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设计:“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组图)

2012-02-03 04:00:00 来源: 大洋网-广州日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国内不少历史街区遭遇“维修性拆除”
波士顿设计:“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
国内不少历史街区遭遇“维修性拆除” “波士顿设计”因商业化改造频遭抵制

  “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

国内不少历史街区遭遇“维修性拆除” “波士顿设计”因商业化改造频遭抵制

医者’不能自医”。近日,梁思成、林徽因这对建筑学大家在北京的故居遭遇了“维修性拆除”,夫妻二人生前曾为中国古建筑保护奔走呼号,但死后却没能保住自己的房子,这一结果令不少人唏嘘。

与之相似,近年来,国内不少城市的历史街区都遭遇了“维修性拆除”、“商业化开发”的改建命运。其中,一家叫做“波士顿设计”的美国建筑设计公司成了“开发”这些历史街区的“行家里手”。该公司先后承接了宁波、北京、重庆等地的历史街区改造规划,但规划却遭遇了建筑界和当地民间人士的多重抵制。近日,美国规划协会的一纸声明和清华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的炮轰事件将这家公司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该公司的很多宣传更被质疑造假。

究竟是怎样的规划方案使得“波士顿设计”遭遇严重的抵制?这家在美国注册的公司真身到底如何?记者近日走访多地进行了调查。

文、图/本报记者武威

“动员全国规划界、建筑界把波士顿设计轰出中国。”

1月2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在微博上炮轰“波士顿设计”以及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声犹在耳,虽然事后尹稚澄清自己是在“信息高速公路上酒驾”后胡言乱语,顾校长是“躺着中枪”,但尹稚却从未放过“波士顿设计”公司,这家令尹稚和一批民间文保人士深恶痛绝的建筑设计公司也就此浮出水面。据悉,这家公司的全名是“美国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注册地在美国波士顿剑桥市,其总裁名叫朱儁夫,是清华大学1992级建筑系本科生,研究生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

质疑造假:“波士顿”没有规划师资质

在过去的六年里,“波士顿”参与宁波、重庆、北京等多个历史街区的改建规划,改建的方式就是大规模拆除老建筑,迁出原住民,并将原来的居民区改造为纯商业区。这种“大刀阔斧”的改建方式遭到很多文保、建筑界人士的痛批。而尹稚之所以“酒后大怒”,另一重要原因是“波士顿”染指清华大学法学院图书馆的招标工作,波士顿的投标方案在他看来“缺乏基础建筑和城规常识”。

事实上,在炮轰事件之前,“波士顿”这家“洋公司”就遭遇了美国方面的质疑。去年12月30日,美国规划协会在声明中指责,波士顿没有美国规划师注册资质,“近日,某‘美国规划设计公司’因在北京、重庆、宁波等城市参与多个有争议的历史区改造项目,引起了中国业界和公众的巨大争议……美国规划协会核查证实,参与上述项目的是由中国留美建筑学生在美国注册的建筑设计公司,并未取得美国的规划师注册资质。该公司在自己网站上宣传的唯一一个在美国的规划项目也被证实为剽窃他人作品,被剽窃的公司已致函美国规划协会表达对此事的愤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波士顿还涉嫌其他虚假宣传。记者联系到正在哈佛大学建筑系城市景观设计专业(landscape architecture, landscape urbanism)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刘虹。刘惊讶地说,他在哈佛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甚至连朱儁夫这个人也闻所未闻,“哈佛就位于剑桥市”,他觉得这家公司“应该是上不了台面的”。另一位在波士顿的朋友向记者表示,他也找不到“波士顿设计”在美国总部的地址“剑桥市考克德大街1000号”。此前有媒体报道,考克德大街实际上总共只有599号,所谓的考克德大街1000号是一块被命名为“岩石草甸自然保护区域”的绿地。

波士顿回应:未参与清华大学图书馆招标

面对众多质疑,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波士顿设计”进行求证,但该公司北京、上海总部的接线员在听说记者的来意后,或直接挂掉电话,或称无法回应。1月5日,波士顿设计终于在其官方微博就尹稚事件和剽窃事件进行了简短的回应,但对于其规划项目引发来自民间的汹汹恶评,“波士顿”并未置喙。

