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辑佚家黄奭身世揭秘(图)

2011-11-19 10:19:00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
0
分享到:
T + -
清代辑佚家黄奭身世揭秘

  黄至筠和他的个园越来越被更多的人熟悉,但对黄至筠次子黄奭的神秘身世及其在学术上的杰出成就,人们知道的还是不多的。黄奭一生致力于读书、藏书、刻书,笔耕不辍、著述宏富、在众多的学科领域都有所建树的辉煌业绩。短短四十四年的人生旅途中,黄奭犹如晚春那一朵美丽的芍药,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黄至筠

  重金聘名师教子

  黄至筠是清代嘉道年间两淮盐商的“首总”,清人汪鋆在《扬州画苑录》中说他“幼即以盐策名闻天下,能断大事,肩艰巨,为两淮之冠者垂五十年”,发迹以后的黄至筠,单单扬州城里的房产就占断了新城东关街北面、安家巷南面、西起广储门、东到疏理道这一大片,真可算得上是“甲第连云”;发迹以后的黄至筠,一共娶了十二个大小老婆,生了十三个儿女。据《清代硃卷集成》卷385收录的黄至筠孙子黄赞清的硃卷记载,黄至筠的这十二个老婆分别是梁氏、朱氏、缪氏、陈氏、顾氏、沈氏、陆氏、高氏、许氏、余氏、刘氏、戴氏,十三个儿女中有五男八女,五个儿子分别叫黄锡庆、黄奭、黄锡麒、黄锡康、黄锡禧,黄奭是二房朱氏所生,朱氏一共生育两男一女,黄奭是其所生长子,在黄至筠五个儿子中排行老二。

  据《光绪两淮盐法志》记载,道光六年(1826)四月,和黄至筠私交甚厚的两淮盐运使曾燠,因为手下一位姓平的“劣幕”与黄至筠沆瀣一气,而被道光皇帝罢了官,罚回北京坐冷板凳。从那以后,扬州官场上对黄至筠的态度是非常奇怪的,一方面佩服黄至筠的气魄与经验,要倚重他在盐务上“断大事、肩艰巨”;一方面又害怕与他交往,担心会引起皇帝老儿的不高兴,影响了自己的前程。于是黄至筠下定决心,想方设法也要让自己的儿孙们金榜题名、跻身官场,一方面光宗耀祖,一方面湔雪前耻。黄至筠用重金从各地请来了著名的退休官僚和文人墨客充当他几个儿子的老师,就以黄奭为例,他嘉庆二十四年(1819)拜曾燠为师,嘉庆二十五年

  (1820)拜吴鼒为师,道光六年(1826)拜江藩为师,道光十三年(1833)拜阮文藻为师,道光十五年(1835)拜吴杰为师,就连阮元也承认黄奭是自己的“门下士”,为师者必有所长,黄奭从刘凤诰学制艺,从吴兰雪学诗,从王城学书画篆刻,从陈逢衡学校雠,足见黄至筠对儿孙寄托之殷。

  根据《端绮集》的记载,黄至筠对几个儿子的学习,那是抓得很紧的。每天晚上,不管再忙,黄至筠都要亲自查问儿孙们的功课,如果不够精通,黄至筠一定会让儿子的生身母亲陪着儿子到书房里,请老师再讲一遍,一定要全部融会贯通,母子方能就寝。聪明的孩子,往往比较调皮,黄奭就经常连累母亲一起受罚,而黄奭依然不改顽劣的天性。无可奈何之下,黄至筠不得不对黄奭进行严厉教育。当时,黄奭曾写过“读书死亦好,千古实荣名”这样两句诗,来表达他无言的反感,若干年后,黄奭请人专门绘制了《蔗生图》,以纪念母亲的辛劳。一代文宗阮元在道光二十年(1840)也为黄奭题过这幅图,诗题为《比部属〈题蔗生图〉,余与谈汉宋学及古文家,能皆言古义,知其孝母读书在此图矣》:“机声轧轧一灯寒,珍重芸编却绮纨。教子图中无别意,诗中稼穑识艰难”。

  师生唱和罗浮蝶传佳话

  封建时代的读书,是为了参加科举考试,要练习写八股文,八股文的学习实在是枯燥无味。但黄奭在老师、著名学者江藩的指导下,从中却发现了读书的乐趣。黄奭读书,不是简单的死记硬背,而是对不同版本的书籍进行比较、对照,从中找出不同的地方,并且把它们一条一条记下来,在黄奭的读书笔记上,“朱墨纷杂”、“加注贴笺”,随处可见。黄奭读书,就如同福尔摩斯破案一样,他非常善于从残破古籍的字里行间寻找线索,通过分析推理,尽量恢复已经佚亡的古籍的原貌。

