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女子为保护湿地得罪人被调岗当清洁工

2011-06-29 08:15:54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任增颖为保护国家级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的湿地跟一家化工厂较劲,为此得罪某些人。去年8月,任增颖从供职了13年的胜利油田海洋采油厂,被调到胜利油田位于烟台的疗养院。原本专职档案管理的她“被鉴定更适合体力劳动”。

女子因保护黄河与化工厂“斗争”被调离当清洁工

女子因保护黄河与化工厂“斗争”被调离当清洁工
任增颖

她爱大海、爱鸟,多年来, 为了保护黄河湿地,她跟化工厂孤军奋战,她被称为“黄河入海口的神仙姐姐”。因为得罪了某些人,如今她被调到800公里外的疗养院,当清洁工,做推销,远离那一块让她魂牵梦萦的湿地——

任增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莫名地被抛到烟台这个海滨小城,还一度当起了清洁工。就在去年的今天,她还在800公里外的一个小城镇,为了保护一片被化工厂占据的湿地而奔走呼号。

去年8月,任增颖从供职了13年的胜利油田海洋采油厂,被调到胜利油田位于烟台的疗养院。在这儿,原本专职档案管理的她“被鉴定更适合体力劳动”。今年头四个月,她一直负责“拖地,洗厕所,搬桌子,搬椅子”。

埋头劳动的时候,她脑中就像过电影一样回闪过去的“战斗”,恨不得立刻能回到那片广阔的湿地。

这片湿地的大部分区域被划为国家级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其上生活着265种鸟类。从湿地往南边走大约7公里,就是任增颖原本生活的山东省东营市仙河镇。

在这个以仙鹤闻名的小镇,任增颖最大的乐趣是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去湿地里找鸟、观鸟。她能喊出150多种鸟的名字,看到受伤的鸟儿,会带回去照料。同事把这个整天与鸟为伴的女人,称为“黄河入海口的神仙姐姐”。她曾在2007年被评为胜利油田的“爱护环境模范”,2008年又当选为东营市“文明市民”。

可就在2008年下半年,任增颖发现,与自然保护区仅一路之隔的那片湿地上,一些水洼子“被夷平”了,一座化工厂即将盖起。她一下子“心里特别难受”。

从那时起,任增颖便开始与化工厂较劲。最初,她在百度仙河吧和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文章,但她发现仙河镇的居民都“没有反应”。

到了2010年3月,眼看着第一座化工厂已经拔地而起,第二座化工厂也开始施工,任增颖再也按捺不住。一向喜欢摄影的她开始利用周末的时间,扛上4斤多的相机设备,直接奔赴施工现场。

她一共24次到现场拍照,相片装满了3个4G大小的数据卡。在烟尘滚滚的施工现场,她能准确指出“哪里的土被挖了”,“哪里的地被圈了”,对湿地“微妙的变化”了如指掌。

如今,她生活在远离卡车轰鸣声的烟台。可无数个早晨,她一睁开眼还仿佛看见“两三百辆大卡车,在湿地那里旁若无人地开”,湿地一点点开始龟裂。甚至走在烟台的大马路上,任增颖还会有些恍惚,对身边的建筑物“视而不见”,脑子里仍想着“一边是湿地,一边是化工厂”。

在仙河镇的多数日子里,她都在“孤军奋战”。她带着洗出来的照片,去跟仙河镇,甚至东营市的有关部门“直接沟通”,与当地官员讨论为什么要在湿地上建化工厂,化工厂建设是否违法,对湿地又有什么影响。

她也扩大“网络宣传”,常常把自己撰写的呼吁湿地保护的文章,群发邮件给媒体和专家,其中包括“中科院的五六十个老院士”。

在经常拉任增颖往湿地跑的出租车司机王姐看来,任增颖“本事大,可以联络人”。这个11岁孩子的母亲与任增颖一样担心化工厂的兴建,每次到了施工现场,她都被一股味道熏得“头一下子就鼓起来”,但面对这些庞然大物,她只能感叹自己“能力太有限了”。

可实际上,任增颖在官员那儿“没少碰钉子”,也几乎从来没有得到专家的邮件回复。每次去拍照,她眼巴巴地看着化工厂如火如荼地施工,心里就只剩下“悲哀”。

一次去湿地途中,她突然对出租车司机说:“咱们往回返吧,我不去了。”那一刻,任增颖突然觉得自己“坚持不下来了”。不料在返程途中,司机绕经另一片湿地时,“上万只白色的大天鹅”突然映入眼帘,美得让她震惊。

