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懿一甲子 奋进六十年(组图)

2011-10-27 04:33:00 来源: 华龙网-重庆日报
0
分享到:
T + -
西南博物院首任院长徐中舒。
弘懿一甲子
弘懿一甲子
西南博物院首任院长徐中舒。
1951年3月8日,参加西南博物院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的委员合影。
1951年3月8日,参加西南博物院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的委员合影。
2002年,《长江文明的华彩乐章三峡文物保护成果展》在香港开展。
2002年,《长江文明的华彩乐章三峡文物保护成果展》在香港开展。
《重庆市博物馆珍藏14世纪至20世纪中国绘画展》在法国图卢兹市展出现场。
《重庆市博物馆珍藏14世纪至20世纪中国绘画展》在法国图卢兹市展出现场。

  金秋十月,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开启文化强国伟大征程之际,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迎来建馆60周年华诞。

  1951年3月,在主政西南的邓小平亲自关心下,西南博物院创建于西南大区首府重庆。60年间,历经西南博物院、重庆市博物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重庆博物馆)三个时期。

  建国初的西南博物院,汇融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包括抗战八年)重庆地区积淀的丰厚文博资源,名师才俊云集,成为西南文博之翘楚;重庆市博物馆时期,肩负重庆文博事业的历史使命,先后筹建衍生了重庆自然博物馆、红岩革命纪念馆、重庆市考古所等一批文博单位,奠定了重庆文博事业基本格局;近20年间,重庆市博物馆举全馆之力投入三峡文物的抢救和保护,直接催生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创建。

  这座崭新的博物馆,涵盖了重庆优势文博资源的整合,位处重庆都市文化的中心,荣获新中国成立60周年100项“经典暨精品工程”盛誉。免费开放以来,年均接待观众160万人次,跻身国家首批一级博物馆、中央地方共建国家级博物馆培育单位。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60年,蕴含了各级领导的关心和支持,展现了几代博物馆人殚精竭虑、艰苦奋进的可贵精神,反映了重庆这座城市奋发向前的发展历程,可谓中国博物馆事业的重庆实践。

  2009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荣获新中国成立60周年100项经典暨精品工程。

  本版文/黎小龙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外貌。

  志存高远

  西南博物院的坚实起步

  (1951-1955)

  西南博物院的创建,直接原因是成渝铁路沿线文物的抢救与保护。而重庆作为西南大区军政中心的地位决定建国初期重庆原有博物馆的整顿和西南地区文博资源的调配,须以西南博物院为中心进行整合,从而发挥其“西南区立博物院”的地位和作用。

  根据这时期的规划思想,西南博物院定位为“西南区立博物院”、“西南区的中心博物院”。该院逐步建成“五馆一所”的博物馆群体系,包括历史馆、自然馆、革命馆、美术工艺馆、民族馆以及独立的研究所。并要求“五馆”均应构建旨在教育民众、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激发爱国主义的五大陈列展览体系。

  这些规划思想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指导着重庆文博事业的建设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至当前重庆文博事业“十二五”规划中确定的“五大博物馆群”建设规划,我们仍可以看到与建国初期规划思想一脉相承的渊源关系。

  这时期西南文博资源的整合,首先体现在西南博物院专家型领导结构和人才队伍的建设。博物院正副院长4名:院长徐中舒,副院长冯汉骥、周素园、方国瑜,除周素园为社会名流外,其余3人均为西南著名高校(四川大学、云南大学)历史学界、考古学界的名师大家。

  尽管周素园、方国瑜未到任,但在徐中舒、冯汉骥的主持下,一大批史学与文博界的精英和骨干汇聚到西南博物院。由此可见当时主政西南的邓小平和领导集体高远的眼光和宽广的胸襟。

  西南博物院的创建,最为紧迫的是“保护古迹文物”。通过数年的艰辛努力,西南博物院的文物藏品,以建院之初西南文教部拨交的2万余件为基础,至1954年底增至10万余件(102478件),更有清代巴县档案13万余件的收藏和整理。

