二派系温和派,也称“社会民主主义派”,负责人为上届总统候选人罗亚尔(Marie-Ségolène Royal,曾与奥朗德同居并生育4名子女的上届大选法国总统候选人),这派主张关注弱势群体,坚持福利主义路线;

第三派为右派,即“社会自由主义派”,这派坚持后期密特朗主义,即一方面强调社会平等,另一方面反对过度国有化、福利化改革,以免影响法国竞争力,这派的创始人是前总理若斯潘Lionel Jospin,党内还有现任巴黎市长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生不逢时的罗卡尔,如今的领袖则是风头正经的奥朗德。

第四派为法比尤斯派,领导人是曾为法国最年轻总理的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这派政见和左派其实并无大差异,之所以分为两派,主要因为法比尤斯和莫鲁瓦势同水火;

第五派为“第三条道路派”,主张将社会党变成类似美国民主党式的组织,领导人是大名鼎鼎的前IMF总裁、被桃色新闻毁掉总统梦的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

第六派为“共和主义派”,这一派系密特朗嫡系,即并入社会党前CIR的原班人马,领导人是密特朗原本钦定的接班人埃玛纽埃利(HenriEmmanuelli);

第七派(生态派)和第八派(乌托邦派)系党内边缘组织,影响力不大。

这八派各树旗号,且主流6派都有重量级元老坐镇,互不相让,而泛左翼则更是分崩离析(如江河日下的法共也分为5派),盛极而衰的态势已显露无疑。

1995年密特朗任满,社会党内必须推举新候选人,结果黑马若斯潘在派系间倾轧下出人意料击败人埃玛纽埃利出线。在第一轮投票中,匆忙上阵的若斯潘以23.64%:20.64%领先希拉克,以第一名姿态进入次轮,但在决选中,左翼不团结的痼疾让希拉克翻盘成功,以52.36%的得票率当选法国总统,结束了社会党14年的统治。

1997年,若斯潘率领社会党获得国民议会选举胜利,因此当选法国总理,使第五共和国进入第三个、也是迄今最后一个左右共治时代(此后总统、总理任期都被调整为5年,总统大选和国民议会选举同年举行)。总统大选惜败,国会夺回主导权,这些都让社会党人自信地认为,他们只是暂离爱丽舍宫,不久就会卷土重来。

2002年法国大选成为社会党的噩梦:左翼的内耗令原本实力不俗的他们同时推出6名候选人,结果若斯潘仅获得16.1%选票,不仅低于希拉克的 19.67%,甚至不如极右翼国民阵线(FN)候选人让-马利.勒庞(17.4%,Jean-Marie Le Pen,现任国民阵线负责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父亲),在第一轮即被淘汰。由于担心极右翼上台,社会党不得不违心地号召支持者投希拉克的票,导致希拉克在第二轮中获得空前绝后的82.5%得票率,这标志着法国社会党和左翼陷入历史性低谷。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冷战的结束令整个社会主义潮流陷入低迷,即便和苏联-东欧集团无关的民主社会主义也不能不受拖累;另一方面,西欧经济结构发生巨变,知识密集型产业崛起,社会党的根基——产业工人大军萎缩,福利化和社会平等这两项社会党“德政”培养了庞大的中产阶级,反倒削弱了社会主义运动的力量。此外,美国的成功让自由市场经济和个人价值成为新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效率取代公平成为社会首要追求,这些都成为右派得势、左派失势的根源,事实上,左翼政党的衰落在1990-2008年间是整个欧洲范围内的大势所趋,并非法国社会党一家的问题。

但法国毕竟是社会主义发源地,左翼根基尚在,2004年法国大区选举,泛左翼仍能拿下22个大区中的20个。然而就在这年底,社会党内各派因对欧洲宪法意见分歧,加上都想在2007年充当总统候选人,进行了残酷的派系斗争,斗争的结果,法比尤斯派被开除出党,众多老将退隐,后起之秀罗亚尔成为总统候选人。

