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失的战场 重返侏儒山(组图)

2011-05-25 01:36:33 来源: 长江商报(武汉)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消失的战场
消失的战场
消失的战场
消失的战场
消失的战场

  现在网消息

  侏儒山战役

  1941年9月,日军集中了10万兵力进攻长沙,后又进攻郑州,并不断抽兵南调,致使武汉外围据点守备减弱,不得不依靠伪军驻守,而伪军害怕南调,人心惶惶。在此极为有利的情况下,李先念立即部署南下开辟川汉沔地区,扩大新的敌后根据地,构成从东西两面对武汉日军战略包围的态势。10月,李先念命令王海山、周志刚等率第十五旅第四十三团、第四十四团和天汉支队进军侏儒山地区,打击汪步青的伪第一师,发起侏儒山战役。

  侏儒山战役,发生在公元1941年。那是武汉沦陷的第三年,同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二战的局势由此发生重大改变。在武汉近郊,各种抗日力量蠢蠢欲动,酝酿战机。

  侏儒山位于汉阳西,地处(汉)川、汉(阳)、沔(阳)边界,是江汉平原以及古代云梦泽的边缘,河湖港汊和低山丘陵交相错落,是战略上的武汉“西大门”。夺取侏儒山,便能从西面形成对武汉的包围之势。

  从这年年底到1942年初,李先念领导下的新四军第五师,历经大小14场战斗,在侏儒山一带歼灭日伪五千余人,成功夺取了武汉“西大门”的控制权。在抗战史上,侏儒山战役与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齐名,成功开辟了敌后战场,实践了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部署。

  如今,硝烟已尽七十载,侏儒,成为了武汉西部边境上的一个普通乡镇,在开采与种植、麻将与闲谈之间,人们过得充实而安宁。我来的这天,许多人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而欣喜若狂。久旱逢甘霖。

  公元2011年,人们已经不再记得那时的硝烟。本报记者 易清 采写/摄

  曾经的“小汉口”

  与那场被遗忘多时的战争一样,也很少有人记得侏儒曾经的荒芜与繁华。

  蔡甸侏儒,在汉江与长江汇流的三角洲上,南边曾是洪泛区,大水的季节成为汪洋,高低错落的小山包,变作水中的孤岛。明朝,开始有人筑堤而居,人们连通了堤垸内原本自为一体的河湖港汊,内河航运渐成规模。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阻断了江、汉水路,侏儒星罗棋布的河湖港汊,成为沟通江汉平原货物交通的水上枢纽,源源不绝的商船,让这个弹丸之地获得“小汉口”的美誉。但河运随后衰落。

  如今来到侏儒,不仅不见有船,甚至怀疑那些历史上的描述,是否真的存在过。因为眼前的一马平川,只剩下农田、湖塘和土丘,以及一些名不符实的称呼。

  318国道从侏儒集镇穿行而过,这一段,叫做“蟹湖路”,据说,它劈开过一个浩浩汤汤的“蟹子湖”,湖最终淤积为田。但国道边的地理位置让小镇重新繁荣,这一切,却因为汉宜高速的通车再次戛然而止。

  侏儒人方红学,带我去爬记忆中的那座山。他曾经在山顶放牛,下雨的时候,躲在突出的岩石里。这座山的北坡,如今成了方家的陵园,人们用高大的砖墙,为先人圈起一座座“豪宅”。再穿过去便是通往山顶的缓坡,长满了野草、芦苇和荆棘,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视野极好。

  站在靠近山顶的地方,便可以望见四面的景致,东北索子长河,四十四团三营和天汉支队两个连,曾经从这里乘船渡河,首战进攻侏儒山告捷。而作为主战场的侏儒山、东至山、军山,因为各种原因,已今非昔比。

  脚下的这座山,叫做横山,在关于侏儒山战役的记载当中,因为山势绵延,海拔较高,是一个重要战场,曾经构筑过大量的防御工事。但当我们终于上到山顶的时候,却惊出一身冷汗:绵延几里路的横山,从山脊处被活活劈开,山的南坡,已被夷为平地,在我们面前的,成了万丈深渊,垂直下方,采石场的机械手,还在继续挖掘山石。

