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念孙钿

2011-06-30 16:45:01 来源: 新民晚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孙钿以94岁高龄仙逝,是迄今“七月诗派”硕果仅存中最长寿者。

“七月诗派”曾经雄踞我国现代文坛。这批20岁上下的文学青年带着战斗的人格、灼人的诗情,怀着所向披靡的气概登上诗坛,正如胡风当年所说的“喑哑了多年的咽喉突然地叫了出来”,促成了我国现代新诗的又一拨勃兴和繁荣。三十年前,我还在念大学时,就对“七月诗派”有所研读,写下《论“七月诗派”意象抒情艺术》等论文,尤其喜欢孙钿的诗作。

1990年初春,我趁回家乡宁波的机会,摸到黄鹂新村冒昧造访。时年七旬的孙钿颇为健谈,从个人经历谈到晚年创作,从“胡风集团”谈到改革开放,对当时文坛的观察和评价更是不乏灼见,如“新时期的诗歌不是没有前途,但是奋发向上的作品太少,光顾抒一己之情感却缺乏时代气息,这是眼前诗歌创作的致命弱点”。握别时,我留下了刚出版的的《中外现代文学作品辞典》一书,其中就收有我写的孙钿诗集《望远镜》和《旗》的赏析文章。不日,我意外收到孙钿的来信,称:“能够同你相识,我很高兴。盼望有见面畅谈的机会。”于是,我俩开始了长达20年的“忘年交”。

孙钿出生于上海小南门,至今在上海仍有亲眷故旧,1980年平反后也多次回沪探亲。我将初识孙钿的情形,给《文汇读书周报》以《凌云健笔意纵横》为题写了访谈录,向上海人介绍这位不该遗忘的文学前辈。1995年8月14日,他来函:“《华夏诗报》(广州出版)主编野曼同志来函,要请你以《凌云健笔意纵横》为基础写一篇关于我过去和现在生活和创作经历的报告文学,6000字左右为佳”。采访、研读、思索,我终于不负其望,写就《他从七月走来“七月派”诗人孙钿素描》一文,见刊于1996年6月25日的《华夏诗报》。更令我欣慰的是,翌年,他出版《孙钿诗文选》,将拙文列为序言。

上世纪末,著名诗人辛笛主编《20世纪中国新诗辞典》,邀我参与撰稿。“七月诗派”作品的赏析多由我承担,孙钿收入两首:《雨》和《我们还会见到》。我致函请他略谈创作的背景。很快,一封写满三页纸的书简返回。我将它融入行文,使之更有欣赏性,也存有史料性。事后想想,为此而打扰这位年登耄耋且多病的前辈,我甚有愧疚矣!

在20年的交往中,孙钿有喜讯常会电话或写信告诉我,我当分享之,如:1995年,他荣获了中国作协颁发的“以笔为枪投身革命”、“抗日战争时期革命作家”纪念牌;他有新作便会寄上,我的书架上陈列着他的诗集和译著《日本当代诗选》的签名本,这,成为我的永恒纪念……

作者:沈 栖

netease 本文来源:新民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内训课曝光,曾创50亿奇迹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