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男子追求中奖率买黑彩两个月输掉1000万

2011-10-26 11:47:02 来源: 东北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男子追求中奖率买黑彩两个月输掉1000万

东北网10月26日讯 傍晚,人们从紧张的工作中放松下来,开始享受夜晚的安宁。但在哈市一处民宅内,最紧张的时刻才刚刚开始。“343——500元;243——1000元;143——500元......”这里是一个“黑彩”的二级交易场所,房间里面只有3台笔记本电脑、3名录入员和1名接线员。接线员熟练地将“客户”们所报上的号逐一告诉录入员,录入员则飞快地用电脑将号码打到大盘上。据了解,仅此一处黑彩交易,每天交易额达50万元,哈市目前像这样的二级交易间有数十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省至少有近12亿元彩票销售额被“黑彩”侵吞。

俩月输光1000万

所谓“黑彩”,即幕后庄家借用国家正规彩票的中奖号码自己做庄,让彩民到自己私建的大盘上购买彩票,非法吸纳彩民的资金,为自己谋取暴利。黑彩是根据福彩3D玩法衍生出来的,官方每天出的中奖号码,也是黑彩当天的中奖号码。庄家为了吸引彩民,“黑彩”的奖金高出国家颁发奖金的数十倍,使很多梦想一夜暴富的彩民趋之若鹜。“黑彩”既不需要上缴资金,又不需要管理费用,一本万利。许多彩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最终倾家荡产。

哈市经营钢材生意的王亮(化名)就曾是忠实的玩家,他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输掉了1000万元,终于幡然醒悟。日前,他向记者讲述了他的遭遇。今年40岁的王亮家境殷实,平时经常购买彩票。2010年2月,一个朋友告诉他可以介绍他去玩“黑彩”,中奖率非常高,而且奖金也高,一天中个几万元很轻松。王亮听了朋友的介绍,动了心。

起初,王亮每天只购买1000元。但一次中奖之后,使王亮对“黑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次他一下子中了80万元人民币。王亮兴奋极了,做生意也没有玩“黑彩”赚钱快呀!从那以后,王亮每天购买彩票的金额也水涨船高,从当初的1000元发展到20万元。其间,有赢有输,输的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达200万元,而且输多赢少。

王亮告诉记者,他一共更换过三名庄家,而前两名庄家都是因为他当时赢了100多万元钱之后消失的,至今仍欠着这笔奖金,王亮只好又找到了第三个庄家。就在这个庄家这里,王亮从今年8月份到10月份,输了1000万元。

王亮介绍说,由于庄家的大盘都限注,每日最多他只能下20万元钱,最多只能赢200万元。如此计算,他10天中一次,才能收支相抵。然而,中奖是跟着国家彩票同步,机率很低,所以他翻本机会渺茫。他告诉记者,为了回本,他每天研究彩票的时间超过7个小时,生意没心思管理,满脑子的阿拉伯数字,一个车号、一个手机号码、家人的生日、一个梦等等所有这些身边的数字或者与数字相关的人或事都可以成为他企盼的理由……

公司只要一回款,王亮就全额压在玩“黑彩”中。现在,王亮的外债高达500多万元,无奈之下,他只好将群力新区的三套房子以及一辆路虎轿车、一辆奥迪轿车都压给了银行。玩“黑彩”已经严重影响了王亮的钢材生意,使他失去了很多客户。

如今,王亮终于明白了,“想从庄家手中赢钱是根本不可能的!‘黑彩’就是一个圈套,将人越套越紧。”

“中把大的就收手”

“我已经输了很多钱,只要中把大的就收手不玩了。”哈市道外区张先生的话代表了大多数黑彩玩家的心声。

为了吸引彩民,黑彩的返奖率是高于福彩的。以福彩3D为例,国家彩票2块钱一注,一组为3个号码,如果组中奖的话,国家奖金为150元。但是“黑彩”奖金却分别为1500元和8500元,是国家彩票奖金的近10倍。记者了解到,黑彩中奖依据的号码与国家体育彩票的开奖号码相一致,但中奖的规则却不同。黑彩的玩法也较国家彩票多,可“单飞”——只买一个数字,“对子”——买两个相同数字等等。“黑彩”的每张彩票10元钱一注。虽然很多彩民的赌资都打了水漂儿,但也有一小部分人中过奖,奖金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甚至还有人中奖后买了新房,这是使人们疯狂投注的主要原因。记者随机采访一些“彩民”,为什么喜欢买黑彩而不买公彩?他们说买黑彩方便,打个电话就行了,而且公彩的中奖金额太少,玩法也少,黑彩的玩法较多,能以小博大。