  其来源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社会流散文物的收集;二是重庆文博资源的整合,如1953年将西南人民科学馆并入西南博物院;三是考古发掘的出土文物。1930年,重庆最早的博物馆“峡区博物馆”创建于北碚,此后并入中国西部科学院博物馆。抗战时又有中国西部博物馆的创建。建国初,全数合并为西南人民科学馆,并在1953年并入西南博物院。所以,重庆早期博物馆20余年积淀的文物藏品和自然标本在这时期一同汇集西南博物院。

  个人捐赠则是建国初期传世文物入藏西南博物院的最主要来源,以王瓒绪、卫聚贤、申彦丞、汪云松等30余人为代表的个人捐赠,不仅数量巨大,且价值甚高,其中不少为抗战民间“西迁”文物。抗战时内迁重庆的卫聚贤捐赠文物达929种、18400件,而申彦丞则捐献6700件个人收藏。王瓒绪捐赠的300余件历代书画,一级文物44件(套),二级文物96件(套),其中有南宋马麟《院画册》、元佚名《仙山楼阁图》等精品书画。

  五大展陈体系的规划,也在这时期初步形成。数年间,先后举办17个引起广泛社会影响的专题展览,如《西南区文物展览》、《宝成铁路出土文物展览》、《西南主要矿产展览》、《川黔革命文物调查汇报展》等。在这些展览的基础上,博物院基本陈列的展陈体系在这一时期逐步建立和完善,历史、自然、革命、民族4个体系的基本陈列向民众开放。1955年来馆观众达到30余万人,更有一天达6000人以上的拥挤场景。这在当时有限的场馆条件下,实属盛况。

  西南博物院时期的科学研究,一开始即以考古发掘和馆藏文物为主。新中国第一批重要的考古发现,如“资阳人”、成都羊子山墓群、巴县冬笋坝和昭化宝轮院船棺葬等,均在这一时期问世。

  “五馆一所”博物馆群的建设,随着1953年以自然为主体的西南人民科学馆的并入,西南博物院以历史、自然为主题的博物馆群已奠定其雏形。

  西南博物院追随着重庆这座城市在西南的特殊地位,充分发挥了“西南区立博物院”的影响和作用,在新中国博物馆建设发展的初期,就不同凡响地迈出坚实的步伐。

  时代烙印

  重庆市博物馆的艰辛探索(1955-2005)

  1954年底,西南大区撤销,西南博物院于1955年6月更名为重庆市博物馆。在邓小平的关心下,新馆迁至枇杷山原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大楼,开始了长达50年的探索历程。

  以10年“文革”为限,重庆市博物馆时期可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一阶段历经“大跃进”、“文革”,仍坚守西南博物院以来的既定办馆理念和传统,坚持“三性二务”的社会责任与任务,为重庆文博事业的发展刻苦奋进;后一阶段,举全馆之力投入到三峡文物的抢救与保护,成效显著,直接迎来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新的发展时期。

  重庆市博物馆肩负着区域中心馆的社会责任和义务,为重庆地区文博事业的发展,起到了明显的带动和引导作用。1958年5月红岩革命纪念馆历经3年筹建和代管而正式开放,西南博物院规划的“五馆”中之“革命馆”,继历史、自然两馆之后而正式建成。重庆市博物馆的博物馆群体系,除市中区、北碚区外,又增沙坪坝区的“革命馆”,较之西南博物院更趋完善。从1964年筹建“美蒋罪行展览馆”始,由重庆市博物馆筹建衍分为重庆市独立文博单位的,计有红岩革命纪念馆(1964)、美蒋罪行展览馆(1964)、重庆自然博物馆(1991)、黄山陪都遗址陈列馆(1993)、重庆市考古所(2005)。40余年间,重庆大多数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的筹建和发展,都有重庆市博物馆的参与和努力,从而奠定了重庆市文博事业的主体框架和基本格局。

  这时期的考古发掘,1957年合川马门溪龙是当时亚洲最大的恐龙化石。1981年开始的四川自贡大山铺恐龙发掘,在恐龙发掘史上具有重要意义。1985年秋,“巫山人”化石的发现对东亚人类起源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涪陵小田溪战国墓葬作为“文革”中首批恢复田野考古工作的遗址而备受学界关注。涂山宋代瓷窑的发掘为黑釉瓷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从1958年始,该馆先后开展了7次长江水文考古调查,发现并锤拓涪陵白鹤梁石鱼文字题刻等重要水文考古资料300多幅,开拓了“水文考古”这一文物考古工作的新领域。