  “侏儒能挖的山,都被挖了,剩下的都是土包,没有石头。”方红学说。

  所幸他的“侏儒山石柱”还在,那是一块突出于横山北坡的巨石,少时的方红学,给它编了各种名字和故事,后来学了雕刻,就想把它就地雕成一件作品,或者一尊龙头,或者一位少女。但也许,过几年它就不在了。

  侏儒山当地,流传着英雄傅玉和的故事。但也有人说,他是土匪、草寇。

  “一刀砍死了一个日本大佐,用麻袋一装,里面藏个条子,写‘新四军傅玉和杀’,再叫个麻木,给几块光洋,拉到日本人的大本营。”侏儒山的老先生们,对傅玉和的故事如数家珍。

  “一晚上睡七个地方,日本人要捉他,根本不晓得人在哪里。”

  “以前就是个‘打石头’的,有天推了一狗头车的石灰,摔了一跤,烦了,大喊道‘我中午的一餐酒在哪里?’就把背带甩了,再也不干了。”

  在“方家书院”写字画画的老先生方剑华,年轻时候见过这条汉子,“一米八的块头,大双眼皮,一脸没长出来的络腮胡子,蛮漂亮,蛮魁梧”。

  “文革”期间,“英雄落马”,在人前批斗,叫跪,不从,左耳被皮鞋狠踢一脚,1970年代死于中耳癌。

  傅玉和曾是潜伏在汪步清伪军集团内部的情报人员,在当地人的传说当中,70年前三打侏儒山的战斗,都与傅玉和的情报有关。

  如今在侏儒山的傅家山,还有傅玉和家的老房子,傅家山上还有战壕留存,过去一人高,如今只剩得30公分,又被丛生的草木掩盖了。傅家的陵园也在半山坡上,几十级石阶通幽,栽了万年青和松柏,傅玉和和他的两任妻子,就葬在这儿,其中第一任妻子张环芝,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中原突围,被叛徒告密,和年仅七岁的小儿子一起,被国民党军活埋。

  第二任妻子王氏于去年去世,傅家老屋前,还张贴着白色挽联。留下傅家的媳妇王全香,独自寡居。屋前有一棵樟树,一棵石榴,一面方塘,屋左有菜田,田边有竹和松,娇艳的蜀葵,正是开花的季节。

  “1949年,我15岁,嫁到傅家。”王全香说。

  之后,丈夫傅汉桥加入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王全香跟随公公一家,奔走各地,建立营房。1960年代回到老家,修了这座老宅。老宅的石基如今崩塌了,瓦面、墙体,都是补了又补。尽管如此,老宅仍被打理得不落灰尘,厅堂挂着发黄的老相片,有人过来参观的时候,王全香就成了义务讲解员。

  村里人都知道,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坐下来,可以跟你讲上一天一夜。

  “傅玉和蛮‘长大’,蛮威武,长得‘虎像’。”王全香说,“他会武术,敌人抓不到他,人明明就在屋里吃饭,敌人把屋子围起来,还是抓不到。就是为革命,造了些业。”

  传奇英雄傅玉和

  从“粑粑帮”

  到情报员

  在横山以南的朱湾村,还有烈士朱长江的墓,石碑高大,70年前,他在这里被捕,魂归故里。

  朱长江的儿子朱香海,如今在侏儒镇上,经营着一个小店。朱香海生于侏儒山战役爆发的1941年,父亲牺牲的时候,才九个月大,次年,母亲哭瞎了双眼。朱香海长大以后,一次又一次从同乡口中,听说了父亲的故事。

  “抗战开始的时候,父亲在武汉拉人力车,卖米粑粑,后来加入了抗日游击队。”朱香海说。其实,当时的朱长江,在汉口六角亭加入了天沔“粑粑帮”,以卖粑粑为名,习武、发展地下组织,在日伪队伍当中,潜伏了优秀的情报人员。侏儒山战役中让日军闻风丧胆的傅玉和,便是此时,被朱长江提拔。