昨日,记者打通波士顿总裁朱儁夫的电话,他在电话中简短地表示:“公司正在针对媒体的报道组织相关材料进行回应。”但他并未透露材料的相关内容,记者追问他为何找不到公司美国总部的地址,朱在电话里不愿多做解释。

对于直接引发尹稚炮轰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图书馆招标事件,波士顿在官方微博上回应如下:“我们在过去的四年内没有参与清华大学的任何基建项目,因此,我们不知情也并未参加清华任何图书馆招投标。”

波士顿同时承认,“我们在2005年至2006年年尾的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做了清华大学校园规划研究,主要是研究清华的公共开放空间、水系和交通改善以及一些项目的选址建议,我们做这个项目是基于对母校的热爱和理解,不涉及任何具体基建项目,也不是商业性项目。”

宁波月湖西区改造:波士顿设计中途被撤

2011年7月前后,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前往宁波做“历史文化名城”回访,在看到月湖西区成为一片废墟后,一位文物局官员当场丢下狠话:宁波这样拆下去,“历史文化名城”的牌子迟早摘掉。

波士顿自我标榜:是保护历史街区的新力量

事实上,尹稚的愤怒远不止于波士顿染指清华大学图书馆的招标设计,“我对BST(代指‘波士顿设计集团’)的愤怒有三:冒用外国设计机构成果被外方打上门来丢中国人的脸,执业资质与项目不符;到处专挑保护区核心建假古董,找个郊外建什么都行,专挑好的毁,并忽悠大家一起毁掉,还标榜是文化产业;精于钻营,常扯大旗做虎皮,否则也不会激怒我连累校长躺着中枪。”

尹稚微博中言之凿凿的“专挑保护区核心建假古董”,其实肇始于2005年波士顿设计参与的宁波月湖盛园(郁家巷)项目,自此之后,波士顿设计在宁波、北京、重庆等地参与当地历史文化街区的改建规划,顺风顺水。在宁波,一位政府内部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波士顿设计先后参与了当地月湖盛园、南塘街、月湖西区一期的改建规划。

位于宁波市中心的月湖两侧地块,自唐宋以来,都是名人士大夫的归隐之所,江南小巷曲径通幽,里弄间书声琅琅,月湖精巧别致,两岸所存名人故居和其他精致建筑极多。宁波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宁波郁家巷、南塘街月湖西区等地块都属于当地历史文化街区。但如今,这三个街区却以极其另类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所有原住民都已搬迁,除尚未完成拆迁的月湖西区外,南塘街、郁家巷都被改造成了纯商业街。

朱儁夫在200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自豪地宣称:“(郁家巷)这个项目在请我们来主持设计之前,他们已经请过东南大学、浙江园林设计院等很多设计单位做过很多轮设计,虽然做了很多轮,但是还停留在一个原址保护的阶段。规划部门和操作部门把我叫过来,希望能加入一些新的力量,争取换一个角度,不仅能够保护,还能够改造历史街区。”

记者实地探访:历史文化街变身纯商业街

波士顿的改造就是将郁家巷变成一个高端商业街。1月29日,在月湖西区原住民程健捷和袁勇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月湖盛园(郁家巷)。如今,这里的所有建筑都已经成为商业用地,满眼修葺一新的房屋,成了各种高端会所、江浙菜馆、高级咖啡厅的所在,原先蜿蜒的小巷为适应商业的需要被拓宽至8米成了笔直的马路。袁勇告诉记者,整片郁家巷,仅仅保存了不到1/5的建筑,一些文保单位和文保点也遭到“改良”,例如,麻将创始人陈鱼门的故居被租给了同仁堂药店,这间故居基本是“维修性拆除”后新建;盛园得名的盛氏花厅也被改成了书房式会所,内部结构完全改变。“这是非常拙劣的改建,很多建筑为了商业的需要进行了人为的抬高,一些墙壁被故意打掉,换成了玻璃,完全失去了江南特色,甚至出现了很多山西建筑的元素,不伦不类。”

