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全文)

2011-12-28 13:58:38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环球网国际军情中心2011年12月28日消息:现代随军牧师制度实际植根于中世纪的天主教。公元742年,德国雷根斯堡(德国东南部古城)宗教会议首次正式规定,在军队中设立随军牧师一职,但是禁止这些“上帝的仆人”携带武器或直接参战。公元4世纪的一个传说称,一位名叫图尔斯·马丁的异教罗马士兵碰到了一个冻得发抖的乞丐,就把自己的军用斗篷的一部分分给了他。那天晚上,他梦见了身披斗篷的耶稣。于是,他转信了基督教,并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基督教会。他死后被封为圣徒。图尔斯·马丁后来成了法兰西的神圣保护人,他的斗篷也成为一件圣物,被历代法兰西国王带上战场。这件斗篷在拉丁文中被称为披肩(cappa)。其便携式神龛被称为capella。看护它的牧师叫作cappellanus。最终,所有的随军神职人员都被称为capellani,法语称为chapelains,从此便有了随军牧师一词.

斯通教士是英属美国殖民地上第一位随军牧师。贯穿美国独立战争的随军牧师史是一部牺牲和奉献的历史。殖民地牧师们常常从他们自己的教区和传教地征集士兵,并率领这些士兵走上战场。他们承受着个人的痛苦,并整天和饥饿、孤独、拘禁、挫折、伤病及死亡打交道,直到最终的胜利。1775年7月29日,大陆议会对随军牧师的身份给予了官方认可,还表决了有关大陆军中各级军官和招募人员的薪酬支付问题。备忘录上注明的是“随军牧师20美元”,每月以现金支付。这是与指挥官和军法官们相同数额的报酬,这也是美国政府首次对随军牧师的官方认可。于是,那一天被认为是美国随军牧师制度的诞生日。

美国独立战争中工作过的随军牧师约有222~238名。牧师们的职责范围相当广泛,除了和士兵们一起战斗、行军之外,在战争的考验面前,人们还看见他们在营地传道,访问和关心伤病员,照料临终者等。1777年1月2日,约翰·罗斯布鲁赫牧师在第二次特伦顿会战中不幸身亡,这是在独立战争期间阵亡的第一位美军随军牧师。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1838年7月5日是一个告别过去历史的时刻。军队在这一天正式建立并形成了一套随军牧师职位体系。这段时期除了通常的职务之外,随军牧师在军营中干着既是子弟学校校长又是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如在美国西点陆军军官学校任职的牧师就被指派为传道者、保护人和历史、地理及德育教授。从1813年至1896年,他们为军官学校的每个毕业班学员讲授美国和欧洲的历史、地理、德育、政治哲学、宪法、国际法和英语语法等课程。罗伯特·E· 李、“石墙”托马斯·J·杰克逊和威廉姆·T·谢尔曼当时都在军校学员行列之中。他们后来写道,随军牧师的课程把他们引入到重要的知识概念之中。在西点军校担任早期教育专家的沃尔特·L·弗莱明甚至认为:从南北战争以后的历史眼光来看,随军牧师讲授的课程是西点军校开设的最为重要的课程之一。

在欧洲和太平洋的战斗前线,牧师在各个方面照料作战士兵。他们与那些面对死亡威胁因而对信仰问题思考得更加深入的人一起战斗。牧师们照料伤者、关照死者和协助进行墓穴登记。像通常情况一样,他们进行宗教关怀,常常没有防护或设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478名牧师伤亡。在伤亡比例中该部门位列第3,在步兵和空军部队之后。天主教牧师们感到他们应该与濒危的士兵在一起,许多人在做最后的告别仪式时牺牲了。其他的牧师感到他们应当与他们的士兵一起上前线。前线牧师常常要面对超负荷的工作、战争的血腥和危险。

在战争中涉及到牧师的最有名的事件发生在运兵船上。在1943年2月3日,从德国U456潜艇发射的一枚鱼雷击中了“多切斯特”号。该船正载着904名军人穿越北大西洋到英国。678名“在行动中失踪”的人中有4名是随军牧师。他们英勇地把救生衣给了其他人,为其他人提供祈祷和帮助,备好了救生筏,然后,面对死亡。他们紧握着手相互祈祷,随船一起沉入海里。他们的行为获得了公众的敬仰,体现了牧师的精神。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在菲律宾的牧师是第一批经历战斗的牧师。他们之中有几个人因为英勇地带信穿越敌人的封锁线或在战火中抢救伤员而功勋卓著。随着在1942年早些时候巴丹半岛和克力加多的沦陷,21名牧师成了战俘。在数个星期中,数目达到了32人。牧师在战俘营生活十分艰辛。起初,日本人不准他们进行宗教礼拜,把牧师看作是搞宣传鼓动的人。经常是牧师将布道讲稿捆在石头上,扔过铁丝网以使别人在不同的时间可以阅读。后来,他们可以自己组织宗教活动了,便开设唱诗班、进行洗礼活动和学习圣经。

牧师并不只是在战斗环境中服役,他们也在战线的后方照料部队。他们帮助难民,为3000名爱尔兰孩子组织圣诞晚会。他们有的与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战俘打交道,有的照料那些从集中营释放出来的人。一个幸存者 亚伯拉罕·菲佛就是从达乔被一个美国犹太太牧师解救出来的。在到美国并完成他的学业之后,菲佛做了一名美军随军牧师,藉此“偿还我生命的债”。

在整个战争期间作为首席牧师领导牧师体制的人是阿诺德牧师。在他的领导下,这个部门的规模从几百人成长为战争结束时的8000多人。在1942年,他被提升为陆军准将,在1944年,升为少将。他的副手 乔治·T·里刻赛牧师在1944年接受了一颗星,因而确立了副首席牧师准将的军衔。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现代战争里的随军牧师

美军随军牧师,美国大兵的精神支柱。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比情商更能拉开距离的,是逻辑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