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烟墩到炮台,穿越600年(组图)

2011-05-30 09:43:49 来源: 大众网-齐鲁晚报(济南)
0
分享到:
T + -
由东南方向的遥了墩眺望远遥墩,孤山一矗,雄峙海边。(高洪超
由东南方向的遥了墩眺望远遥墩,孤山一矗,雄峙海边。(高洪超 摄)
远遥墩炮台遗址西南方向,金海滩、麻子山、小石岛,由近及远布列。(高洪超
远遥墩炮台遗址西南方向,金海滩、麻子山、小石岛,由近及远布列。(高洪超 摄)

  从今天威海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福山路北行,穿过槐云村社区折向西北,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西门以北,汪洋大海铺展开处,有一南一北两山夹湾而峙。北山更高,雄峙渺渺碧波之上,中部高两端低,这就是远遥墩。

  远遥墩之名缘于山东脚下的远遥村。明代防倭烽火台,清末抗倭炮台,13个字足以概括这座海边土石山的往世前生。

  从烟墩到炮台皆因倭

  这座海拔205.8米的海边孤山,最早见诸史料的名字是“绕绕墩”,这个名字的起源跟东方一千公里之外的日本有着直接关系。1398年4月,做了31年皇帝的朱元璋紧握朱笔,潇洒一挥,钦准设置威海卫。朱皇帝设卫初衷,离不开一个“倭”字。

  公元663年朝鲜半岛熊津江(今韩国之锦江)白江口一战,唐朝、新罗联军火烧倭船,溺死无算,日本此后老实了600余年。到1274、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派军两征日本失败,在这送上门的较量中,日本找回了长刀感觉,于是,从浪人、农民、渔民到地方大名藩士,结伙向西,抢掠中国沿海。到朱元璋夺取全国统治权时,倭患已蔓延南至广东,北至辽东的大陆沿海。设威海卫是帝国海防的一环,“绕绕”则是隶属威海卫的九个烟墩之一。“墩”同于汉代烽火台,但与汉家烽火狼烟起于西北不同,遥处黄海之滨的“绕绕墩”纯粹是为防备倭寇而置。

  “绕绕墩”喊了150多年,到倭患最烈的嘉靖帝时,河南开封府陈留县的武举李学远充实一线海防,举家支边威海卫,入住绕绕村。李举人号称“怀远将军”,随着李姓人口繁盛,李氏子孙易村名为远遥村,绕绕墩也随之改名为远遥墩。远遥墩山顶,既有明代的烟墩遗迹,也有清末的炮台遗迹。

  威海卫境内的烟墩,记者曾经走过双岛西山、磨儿山、斜山、朱家岭、樵子埠、戚家庄。除磨儿山、戚家庄烟墩因地势较低,位置却又重要,不得不平地内夯土石、块石干垒包墙起筑外,双岛西山、朱家岭等烟墩的所在点都地势较高,视野广阔,只需就势原地夯土起筑即可,而远遥墩则根本无需夯土,孤山一柱,视野辽阔,即使经历600多年的风吹雨蚀,今天登临,仍可感受到它的卓然气势。

  站在山顶,即使有高楼阻挡视线,西路沿海的麻子墩、斜山墩、磨儿山墩、双岛西山墩由近及远,绕海展开。往东看,朱家岭、古陌顶一北一南,位置更近。望东南,视线越过今天的威海高技区、环翠区、经技区,威海湾,城区一览无余,若天气允许,甚至可以看到威海湾南帮诸山,至于当年威海卫城的制高点奈古山更是历历在目。

  山东、山南都有上远遥墩的路,但自南缘山脊北上,虽然崎岖不平,不得不东拐西绕约700米才能抵达山顶。远遥墩山顶是一个平面,显然经过人工整平。远遥墩山顶平面缘线弯弯曲曲,周缘大约130步,整体像一把胶东农民刨地松土用的铁镢头,北宽南窄,逐渐收拢,呈南北略偏东走向,缘山脊而上的山路则像一根镢杆子。

  烟墩设立后,威海多次遭倭寇侵扰,都被歼灭。最后一次倭寇袭扰在1850年7月31日,千余倭寇海贼劫数十艘渔船,驶抵威海。在刘公岛后海面,清军老式水师,威海居民戚惟达兄弟五人组织百余义勇登船,激战倭寇,不幸船沉二只。清军头领范景曾、戚惟达、孙峨等41人捐驱。此后,直到44年后的农历甲午年,历史的天平翻了过来。

   远遥墩炮台修筑于何时

  北洋海防序列的远遥墩炮台到底构筑于何时,迄今并无资料记载,但有迹可寻。

  1894年7月25日丰岛海战爆发,北洋济远、广甲护航分遣队遭日海军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州袭击,广甲被创后自毁,中日两国进入实际交战状态。这时,北洋海军尚有实力主动出海寻战。阴历七月廿二日,李鸿章通过电报与丁汝昌会商军舰游离埋伏口外,协同岸炮,会歼袭口日舰的战术可能性,刘公岛基地这种积极寻战、求战、研战的氛围一直持续到9月18日大东沟海战爆发。

  9月18日大东沟海战,北洋海军折损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四艘主力舰,定、镇、来远三舰受创后,清方、日方的行为原则完全变了,前者不得不转向战略防御依托海岸炮台,株守口内,后者则护航日本第二军登陆花园口,把战火烧到中国东北,随即全力转入战略进攻,进逼威海卫,要通过军事行动完成日本大本营“削其力而存其朽”的政治目标。