2007年,罗亚尔在党内和泛左翼阵营一片乱哄哄的局面下摆出强硬姿态,迎战右翼候选人萨科奇,结果虽进入第二轮,却以46.94%比53.06%的悬殊比分落败,这也是社会党在第二轮选举中败得最惨的一次。

社会党的再崛起

罗亚尔的惨败让许多人认为,法国左翼和社会党将就此一蹶不振。事实上2007年大选后,一些社会党要员索性倒戈,加入了萨科奇内阁。

然而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法国是个入骨崇尚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家,民主社会主义在基层仍有广泛民意支持率。就在大选失败后不到1年,泛左翼在市镇选举中获胜;2010年3月大区选举,泛左翼又夺取22个大区中21个的胜利。

金融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萧条给了左翼起死回生的契机。

至今年初,法国公共债务比已高达近90%,比5年前高出近1/3,预算赤字占GDP比重降至5.2%,较5年前情况稍有改善,但仍远高于3%的欧盟安全上限;2011年四季度法国本土失业率高达9.4%,截止2012年2月底,法国失业率已创纪录地连续11个月上升,法国失业总人数达到2884500人(法国国家统计局2月26日数据,该局预测到2012年年中,法国全国失业率将达9.7%);“居者有其屋”计划同样雷声大雨点小,实施5年,耗资无数,法国拥有住房人口比例不过从57%提高到58%。

在法国和欧洲严峻经济形势下,传统右翼津津乐道的精英主义、效率至上,已不再具有几年前的亮眼光环,一度被认为不合时宜的左翼政纲,如注重平等,关注弱势群体等,又重新赢得社会广泛共鸣。这就构成了社会党东山再起的基础。

与此同时,性格乖僻、大权独揽的萨科奇越来越不受欢迎,成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支持率最低的总统,他的一系列内政、外交政策引发右翼分化,这些都让社会党、乃至左翼看到了复兴的希望。

2011年底,社会党内初选举行。尽管奥朗德和奥布里两名候选人在初选中竞争激烈,但“内战”刚以前者获胜告一段落,,胜利者就一再强调“这是全党的胜利”、“我们需要一个团结的社会党”,而失败者则立即号召支持者在总统大选中“为社会党而战”,全力支持奥朗德。这种彬彬有礼、激烈而有分寸的交锋,在党内初选中始终贯彻,并被法国政论家评价为“多年未见之政治好局”。

奥朗德的长处是温和、务实,能得到党内大多数派系的认可,即便最麻烦的罗亚尔派系,由于他和罗亚尔本人的特殊关系,也会较奥布里更易摆平;选举很大程度上是比谁更吸引中间选民,如今金融危机肆虐,自由经济说受到冷战后空前挑战,社会党的学说重受重视,而社会党内偏右的奥朗德,自然更受中间派欢迎。奥朗德唯一的命门,是缺乏政府经验(他从未在各级政府中任职),但这对于期待改变的法国选民而言,未必是个大缺陷(甚至未必就是缺陷)。

在漫长的选举过程中,奥朗德始终稳扎稳打,扬长避短,避免与萨科奇进行一对一的口舌之争,或卷入人身攻击等意气争斗,即便在3.19图卢兹事件发生、萨科奇支持率反超之际也以我为主,不为所动,令萨科奇难以找到破绽。

第一轮选举结束后,梅朗松等几位泛左翼候选人纷纷在第一时间呼吁支持者“投左翼的票”,而萨科奇争取极右翼选票努力收效甚微,传统上属右翼的中间派贝鲁在最后关头宣布倒向左翼,甚至执政党内部也出现不同声音,不论最终选举结果如何,这一切都预示着,法国社会党已步入又一个高潮期,法兰西共和国将再次进入左右势力势均力敌、分庭抗礼的时代。(文/陶短房)

王腾腾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