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俞振飞( 1 )(图)

2011-07-21 16:00:47 来源: 新民晚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俞振飞
俞振飞

  我1960年毕业于原华东政法学院(后并入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法律系),却阴差阳错地被分配到上海市戏曲学校,从事戏曲艺术研究、管理和教育工作。因长期担任校长秘书,我一直跟随俞振飞,后来由俞振飞推荐调往上海昆剧团任副团长。1991年6月14日他生病时,还让我与李蔷华陪同他到华东医院住院,直到1993年7月17日他停止呼吸。屈指算来,我和俞振飞相处33年,跟随他参加一些重要活动,至今一切都历历在目。

  俞振飞的艺术功底

  俞振飞出生于1902年7月15日(农历6月11)苏州义巷,一个封建没落的官宦之家,是地道的书香门第,其祖父和父亲都是清朝末代的武将,受过封禄。其父俞粟庐因不满官场辞职后,潜心研究书法和昆曲,成为清末民初著名的清曲家,被誉为“江南曲圣”。俞振飞自幼受到父亲严格家教的熏陶,从5岁开始,其父教他识字,写毛笔字,又先后读了《论语》和《孟子》以及《古诗十九首》等。9岁开始上私塾,并潜学四声音韵,在唱曲中掌握咬字、发音和润腔。其父俞栗庐也是个著名书法家,俞振飞从小在他父亲指导下,练习书法,尤其是让他学习大书法家董其昌、赵孟的行书。俞振飞最终酷爱的也是秀丽飘逸的行书。俞振飞从14岁开始学画,先拜近代著名大画家陆廉夫为师。三年之后又拜上海另一大画家冯超然继续学画。其父也经常带他到裱画店和碑帖店,在那里看到了许多古代名人的书画,也学会了装裱字画的常识,10岁时俞栗庐还带他到时任上海沪军都督府民政总长李平书家里鉴赏书画与文物,使俞振飞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可见,俞振飞的文化底蕴深厚瓷实,诗词书法音乐美术样样精通,是一位学识渊博、多才多艺、不可多得的奇才。

  最终决定俞振飞一生的还是昆剧和京剧。这更是家教与家传熏陶的结果。俞振飞6岁开始随其父俞粟庐学唱昆曲,那时他父亲教儿子每支曲一定要唱上三五百遍,且唱得滚瓜烂熟不准有丝毫差错。于是从6岁到19岁,俞振飞随其父唱完了《纳书楹曲谱》一书中所有曲子两百多出。在一次曲友同期唱曲中,俞振飞唱得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一曲未终,便赢得满堂喝彩。这时其父和曲友才惊奇地发现俞振飞竟有这么高的天赋和艺术表达力。从此,俞振飞成了继承俞粟庐昆曲正宗唱法的唯一传人。

  俞振飞先是学习昆曲,主要是清唱,名曰“清工”,之后又先后拜名师沈锡卿、沈月泉学戏。学习之后登台演出,称为“戏工”。那时老师教学极为认真严格,一丝不苟,俞振飞也勤学苦练,每天从基本功练起,打靶子、拉云手、踢腿和下腰等等,接着再学戏,结果师承名师技艺,学了不少戏。14岁那年,他在苏州演出昆剧《望乡》后,俞粟庐高兴地说:“没想到儿子登台演出的扮相、台风是那么好,身段、动作是那么美。”俞振飞20岁那年第一次在上海舞台演出昆剧《游园惊梦》《跪池》和《断桥》,初露头角,就获得上海观众的一致赞扬。从此,俞振飞成为把昆剧历来就有的“清工”与“戏工”熔于一炉最为成功的人。1931年,俞振飞30岁拜师下海,在当时的北平舞台上第一次亮相正式挂牌唱戏,演出效果,令人刮目相看,观众盛赞他“扮相俊秀、气质儒雅、表演细腻、感情丰富”,梨园界行家更是夸赞他“身上有书卷气,是一种天赋,是一不可多得的人才”。