  伴随三峡工程的上马,1997年三峡文物抢救保护工作进入大规模实施阶段。该馆作为“东道主”,在重庆库区文物保护中既负责整体的统筹、协调以及资料保管工作,同时作为业务主力担负了大量地下文物抢救发掘、地面文物搬迁保护工作的重任。

  1997年-2002年,该馆的考古队在重庆库区主持发掘了巫山大溪、万州苏和坪、万州黄柏溪、万州麻柳沱、丰都玉溪坪、丰都石地坝、涪陵小田溪等数十个遗址,发表相关简报、通讯100余篇。其中,巫山大溪遗址的发掘获得了2000年国家文物局颁发的“田野考古三等奖”。作为发掘工作成果集中体现的《重庆库区考古报告集》至今已出版6部,收录了1997年至2002年发掘报告(简报)298篇。此外,还出版了专项报告3部,国内外学者发表的有关研究文章超过300篇。

  1956年起,该馆先后接受了罗伯昭、康心如、康心之、申彦丞、柯尧放、李初梨等社会各界人士的捐赠。这一时期的陈列展览和社会教育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但博物馆的基本陈列仍沿袭了原有的传统,以《历代文物艺术品陈列》、《重庆城市发展史展览》和《四川恐龙化石陈列》、《四川脊椎动物陈列》为基础,逐渐构建起了以西南民族文物、重庆历史文物、自然标本、革命文物、历代瓷器、书画展览为主体的基本陈列体系。

  1978年改革开放前,我馆共举办临时展览近200个。这些极具时代特征的展览,在传播科学文化知识、激发人民群众热爱祖国等方面,发挥了极好的宣传教育作用。

  改革开放后,各种新理念在探索实践中逐渐清晰。1979年—2004年间,该馆共举办临时展览120余个。其中,原创性展览50余个,占到展览总数的40%以上。这一时期,重庆市博物馆成为重庆市重要的涉外接待窗口,对外文化交流日渐活跃。利用馆藏恐龙化石骨架、汉代画像砖、绘画、三峡出土文物等文物精品,精心制作了《中国四川恐龙化石展览》、《重庆市博物馆珍藏14世纪至20世纪中国绘画展》和《长江文明的华彩乐章三峡文物保护成果展》等展览,先后在日本、法国、美国和香港等地精彩亮相。另一方面,这一时期引进的德国、丹麦、法国、日本的境外展览让博物馆重现生机,为渴求文化生活的重庆市民带来了久违的精神享受。此外,加强国内馆际交流合作,成功引进新疆吐鲁番地区文管所、内蒙古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北京自然博物馆等文博机构的展览。

  重庆市博物馆的学术研究,秉承西南博物院时期严谨、务实的治学传统,逐步形成了以巴蜀文化、馆藏文物、重庆地方史、抗战陪都史、西南民族史、古生物和古人类,以及考古调查和发掘为主体的科研框架,一批重要学术成果在这时期涌现。

  这一时期,该馆提出了“巴渝文化”这一概念,用以指称重庆地区的传统文化。其后,陆续编辑出版四辑《巴渝文化》,收录相关研究论文近百篇。“巴渝文化”的提出,引领、推动了这一领域的学术研究以及后来社会的广泛关注,对促进重庆的文化建设、弘扬重庆人文精神作出了杰出贡献。

  重庆市博物馆时期,继西南博物院之往,开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之来,经受了“文革”10年动乱、“市场经济”的先后冲击和考验。在半个世纪里,它探索并实践着中国博物馆事业的规律,成功实现了博物馆事业的上升发展。

  崭新起点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重庆博物馆的创新发展(2005年至今)

