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副部长称艾未未事件应信任中国司法

2011-05-16 08:57:41 来源: 外交部网站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2011年5月12日,第二轮中欧高级别战略对话结束后,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回答记者关于艾未未事件提问时,称欧洲应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司法制度保持信任,不应居高临下地对中国人说,有些人可以超越法律。

(2011年5月12日,匈牙利)

2011年5月12日,第二轮中欧高级别战略对话结束后,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和欧盟对外行动署首席执行官奥沙利文共同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情况如下:

记者问:此次对话是否谈到了欧中网络安全合作?

傅莹:这次战略对话谈得最多、最集中的问题就是中国和欧洲之间的合作。双方认为中国的“十二五”规划和“欧洲2020”战略有许多契合点,为中欧进一步拓展合作提供了新的重要机遇。双方表示将致力于挖掘潜力,深化从经济、贸易、金融到绿色经济、能源、教育、人文等各个领域的广泛合作。欧方还提出创建城市论坛、省州长对话论坛等建议,中方对此持积极态度。总之,中欧将尽可能扩大合作,不排除任何可能的领域,网络安全也可以在其中。

记者问:请问本次对话在欧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和解禁问题上取得什么具体进展?

傅莹:此次对话对中欧合作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也进行了坦诚讨论。比如,中方希望中国企业在欧洲开拓合作和投资时,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希望欧盟提供中国与欧盟成员国的双边投资合作框架性支持。中方也谈到,目前中欧合作非常广泛,尤其在贸易和投资领域发展很快,在交往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困难和问题,有些企业甚至会有抱怨。双方应耐心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应把这些问题扩大化或政治化,破坏合作的气氛。中方也希望欧方能够克服阻碍中欧关系发展的障碍,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市场经济地位和军售解禁问题。这些问题对双方都有伤害,对华高技术出口限制就阻碍了欧洲对华出口,不利于双边贸易的平衡。“十二五”期间中国的消费市场将大规模扩大,欧方如能采取行动推动问题的解决,可以更好地抓住当前机遇,促进中欧合作的扩大。

奥沙利文:我们进行的是战略对话,双方要看21世纪的大势以及共同面临的挑战。这两个问题双方谈到了,但没有展开讲。在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欧方认为解决问题的钥匙在中国方面,中国需要取得更多的进步,以符合相关标准。解禁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欧洲的立场大家都知道。关于高技术出口限制,我不认为它是双边贸易关系大的障碍。我们应该重视一些欧洲企业的抱怨,他们认为在中国缺乏公平竞争,市场准入难度较大。我们会在经济伙伴关系框架下,通过既有的对话机制客观解决,不搞政治化。但我想强调,这不是今天战略对话的主要内容。

记者问:我有两个关于人权的问题。刚才提到今年6月中欧将进行新一轮人权对话,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有关情况?第二,欧洲很多人担心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我们不知道他的去向,您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他会面临怎样的指控?

奥利沙文:正如戴国委所说,我们同意在6月中旬举行举行新一轮人权对话,这是一个坦诚对话、讨论各自关切的重要渠道。我认为,在欧中战略伙伴关系框架下我们可以讨论分歧。欧中对人权的看法并不总是一致,今天的对话也谈到了人权问题,阿什顿女士强调我们希望以建设性的方式与中国讨论这些问题。但是作为朋友,我们也愿和中国谈论我们的关切,中国的一些情况的确在欧洲引发了关切。正像戴国委刚才所说,21世纪双方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有些问题已经超越了国界。人们很容易看到别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总是能够理解所有的事情,有时并不掌握事实真相,所以我们需要进行澄清。欧中体系、制度不一样,行事方式不一样,我们愿本着友好和相互尊重的态度与中方讨论人权问题。

傅莹:我想补充一点,坦率地说这位记者提问题的方式让我很惊讶,你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司法制度如此缺乏信任。艾未未的问题在战略对话中没有提及,我想谈谈个人的看法。艾未未在欧洲是有一些声誉的,认为他是艺术家,甚至有人以为他设计了北京的鸟巢,实际上并非如此。近30年来中国的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就是法制建设。在中国,法律法规应该适用于所有人,就像在欧洲一样,不能因为有些人是你的朋友,或与你有相同看法,就要求给他们超越法律的特权。我知道你刚才并不是在暗示中国的法律制度应该为你们所喜欢的人网开一面,但我想强调的是,即使你对某个案子存在疑问,也应耐心等待司法程序的结果。我想无论是在匈牙利还是其他欧洲国家,一个人如正在接受司法调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记者通常都不会干预这个过程。因此,欧洲人也不应居高临下地对中国人说,有些人可以超越法律。