  李鸿章关于“进攻”的念头则从此彻底消失。一线指挥官中,除“敢言虑事欠深沉”的戴宗骞提出过“游击”的战术构想,包括喝过洋墨水的北洋海军左右总兵、副将、都司在内,无一人提出过一项堪战之策。“依托岸炮,株守港内”,成了此后整整150天北洋海军的唯一法则,直到全军战败。期间,11月21日,旅顺基地失陷,李鸿章于12月1日发给丁汝昌、戴宗骞的指示电报中,总结式地指出“敌利抄后”。于是,威海卫西、南、北帮临时炮台抢修提上日程。

  同一天,丁汝昌就前一指示回电北洋大臣:“议于最高三顶拨置陆炮,抽水师弁勇专守,并派马复恒带兵弁驻守祭祀台,兼调度后山三顶”。到底哪三顶,丁汝昌没有提,但日军战前情报、战后战史有所谓“柏顶炮台西北山上”(棉花岭,设置7厘米野炮两门、7厘米山炮6门,保式机关炮一门)、“祭祀台炮台北方”(设置12厘米加农炮两门、7厘米山炮两门)、“遥远墩炮台”(原记录如此)三座临时炮台。

  包括远遥墩炮台在内,威海卫陆路各临时炮台都应是1894年12月3日后开工抢修的,此时离日本山东作战军打到威海卫近郊只有58天。当时正值冬天,远遥墩又地处海边北风口上,风更大,气温低,绥军士兵筑垒作业的难度可想而知。如何在远遥墩那多岩石的局促山顶安置装备也是一个颇费脑筋的问题。远遥墩山顶方周不过130多步,当年却装备了三种款型5门炮:一门15厘米口径臼炮,两门12厘米口径平射炮,两门7厘米口径野战炮,如此配置在当年整个威海基地都是独一无二的。空间不大,配备不同性能的多种武器,说明远遥墩战场地形很复杂,战局位置重要,这与它作为烟墩的初衷是一脉相承的。

  平射炮、臼炮、野战炮,构成远中近的三层火力配置,各以其长补彼之短,这是当年威海卫保卫战之前守军首脑的考量,也映射着远遥墩的军事价值。

  “重筑”远遥墩炮台

  就方圆130步的远遥墩来说,作业平面不大,北东西三面还深埋着数块的巨大岩石,当年绥军的筑垒作业应该是个大难题,而如何根据既定战场地理特点,调配安置三款性能不同的火炮,更需费一番脑筋。

  远遥墩的东、北、西三面,靖子头、楮岛、远遥咀、麻子山、小石岛布列海中,中间是地势平坦的葡萄滩、金海滩、威海国际海水浴场,稍远则烟波浩淼,视野辽阔。正南以及东南则是红顶楼房林立的威海城区。在山顶平面的东北、西北、西南角,各有一个周长约21、13、28步的椭圆形凹窝,荆棘、艾蒿丛生,其余地方则寸草不生,沿山脊小路向南约45步,也有一个周长约15步的凹窝,这里地势较低,朝向金海滩方向。

  考虑到5门炮的后坐力对于筑垒阵地大小的要求,那个28步的凹窝应是15厘米口径臼炮的炮位,守军没把唯一的臼炮设置在最前沿的东北、西北炮位,可能是考虑到位置相对后收既能保护这一大口径火器,也利于发挥其射击仰角大的吊射特长。西北角的13步周长炮位应是一门7厘米口径野战炮,这个方向只有远遥咀海岬,大股日军登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东北角的21步周长炮位应是一门12厘米口径平射炮,因为这个方向很重要,由此向东到靖子头,大口湾海口宽大,中间有葡萄滩、外窑两块沙滩。

  朝向金海滩的那个15步周长炮位肯定是一门7厘米口径野战炮。这个方向不远处是麻子山,远遥墩、麻子山之间的金海滩档口并不大,平射炮居高临下,炮弹根本够不着海面,只有小型火炮堪用。至于另外一个12厘米口径平射炮炮位,已无从寻找。

  若在葡萄滩登陆,即使成功,也有棉花山脉阻隔,而在金海滩登陆抢滩成功,毕家疃、神道口一马平川,便于迅速展开。因此,在远遥墩东南,利用明代的遥了墩烟墩,绥军又设置了遥了墩炮台,这个炮台在今天环翠区委党校后山,位居金海滩东北方向,它与东南方向的丰柴顶炮台、正中稍后的九峰顶炮台,形成后三角交叉火力,封锁金海滩,同是兼顾正北葡萄滩洋面。


  远遥嘴炮台选址、火力配置可谓周详,但最终无用。日军打到威海卫之前,戴宗骞就从北帮诸炮台抽调三营士兵,交与分统刘澍德带领,炮兵当做野战步兵用,协同山东地方军队在桥头、温泉一带阻击日军第二师团,之后,他自己又抽调最后一个老营到今天温泉镇的南虎口设防,这在逃跑成风的甲午战场上,难能可贵。

  到1895年1月30日威海南帮炮台打响前,包括远遥墩在内的北帮炮台群只留下了一个新募营留守,名义兵额512人。1月31日,风雪交加中,这个新募营整体逃散,远遥墩炮台人去台空炮犹在。2月2日凌晨两时,日军趁夜向威海卫推进,发现威海卫城空无一兵。当天上午九点开始,日军开进城内,随后占领西岸各炮垒。

  2月2日晨,丁汝昌派水兵炸毁了对刘公岛有直接威胁的北帮炮台,远遥嘴炮台未做任何处置,5门大炮一弹未发,全被日军拆走。

netease 本文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