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缮一新的安培洋行里面 今天的我们期待着将发生一些什么(组图)

2011-04-22 10:03:04 来源: 青年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外滩源
在修缮一新的安培洋行里面 今天的我们期待着将发生一些什么(组图)
历史印迹

  在河与江亲吻的地方

  本次体验性写作不再开始于现在,而是先要回溯过去。

  距今整整167年,那是1842年光景,有一个来自西方的不速之客悄然无声地来到我们的城市上海。

  此君叫巴富尔,英帝国驻东印度的一个上尉。因了1840年对天朝帝国的战争胜利,因了女皇帝国对天朝帝国的“五口通商”的逼迫,他奉命前来作开埠打探。那时,后来的外滩着实不怎么样,可以说是“丘坟累累、荒草萋萋”,但老练的殖民主义者巴富尔还是一眼相中了吴淞江与黄浦江交汇的这个地块,历史如此记载:“领事慎重地按未来租界的四至作了规定,它的周围都是乡村、河浜和大江,这就使这块地区在必要时容易加以防卫。”

  一年后,也就是1843年11月17日,上海正式开埠,巴富尔代表女王与上海道台宫慕久签订了第一个租借条约,在他看中的李家庄周围的830亩土地上,逐渐地产生了深具殖民地风格的第一批建筑,其中便有时至今日依然十分瞩目的英国领事馆、英国领事馆官邸以及新天安堂。

  但那时,是决然没有“外滩源”的这种说法。

  即使时光再过去60年,上世纪初,在英国领事馆、英国领事馆官邸、新天安堂一侧又陆续诞生了安培洋行、圆明园公寓、兰心大楼,这个地块依然不存在“外滩源”的概念。

  概念与许多人有关,其中最重要之一便是复旦历史学教授李天纲。2002年时,距离巴富尔们在这个地块上不可一世已有150多年的光阴,李教授慧眼识山河,他在苏州河与黄浦江的拥抱之地看到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历史发展的源头所在,而新黄浦集团公司亦具相当前瞻的眼光,在“收拾旧山河”的恢弘韬略中,它开始了“外滩源”重建的大手笔工程。

  外滩源一

  号穿梭在时光中的美妙空间

  时光年轮倏忽一转,在新世纪第一个10年末,当年的英国领事馆而今称谓已是“外滩源一号”。

  这个空间,几度风雨几度沧桑:1852年的馆址被毁于1870年的一场大火,到1873年的再次重建,才成就了今日我们欣然入目的建筑面貌。1882年,英帝国领事先生又在领事馆的后面造了一幢建筑作为官邸,这幢建筑现在被称作“外滩源二号”。

  2011年4月5日下午,空气不算十分清晰,因而能见度不算太好。在外滩源发展公司杨为蔚小姐的陪同下,我们相遇了当年的英国领事馆,而今的“外滩源一号”。

  建筑的造型和立面显示着英帝国殖民历史黄金时代的特征:外廊式风格将东印度热带生活的经验直接地引用到了亚热带的上海,有个重要说明,据说上海再也没有如此这般的外廊式建筑,这是我们城市的唯一一幢。

  步入其中,便可深刻地感觉到作为曾经权力象征的空间特征:无论是大厅还是楼梯,无论是二层走道还是每间屋子,格局都颇为大气,气度则相当不凡,据此可以想见150年前的领事先生,头戴宫廷假发一路走来的盛气凌人模样。

  除此之外,我的审美体验便有些困惑。

  那是因为,这里的内部空间,历经百多年的时光流变,全然不复当年的历史真实面貌。

  譬如,甫一进房,灯光十分明亮得让人目眩,而我知道,历史中的上海,要到1865年方才有照明的煤气灯,那煤气灯光发出的荧荧光亮又怎么能与今日相比?

  地上很细心、很精巧地镶拼的木地板也不是当年的了,虽说这是重建产物,但因此便少了那份历史的凝重。

  从二楼张望,可以看见天井依旧,但玻璃顶棚是新近安装的,并且,通过玻璃顶棚流泻而下的天光照射的也不是历史旧物。

  几乎每个房间都张挂着画作,但它们全都出自中国现代一流画家之手,如果张挂的是更具历史感的照片又会如何?

