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惨案续:9名涉案泰国军人或即将受审[图]

2012-04-27 08:40:00 来源: 红网(长沙)
0
分享到:
T + -
泰国清盛港,玉兴8号货船静静地在这里躺了半年。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泰国清盛港,玉兴8号货船静静地在这里躺了半年。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杨抒怀

  此前报道:

  亲历湄公河航线:险滩和阴影伴随船员的270公里

  红网泰国4月27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倪志刚)涉嫌制造湄公河惨案的9名泰国军人,在惨案发生半年后,被增加两项指控:非法持枪、虐待尸体。

  历经半年煎熬的遇难者家属,正在焦急等待审判的到来。按照泰国清莱府警察局副局长、湄公河惨案专案组第一负责人托音猜的说法,9名涉案者下月就会移送法院审理。

  4月18日,泰国总理英拉谈及惨案时表示,将尽快完成对案件的司法程序,依法严惩犯罪分子,切实维护湄公河航运安全。

  

  A

  船主家的“后遗症”


  更多的时间,何熙伦不得不呆在云南昭通的家里。

  他是湄公河惨案中遭难船只“玉兴8号”的船主,他的7名船员在惨案中遇难,其中包括他哥哥、嫂嫂。

  母亲非常悲痛,担心他再出事,要他留在家里。

  惨案发生时,他其实就是在昭通的家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因为,湄公河的商船大多由船长承包,船员的收入和绩效挂钩,所以,船上人员从船长到船员都很负责。

  惨案发生后,他从昭通赶到西双版纳的关累,又赶到泰国善后。

  目睹亲人的惨状,他伤心不已,把10月5日定为“家庭耻辱日”。情绪激动的他一度表示,案件不破就不火化哥哥的遗体。

  后来,在有关部门劝说下,他还是在泰国火化了哥哥嫂子的遗体,将骨灰带回国,在昭通举行完追悼会后,将骨灰葬回四川宜宾老家。

  今年清明前十多天,他们全家提前去扫墓。那是老家习俗,要连续3年提前扫墓。

  事发半年来,何熙伦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哥哥嫂子走后,家里有很多事需要他处理。

  哥哥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事发前都在上大学。

  何熙伦说,现在,侄女已经退学回家,她有自闭倾向,每天都呆在房子里,失眠很严重,头发也掉得很厉害。别人跟她讲话时,她一般只听不说,要是她不喜欢听,掉头就走。

  侄儿还在读书。何熙伦说,他每次打电话问学习、生活情况,侄儿都说还好,但他总感觉那些回应很勉强。

  何熙伦自己女儿在读初中,也辍学了一段时间。

  事发后,何熙伦的母亲大病一场,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她一直走不出亲人遇难的阴影,一聊起相关的事就会流泪。

  惨案发生半年的时候,何熙伦和其他遇难者的家属一同到了昆明,祭奠。他刚到昆明,母亲就打来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家。

  他说,自己一边要照顾家人,一边要为遇难者的事奔走,心力交瘁。

  

  B

  武装护航后,袭扰仍有发生


  何熙伦一直在关注和湄公河有关的一切消息。

  去年12月10日,惨案发生两个月后,湄公河正式复航,在5艘巡逻执法船的护卫下,10艘商船顺江而下。此前一天,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联合指挥部在关累港设立,并在老挝、缅甸、泰国分设联络点。

  何熙伦说,这些消息让自己心情复杂。作为跑船人,恢复通航、武装护航都是重大的好消息,但是,悬着的惨案让他无法欣慰。

  武装护航,并不意味着一帆风顺。

  今年元月3日,停航数月的澜沧江-湄公河客运正式恢复。就在次日凌晨,缅甸万崩码头附近,非法武装向缅甸巡逻船和中国商船发射榴弹,第一枚落入水中,第二枚在巡逻船附近爆炸。媒体报道称,由于事发深夜、目标不清,巡逻船没有进行有力还击。

  元月14日,第二次联合护航船队从泰国返回,途经孟喜岛时,中国商船“盛泰11号”遭枪击。

  “盛泰11号”船长介绍,他在驾驶过程中,看到岸边有一束手电光,听到有人在喊让船靠岸。他由于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没敢停船,随后,岸上的人向他们连开了10多枪,因为是晚上,他能看到子弹吐着火舌向船只飞来。遇袭时,不巧的是,商船油门似乎已经松掉,在江面上漂行,他冒着危险将油门拉到底,向上游开了两公里,才逃脱厄运。

  在何熙伦看来,这些袭击事件应该不是偶然。“湄公河惨案必须要有个结果,这样才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问题。”

  所幸的是,“盛泰11号”遇袭之后,湄公河航线没有再传出新的骚扰商船事件。雨季来临后,航道将更繁忙。

  泰国清盛县水上警察局局长他尼瓦说,现在,清盛港下游新建了一个港口,商船进入金三角水域后,警方会一直进行护航,同时,岸上的警察也会开展护航行动。

  

