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索要同情,结果只剩下冷漠

2012-02-09 00:39:00 来源: 红网(长沙)
0
分享到:
T + -

2月7日上午,药家鑫案被害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母亲刘小欠等人通过代理人张显的博客发布公告称,愿意接受药父药庆卫在药案审理期间表示“赠与的20万元”,并“于2012年2月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处接受该款。”此前,张妙家人已拒绝该赠款。(2月8日《新京报》)

曾引起舆论喧嚣的药家鑫案,并没有随着药家鑫被判处死刑而尘埃落地。先是药家鑫之父药庆卫诉原告代理人张显名誉侵权。这起由药家鑫案引出的民事诉讼案,可能因凶手药家鑫已经伏法,人们的的同情心开始向药家偏移。人们开始注意到原告代理人张显在药家鑫案审理期间,某些做法已经失当。如今,药家鑫案被害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母亲刘小欠等人通过代理人张显的博客发布公告,向药庆卫索要他们曾拒绝的20万元捐赠,无疑是对社会凝成的除恶扬善的朴素感情的无情打击。

人们同情弱者,是基于人类善良的本性。在药家鑫案审理期间,相关信息给出了足够的同情被害人一家的理由,其中不乏原告代理人张显把药家鑫推向“官二代”“富二代”的造势。在社会舆论对药家鑫的仇视里,既有嫉恶如仇的朴素感情,也有“仇官”或“仇富”的现实情绪。再加上被害人丈夫王辉大义凛然地表示:“我们农民并不难缠,拒绝要带血的钱,只要求药家鑫用生命来为他的行为赎罪”,更带来了社会对被害人一家的同情和尊敬,也带来了舆论声援之外的捐助。不管药家鑫最终被判死刑是否存在舆论的影响,但达到“要求药家鑫用生命来为他的行为赎罪”的目的,舆论是给了法律以强烈的社会呼声的。

从司法独立的角度,对于一起重大的刑事案判决,司法是不应该受舆论影响的。但社会对一起刑事案的反响,应该形成正义占上风的氛围,抑恶扬善本来是有关社会风气的。然而,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不但要依靠法律法规的规制,更多的是来自人们生活实践得出的行为取舍。生活经验会给人们带来正反两方面的教训,某种行为的后果,会直接影响到以后对类似问题的态度。已成为标志式事件的“彭宇案”,不管真相如何,但消极效果已十分明显。同样,社会舆论积极声援药家鑫案的受害者,不仅因为受害者的无辜,更因为受害者是一个弱者,而且是一个有志气的弱者。这一方面来自于药家鑫是“官二代”或“富二代”的造势,另一方面来自受害者丈夫“只要求药家鑫用生命来为他的行为赎罪”,不做金钱交易下妥协的勇气。而现在,通过药家鑫之父药庆卫诉原告代理人张显名誉侵权,人们了解到药家鑫并非“官二代”或“富二代”,至少让一部分人的“火气”有所消退,再加上受害者家属出尔反尔,违背诺言,用受害者的父亲张平选的话来说,“当时(不接受赠金)是当时的事情,现在是现在的事情。”这让当初积极声援他们的善良人们情何以堪?

笔者无意指责受害人家属的人品,所担心的是,曾经受到社会精神和物质援助的受害人一家,忘了“当时的事情”,着手“现在的事情”,所背弃的不仅是“拒绝要带血的钱”的承诺,而且是人们因这份承诺带来的对他们的同情和尊敬,以及因此带来的社会捐款。这种间接的“好心不得好报”,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彭宇案”。

毋庸讳言,人与人之间的同情和关爱已成稀缺资源。药家鑫案的受害方可能就是因为具备了太多的值得同情和尊敬的因素(其中包括人为的造势),才获得了社会的普遍声援。如果将其中的主要因素一件件抽去,人们还会有如此的热情么?当人们觉得同情了一个不值得同情的人,帮助了一个不值得帮助的人,这样的感觉无异于上当受骗。

笔者对药家鑫案,写过不止一篇声援受害者的评论。但我今天要说,可怜的张平选,您就去索要吧,把人们的同情心索要完了,结果就只剩下冷漠。而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您把这份冷漠留给了社会。

作者:知风

netease 本文来源:红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要读书?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回答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