  黄奭和他的老师们处得都是非常融洽的,远非当时一般师生关系的刻板和不近人情。道光二年(1822),黄奭的老师吴鼒将一对远道来自广东的罗浮蝶赠给黄奭,罗浮蝶是产于岭南地区的一种蝴蝶,其幼虫俗称“柞蚕”。黄奭看到罗浮蝶,十分欢喜,因为岭南是他爷爷黄凝做官和生活的地方,就以“罗浮蝶”为题,向吴鼒索和,吴鼒于是就写下了《一萼红·罗浮蝶索和》,师生相互唱和,写下了黄奭童年读书生活中的一段有趣的佳话。不久以后,吴鼒去世,两只罗浮蝶也飞走了一只,黄奭找了许久,总是找不到,于是就把家中一座旧楼,命名为“盼蝶楼”,并且请画家郭吉桂画了一幅《盼蝶楼图》。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黄奭只要看到到他家来拜访的文人骚客,不管他们来自广东、江西,还是来自个园黄家的祖籍浙江,总要缠着他们在这幅图卷上题诗。久而久之,请人在图卷上题诗,成了黄奭的一种习惯。

  考运不济

  靠父捐官上任

  道光七年(1827),黄奭结婚了。

  根据《历代妇女著作考》的记载,黄奭的妻子叫刘琴宰,字季斋,是两淮盐运使刘溉堂的女儿。刘氏性情婉约,举止端庄,知书识礼,有“女中博士”之称。家事之余,曾经拜李星白观察学诗,编辑了《女丛书》若干卷,还留下了许多诗稿,后来由黄奭编成遗著《季斋集》。道光八年(1828),黄奭的生母黄朱氏病重,黄奭割下自己臂膀上面的肉炖汤给母亲喝,刘琴宰也效仿丈夫的做法,以致因为抵抗力下降,引起了肺病,卧床一年有余,最终在道光十三年(1833)八月,黄奭的母亲黄朱氏逝世以后不久,刘琴宰也撒手人寰。后续娶老师吴杰之妹,生了两个儿子黄浚、黄澧。

  从道光五年(1825)起,黄奭就经常转战于京师、江宁和泰州的贡院,参加每隔三年举行一次的乡试。但是黄奭的考运不济,屡试不售。直到道光十二年(1832),才由于顺天府尹吴杰的举荐,由道光皇帝钦赐了一个举人。而恰在这时,由于父亲黄至筠早年曾为黄奭捐了一个“候选郎中”的官,黄奭被援例派到刑部浙江司担任郎中,后来又担任过江西司行走。道光十八年(1838),黄至筠离开人世,黄奭回到扬州后,就再也没有外出寻求一官半职,从事刻书、赈济灾民、修缮寺庙等善举。

  名儒阮元赞他“勤博”

  道光二十二年(1842)阴历四月一日,黄奭邀请阮元、梁章钜、梁逢辰等到“个园”看芍药。梁章钜作《四月朔日招陪仪征师相看芍药即席赋谢》即席赋谢。据说,当天是黄奭的生日,看芍药的场所是在“个园”,园额“宝云堂”,当时先生还将自己新刊印的丛书展示给来看芍药的诸位宾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天黄奭还让阮元等人观赏了宋代名臣文天祥的“玉带生砚”。后来,梁章矩曾专门就“玉带生砚”写信给黄奭,信中说:“玉带生真砚,风闻归阿鹾使,未知尊斋所藏,即从彼得来否?暇日尚容捧观”。“玉带生砚”后来的去向,据清人徐珂《清稗类钞·鉴赏下》记载:“玉带生砚,乃端州产,石质非上品,以砚有白线一痕,故名,为宋文天祥故物,谢叠山、黄石斋均曾宝藏。道光时,归吴人某。同治时,粤寇李秀成陷苏州,颇嗜书籍古玩,亦珍储之。合肥李文忠公克苏州,得此砚,传三世。后藏伟侯袭侯国杰家。”后来,此砚又在民间辗转播迁,终因战火导致砚台被带至台湾,后藏于台北故宫。


  当时,黄奭对阮元非常崇拜,他曾请人将当日四人聚会的情景绘成图画,题曰《药栏留春图》,阮元也对黄奭十分器重,曾亲手送给黄奭一方自己在广东端州镌刻的砚台,黄奭也请人绘成图画,命名为《授砚图》。晚年拜阮元为师,阮元赞他“勤博”。

  咸丰三年(1853)阴历二月,太平军攻入扬州,先生携全家及各种书稿、书版至甘泉县樊汊镇(今江都区樊川镇)避难,并将书版存在樊汊镇的佛寺里。黄奭逝世以后,桐城派古文名家梅曾亮曾写下了一首《悼黄右园》:“昔年京邸盖曾倾,久客扬州见古情。漫许文章归我辈,不将德善托公卿。杯盘永谢华堂舞,弦管从无后阁声。手著丛书十余种,可怜灰已化昆明。”

  注:奭(音读shì):盛大的样子

netease 本文来源:扬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