  俞振飞与程砚秋大师的合作

  上世纪20年代初,京剧大师程砚秋有一次来沪演出,要找一位小生搭档,程派戏迷上海银行家陈叔通便把俞振飞介绍给程砚秋,并邀他与程砚秋合作演出《游园惊梦》,俞演得很出色。程砚秋高兴地赞扬俞振飞是个人才,从此,他把俞振飞视作小生的最佳人选。此后,程砚秋每次来上海总让俞振飞跟他合作演出,两人合作默契、愉快。后来他又邀请俞振飞到北平参加自己的鸣和社(后改为秋声社),结果除《亡蜀鉴》《锁麟囊》以外,所有程派名剧他都与俞振飞有过合作演出。程砚秋还深有体会地说:“京戏演员有无昆曲功底,不仅涉及戏路的宽窄,更重要的是涉及修养和气质。”因此,他在演出之余,还向俞振飞学了昆剧《断桥》《水斗》《臧舟》等折子戏。从此,程砚秋与俞振飞成了莫逆之交。

  俞振飞与梅兰芳大师的合作

  也是上世纪20年代初,在上海一次宴席上,梅兰芳请在座的俞粟庐唱昆曲,当时俞不好推辞,便唱了一支《亭会》的【桂枝香】,由俞振飞吹笛。一曲终了,梅先生便激动地拉着俞粟庐的手不放,说:“我今天听到了真正的昆曲。”后来又对资深剧评家许姬传说:“过去我在北京听到的不是正宗的昆曲,我想象中的昆曲一定是像今天听到的那样。”还赞扬了俞振飞的“满口笛”。

  上世纪30年代初,俞振飞应梅兰芳的约请,到上海思南路上的梅宅拜访。梅先生请俞振飞为他吹笛《游园惊梦》中的【皂罗袍】、【好姐姐】两支曲子,两人一唱一吹,配合丝丝入扣。后他又与俞商定,每星期一、三、五到梅家教唱,每次两小时。梅先生学习很认真,收获很大,并赞扬俞振飞的唱腔“讲究吞吐开合,轻重抑扬,尤其重在随腔运气,的确是有传统的玩意儿”。又说:“俞腔的优点是比较细腻生动,清晰悦耳。”1934年,梅先生再次和俞振飞合演《游园惊梦》《断桥》和《瑶台》,两人合作很愉快,梅先生称道:“俞振飞是一位难得的天才演员。”又说:“俞振飞腹有诗书,在台上儒雅风流,无与伦比,在台上那点儿意思,旁人做不到。”此后,梅兰芳与俞振飞便多次合作演出,包括一度参加梅剧团时期的合作演出,尤其是《牡丹亭·游园惊梦》和《贩马记·奇双会》,包括梅、俞合拍昆剧舞台艺术片《游园惊梦》等。成为他们共同创造的结晶。并结成了忘年之交的深厚情谊。

  俞振飞除了与梅兰芳、程砚秋艺术大师以及坤旦言慧珠长期合作演出外,还与荀慧生、尚小云、周信芳、谭富英、杨宝森、姜妙香、杨小楼、萧长华、马连良、侯喜瑞、奚啸伯、郝寿臣、金少山、杨菊蘋、高盛麟、吴素秋、张君秋、宋德珠、黄桂秋、杜近芳、魏莲芳、童芷苓、李玉茹等京剧大师及名伶合作演出。这么多的戏曲艺术大家,都在舞台上与他配过戏,且大都是特邀他的,争相与他合作演出,可见俞振飞的艺术魅力。纵观京昆史,如此跟众多艺术家合作过的至今只有俞振飞一人,也正是因俞振飞在其舞台生涯中长期跟数十个艺术大家合作演出,与高手过招,和名家对曲,才造就了他在京昆剧中所创造的独具特色的儒雅、秀逸书卷气的俞派小生风格,此风格的确是无与伦比的,真可谓前无古人能企及,后人恐也难出其右。

  “文革”遭难,家破人亡


  “文革”开始后,1966年张春桥在文化系统一次大会上公开点名上海戏校是封资修的大染缸,俞振飞是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反动学术权威。此后,上海戏校大字报铺天盖地,炮轰俞振飞、言慧珠,进行喷气式的批斗,红卫兵各派更是多次上门抄家,言慧珠的金银首饰,原藏在卫生间马桶里,日光灯木槽里,化妆盒里和埋在花园地下以及屋檐瓦片里,统统被掘出和劫走,连同银行的保险柜也被封存,而俞振飞的损失更大,其父俞粟庐祖传和收藏的书画、古玩,以及梅兰芳大师赠送给俞振飞的名画,统统被当场烧毁,还有著名画师张大千赠给俞振飞的四幅画和赠送给亡妻黄曼耘的画也被红卫兵抄走,至今下落不明,俞振飞生活中积蓄仅有的一张存折人民币一万元被抄光,工资也被扣发。

  作者:郑利寅

netease 本文来源:新民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