黑彩的痴迷者往往都把中奖当作生活的惟一目标,他们带着强烈的侥幸心和占有欲投入“黑彩”中,曾经中小奖的以为自己正在走运,未曾中奖的相信自己不会永远倒霉,失之交臂更是欲罢不能。

黑彩更像传销

据了解,黑彩的庄家一般由社会闲散人员构成,他们手下有一批“销售人员”即前文所提到的代理。直接为庄家招揽“客户”的被称为二级代理,在二级代理下面还有三级。这些人像推销员一样,每天在一些彩票中心游走,通过关系网为庄家“拉单子”。作为回报,庄家会为每个销售人员提成,二级代理每笔单子的提成是10%,而三级代理的提成是7%~8%。

代理商在黑彩经营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说的普通一点其实就是“二庄家”或“二庄”。这个角色主要负责收取彩民的钱,同时将彩民想报的号报给“庄家”,如果有人中奖,再把中奖的钱发下去。由于黑彩背后的大庄家是从来不会露面的,所以这些“抽水子”的人成了彩民眼中了不起的角色。

“买黑彩就是一场赌博游戏,而做代理的作用就像传销一样,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曾作为二级代理商的张民(化名)告诉记者,代理商的级别越高,返点率也越高,关系网越大,赚的钱就越多。过去做二级代理商的时候,张民每天为上面的庄家报号,然后第二天从彩民的彩票款中直接扣除10%的回扣。但如果是“三级代理商”提供给他的“报号”,他则会返给三级代理5%~8%的回扣。最火的时候,张民下面有2个代理商,有将近10个固定“客户”,光“抽水”每天就能让他有过万元的收入。

据张民介绍,目前报号的方式分为QQ报号、手机短信报号、传真报号和电话报号几种。投注的彩民不用先给他汇钱,只需要通知他想买什么号就可以。如果中奖,他会按赔率直接把“奖金”打到对方卡里。如果没中奖,投注的彩民也会按约定将购买彩票的彩金打到他的卡里。为了保险,他在接受报号时都会保留QQ记录、手机信息、传真等证据,以防彩民耍赖。庄家和这些代理从来不卖给陌生人,大多都会卖给朋友介绍来的朋友。所有交易都是口头交易或打电话。这样就避免了被公安部门发现的危险。

每个客户都建档案

如果购买了黑彩后第二天不按规定付钱怎么办?面对这个问题,张民微微一笑,表情显示丝毫不担心这种事情的发生。他说,黑彩的“规矩”要比传销严格得多。 “客户通常都是关系介绍的!”他对每个客户都会建档,对客户的姓名、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偿还能力做出准确评估。通过评估认为没有偿还能力的客户,是不会为其代理的。其次,他的每个客户都有担保人,他会在彩金中给担保人一些好处,但担保人必须为客户承担责任。如果客户不能承担偿还能力,就由担保人偿还。第三,只要是职业彩民,是不会托欠彩金的。“我们是需要彩民的投注,但他们更需要我们!”他讲,找到有信誉的彩民难,但是彩民想找到一个有信誉的庄家也不容易。如果按约定时间没有收到彩民的彩金,他就会拒绝为该彩民提供“报号”服务。

他透露,许多私彩服务器都在海外,IP也可以经常变动,很难被查到。究竟有多少人在买黑彩?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统计,但张民讲,有几个数字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有的平台一天的交易量就在几千万以上,无法预测这个蛋糕有多大。客户群的年龄段一般都在40岁以上,有家有业,也有一定的财富积累。”