  主宴会厅有一张可以容纳26人的巨桌,它们对上海新成功人士正虚位以待,而我却在一边想着:当年英帝国领事先生宴请时,他的长条桌旁又坐了几人?

  唯有当我们从“外滩源一号”走出,进入那片绿意浓郁的草地,历史感觉才扑面而来:一棵广玉兰,几经雷劈,树干已然烧焦并掏空,但在人工钢筋支撑下,十分顽强地开放着一片洁白的花儿。让人惊奇的是,这棵广玉兰已有200年的树龄,更让人惊讶的是,此树,当年先由慈禧太后送给了清朝重臣李鸿章,随后李鸿章又转送给了英帝国领事,所以又叫慈禧树。

  要说历史感觉,“外滩源一号”边上的新天安堂还可一说。

  这幢建于1886年的教堂,有着纯正的哥特式风格:修长的塔楼加陡峭的尖塔,最高处设置着十字架,两边则是双坡层面不对称立面,其高耸的33米尖塔,一度曾是苏州河南岸的制高点。

  在这个建筑空间里,有过许多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其中之一便是1920年英国伟大的哲学家罗素在这里发表了他的演讲。

  此刻,新天安堂已经修缮一新,但因了内部还没有完全地装潢好,大门便是一个禁闭状态,而这也是今日“外滩源”的某种真实写照。

在修缮一新的安培洋行里面 今天的我们期待着将发生一些什么(组图)

  谁的空间

  故事还等待着他者的叙述

  站在圆明园路与北京东路相交处,整个“外滩源”便尽收在眼底。

  右侧,是修缮一新的殖民时代留存的建筑,它们中的“外滩源一号”已对外开放;它们中的“外滩源二号”则有可能让世界超级名表“百达菲利”入驻。左侧,是上世纪初留存的民用或公共建筑,它们的风格分明留存着时代过渡的痕迹。

  这些建筑分别叫作安培洋行、圆明园公寓、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哈密大楼、协进大楼、兰心大楼以及真光大楼。

  建造于1908年的安培洋行是一幢砖木结构的四层楼房。在通和洋行的设计中,它的立面局部采用变形的古典装饰符号,入口间强调竖向构图,饰有一半圆形挑出窗。而一色的清水红砖墙,砖工的有意做旧和存心粗糙,给人时代的沧桑之感,相当夺人眼球。

  那日在安培洋行门口,我们不经意地相遇了一个头发有些斑白、但精神相当矍铄的老人,他也如同我们一样地抬头仰望着,只不过,他的眼光中有着历经沧桑巨变后的那份沉郁。上前一问,果然。老人姓沈,原先是安培洋行四楼居民,已有50多年的居住历史了。因了“外滩源”工程,五年前他被安置到他处,但对旧居始终感情不减,每逢空暇时节,便会来这里或仰望、或沉思,眼光中有着分明的时光如水、岁月如梦。

  但沈老先生能够再次回到他的历史中去吗?

  他生命的这部分随着“外滩源”的兴起其实是烟消云散并灰飞烟灭了吗?

  作别我们时,沈老先生有着几分唏嘘,而我们也有着几分的感伤。

  用碎砖精心铺设的圆明园路由北京东路而一直地伸展到了南苏州路,焕然一新的马路上,我看见有数对新婚男女在这些历史建筑前,摆弄着他们的身姿。而所有这些历史建筑全都关紧了大门,唯有门口的保安又是一个严阵以待的情景。

  这个被“洛克·外滩源”注释的地方将成为上海普通男女能够共享的新地标?抑或,它只是城市有产阶级把玩的一个奢华之地?

  历史这面巨幡将是全民的一个图腾,还是资本用来作秀的一个姿态?


  不久之后,我们将会得到答案。而此刻,我们将与读者说一声再见,因为,走过外白渡桥,我们要去河的对岸,要去体验当年叫作礼查饭店的老时代建筑了,尽管我们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一座真正“白渡”的桥。

  本版撰文记者 王唯铭 本版摄影记者 施培琦

  本版制图 俞霞

  王唯铭

  创意团队出品

  欢迎读者交流探讨来电请致13501734536

  http://weibo.com/1035959870

netease 本文来源: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