“这些天鹅又让我很有力量了。” 任增颖语速飞快而坚定地说,那一次,是她在仙河镇唯一一次的“半途而废”。

不过,她最终还是因为“一根筋”地做环保,得罪了某些人,被调到了烟台。那些鸟儿离任增颖很远了。她说自己以前“环保斗士”的工作,似乎也戛然而止。

在刚到烟台的时候,任增颖曾到“烟台鸟类最多”的动物园观鸟,却失望地看到大多数的鸟儿都被关在笼子里,她喜爱的丹顶鹤“羽毛也被折断了”,再也飞不起来。

“可能我也是笼子里的鸟儿吧。” 任增颖半开玩笑地说。

在疗养院,最让她“郁闷”的是一周七天都要去疗养院“报到”,“整天要在屋里头”。而过去在仙河镇的单位里,她“一个月可以完成一年的工作量”,剩余的时间都献身给环保。

在烟台当清洁工之前,任增颖被安排在市场营销部,最近,她又被调到销售部。但无论到哪个岗位,她都有些“人在曹营,心在汉”。

在新岗位上,任增颖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网上搜集“全国各地污染情况比较严重的信息”。有空时,她读《低碳经济学》与《中国环境发展报告》。更多的时候,她心里琢磨的仍然是那一片魂牵梦萦的湿地。她甚至给相关部门写信,希望能把自己退回去。

在烟台期间,任增颖曾通过请假或出差的机会6次回到东营市,都是“第一时间冲到湿地”。最近一次去湿地,她却猛然发现正在兴建的化工厂又“多了好几个”。她当时手持相机,却一直没法好好拍照,眼泪“止不住地流”。

那之后,任增颖的心情变得更加“焦灼”,觉得一定得做些什么。有时候白天在疗养院无法用电脑,她就在晚上“偷偷”回去上网,或在附近的网吧待上一整个夜晚。这个时候,她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继续“网络宣传”。

在烟台,任增颖与同事很少交流,有时心情不好,她就群发短信给以前的老朋友。短信里,她写道:“要环保,不要悲情……我无意成为悲剧的主角。”

唯一给她慰藉的,是环绕家中四面墙壁的无数环保书籍与一张张留下孩子笑脸的相片。这些是任增颖曾经独自推行的“环保教育”的印证。

事实上,早于关注化工厂问题之前,这个“神仙姐姐”就希望“从娃娃抓起”,在孩子中普及“爱自然”的观念。从2007年起,任增颖开始通过进小学上课与到户外“摆摊”的方式,推广鸟类与植物的常识。后来,她甚至买进数千本儿童环保类读物,在自己家中弄起“环保书社”,邀请孩子与家长们来阅读。

就在去烟台之前,任增颖几乎每个双休日都是一天待在湿地,一天去镇里“摆摊”。她安慰自己,如果说一天意味着无奈与绝望,那么另一天意味着“温暖和希望”。

“阿姨,你看,那个大风车不是可以转吗?如果有化工厂了,在我们学校安个大风车,那些味道就吹不到我们学校里了。”任增颖至今记得,一个11岁的小男孩曾经“很认真”地这样告诉她。

“可味道也会吹到别的地方,别的小朋友会闻到呀。 ”任增颖苦笑着回答。

搬离仙河镇时,朋友发现,任增颖家中除了一张床、一张沙发、300多条搞活动时用的横幅,几乎全是书。这个34岁的女人“几乎没有正常的生活”,一直“生活在仓促中,不能安定下来”。

把三分之二的书搬到烟台,花费了她4000元。任增颖估算,过去几年她花在环保上的钱大约有20万,其中“十七八万用在买书”。

“她一直没有安个家,生个小孩,而是整天忙环保的事情,自己掏钱,还忙得有滋有味。”与任增颖长期合作的胜利振兴小学副校长李武铭说。

其实,离婚后一直单身的任增颖也有脆弱的时刻。有时她认真地照照镜子,忍不住问自己“是不是环保让自己毁容了”:自己的神态像一个“泼妇”,过去那种“温和、淑女”的感觉全然不见了,脸上的雀斑也越来越多。

她喜欢在入睡前照照镜子,在朦胧的灯光之下,“雀斑都不见了,还是挺美的”。

可一到白天,任增颖又会变得风风火火,在疗养院销售的岗位上不断孕育环保点子。

不久前,她好几次打电话给“芙蓉姐姐”的经纪人,希望“拯救”这个网络红人,游说她投身“公益环保”。上周,她得知烟台东炮台一只海豹因误食线手套而死亡之后,开始了密切跟踪调查。而在前天,在发现“上万棵大树”在台风中被吹倒后,她给媒体“打了一圈电话”,准备在烟台发起“留住美好大树”的活动。但任增颖更长远的计划,是筹建一个可以“自己造血”的环保教育学校。

在朋友看来,做环保多年的任增颖依然“像刚毕业的人一样”,“满脑子理想”,虽然有时候她对环保未免“想得太简单”。

“我也只能生活在真空里或是柏拉图的理想国中。这不是愤青或者抱怨,而是性情。”任增颖无奈地笑。

傍晚,任增颖常独自在烟台的海滨长廊散步。聆听着大海的浪涛声时,她才会短暂地放下环保的事儿。

她想好了,如果生命只剩下三天,她要花一天陪伴父母,另一天安安静静地躺在大海旁,最后,她还要用一天画一幅百鸟图。

陈振飞 本文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