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郝建” 多暴露我性格呀(组图)

2012-02-12 11:48:00 来源: 黑龙江新闻网-生活报(哈尔滨)
0
分享到:
T + -
《今天的幸福》剧照
别叫我“郝建”
《今天的幸福》剧照
别叫我“郝建”
沈腾

  赵帅 本报记者 吴海鸥

  “郝建(好贱)郝建(好贱),多暴露我性格啊”、“妈,妈妈”、“三思啊”、“你说说,我怎么就像个人了”……念着小品《今天的幸福》里的这些台词,想着“郝建”表演时又萌又可爱的表情,许多观众都会扑哧一笑。有网友发博称,如果今年央视春晚评奖的话,《今天的幸福》一定会是“小品王”。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小品中的“郝健”就是由咱黑龙江人沈腾扮演的。

  按理说,得到这么多夸奖,沈腾没准正偷着乐呢,不过接受本报采访时,沈腾称这个年过得有点吃亏,“听说大人、小孩儿都用彩铃下载我在小品里叫的那声‘妈妈’,我这辈儿降得呀。”

  台上台下差异大 生活中属于羞涩型

  沈腾是齐齐哈尔人,2009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系,上学期间还担任表演课代表,不过据在小品中演“妈妈”的黄杨介绍,生活中的沈腾可是羞涩型的,“根本就看不出他是演员。不过一上台,他就特别放得开,经常有些出其不意的举动。”提及这事,沈腾表示确有其事,“我小时候就喜欢模仿赵本山老师,平时家里没外人的时候挺来劲儿,但是逢年过节亲朋好友在场让我表演,我就挺害羞,直往后躲。长大了也是这样,在生活中不太爱跟生人主动说话,也不太会主动找话题,但是跟熟人在一起,就能聊得热火朝天,属于‘活宝’那类。”

  提及当年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沈腾表示,“我家两个孩子,家里没有从事文艺的,但我爸没事就爱唱唱京剧、拉拉琴。家里最初的规划是希望我姐姐搞文艺,但后来觉得我也是块料,长相也得说得过去,就让我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试试,结果还真考上了。这次在春晚表演小品,爸妈都替我紧张,怕观众不喜欢我,我姐倒是看得挺乐。”

  演完小品后,沈腾也多了个“郝建”(好贱)的名儿,“认识的朋友叫着打趣开玩笑,不认识的还真以为我叫‘郝建’呢。”

  加入“开心麻花” 曾一人演七个角色

  在演员介绍一栏中,沈腾的介绍是“开心麻花”团队功勋演员。2003年“开心麻花”刚刚成立时,他就加入其中。沈腾表示:“临近毕业时,我班一个女孩接到开心麻花的剧本,她叫我跟她一起去应聘。之前,我读剧本读了一晚上,太精彩了,就跟着去了。”

  沈腾很珍惜面试机会,但在“开心麻花”的导演眼里,沈腾可是挺不羁的那种。说起这事儿,沈腾表示:“面试时,导演推门进来,我正好在沙发上懒洋洋躺着,也没起来。后来他说,当时觉得我特别桀骜不驯,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算是歪打正着吧。”

  沈腾看着“开心麻花”一点点儿成长,从最初没观众买账、演50多场始终赔钱,到后来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在这个过程中,沈腾称“开心麻花”出品的舞台剧的理念没有变过,“那就是不以教育人为目的。观众已经忙碌一天了,都很累,还来我们这儿受教育?我们私下里也说,现在人们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既然来了,我们肯定让你们笑、让你们开心。”

  同样,“开心麻花”也见证着沈腾一点一滴的进步,“最初,我在开心麻花里以演为主,像在《想吃麻花现给你拧》里,我一人演过7个角色。后来,我参与到排练、演出、创意之中,排到第三部时,我已经当导演了。”

  “我和春晚没有任何交易”

  微博回应质疑

  “我和春晚没有任何交易”

  新人上春晚,都会遭来许多猜测,比如说是不是给央视使钱了、有什么门子等等,“开心麻花”也遭遇这种猜测。毕竟,除了《今天的幸福》以外,“开心麻花”的签约演员还在郭冬临等人的小品《面试》中饰演警察,并加盟到蔡明的小品《天网恢恢》中。

  对此,沈腾选择在微博上回应,他写道:“作为麻花的元老,我比‘你们’更了解麻花,麻花2003年开始做第一部戏《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经历过全场仅售出11张票局面。那天,北京正在下雪,公司的几位同事站在剧场门口等待这11位观众的到来,跟人家商量给人家退票和报销往返路费,麻花就是这样凭着努力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至今没有过一次刻意的炒作。”

