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音乐会

2012-02-01 09:51:00 来源: 南京龙虎网-金陵晚报(南京)
0
分享到:
T + -

这也许是中国最特殊的一场音乐会。没有音乐家,没有指挥,没有灯火通明的音乐厅,甚至没有一把坐椅;表演者们,是一群自发组织起来的普通市民,而舞台,是宁波月湖西区里一座被掀掉楼顶的废墟。

“有那么一刻,我停止拍摄,静静谛听,”一位全程拍摄了这场废墟音乐会的摄影师说,“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街坊音乐会,而是月湖西岸老街区的一场葬礼,一曲挽歌。”

40岁的程健捷,喜欢收藏城砖,有着“收藏家”的美誉。最近他搞了一场专题展,纪念宁波建城1190年。在海曙楼上,他从自己收藏的城砖中,挑出了90块有铭文的宋、明、清古城墙砖。

月湖西区被众多宁波人视为“最后的遗存”。而从2009年开始,“最后的遗存”也面临着“最后的改造”。最后,程健捷和邻居袁勇商量搞一场老街坊音乐会,主角是陆冠何。

陆冠何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学小号,在他去重庆上大学之前,大家经常听到他嘹亮的号声。1月2日,他就要去美国留学了。2011年12月18日,中午快12点的时候,在月湖西区门口的留守居民黑板报上,街坊们写上了关于这场音乐会的通知。在“娱乐短讯”一栏里,用行书竖排写着:废墟音乐会,2011年12月18日,19:30,曲目:童年,茉莉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凯旋进行曲等。

其实,就是在当天上午10点多钟,街坊们才确定了音乐会的名字。至于演出的场地,则被定在“天一街4号”的三楼,楼顶已经被掀掉了,前面则是一片开阔地,遍地的瓦砾废墟。

做广告的程健捷,从公司里拿来两个400瓦的投影灯,接上电。楼上收拾停当,程健捷和袁勇又开始布置一楼墙上的幕布。篝火燃起来,幕布上循环播放着月湖西区的照片,三楼的舞台明晃晃一片。

第一声鼓,是陆冠何5岁的小侄子敲响的。小侄子敲《铁臂阿童木》的时候,陆冠何在旁边的一间屋子里候场。为了废墟音乐会,他准备了10首曲子。陆冠何走上台,先向台下鞠躬,再给自己报幕,楼下响起一阵掌声。一曲吹完,陆冠何又向台下鞠躬,楼下又是一片掌声。

等到陆冠何从台上下来,70岁的葛福令就冲了上去,他忘记了自己面前还没有插上话筒,就迫不及待地唱起《智取威虎山》的选段。

在天一阁边的这片老街区里,杨仁迩已经生活了60多年。她从小就听过这样的故事:“范家太公(范钦)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天一阁,他每天晚上都会巡视那些藏书。”

上世纪60年代的天一阁,杨仁迩和邻居们能够随便出入,他们常常在天一池边写作业。他们称呼天一阁的管理人为“邱阿爸”、“洪太公”。如碰到有损害天一阁的行为,只要有人喊一声“范家太公来了”,对方就住手了。

改变是从2000年开始的。这些年来,她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有着包浆的老瓦爿墙,被成片推倒。她说:“‘范家太公来了’还有可能口口相传吗?”

晚上8点半多,废墟音乐会结束了。所有人深深地弯下腰,向舞台鞠躬。夜里9点多,人差不多都走干净了,只剩下程健捷、袁勇还有他的妻子。袁勇的妻子拿来土,耐心地把灰烬覆盖,再浇上一层水,3个人就这么守在那里,等着最后一丁点的余烬熄灭。 中国周刊

netease 本文来源:南京龙虎网-金陵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