彩民中大奖庄家玩消失

虽然购买彩票的时候讲诚信,但如果你真的中了大奖,庄家就很难做到诚信了。家住哈市的张先生曾经做过庄家。张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本来是为庄家做二级代理的。有时候看着彩民报上来的号几个月也中不上,他就想干脆自己不往上报了,把报上来的号“吃掉”,自己做庄。“我做了3个多月的庄家,这3个多月里,每天都能收上来不少钱,但最紧张的就是每天出号码的时候。后来我收到了一笔大单,一个彩民拿2万元买了几组号码,结果有个号当天真中了,当我看到这一结果的时候,脑袋‘嗡’地一下,这一赔就是200多万啊,我哪赔得起啊,所以只能玩‘消失’!”他对记者说:“彩民有时连庄家是谁都不知道,如果真中了大奖,庄家根本不会给钱!”

“买黑彩就是一场赌搏,搏的是心智,也是资本!”张先生现在见惯了输赢,身边的朋友一天输个万八千是常事,他也曾经看一个朋友一晚上输了三万多。而最吸引人买黑彩的,是因为赔率比官方高出近10倍。他讲,买黑彩就像在吸毒,花10块钱就可以有近万元的回报,让人很难拒绝。

“有钱的人、嗜赌的人、疯狂的人都喜欢玩‘单飞’,下注大得惊人。”张先生说,所谓单飞也就是光押一个数字,如果开奖后的一组数字中,只要包含这个数字,就有5倍的赔率。有一次,有一位客户在一个数字上一次就押了20万元钱,中奖后,有100万的奖金。然而,没有想到庄家却因此输跑了。而他却没有醒悟,又换了一个庄家接着玩。“很多人往往没办法控制自己,陷进去可能就爬不出来了。”

黑彩为何屡禁不止?

黑彩与公彩相伴而生,成为庞大的地下经济。公、私彩的比例,一般保守的估计是4:6,40%的人买公彩,60%的人玩黑彩,甚至有人认为是2:8。在私彩和公彩的较量中,公彩四面受敌。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黑龙江省曾发布过多个文件取缔黑彩,也召开过多次会议专门研究打击黑彩,同时还多次组织大规模扫荡和专项治理活动,严肃处理了一些黑彩经营者。然而黑彩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反而泛滥成灾。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据业内人士介绍,黑彩经多年发展,已形成稳定销售网络和庞大的关系网,有一定抗风险能力。首先,原先卖黑彩的都是开着门作生意,谁来买都卖,容易被人举报。现如今,庄家则完全通过网络进行交易,而且客户通常都是关系介绍来的,只需要电话进行报号,大盘上均可体现所打的注,而服务器又设在国外,交易不容易被发现。

第二,法律对黑彩打击力度不够也是黑彩泛滥的主要原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法》第七十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这样的打击力度根本不能对黑彩活动起到震慑作用。在暴利的驱使下,风声一过,黑彩老板便马上雇佣人手,组织销售,不少私彩代销人员交完罚款从拘留所出来后又继续做老本行。另外,黑彩每日的“打盘”地点均设在各个小区民宅内,甚至是街头、饭店等地,通常是用笔记本电脑使用无线上网,流动性大,查找困难。

对于“黑彩”问题,黑龙江省福彩中心市场部负责打击私彩工作的高先生告诉记者,发行福利彩票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民政部门的一项特殊职能,其目的是通过有奖募捐的形式筹集福利资金,发展社会福利和社会救助事业,发行宗旨是“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然而,由于黑彩的出现,仅3D游戏每天至少被非法彩票截留侵吞钱款100万元以上。黑彩缺乏直接监管,彩民利益毫无保障,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目前,非法销售黑彩的行为已经从彩站内向彩站外转移,而且采用电话联系,取证很难。

自从黑龙江省福彩中心官网公布了打击私彩的举报电话后,每周都会接到彩民被骗的举报电话。他们都是玩黑彩的彩民,被销售黑彩的非法分子骗走大量钱财。面对这种情况,福彩中心只能提醒广大彩民,切莫陷入“黑彩”的泥潭。

