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科塔·梅耶:美利坚的新英雄

2011-10-12 01:00:0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0
分享到:
T + -

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他颁发了美国政府的最高军事荣誉勋章“国会荣誉勋章”。这是因为他在2009年9月8日的英勇表现。那一天,他和一位战友在阿富汗的甘加尔山谷中,救出被塔利班包围的36名战友

法治周末记者 高 欣 编译

“我们被包围了!他们的炮火正冲着我们来!”

2009年9月8日黎明,美国海军陆战队派驻前线战斗支援训练部队(简称ETT)2-8小组的军用电台里传出了三级军士长埃德温·约翰逊绝望的求救声。

彼时,他们已被150多名全副武装的塔利班分子围困在阿富汗东部甘加尔的一条狭长山谷里,动弹不得。塔利班从四面八方不断地向他们开火。

军用电台的信号被激烈的战火干扰得时断时续,在不远处的ETT队员达科塔·梅耶和胡安·罗德里格兹·查韦斯清楚地听到了救援。

在四次请求总部增援被否的情况下,心急如焚的达科塔和胡安对视了一眼。

达科塔说:“我们必须到那里救人。”

胡安点头同意,旋即跳进一辆军用悍马的驾驶座上。达科塔爬上悍马塔台,操纵着车上的榴弹发射器和机关枪。

这辆悍马加速冲向崎岖的山路,迎着枪林弹雨而去。

在安全区和火力区来回反复五次,达科塔不断跳上跳下,在胡安的掩护以及战友的帮助下,经过长达6个小时的冒死营救,他拯救了36条生命。

对于这场违抗军命的营救,达科塔从未对自己当时的决定感到怀疑。“即使未来会因此被关进监狱,我也要救出那些兄弟。”他说。

结果,达科塔并未被关进监狱。今年9月15日,“9·11事件”十周年祭之时,他在白宫获得了由总统奥巴马亲自为他佩戴的荣誉勋章。这是美国政府颁发的最高军事荣誉勋章。

“这枚荣誉勋章代表的,是来自整个国家的感恩。”奥巴马说。

此时,面对铺天盖地的关注与赞扬,被称作“美利坚新英雄”的达科塔却已反复多次坦陈:“我根本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真正的英雄应当是那些死去的战友。”

工作时间不接白宫电话


  在9月15日的授勋仪式上,奥巴马讲了他试图联系达科塔时的一个小故事。

当白宫工作人员首次试图为总统联系与达科塔的通话时,已经退伍的达科塔正在上班。他的第一反应却是:我不能在工作时间接电话。

这位身高1.8米、225磅重的大小伙子用腼腆而温柔的肯塔基口音回答说:“如果我现在不工作,我就……拿不到工资了。”

之后,白宫重新安排了通话时间,确保达科塔在中午休息时间接到电话。“我告诉了他这个消息,尔后,他就径直回去工作了。”奥巴马言罢,仪式现场扬起了善意的笑声。

奥巴马说:“这就是达科塔。他是那种一定会将工作完成的人。我不得不说,达科塔是我见过的最朴实的人之一。”

两年前的那场大营救,给达科塔带来了如今的荣誉,却也让他永远地失去了四位曾经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而后者对他的影响显然更大。

在授勋仪式上,这位身着军装的前海军陆战队狙击手,两个手腕各戴着一只手链,上面分别刻着四位战友的名字。

这两个手链,从退役起,他就一直戴着。两年来,他一直都挣扎在那场战斗的阴影中。

“如果有任何荣誉颁给我,那也不是给我的,而是给海军陆战队的,是给这四位战友以及他们家人的。”达科塔饱含深情地说。

9月14日下午,达科塔收到了来自白宫的授勋仪式邀请函,并与总统奥巴马共饮啤酒。次日,他戴着四位战友的名字前往白宫,接受了这枚来自国家的最高荣誉。

这使他成为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打响以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上首位获此殊荣的海军陆战队队员,同时亦为第三位尚在人世的获得者。

荣誉勋章是由美国政府颁发的最高军事勋章。由总统以国会的名义,颁发给美国军队里那些“面对危险,勇敢英勇,置生命于不顾”的优秀士兵。

奥巴马说:“达科塔,我知道你仍在那天的悲恸中挣扎,你觉得你那天的努力是某种意义上的失败,因为你的战友牺牲了。但……我想让你明白,你的行为是相当积极的。你尽到、甚至超越了自己的职责,你保持着你所热爱的海军陆战队传统的最高信念。因为你的努力,36个人今天依然活着;因为你的勇敢,四位死去的美国英雄可以回家,带着尊严长眠于故乡……”

作为近几十年来年纪最小的荣誉勋章获得者,在执行那次营救行动时,达科塔只有21岁。

如今,整整两年后,授勋仪式一结束,达科塔又返回到离家乡格林斯堡不远的建筑公司,平静地开始了他的工作。

为救战友违抗军令


  达科塔不喜欢抛头露面。多数情况下,他都拒绝向媒体讲述那场战斗的细节。然而,近大半年来,他越来越多地选择站出来,接受采访。

他觉得,为了那些在阿富汗甘加尔山谷中阵亡的兄弟,以及仍在前线坚守的战友,他应当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然而,被广大美国民众于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依然是这位年轻小伙子舍身营救战友和友军的英雄事迹。