中国与西方在人权问题上的讨论有30年了。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早年我陪同一个西方代表团访问上海时,他们对我说:傅小姐,你们中国没有人权,没有迁徙自由,你就不能到上海来居住。我当时还很年轻,试着理解他的意思,我想了想跟他说,你说得对,我是不能到上海来居住,因为去上海的火车票大概是我一个月工资那么多,并且还需要上海粮票,而我只有北京的粮票。当时中国很多物品包括食品都短缺,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对的。但现在中国人能够吃饱饭了,能够自由迁徙了,甚至能够到国外去访问了,而你们仍然在指责中国。我想借这个例子说明,你们应该看到和尊重中国的经济发展,这种发展使中国人有了更多的权利。中国的人权观相对而言更加广义,我想这与《人权公约》和《联合国宪章》更加吻合,它包括人们的生存权、发展权、医疗权、受教育权等等,中国正是在这些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中国日报记者:刚才戴国委和阿什顿女士谈到了西亚北非局势和日本地震,在对话中关于这两个问题有没有达成共识?中欧是否会协调行动帮助日本灾后重建?

奥利沙文:今天的对话涵盖了我们共同面临的国际挑战,其中包括西亚北非局势。在这一问题上双方拥有广泛共识,都认为当前局势变化影响深远,难以预料其发展前景。我们认为国际社会应密切关注局势发展,向当地人民提供支持,尊重他们自主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欧盟非常关注该地区的稳定和繁荣,愿向相关国家提供更多援助。

欧中双方对日本的灾难都深为同情,并以不同方式向日提供了支持和援助。我们也都相信日本人民是坚韧不拔的,日本经济能够渡过目前的难关,我们也非常愿意以任何必要的方式与日本合作。

傅莹:我想做点补充。关于西亚北非,戴国委非常仔细地听取了阿什顿女士对于该地区局势的分析。中国希望看到这一地区能够尽早恢复稳定和经济发展,我们还强调应由地区国家的人民自主作出选择,决定国家的发展方向。

中国对日本发生的灾难感同身受,并且提供了援助。胡锦涛主席亲自到日本驻华使馆致哀,这在中国外交史上是非常罕见的,体现了中国对日本的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与抗击灾难的日本人民是站在一起的。日本经济基础比较厚实,中欧都认为日本经济能够恢复发展。中国愿意参与日本的灾后重建。

记者问:我想问奥沙利文先生一个问题,中国一直希望欧盟能够解除对华军售的禁运以及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但是欧盟一直不愿意这么做,为什么呢?主要障碍是什么?你认为有没有可能在近期解决这两个问题?

奥沙利文:这是一个大家都不陌生的话题,今天的对话没有在这两个问题上花很多时间,因为围绕这两个问题,双方已进行了很多讨论。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欧盟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只有符合标准,才能承认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我们和中国已进行了多年的对话,中国认为这是政治决断而不是经济决断。而欧盟认为这主要涉及经济领域的技术问题。根据世贸组织规则,到2016年中国会自动获得这样的地位,在此之前我们会继续和中国讨论这个问题。我们非常愿意看到这一问题尽早得到解决,前提是中国能够作出调整以符合标准,否则我们只能保留分歧。

解禁是大家熟知的问题。欧方对于亚太地区事态发展表示关切,目前欧盟成员国内部也有不同看法。我想再次强调,除非在这个问题上出现突然变化,否则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一问题只能保留。但我们会尽力发展在其他领域的合作,今天的对话就表明我们可能在许多领域进行良好的对话和合作。

傅莹:如果逐条查看欧盟关于市场经济地位的技术标准,你会发现有的欧盟成员国也未达标。所以中方认为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决断问题。回顾中欧交往,欧盟方不断提出各种关切,得到解决后又会提出新的关切,而中方会接着去解决这些新的关切。所以我经常开玩笑说,欧盟的关切就好像电影,银幕上的画面不断在变化;而中国的关切就好像一幅挂在墙上的静物画,多年不变,始终得不到解决。2016年中国会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但中国仍然希望尽早排除这些障碍,推动中欧关系大踏步前进。我知道欧盟27个成员国,只要有一个不同意就无法做出肯定的决定,但我想进行讨论也是一个增进互信的过程,同时我们也愿借此帮助欧盟变得更有效率,更有能力去解决问题,而不总是在保留分歧。

主持人:我认为这个结束语很好地反映了今天对话的精神。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

netease 本文来源:外交部网站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