  C

  “侦查工作已经完成90%”


  现在,湄公河惨案中遭难的“玉兴8号”“华平号”仍静静地停靠在泰国清盛港。透过船窗,可以看到舱内凌乱的被褥。

  “华平号”的船壁上留下的弹孔,讲述着半年前发生的那悲惨一幕。

  他尼瓦说,现在他们安排了人帮忙照看船只,但希望船主人能将船开回去。

  何熙伦对这个提议不感兴趣。他说,船的问题,要等案件处理完了看泰国方面的安排,“船摆在那里,他们看到就会想起这个案件。如果开走了,案件可能就不了了之”,此外,按照传统习俗,船上出了凶案,也没有人愿意开。

  在金三角地区,直到现在,湄公河惨案仍是当地人关注的一件事。

  在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做生意的湖南邵东商人唐小萍,是案件目击者之一。她所在的市场就在案发地附近。“看到一艘快艇,他们向中国的船开枪,打了20分钟左右,后来,看到他们上了船。”唐小萍说。

  金三角的华人圈子里,对这起案件的发生有着多种解读,如赌场利益之争、油船之争等等。关于赌场利益之争的说法,有人说导致惨案发生的根源是老挝金木棉赌场。对此,金木棉集团副总裁林爱民表示否认,不过,他也承认赌场的兴起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平衡。

  去年10月28日,泰国警察总监飘潘宣布,涉嫌制造惨案的是负责泰国北部防务的泰国陆军第三军区9名军人,他们已在上级军官的带领下自首。泰国警方特意申明,这9名军人是军中败类,所作所为系个人行为,和官方无关。

  今年4月5日,惨案半年祭奠日,这9名军人被增加了两项指控:非法持枪、虐待尸体。

  但是,案件仍有太多谜团。其中最大的疑问是:他们到底是个人行为劫财害命,还是有幕后黑手?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泰国清莱府警察局没有公布侦查细节和具体案情。该局副局长、湄公河惨案专案组第一负责人托音猜说,侦查工作已经完成90%,9名涉案者下月就会移送法院审理。

  

  D

  家属提出民事赔偿要求


  现在,何熙伦和其他遇难者的家属正在等着审判的到来。

  惨案半年祭奠日,他们来到泰国驻昆明总领事馆门前祭奠亲人,3条标语中,其中一条就是“严惩泰国军人凶手”。

  “希望对凶手该判刑的一定要判刑,该枪毙的一定要枪毙。”何熙伦这样说。

  他说,那些遇难者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虽然他们的家属获得了赔偿和救助,但是,“这些钱对一个家庭来说根本不够”。

  惨案发生后,每一位遇难者,其家属获得了保险公司的10万元赔偿、政府的20万元救助。

  何熙伦介绍,他们已向有关部门提交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状,要求被告人赔偿每名遇难者的家属近200万元,其中包括死亡赔偿、赡养费抚养费、精神损害费等。

  作为船主,何熙伦还要求对方赔偿船只损失200多万元。

  但是,结果如何,他只能等待。

  

  [专访]

  “嫌犯将在清莱地方法院审判”


  半年时间过去,湄公河惨案侦查进展如何?4月12日,泰国清莱府警察局副局长、湄公河惨案专案组第一负责人托音猜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潇湘晨报:湄公河惨案的凶手是那9名军人吗?

  托音猜:现在还不能最后确定,要看法院审判。我们目前锁定的是他们,因为有大量目击证人,军方失踪的枪支也在船上被发现。当然,我们还有更充分的证据。这些得到法庭上出示。

  潇湘晨报:什么时候会起诉他们?

  托音猜:下个月就会移交法院,侦查工作已经完成了90%。

  潇湘晨报:这些军人当时是在执法还是纯粹的犯罪?

  托音猜:(停顿了一会)我想请求不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法院还没有判决。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不是国家行为。(停顿)有可能是在执行任务时做过了头。

  潇湘晨报:有报道说,遇袭船只上发现了大量毒品?

  托音猜:目前是把杀人案和毒品案分开处理。我们正在搜集证据,到时才能确定毒品跟这些士兵是否有关系。如果没关系,也许它们(毒品)来自缅甸。

  潇湘晨报:犯罪嫌疑人会在哪个法院审判?

  托音猜:清莱地方法院。

  潇湘晨报:犯罪嫌疑人是军人,因此受害者家属担心审判会不会公正,会不会有来自军方的压力?

  托音猜:这个不用担心,我们的司法是独立的。

  潇湘晨报:受害者家属可以对这些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吗?

  托音猜:这要看法院如何裁决,也要看两国政府如何沟通。

湄公河惨案续:9名涉案泰国军人或即将受审[图]


  作者:倪志刚

netease 本文来源:红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