  说起“开心麻花”演员在央视春晚的集体发力,他表示:“郭冬临老师的小品《面试》中饰演警察的是麻花的演员,角色虽小,但能站在春晚的舞台上已是幸福;和蔡明老师合作《天网恢恢》的常远、王宁,更是因为二人在CCTV小品大赛中的出色表现被蔡老师看中,此前她们彼此并不认识,这就是一些人想知道的运作的全过程。而春晚导演连我们的一根烟都没抽过,何来炒作与交易。”

  加盟“春晚”

  曾经想过中途退出

  对于央视春晚,沈腾并不陌生,早在去年,央视春晚剧组就找过沈腾,希望他为剧组写本子,最终因双方理念不同没有合作。也正是这个原因,沈腾称,当春晚剧组今年找到“开心麻花”时,他们的态度也并不是很积极,“我们挺怕‘麻花’的风格不会被完全接受,我们也不希望为了符合春晚的口味把我们自己的风格改了,最后还是春晚领导多次与我们沟通,我们才下定决心加入的。”

  沈腾坦言,在排练过程中,他们其实心里也没底儿,“本子一直在改来改去,而且演舞台剧和演小品真的不同,演舞台剧时你不用找镜头,演小品则不是这样。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央视彩排时,演完看回放,我估计除了我亲妈没人能认出我,因为我的镜头几乎都是侧脸。”沈腾称当时大家的压力很大,“其实每个人都担心,说不定节目什么时候就被拿下了。我当时也有别的事,但我不希望因为个人原因影响到‘开心麻花’上春晚,所以我跟我们导演闫菲说,我先陪着磨本子、排练,等到我必须得离开的时候,就让别人上。没想到,到最后,我们真的站在央视的舞台上了。”

  虽然已经有了演出上百部舞台剧的经验,沈腾称直播时自己真的紧张了,“跟演舞台剧时不一样,毕竟有13亿观众在看,当时真的胃疼了。”提及播出后的火暴,沈腾坦言也超出了想象,“尤其是之前真没想到‘妈妈’那句台词能那么火,许多人都下载它当彩铃。

  节目临时

  被改成语言秀

  解密元宵晚会

  节目临时

  被改成语言秀

  自登上央视春晚后,许多观众都期盼能在元宵晚会上再见到小品《今天的幸福》中的“一家三口”,之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哈文和“开心麻花”团队也透露,他们还会在元宵晚会上出现,并且是作为元宵晚会上唯一的小品,不过在播出的元宵晚会上,三人只是和主持人毕福剑带来了一段语言秀。

  提起这事儿,沈腾坦言,最初确实是要再上小品的,“除夕演完小品后,央视曾说过让我们上元宵晚会的事,但当时大家都没太放在心上,而春晚剧组以为我们答应了,没再另行通知。过完除夕后,我陪着父母去四川玩,后来接到电话说要为元宵晚会准备小品。为这儿,我初九半夜赶回北京,家也没回就到影视之家磨作品去了。当时的剧情大致是延续春晚小品的续集,说的是剧中的妻子又得了产后综合征,她丈夫又让我演个老太太哄他媳妇。”

  至于作品最终难产,沈腾称也是无奈的事,“我们从初十开始,就几乎是没睡觉。要在4天时间内弄出一个对得起观众的作品,这不是辛不辛苦的问题,这是一群疯子对另一群疯子的信任!创作过程太仓促,后来还是觉得作品有些地方欠考虑,所以在录制的前一天决定不上了。”

  2012年计划 当导演、拍喜剧片

  如果说以前只是通过演舞台剧让北京人认识他的话,现在的沈腾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追着问“你是郝建吧”,也有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开心麻花”的演出。


  说到自己的风格,沈腾表示:“他们都说我在舞台上挺能耍的,有一次,我的一位大学同学特意去沈阳看小沈阳的演出,然后立马给我打电话,说‘你完了,你和小沈阳的戏路挺像,但是人家先火了哦’。但我觉得没什么完不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不管怎样,我还是挺喜欢喜剧的。去年,因为对我在喜剧舞台上的认可,开始有人要给我投资做喜剧、让我当导演了,我希望今年能把这事儿做成。”

  提及黑龙江,沈腾表示:“我1999年考上大学时,爸妈就把家也搬到北京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乡了,不过我相信我早晚都得回去。2008年,我执导的《疯狂的石头》曾在哈尔滨环球剧场演出,当时我因为有别的事没回去。今年,我希望尽快拍出自己的喜剧作品,给家乡人看。”

netease 本文来源:黑龙江新闻网-生活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