而年前刚刚完工的南塘街,则成了宁波小吃、特产一条街。宁波市文保单位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袁牧之的故居,成了一家饭馆;另一户余氏宗祠则变身为“宁波第一副食品商场”,这家老国营商场在上世纪90年代就早已不复存在,却在南塘街上“借尸还魂”,实则是商家开张借用老店之名。位于南塘河一侧的南塘街改造又遭到很多文保人士的批评:“建筑结构几乎完全一致,房屋的上下两层几乎是一个平面,河边的埠头也是粗制滥造。”

月湖西区一期如今已被拆成一堆瓦砾,所有原住民均已搬迁,袁勇曾统计,一期建筑中曾有35幢文保建筑,如今剩下了不到10幢。与此同时,宁波市内部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月湖西区的相关工程已经停滞了下来。停滞的原因他并不十分清楚,但波士顿设计已退出月湖西区的规划,转而由同济大学接手,1月5日,宁波市规划局官方微博也证实:“ 我们也关注到美国规划协会的声明,月湖西区一期现正由同济大学进行深化完善。”而上述知情人士则称,“波士顿设计的房子在风格上和原来的江南民居不协调,这可能是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宁波市政协的一位干部也证实,月湖西区一期规划“出现了不少问题”:“原来是由波士顿设计公司设计的,这家公司缺乏对历史街区保护的经验,因而出现了不少问题。市规划局已经责成城投部门重新设计。目前已经由国内保护历史街区有丰富经验的同济大学专家小组在设计,把充分保护好月湖历史文化街区作为第一要求,会做得更好一些。”

此前有媒体报道,波士顿设计被撤换与国家文物局的一次回访有关。2011年7月前后,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前往宁波做“历史文化名城”回访,在看到月湖西区成为一片废墟后,一位文物局官员当场丢下狠话:宁波这样拆下去,“历史文化名城”的牌子迟早摘掉。

涉嫌违规:历史街区建筑不得拆

资料显示,目前月湖西区的总规划面积46.8公顷,其中重点保护区24.7公顷,传统风貌协调区22.1公顷。东西横向约300米,南北近1000米。在月湖西区范围内,共有各类传统民居院落145座,其中文保单位院落29座,历史建筑院落116座。地处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一阁身后的月湖西区,一向被宁波人认为是宁波百年文脉的所在,但如今,却只有袁勇、程健捷等十余家“钉子户”坚守,“我们正在跟政府部门打官司,因为如此大规模的拆迁涉嫌违法。”

据宁波高校的一位长期从事月湖西区研究和保护的学者说,月湖西区、月湖盛园等历史街区的改造违反了国家建筑部颁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规范》,“规范明确规定,‘历史文化街区内的历史建筑不得拆除’,‘历史文化街区内构成历史风貌的环境要素的保护方式应为修缮、维修’,‘历史文化街区内拆除建筑的再建设,应符合历史风貌的要求’,‘历史文化街区内不应新设大型停车场和广场’……由此可见,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不单单是街区内文保点或者文物单位需要维护,整个街区的风貌都应保存下来,波士顿的行为显然违规。”

可是,波士顿为何胆敢进行这些涉嫌违规的改造呢?曾参与月湖西区标识体系规划的宁波城市艺术学院兼职教授张波认为,朱儁夫本身是一个书生,他确实有一定的学术功底,之所以会做出这种纯商业的街区规划,与有关部门的价值取向不无关系。

尹稚则称:“有人问为啥波士顿设计能在历史保护地段的核心区下手,除了大家已知的和猜测的原因外,还有一点:这个行业的正规机构不会去迎合这种破坏性的建设意图,不会去投标,以免道德沦丧被业界所不耻,波士顿这样无道德可言的机构也就找到了谋生的空间,以历史街区的‘死’来换它的‘生存’。”

netease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个人格局越来越大的10个迹象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