时间被拉回到两年前。2009年9月8日,阿富汗。

阿富汗政府军计划于次日到甘加尔村会见几名部落长老。因有迹象显示,这几名长老有意倒向塔利班恐怖分子。这需要阿富汗政府及时采取措施,赢得部落及村民的支持。

凌晨两点,参与行动的阿富汗政府军和美军共93人(一支13人ETT小组嵌入80人的阿富汗政府军中,为阿军做训练,达科塔是其中之一)离开“乔伊斯”前哨作战基地,朝甘加尔村进发,希望能够在破晓时分赶至目的地。

走到山谷入口处,大家下车,步行进入山谷。狙击手达科塔·梅耶和炮兵中士胡安·罗德里格兹·查韦斯等少数几人随悍马战车原地待命。

达科塔后来说,这次与其他队员分开,让他“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甘加尔山谷是位于阿富汗西部库纳尔省的一条狭窄山谷,其中有一条蜿蜒的土路,两侧耸立着布满岩石的高山。山脚下,是甘加尔村村民居住的一栋栋泥坯房。

凌晨5时30分,部队到达甘加尔村。

大家一口气还未喘过来之时,村子里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紧接着,枪声四起,火光四溅。大约150多名全副武装的塔利班分子从峡谷两侧的山上和房子中一齐开火,将阿军和美军包围起来。

一时间,几乎整个甘加尔村都投入到战斗当中:妇女在阵地上穿梭,为塔利班分子输送弹药,其中的一些枪手甚至还是孩子。随着枪弹声,塔利班通过无线广播要求阿富汗政府军赶快投降。

此时,正在山谷入口待命的达科塔和胡安通过电台收到了部队遭伏击的消息。离他们一英里开外处传来的枪声,听上去像是整条山谷都要爆炸。

想到自己的战友们都被围困在如此密集的炮火中,达科塔和胡安心急如焚。他们马上呼叫总部,请求飞机增援。他们得到的答复是:由于可能造成平民伤亡,且尚不清楚敌军情况,不便空袭。

紧接着,他们又先后4次呼叫总部,请求驾驶悍马战车杀入山谷支援前线部队。他们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以。总部的理由是:“前面太危险,进去只会让局势更加复杂。”

达科塔的一位高中老师曾经说过:“当你告诉达科塔不能做这件事情时,他就一定要去做。”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这句话在达科塔身上又应验了。他和胡安对视了一眼,毅然决定独闯杀戮区。

事后,达科塔回忆说:“他们是我的兄弟,我不能袖手旁观。”

就这样,胡安驾驶着悍马战车,达科塔爬上悍马塔台,操纵着车上的榴弹发射器和机枪,朝着山谷加速冲去。

一时间,AK-47、机关枪、迫击炮、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达科塔的头和上身完全暴露在这些武器凶猛的攻击之中。

五进五出交火区


  在冲进山谷的沿途,达科塔看到的,是几乎无处不在的塔利班分子,他们从山谷、石洞甚至是当地学校校舍里进行火力攻击。

胡安驾驶着悍马在崎岖的山路上前行,猛打方向盘以躲避四面而来的枪弹。

终于接近了几名受伤的阿富汗士兵!达科塔迅速跳下车,将受伤士兵一个接一个抬进车里。每一次往返,他都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了塔利班的炮火之中。

但他无暇顾及这些,他的注意力只有一点:救人。

将受伤士兵都抬进车里之后,胡安猛掉车头,将伤员运送到了安全地带。车上的伤员告诉达科塔,这是他们见到的“最激烈的战斗”。

面对山谷里如此密集的火力,达科塔和胡安本可以就此罢手,与伤员一起撤离。但他们没有。

达科塔总是说:“我不能丢下任何一个人。”高中时,他就曾做志愿者,拉着班里患有自闭症的同学在校园里介绍各处景点。

安置好伤员,二人再次冲回到山谷之中。胡安驾驶战车,达科塔一手一枪,对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炮火。用同样的方法,他们再次成功将几名阿富汗政府军伤员救出。

第三次,他们又回到山谷中。这时,塔利班分子已经发现了他们,并将悍马战车锁定为攻击目标。达科塔举着机枪拼命反击,他要冲进去,他知道,在前方,几十名战友和四名与他朝夕相处的好兄弟正在炮火中做着绝望的抵抗。

胡安用悍马战车做掩护,强行插进了火力线中。这时,一颗榴弹飞来,穿透了达科塔的右臂。他怕情况变得更糟,便只简单清理了下伤口,没有告诉驾驶室里的胡安,而是继续跳下车,拯救战友。

第四次,已经伤痕累累的悍马战车又冲回山谷。达科塔后来坦陈:“当时,我不认为我会死,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他们依然向前、向前,寻找到伤员,并将他们运出交火区。

在营救中,达科塔一面要跳下车来帮助伤员,一面还必须爬上车去开火御敌。有那么一瞬,他被火箭弹爆炸的气浪掀下车来,胡安以为他死了。怎知,达科塔又站起身来对胡安大喊:“我没事!”