  三峡工程文物抢救保护工作的现实与展现长江三峡历史文化遗产的需要,孕育并催生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今天的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受益于筹建初期重庆市委、市政府具有远见卓识的两项决策:其一,立足于重庆文博优势资源有效整合的战略布局,将具有50余年历史的重庆市博物馆和新建的三峡博物馆合并组建;其二,新建博物馆选址渝中半岛之中心位置,与重庆经典建筑重庆人民大礼堂东西呼应,共同形成重庆都市文化中心,凸显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作为城市文化标志的特殊地位和作用。

  近年来,重庆博物馆事业的建设进入快速发展期,并正式确立进一步整合重庆文博资源,构建“五大博物馆群”和5个展示体系的规划,即历史文化、革命文化、抗战文化、工业文化遗产、自然与科技。

  2011年2月,涪陵白鹤梁水下博物馆正式并入该馆,“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为龙头”构建历史文化博物馆群的规划获得实质性的进展。该馆研究人员全面参加了重庆市抗战文化遗产和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并在抗战、工业两大博物馆群的建设中承担和参与了基础研究、文物征集和前期规划工作。2010年4月三峡博物馆牵头成立了“中国西南博物馆联盟”,旨在资源共享、人才培训交流等诸多方面加强区域协作,共谋发展。

  文物藏品的收集,近年来除坚持丰富珍稀品类和完善藏品序列的传统外,也更加注重三峡出土文物、抗战文物、工业遗产和民族文物的收集,“四川画派”、“巴蜀画派”当代艺术品也列入收集的重点,使馆藏文物日臻丰富,藏品系列日臻完善,藏品特色日臻凸显。

  截至2010年底,三峡博物馆馆藏文物近18万件(套),文物资料及清代、民国邮票100万余件(套),其中一级文物682件(套),二级文物1400件(套),三级文物16308件(套),形成了以古人类化石标本、三峡文物、巴蜀青铜器、汉代文物、历代陶瓷器、历代书画、西南民族文物、抗战文物、革命文物、古琴、历代钱币、“社建”文物资料等为特色的藏品系列。

  同时,科研条件近年来得到极大改善,人才队伍建设进一步加强,逐步构建起一支理论功底深厚、实践经验丰富的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和展示的专业队伍。近年来,该馆整合内部科研力量,成立“三峡古人类研究所”。着力建设“142”科研平台,即1个研究部,4个研究所:三峡古人类研究所、三峡区域文化研究所、抗战文化研究所、城市与工业遗产研究所,2个中心: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三峡文献档案信息中心。创办了学术刊物《长江文明》,追踪长江流域的文博动态,刊载历史学、考古学、民族学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该馆主持或与其他科研单位合作进行的省部级以上科研课题逐年增长。在此基础上,重点加强馆藏文物有害生物控制、馆藏文物、馆藏历史文献、三峡历史文献4个领域的研究,并集中资源加强馆藏文物有害生物控制实验室建设。

  三峡博物馆紧随国内国际博物馆发展新趋势,坚持以陈列展览为载体,以更加友好开放的姿态发挥多元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和“阵地”作用。在10个基本陈列之外,近年来年均推出原创性展览和引进优秀展览30-50个,包括由该馆原创策划的《长江文明展》、《重庆岁月海峡两岸抗战文物展》、《巴山凤鸣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历代古琴展》等。先后与美国西雅图贝克博物馆、英国威尔士国家博物馆、法国图卢兹博物馆、埃及努比亚博物馆等国外知名博物馆签订友好合作意向书,并与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秘鲁、俄罗斯、印度、日本、意大利、以色列等有关文化机构开展文物艺术类展览交流活动,进行学术互访。


  2008年,三峡博物馆免费开放以后,当年接待观众171.1万人次,2010年达168.2万人次,参观人数比免费开放前年均净增约100万人次。

  弘懿一甲子,奋进60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60年历程,凝聚了数代重庆人的文化情感和时代期盼,它的冷清寂寞与鼎沸喧腾,它的苦涩艰辛与昌顺兴旺,都伴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融化为重庆这座城市的文明记忆。今天的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欣逢文化繁兴之盛世,肩负文化民生与文明传播之重任,当发扬几代重博人积淀而成的优良传统与文化精神,竭诚服务民众,恪尽职守业务,专力提升发展,为重庆长江上游文化中心的建设和中国文博事业的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netease 本文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