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大师胡蓉蓉

2012-04-27 10:33:00 来源: 东方网
0
分享到:
T + -

今年3月30日,中国著名芭蕾舞艺术家、教育家胡蓉蓉被病魔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在沪上舞蹈界引起了巨大震动,认识她的人都伤痛不已,在认为她不该这么早走的同时,还对她生前未能荣获终身艺术成就大奖而深感惋惜。

芭蕾一词,包含着两个概念,一是它特指西欧古典舞蹈的形式,自16世纪起逐渐兴起,以后形成有严格规范技巧和结构的艺术样式。19世纪以后,该舞种的女演员穿特定的舞鞋,用脚尖跳舞,遂成为芭蕾舞的特征之一。二是指芭蕾舞剧,即以西欧古典舞为基础,结合戏剧情节、芭蕾技巧(尤其是女演员脚尖舞)、哑剧、音乐、舞台美术、灯光等综合艺术而成为的一种演剧方式,例如著名的《天鹅湖》、《巴黎圣母院》、《葛蓓莉娅》等。1926年3月,莫斯科国家剧院舞剧团在上海卡尔登大戏院上演《吉赛儿》、《关不住的女儿》等剧,这是芭蕾首次传入中国。1934年,苏联侨民、芭蕾演员、编导索可尔斯基来到上海,他在上海开始私人教授芭蕾舞(后于1936年正式成立“索可尔斯基芭蕾舞学校”),当时只有5岁的胡蓉蓉开始前往学习,由于时间久,成为索可尔斯基的得意门生,胡蓉蓉遂成为最早涉足芭蕾艺术的中国人之一。

幼年的胡蓉蓉活泼可爱,尽管她出身于一个传统家庭中,但父母仍拗不过她对艺术的痴爱,6岁时,胡蓉蓉即参演电影《父母子女》,后又参演了电影《压岁钱》、《歌儿救母记》、《小侠女》等,这些电影中穿插了很多她的芭蕾舞、踢踏舞表演,其舞风又酷似当时美国著名童星秀兰.邓波儿,人们遂将少女胡蓉蓉誉为“中国的秀兰.邓波儿”。抗战时,胡蓉蓉于1937年8月参加“救亡儿童剧团”大公演,表演了《军人操》。上海沦陷后,她一面在普通中学读书,一面继续在索可尔斯基任团长的俄罗斯芭蕾蹈剧团客串演出《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唐.吉诃德》、《金鸡》、《火鸟》等,并在《葛蓓莉娅》、《白雪皇后》、《伊戈王子》、《神驼马》中担任主角。1947年,18岁的胡蓉蓉考入震旦文理学院;1950年她应上海戏剧专科学校之邀,担任该校舞蹈教师,从此正式开始芭蕾舞教育和创作的艺术生涯,长达60余年。1960年以来,她先后担任过上海舞蹈学校副校长、名誉校长,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舞蹈家协会主席等职务。

胡蓉蓉对上海芭蕾事业的贡献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她教育培养了一大批上海的芭蕾艺术人才,现在大家所熟知的上海芭蕾界艺术家凌桂明、石钟琴、蔡国英、汪齐风、杨新华、辛丽丽等及许多芭蕾舞教师,都是她的得意高足,受到过她的艺术影响。二是胡蓉蓉在艺术实践和教学中,创造了中国特色的芭蕾舞艺术技巧和芭蕾艺术教育科学经验,1980年汪齐风在日本举行的第三届国际芭蕾比赛中首次为中国获得这个领域的大奖时,汪齐风的“中国式芭蕾”让国际评委感到惊喜。二是1964年起,胡蓉蓉率领上海舞校青年教师们,将歌剧《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白毛女》,成为芭蕾舞剧民族化的首创剧目,经过不断打磨,现在该剧已成为中国芭蕾舞剧的经典。1981年她又与人合作创作了大型芭蕾剧《雷雨》。此外,上世纪80年代以来,胡蓉蓉还担任过国外举行的国际芭蕾舞比赛的评委。

