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恒:让真相的传播快于谣言(图)

2011-07-16 07:51:00 来源: 天津网-城市快报(天津)
0
分享到:
T + -
复旦学子
复旦学子

  非相关专业

  却完成了一份来自民间的食品安全调查报告

  表面上看,与其他研究生相比,25岁的复旦学生吴恒并无特别之处。但在近期,这个攻读历史专业的硕士,做出了一件和专业并无关系、不寻常的事情。

  6月17日凌晨,以吴恒为核心的团队开通了一个名为“掷出窗外”的网站。

  这是一个以食品安全为主题的网站。在最近半年食品安全频发,塑化剂、牛肉膏等一系列风波出现的背景下,它颇为应景,但也颇为扎眼。

  随后,网站上公布了《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新闻资料库》,以及《易粪相食:中国食品安全状况调查(2004-2011)》和《掷出窗外面对食品安全危机,你应有的态度》两份报告,引起媒体关注。

  《易粪相食:中国食品安全状况调查(2004-2011)》以新闻为基础,选取了2004年1月至2011年5月之间、有明确来源和受害者的2107篇报道,制作了2840条记录,网友可通过关键词来查询以往的问题食品报道。

  而《掷出窗外面对食品安全危机,你应有的态度》则更像一份宣言,希望人们对食品安全有坚决反对的态度,并以公众力量推动问题最终解决。

  吴恒所做的一切,几乎全部由志愿者协助完成,在当下不平静的食品安全环境里,这些来自民间的努力,更催生了一些波澜。

  【对 话】

  “你生产带毒食品,我也生产黑心食品,自己不吃,却互相买着吃,这就是易粪相食。”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你宣称用实例说话,最终想实现什么结果?

  吴恒:用实例说话,目的并不是激起怒火,只是想刺激一下大家,我不希望大家继续麻木下去。网站建立以后,我第一个感觉到的,就是大家很愤怒,但找不到出口,所以我觉得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才是正途。

  快报:现在做网站有没有困难,或者承受了什么压力?

  吴恒:压力不大。有时学校老师会给我善意提醒,担心我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就是担心某些人借机炒作,或者威胁到网站和我的安全等等。我也是因为顾虑到这些,暂时把网站的讨论功能关闭了,因为当时有过不少过激的言论。这个网站并不是让大家以谩骂为目的,而是希望提供一个平台为大家出谋划策,推动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等以后有了更多的精力,我还是会扩展这个网站,建立数据库的同时再开办论坛,这是我规划中的事情,让大家有探讨的机会。

  快报:做了这么大一个调查,你对食品环境这么多年来的演变算是很了解了,你当下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吴恒:没人能独善其身。你看看以往那些事例,也许第一反应会觉得,消费者是最大的受害者。但食品问题关系到每个人,连生产者也包括其中。这也是我产生“易粪相食”这种念头的原因,好比你生产带毒食品,我也生产黑心食品,自己不吃,却互相买着吃。这就是易粪相食,互相投毒,掩耳盗铃。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大家必须共同面对食品安全问题,共同想对策。

  快报:你决定设立“中国食品达尔文奖”,用以评选那些“旨在消灭中国人的中国食品”,看上去略带娱乐性质。有没有将它变成一个更具社会影响力的甚至是公众性投票的想法?

  吴恒:现在正是网络发展迅猛的时代,任何评奖活动都要有“创意”。虽然这是一个总能看到娱乐现象的时代,但这种娱乐最好引起大家的关注,所以更有影响力的活动是可能出现的。你看,咱们的网友总会调侃,说黑心食品无处不在、大家百毒不侵,这当然是谈笑,是黑色幽默。其实有些毒素慢慢聚集,短期内也许不会产生不良效果,但长期积累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哪里有真正的百毒不侵?

  “我最希望做好的,还是建立信息流通共享平台,来沟通消费者、商家和主管部门。”

  快报:除了维护网站之外,你会不会有成立公益组织的倾向?

  吴恒:我近期对未来的设想,是给网站设立互动平台,方便网友交流。现在有出版社希望我写一些东西,我也挺愿意配合,也许将来我还是会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做研究上。至于公益组织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已然是公益性的工作。我还是想强调,我最希望做好的,而且希望一直能做好的,还是建立信息流通共享平台,来沟通消费者、商家和主管部门,希望食品安全问题能有更多的人去关注。

  快报:你在未来会不会采取进一步的实际行动,比如去参与食品安全的监督、报道等等?

  吴恒:对监督和报道我还没有参与的设想和规划,暂时也没有计划参加具体的维权活动。

  快报:有没有想过和科学松鼠会那样的组织合作?有没有可能像方舟子和新语丝网站那样,将你的网站变为长期打假的基地?

  吴恒:我当然想像科学松鼠会那样,他们能深入浅出地普及科学知识,团队内配合默契,他们是灯塔。但我没想过像方舟子老师一样,去参加活动甚至只身打假。因为学业在身,我需要在组建网络平台与处理好学业之间建立一个平衡点,毕竟我还是在校学生,参与社会事务有诸多不便。

  快报:你的专业性一直受质疑,你自己也承认这一点,有没有考虑过进行系统地了解或者学习?

  吴恒:对,我的专业是历史学,并不是食品安全,现在也正在恶补相关知识。其实,我觉得专业只是一方面。我努力的方向,更多的是让那些食品安全的专业词汇不再艰涩难懂,因为多数民众也不是食品安全专业的。我想变成一座桥梁,让大众读懂专业词汇,然后了解更多。说到系统学习,我觉得还谈不上,只是现在更关注科学松鼠会,他们的文章也是我学习的资料来源。

  本报记者 王垚懿

  (图片由吴恒提供)

  关于他的五个热点问题

  五问吴恒

  1.你会不会因为做食品调查而受厌食症困扰?

  吴恒:没有,自此之后我吃嘛嘛香了。我觉得把每种东西都吃一下,让各样毒素聚集一点,就不会立即毒发,只是“轮流中毒”。

  2.“轮流中毒”与你的研究是不是自相矛盾?

  吴恒:不矛盾,食品安全的改善就如罗马不可能一天建成一样。但在这期间,我们应保持乐观,我们“轮流中毒”已是事实,但不能绝望,要努力去改变,让我们的下一代不处在这样的环境中。

  3.你现在最喜欢而又不敢吃的是什么?


  吴恒:我以前一直很喜欢吃牛肉。

  4.学校的摊贩知不知道你的事儿,还敢不敢卖吃的给你?

  吴恒:此前我也从不吃麻辣烫、烧烤等路边摊,但即使我特别注意,假牛肉事件还是让我躺着也中招了。

  5.你怎么看待方舟子?

  吴恒:他给我一种孤胆英雄的感觉,我敬佩他,希望这样的人能够更多,因为我们不能凭借一己之力救世。谣言总是传得比真相快,一个人的力量怎么阻挡这些?但一个团队或者一群人能做到的就会更多。

  作者:王垚懿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