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太缺钱 存款千万可获银行工作岗位(图)

2011-07-07 04:14:36 来源: 西安晚报(西安)
0
分享到:
T + -
美堂漫画
美堂漫画

  新闻缘起

  免职行长背后的揽存乱象

  考核的半年时点虽然过了,揽储的重压却依然在延续。温州瓯海农村合作银行(下称“瓯海农合行”)将军支行的潘行长,成了银行系统揽存群体中一个典型的“出线者”。

  事情发生在银行存款半年时点考核的最后一天,6月30日下午,张小姐收到了一条短信:“尊敬的客户,将军支行7月1日起推出‘存款加送奖金活动’:储蓄20万元加送1200元奖金,储蓄50万元加送5000元奖金,存款越多,奖金越高!详情咨询潘行长热线。”

  揽存短信群发后,次日下午3点,温州银监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潘行长被免职处理。

  多位银行业人士认为,监管部门此次快速而严厉的处理,在于对行业的震慑作用。实际上,即便在日均存贷比考核推行后,银行员工的揽存压力也未见减小,揽存形同一条绞索,被套住的不仅是银行员工,也正不断向客户勒紧。

  事件追踪

  考核压力导致“挑衅”举动?

  这是一条群发信息,收到的不仅是张小姐一人,几乎跟该行有业务往来的客户均有。当天,信息即被人公布在当地的网站上。

  当地银监系统人士看到后,马上联系瓯海农合行督办,并连夜核实。次日,派出检查组实地检查,经确认后,立即责成该行对相关责任人员从重从快处理;当天上午,这家银行就召开会议对将军支行行长作出了免职决定。

  温州银监局称,对于发现有违规行为的,将取消银行高管的任职资格,同时限制银行业务扩展。不过,“免职是银行内部做出的决定,并非银监系统。”温州银监局相关人士介绍。

  6月31日,温州银监局刚发布《关于坚决制止违规揽存行为的紧急通知》(下称“《紧急通知》”),要求各银行严格加强管理,避免出现违规揽存现象。没想到当天下午,潘行长就有了此“挑衅”式的举动。

  “早上发禁令,下午越界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这么去做去拉存款?”这是银行人士普遍的观点。

  “揽储是必须的,但是不能上台面,这个处理也是中国特色。”记者在当地一网站上发现,大多网友对此处罚表示“不公”,认为银行“买”存款、揽存送礼等是很普遍的事。

  按前述紧急通知要求,温州区域内各银行不得设立存款单项考核奖励办法,不得将存款考核指标与职工个人工资、奖金、福利、行政职务安排挂钩。对此,温州一国有银行员工认为,这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实现。

  银行疯狂拉存的另一原因,是银监部门今年6月开始对银行存贷比情况进行日均监管要求的倒逼,即要求存贷比日均不得高于75%。一些银行的存贷比远高于75%,此前只要月末达标即可,而现在他们则必须拼命拉存款来实现日均达标。

  典型事例

  拉够存款安排岗位

  现在,银行半年时点过了,一企业主月末出借亲友用于一家企业归还银行贷款的1000万元,三天的收益就达到了30万。

  这比记者之前了解到的市场行情更高。之前记者调查,1000万出借一天一般为六七万,三天约为12万。

  揽存形同一条绞索,被套住的不仅是银行员工,而且不断向客户扩延。要想从银行贷款,就得对银行存款指标做出“贡献”。

  温州小企业主张海静告诉记者,其位于温州瓯海大道的一套房子出售,买主需要按揭,便向区域内的农行某支行申请贷款。“银行业务员要求买家买一公斤该行的黄金,不然就没有钱贷。”张说,没想到黄金也成了一种理财产品在银行推销了。

  另一名企业主张良方申请贷款则直接被“捆绑”揽存任务。银行业务员称,贷30万要拉存100万到200万,否则贷款不予办理。不仅如此,还得用贷款额的10%购买基金。

  前述紧急通知规定,严禁以循环质押、贷款返存、佣金和报销费用的方式争揽存款,严禁通过借款企业、资金掮客等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严禁压单、压票、制订结算“土政策”、暂停网银等强制或设限方式违规吸收存款,严禁通过返还费用或赠送实物等方式变相提高存款利率。