本来,按胡蓉蓉在上海芭蕾界的贡献及“祖师婆”的地位,她应该可以获得市级文学艺术大奖或终身艺术成就奖。但是,胡蓉蓉的性格是不张扬、不擅长于突出个人,为人低调,不争荣誉名利,因此,对她的社会宣传几乎没有,90年代以前的上海人没有不知道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没有人不知道该剧女主演的,但对该剧的主创和艺术指导者胡蓉蓉,却很少有人知道。连我这样还算关注媒体的人亦是如此。1990年3月,我参与创办上海白玉兰戏剧奖,组委会办公室讨论邀聘舞剧界评委时,上海市演出公司总经理宋鸿柏向我们提名胡蓉蓉担任代表舞剧领域的评委。在此后不久召开的评委会上,我第一次认识她,发现她一点也没有架子,也看不出任何“严厉”表情,完全是一位慈祥的老教授,在会上的话也不多。当时为了使代表上海戏剧界的大奖能办出特色,我们决定专门设计能使获奖者引以为荣的、有独特特色奖杯和证书。在商议如何设计有特点的证书时,胡蓉蓉告诉我们,她在美国举行的芭蕾国际大赛当评委时,其获奖证书上有所有评委的签名,很有特色。我们听了很感兴趣,请她提供该证书作为借鉴。第二天,胡蓉蓉就亲自把她当评委时获得的该证书纪念张送到了我们杂志编辑部,我们当即将证书交给设计者、著名舞美专家、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周本义参考,不久,这张有15名评委签名白玉兰戏剧奖证书就印制成功了,它成为当时国内惟一有评委签名的大奖证书,从而使这项奖显得更加庄重,得到所有获奖者的欢迎。

在此后的9年中,我与胡蓉蓉接触较多,主要是在剧场观摩和评委会上。她给我的印象是低调、谦虚。她看戏十分认真,尤其是话剧、戏曲类的参评剧目,基本上不缺席,再忙也去看戏。有次我对她说,如果你工作忙,有的戏曲类剧目可以少看。她却对我说,我对戏曲过去接触少,了解不多,所以更要多看,补上这一课,这话使我很感动。在评奖会上,她的话也不多,但对舞剧(民族舞剧、芭蕾舞剧)方面的艺术和参评演员,她总是能发表客观、精辟的见解,获得其他评委的尊重。尤其是她考虑问题全面、公正,在评委会上从不为自己领域争获奖名额,或为某个学生无原则“争奖”,因此,我于1998年离开市文联后,听说她此后仍一直担任白玉兰戏剧奖的评委,这当然是源于她的权威、公正、谦逊及名望。

在上海的学术界、教育界、艺术界,有一些踏踏实实地搞艺术、搞著述、搞学术、用独立思想教书育人的大家,他们是这个城市的文脉,他们已经成为大师、权威专家,但是,由于他们谦逊、低调、不争名利,不张扬炒作的性格,因此,媒体记者没有“发现”他们,各类文化讲坛也不找他们,使他们生前常常“不著名”,市级成就大奖也没有份;而等到他们逝去后,人们才发现他们的价值,感到惋惜和歉疚,发现大师、大家曾在我们身边而未“珍惜”,没有在他们生前进行彰显,这是多么令人感慨呵!前不久病逝的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朱维铮,现在公认他的人品、学术都是大师级的。胡蓉蓉也是一个。

上海其实不缺真正大师级人物,各个领域都有。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他们谦逊、平和、低调,使他们常常不被社会发现、关注。大师未必愿意出名,这是大师的境界。但社会对于活着的大师每每重视不够,这说明我们的社会对于大师的评价、认可机制还存在问题。尤其是一些媒体对莅沪演出、讲演、交流的专家、艺术家、什么“星”的宣传、炒作多,对本市的真正高水平大师,却常常视而不见,难道发现、宣传大师,也要受“外来和尚”这一潜规则的影响?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前两年在市文联的关心下,给胡蓉蓉立传的工作已启动,作者杨洁老师“抢”在她生前完成了采访、撰稿,我盼望这部书稿能早日出版,以慰藉逝去的这位中国芭蕾界的先驱。

作者:陈云发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跟异性聊天法则,千万别说:看看照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