  1942年5月,朱长江回横山探查情况时,被日伪军捕获,不从,拴在马鞍上拖行数里,又用“伐镰子”(割麦子的镰刀,刀口锯齿状)插入肛门绞其肚肠,折磨致死。

  这个残忍的细节让朱香海一直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正是麦子成熟的季节。“朱湾的父老,帮父亲收尸,葬在被捕的地方。他们说,父亲被捕的时候,35岁,头戴礼貌、围巾,身穿长袍。”

  朱香海的妻子陈腊香,有一年,竟然梦见了这位素未谋面的公公。

  父亲朱长江,一辈子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供儿孙缅怀,朱香海执意要为父亲画一张肖像。这位从来没有画过画的老人,根据妻子梦中的描述,亦步亦趋地画出了自己的父亲:招风耳、大鼻头。竟然也画出了一股英武之气。

  朱香海把父亲和母亲,镶在一个相框里。瞎子母亲在照片里,历经沧桑,紧闭双眼,父亲却还是一个年轻的汉子。

  位于蔡甸街的蔡甸区博物馆,展示了侏儒山战役的文史资料,五十多位英烈被记录在案,有的人不知道来历,甚至没有完整的姓名。

  我也找到了朱长江的名字:湖北汉阳县人,天汉支队队长,参加侏儒山战役。1942年5月在侏儒镇横山执行任务时被捕,押解途中惨遭杀害。照片是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武汉长江大桥的墩来自侏儒山

  侏儒山到底在哪里?我问了许多人,他们很肯定地告诉我,侏儒山不是山,只是一个地名,指的是整个侏儒镇,因为这里的山无一不矮小。

  却又有老人告知,确实有一座侏儒山,我于是循迹而去。山在镇北,若不经人提醒,甚至意识不到这也是一座“山”,几十步台阶,便通达山顶,山上建有水塔这仍然算是一个“高点”,而余下的山坡上,跟任何一个尚未被开挖的山包一样,遍布着坟茔。名副其实,它是所有的山中最矮的。

  在《侏儒方志》中,这两种说法都被证实。许多人都说,侏儒这地方,就是吃了名字的亏,回回说自己是“侏儒”来的,总是被人侧目。而距离不远的奓山,同样是又矮又小的山,却偏偏取了个又“大”又“多”的名字。

  有人因此建议改名,却遭到了更多人的反对,无论如何,这一场重大的战事,偏偏发生在这个叫“侏儒”的地方了。

  侏儒山一役,原本在侏儒的诸多山上留下了痕迹。但从侏儒镇向西南,是军山,如今几乎被夷为平地,仅存山尾;向东南,经过一座侏儒桥,则为东至山,已经被开采到另一边的“溜坡”了,山被削去了大半。当地人告诉我,因为爆破的山石砸死了人,只能被迫停工。

  我在东至山残留的开采现场看到,土堆遍布,竖直的山岩上,留下了挖掘过后的痕迹,还有大石立在原地,好像巨大的石碑,杂草和野花,在石头缝里茂盛生长尽管被损耗了大半,它仍然是一个蓬勃的生命体。

  侏儒地区的采石业,始于清光绪年间,有人在此办“花石行”,采集和收购东至山等地的“太湖石”,“乱石玲珑,嵯峨万状,环山皆是”,主要用于制作盆景等工艺品,行销武汉、湖南,盛极一时。侏儒地区也盛产石灰,清末就有人开始用芦柴烧窑,解放以后成立石灰盛产合作社,1979年以后,小土窑更是让当地“单干”的村民一夜暴富,鼎盛时期,年产250万吨。采石成为地方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

  除此之外,侏儒地区的石材亦可以用作屋基,或炼制水泥,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墩,选用的即为当地的砣石,还有各种石像和石器,让侏儒石匠一度名声大噪。

  如今,虽然在政府的坚持之下,侏儒石场多半停止采掘,早已不复旧观,“乱石玲珑”不复存在,就连70年前的那场侏儒山战役,也几乎无迹可寻。

  侏儒横山,人们用高大的砖墙,为逝去的先人圈起“豪宅”。

  朱香海出生九个月,父亲朱长江就在侏儒山战役中牺牲。

  王全香和傅家老宅。

  横山,一半是陵园,一半是石场。

  侏儒山战役中增援的日军(资料图)

netease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放弃1亿去读MBA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