  为了达到考核线,各种结盟滋生。其中最为隐秘的,是银行对国有企业、政府财政、事业单位账户的抢夺。

  “比如,有某机构领导把单位的钱存入某银行,数额过千万时,就可安排一个职工去银行上班,或者干脆不去上班,以此人的名义拿到高额工资。”长三角一政府部门人士透露。

  上文提到的某国有银行业务经理李朴,就是攀附着这一潜规则而生的一例。

  5年前,李朴入职银行,此后她一直是当地所在银行系统的揽存大户。每月,在别人为存款时点考核指标奔忙的时候,她稳拿超7亿元存款额度,为同行艳羡。她因存款而获得的年终奖励,起码在50万以上。

  支撑李朴业务的是隐落在她背后的政府财政账户,这一账户随着背后人脉的起落而裂变。由于当地政府整顿财政账户,李的“蛋糕”被人分割。7亿存款被“割”走了5亿,“抢”走李朴财政户头超半存款的人则成了一名支行行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

  谁在为高利贷埋单

  到底是什么人在放高利贷,又是谁在借高利贷?高利贷带来的,究竟又是什么呢?这正是公众亟待了解的真相。

  高利贷成小企业“救命稻草”

  据了解,在温州,高利贷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亲戚朋友之间的相互拆借;第二种就是披着合法的一个外衣的,比如说像担保公司、寄售行、典当行、投资公司等等,变相的从事一些借贷的活动;第三种就是行事隐秘的地下钱庄。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在当前不断收紧的地产政策之下,也有不少的高利贷资金,成为一些中小房地产商的救命钱。许多中小的房地产商很难生存,那么它为了生存,为了使它的项目能够建成,它被迫转向了民间借贷。”

  温州有36万家中小企业,很多规模以下中小企业,能从金融机构取得贷款的占比可能不到10%。绝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首先会将目光转向民间高利贷。中小企业的业主们为了留住这口气,能够坚持下去,等待政策调控和外部环境变化,会冒着风险承受高额的利息。

  高利贷年利率高达180%

  温州典当行借贷利率一般在3分左右,所谓的寄售行和投资公司一般利息在6分左右,相当于72%年利息。也就是说,如果贷款100万的话,每个月要付出利息6万,年付息72万。在温州,6分的月息还真不是利息最高的高利贷。报纸广告上的一些公司高利贷利息通常在1毛左右,高的甚至达到一毛五,也就是年利率180%。如果按照2分7或3分利率计算,拿到贷款的年利率分别是32.4%和36%,已经远远高于目前的6.31%的年贷款基准利率,这个利率的“高度”,让人感到恐怖。

  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曾做过一个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260份,其中家庭个人问卷120份、企业问卷140份,取得220份有效问卷。发现调查对象中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也就是说,温州绝大部分的家庭和个人都曾参与民间借贷。

  被称作温州民间金融第一个“吃螃蟹”的方培林说,“温州我认为有多少个家庭,就有多少个人在从事金融活动,几乎是家家户户在从事金融活动。”

  越陷越深是致命点

  任直平是中阳县一家耐火材料厂的董事长,也是《高利贷》一书的作者,在书的封面写有这样一句话:“绑架亿万债奴,吃垮无数企业。”


  2002年,任直平拿着自己做小生意赚到的100万元钱,开办了一个小的耐火砖厂。三年半的时间由100多万的小厂发展到了固定资产上了4000万的大厂。2005年下半年,任直平再建第三个厂,有一千多万的资金缺口,任直平首先想到了去银行贷款。“像吕梁县这种情况,小企业并不能贷下款。” 任直平坚持要将新厂办下去,他开始借高利贷。“利息4分的居多,按月结息,结息的周期太短,后边进来的钱都付了前面的利息,就用不到建设上。并且那一个新厂投不了产,把这个旧厂也拉垮了,这个厂里面还来的货款,用不到这的生产上,都付利息了。”短短三年时间,任直平的高利贷从最初的1000多万,利滚利到最后,工厂停工,还欠下3000多万的债务。

  越陷越深,正是高利贷的可怕之处,不仅是利息高,还有每月结息的潜规则,任直平算了一笔这样的账:“就比如1000万,月息4分的借款,大家都以为每个月40万利息,三年还的是1440万的利息,加上本金是2440万,其实不是这样的。到三年的时间,变成了6540万的借款。整整比2440万多出了4100万,这4100万就是被利滚利吃掉的。” 据央视

netease 本文来源:西安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子开豪车接美女回家发生关系 遭仙人跳敲诈8.8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