新闻链接:私彩——公彩的寄生虫

“彩民在站点里看号,然后出去打私彩,销量能不下滑吗?”辽宁省开原市站主杨庆华很无奈。今年5月份出现了一种奇怪现象,虽然站点每晚关机前人都很多,但很多彩民商讨完号码后却不打票,而是三五成群钻进站点对面的蛋糕店,细察之下原来是蛋糕店的小老板成了私彩的下线。“原来站点3D销量每天都在1000多块,现在连400块都保不了。”杨庆华原本以为经营投注站会有一份稳定收入,如今却饱受私彩冲击,站点电脑票销量缩水了50%,加上房租、水电等经营成本的压力,杨庆华感觉入不敷出,甚至一度有放弃经营的打算,而他也得知铁岭近三个月转兑机器的消息也逐渐增多。

吉林省长春市站主曲开山同样对私彩深恶痛绝,“一到销售高峰期,就有陌生面孔在站点里同彩民小声嘀咕,拉彩民买‘黑彩’。”此外,曲开山还多次受到私彩的诱惑,有好几次身边的人暗示他给“公司”和地下庄家做下线,承诺给予其较高的代销返点,都被他严词拒绝。

私彩不断“蚕食”投注站,在东北各大省会城市体现尤为明显,使作为彩票市场“根基”的投注站面临严峻考验。

揭露东北私彩衍生内幕

曾参与过私彩买卖的赵刚(化名)向记者谈起了他所经历的私彩衍变史,从2003年站主利用代销费提高返奖奖金,到3D和排列3上市后缩水有偿服务,再从2005年服务费和彩票款捆绑,至2006年末独立于公彩的私彩阶段,他将私彩的发展归纳为四个阶段。

2003年末,东北地区的投注站主开始利用代销费提高返奖的方式恶性竞争力。一般情况下,彩票发行机构将投注站彩票销量的一部分作为代销费返给站主,站主利用代销费私自提高返奖奖金,这种方式多对于购买额度大的彩民。赵刚在这一时期开始购买彩票,并且经常到“实惠”大的投注站去买,他认为这种形式称不上私彩,规模也不大,只是为数不多脑子“活泛”的站主在做。

2004年,缩水软件成为很多投注站经营的“法宝”。投注站利用缩水软件过滤优化数字型彩票号码,并向彩民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作为盈利手段。更有甚者,如果缩水缩掉了彩民所选的号码,站点则赔偿彩民,这就更加吸引彩民,而这种情况对于站点来说,只是少数情况,总的来说并不影响站点的缩水收入。“缩水软件为私彩的产生创造了条件,生产软件的行业公司起先通过销售软件开展业务,后来发展成免费提供软件并同站点按比例分配服务费。”赵刚对记者说。

在缩水服务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彩民将投注和缩水一体化的购买方式,以少于第二阶段的服务金额,同时享有购票和服务的双项利益,站点已微盈利博得更多大额投注,吸引更多人的加入,实现“薄利多销”。前三阶段已经有专门的公司来进行操作,尤其是自缩水服务的出现,此类公司更加规模化发展。因为此类公司的资金规模雄厚,能承担一定的赔付风险,所以,更多站点愿意依附在其下进行此类活动,获取暴利。这类公司呈金字塔结构,由塔顶的总公司、塔中的省代理和市代理、以及塔底的投注站构成,按照比例逐级抽取金额。当北京某公司在向东北地区“扩军”时,赵刚就成了他所在东北一座中等城市的市代理。

进入2006年,此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虽然仍依托公彩开奖,提高返奖奖金,但是前提是不在出票,在销售环节上脱离了彩票发行机构。也就是说,购买者针对某期某玩法进行投注,但是公司并不出具彩票,而是给于一凭证(为了隐蔽操作,逐渐取消凭证),如中奖,公司将兑给高额奖金,如未中奖,购买金额将归公司所有。“这段期间已经变成赤裸的私彩。”赵刚表示,这一时期的私彩发展更加隐蔽,仍以数字型彩票开奖为依据,因其固定赔率、奖金低、组合小庄家承担的风险低,从单码、组选定位到包和值形式多样,并且从依附于投注站逐渐游离出来,以致很多地方泛滥成灾。

张宪锋 本文来源:东北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人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