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一梅孟京辉应邀为“悲观主义三部曲”开讲

2011-04-03 01:02:12 来源: 青年时报(杭州)
0
分享到:
T + -

自孟京辉、廖一梅夫妇携手创作“悲观主义三部曲”至今已11年了。这对中国当代先锋戏剧史上的“先锋”伉俪来杭,自然吸引了各方关注,昨天的浙图文澜大讲堂500个座位被塞了个满满当当,媒体、演出商、话剧迷、书迷,甚至是杭州话剧院的演员及工作人员,都提早来到现场,大家都想一睹这对国内戏剧界“黄金搭档”的风采。

“三部曲”

承载了11年的“不得不说”

被称为“老愤青”和“女文青”的孟氏夫妇,在讲座一开场就因被工作人员称为“神仙眷侣”而闹了个脸红。熟悉他们的朋友都知道,两人很少一起出席活动或接受采访,更不会牵手站在镜头前。尽管孟京辉在外一直客套地称廖一梅为“老师”,可两人在讲座中数次脱口而出相同的答案,默契可见一斑。11年间一个写、一个导,贡献出三部被称作“爱情圣经”的话剧。

孟氏夫妇谈到创作,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对于完美主义者廖一梅来说,创作是一件非常特殊的事情,因为想要写真话,就需要把自己一层层剥开,直面内心疼痛的地方,才足够真实,才能引起共鸣:“我是个只对真相感兴趣的作家,试图在那些琐碎、平庸的生活泡沫后面,发现生命的真相。所以我不太爱写废话,因为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保持沉默。”

可《恋爱的犀牛》《琥珀》和《柔软》,是廖一梅必须要写的故事,“因为我对生命和情感充满疑问,我想追寻它们本身的意义,这需要一个又一个载体。戏剧很奇特,可以完全承载我发现的真相,所以我花费了很多时间,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记录真相。”当然,接近真相,是很痛苦的过程,“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可我必须接受这个有缺憾的世界,所以我只能变成一个悲观主义者。”写出《恋爱的犀牛》时,她和孟京辉都还很年轻,“那时候我们有充沛的荷尔蒙,相信自己可以创造历史;而做《琥珀》的时候,我又有了热烈的眷恋和同样强烈的厌倦,这两个东西在我的生活中基本上是并存的,不断地拉扯着我,这些东西会造成很多矛盾,这种矛盾我要把它释放或者表现在我的作品里。”用廖一梅的话说,三部作品,是“不得不说”、“不得不释放”的。

《柔软》

尖锐赤裸地在禁忌上跳舞

《盗梦空间》般的旋转舞台、曼妙迷幻的声光影效,男女主角间直抵人心的犀利对白……在讲座现场,廖一梅、孟京辉和所有现场的读者一起,认真到目不转睛地观看了新作《柔软》的片花。其实,几个简单的片段,就已经可以看出《柔软》的“先锋”气质,作为“悲观主义三部曲”完结篇,它与被称为“年轻一代爱情圣经”的前两部相比,更加异类。

《柔软》与爱情有关,却与人们通常所说的“爱”南辕北辙。被称作荡妇的女医生(郝蕾饰)和一个性别模糊的年轻人(范植伟饰),在关于“变性”这一话题上开始了一段讨论。廖一梅透露,写这个剧本需要冲破所有的道德枷锁,唯一的标准就是真实:“更深地把人解剖开,抛掉人所有的面具和标签,甚至身份、地位、性别都不重要,我没想过妥协,我只是想把各种碰撞带给大家看。”

廖一梅这样解读自己这部几乎让她一度崩溃的作品,“人们在被规范、被改变的过程中,总会趋利避害,让自己尽量受人喜爱,可渐渐地,人们也会难以辨认自己的本质,心中柔软的部分剥落的过程,就算极其疼痛,但却是追求本真的过程。”在《柔软》中,想要变性的年轻人,一直在质疑自己是否适合现在的性别,质疑众人对他的看法,甚至质疑上帝,“其实我的故事很简单,我只想清晰、明确地探讨生存的本质,我想写出真相,不管真相是不是禁忌。”

对话读者

先锋戏剧

是怎么炼成的

尽管与廖一梅生活了近二十年,可孟京辉对于《柔软》的出现还是很吃惊,“我就觉得每天跟我生活在一起的这个人,脑子里怎么有这么多的想法。”和他一样,时报朗读者沙龙的读者难得看到这位只是在“传说”中出现的才女,不禁问题连连。有读者问廖一梅,在《柔软》中如何写出了那句经典的“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廖一梅表示,“我说过我不再轻易使用‘爱’这个字,现代人以为‘需要’就是‘爱’,人们常常以爱之名,干尽了坏事、蠢事。相比之下,其实‘了解’一个人,需要的是强大的意志,更加难得。《柔软》让我安慰,让我通过写作的过程,了解自己,了解身边的事。”

在一阵阵掌声中,有位爱好戏剧的读者,问起孟氏夫妇是否可以为自己的创作之路提供帮助,孟京辉没有敷衍了事,而是严肃回应:“人生没有救命稻草,只能一直坚持下去,如果你坚持,在今后我们总有一天会相遇。”的确,孟京辉透露,自己当初排《恋爱的犀牛》,为了向郭涛的老师争取到他的档期,甚至恨不得给老师跪下了,“你们要记住,你的成功没有人会帮你,要一丝不苟,要忠于自己,确定自己的需要很难,但你可以一直走在追寻无限接近真相的路上。要允许自己摔跟头,不允许自己退步。”

还有一位学生读者,拿着宣传册把演出票价从最高的999元到最低的180元挨个念了一遍,向孟京辉提出“能否降低演出票价”的请求。面对这些的确无法承受高额票价却又喜欢先锋戏剧的年轻人,孟京辉颇为无奈地表示,自己的戏票价还真不算高,“我应该是国内话剧界性价比最高的导演了吧?我的戏绝对对得起这个票价”。廖一梅也表示,两人对每部戏都倾注了全部心血,“我们追求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从剧本、演员到服装、道具,哪怕是演出场地,都有精心设计”。不过,孟京辉透露,其实“最贵的票位置不一定最好,一般280元左右就可以在比较好的位置上观看演出,其实就是一件衣服的钱”。

netease 本文来源:青年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哥哥拒捐骨髓救妹妹 母亲:只有20%成功率赌不起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