四次进出山谷,达科塔和胡安救出了大部分被困士兵。但达科塔自己小组的四名战友依然没有下落。于是,他们决心五闯杀戮区。

正在此时,美军直升机飞来,发现了四名战友的确切位置,并马上通知达科塔,同时投掷烟雾弹标定方位。

达科塔和胡安马上上车,朝烟雾弹的方向飞奔而去。子弹在达科塔的身边乱飞。“当时我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他们。”达科塔道。

终于看到自己的兄弟们了!他们躺在战壕里,浑身是血,似已身亡,他们的武器和收音机都已不见。

达科塔跳出了悍马。一时间,几乎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他。子弹激起的尘土在他四周暴虐而危险地乱窜。达科塔无暇顾及这些,只身向战友冲去。

“我检查他们所有人的脉搏,他们的身体僵硬。其中,我看到凯那菲克的脸像是正在尖叫,他是被击中身亡的。”在之后的军方调查中,达科塔这样陈述。

达科塔没有放弃,而是带伤坚持将四位战友的尸体抬进悍马,他只想带着弟兄们回家。最终,在阿富汗士兵的帮助下,达科塔和胡安将自己的组员送回到了甘加尔东北一英里外的“乔伊斯”基地。

至此,6个小时已经过去。

希望这场大风暴赶快过去


  在五次营救中,达科塔共打死8名塔利班分子,和胡安一同救出13名美国士兵和23名阿富汗政府军士兵。

凭借这一英勇表现,达科塔被擢升为中士,并被授予“荣誉勋章”,胡安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

鲜花与荣誉随之而来。这让年轻的达科塔多少有些受宠若惊,他略带懵懂地回应外界:“这是你为兄弟们应当做的啊。”

2010年6月,达科塔与海军陆战队的四年合同期满,他选择了退伍。达科塔说:“如果继续留在阿富汗,我可以续约。但我没有这样做。那场战斗让我有些不能恢复,因为我失去了我的兄弟,失去了整个团队。所以,退伍是我最好的选择。”

如今,退役一年零三个月的达科塔完成了大学课程,在家乡肯塔基州的一家建筑公司找到了工作。对于被家人、老友和女友环绕的平静生活,他很是满意。但两年前那场战斗的细节,他仍然不愿谈及过多。

提及战友的牺牲,达科塔很悲伤地说:“我很确定地感觉我已经和他们一起死去,至少是一部分已经死去。很多人称我是英雄,这简直是要杀了我。我觉得,我最不能成为英雄了,因为我没有把战友们活着带回来。任何给我的荣誉都不属于我,而属于他们,我那些死去的战友,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如今,达科塔依然与这些死去战友的家人保持着联系。这些痛失儿子的父母们都十分期望达科塔能够获得荣誉勋章。凯那菲克的母亲苏珊说:“达科塔值得得到国家的最高荣誉。他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们的英雄们带回家。我发自心底地相信,他值得。”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达科塔说,若他再次面对当时的情况,“再一百次,我也会那样去做”。但是,他唯一希望改变的是“我希望我可以让他们活着回来”。

“有时我总是在想,如果当时我第一时间就凭直觉冲了进去,可能我就能到达他们被困的地方,他们可能就会活着回来了……”这种负罪感,压得达科塔两年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将死去战友的名字刻在手链上,他说:“盘踞在我脑中的想法是:要么把战友活着救出来,要么我牺牲。如果我还活着,证明我当时不够尽力。这让我感觉很失败。”

1988年6月26日,达科塔·梅耶出生于肯塔基州格林斯堡。高中毕业前夕,他在学校餐厅遇到了海军陆战队的征兵人员。当时,他并没有从军打算。他告诉征兵人员,自己的计划是上大学、打橄榄球。征兵人员点点头说:“这是个不错的打算。但那样,你就不可能成为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了。”

这句话深深触动了达科塔。不一会儿,他转身走回来,对征兵人员说:“现在就把你的材料拿出来,我们签协议吧。”

那天,达科塔的父亲干完农活回家,看到儿子和征兵人员在等他。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参军的?”父亲问。

“大约3小时前。”达科塔的回答让父亲目瞪口呆。

2006年,18岁的达科塔加入海军陆战队,受训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此后,他自愿要求前往阿富汗。他回忆道:“我想去那里战斗,我的愿望实现了。”

在阿富汗,他成就了荣誉。

而在2010年9月,事件发生一周年之时,年轻的达科塔忧伤地说:“到了这个时候,我必须得面对那场战斗给我的影响。我们都希望这场大风暴赶快过去,不是吗?”

netease 本文来源: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